死神背靠背(20)

03002.jpg

死神背靠背(19)
死神背靠背目录

                       普通服务员 真的同性恋

有些故事发生在自己人身上,有些故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有些故事却既不是发生在自己人身上,也不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发生中间人身上。

“后来,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赵阿姨说。

对于案件,接触的都是死人,或者也可能是将要死掉的人,可是半死不活的人是什么样子,我很好奇。

“妈,不会是一具会走路的尸体吧!”小鹏说,端起茶杯悠悠地喝了一口茶,仿佛现在轮到他讲故事了。

“小鹏,你鬼故事看多了,现在虽然是晚上,我可不相信鬼,我也不相信你。”我说,无缘无故打岔,这种人该打。

“我偶尔看鬼故事,但我不相信鬼,我跟你可不一样。”小鹏说。

“这么说,你们哥俩的意思是,三人行,必有一鬼了??”赵阿姨说。

我没办法顾及“哥俩”两个字,但“鬼”字我是格外在意的。

“这里没人是鬼,赵阿姨!”

“对,妈,你不是鬼!”小鹏说,看来立场和我差不多。

“谁说我是鬼啊,也没有人自己说自己是鬼啊,是不?”赵阿姨说着嘿嘿坏笑,仿佛我们真的中了她的诡计一般。

傻子才不知道这是诡计呢!

只是我和小鹏都装傻而已。

“好吧,赵阿姨,您说的对,没有人会说自己是鬼,就算它本身就是个鬼。”

“对,妈,你说得太对了,没人会说自己是鬼。”

“你们真当我是鬼了,是不是,还议论开了??!!”赵阿姨显然生气了。这也不能怪谁,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好吧,妈,您接着讲您的故事,这个故事毕竟是您的,而不是我和小龙脑子里的,是不?”小鹏冲我做了个眼神,意思是叫他妈赶紧讲故事。

“是啊,大嫂!”我一紧张,说话说串了。

“你哪门子的大嫂啊!”小鹏恨恨地瞪着我。

“其实这样也挺好玩的。”赵阿姨说。

“妈,如果她成了你的大嫂,那我岂不是晚辈了。我才不干呢!”

“我可没说我是小龙的叔叔,再说了,我记得小龙是独生子,哪里来的大嫂啊!”

“就是,说起来你还是我同学,还没有你妈了解我。”我说。

“我只是记性没我妈好而已,我又不是审犯人的,脑子里装那么多资料干嘛!”

“我什么时候成犯人了??”我跺跺茶杯,说:“小鹏,换茶水去!”

“有病啊,你!”

“叫你去换,你就去换!”我说。

小鹏伸手碰了碰茶杯,说:“没凉啊!”

“你才没娘呢,叫你唤茶水去。”对他吹胡子瞪眼。

“好吧,这次你娘来换,换一杯滚烫的过来。”赵阿姨说着端起茶杯往客厅走,边走边说:“越来越有意思了。”

过了两三分钟,赵阿姨端着茶杯回来了,果然是滚烫的,都冒着热气。

“还是接着讲吧,派出所来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名叫雷同。”赵阿姨说。

“感觉是男人的名字啊!”我说。

“和金银有关吗,妈!”

“‘关妈妈’是什么东西??”我借机插科打诨。

“你才不是东西呢!”小鹏说,俨然回到了刚刚“大嫂”的事情。

“说正题,这个人就叫雷同,而且是个男的,而且金银也有关系。”赵阿姨说。

“这个人走到派出所的??怎么没死啊!”小鹏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你什么人啊,小鹏,人心都是肉做的,你的心是泥做的吧!”我说。

“你的嘴巴还是猪鬃毛做的呢!”我说。

“不过这个人确实没死,我见到他的时候,我也认为他不会死,可是看到他的表情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而且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了,应该有几个月了。”赵阿姨说。

“他来派出所有什么事,赵阿姨?”我明知故问顺水推舟。

“开始来的时候,没人认为他是来报警的,虽然慌慌张张跑进派出所的人没一个不是来报警的,可是这个自称雷同的人就不是来报警的。”赵阿姨说。

“那他来干什么??”我问:“难不成说聊斋??”

“差不多吧!”赵阿姨说。

“该不会他真的撞鬼了吧,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妈,世上哪有什么鬼啊!”小鹏说。

“我有说他撞鬼了吗??我哪个字说他有撞鬼的经历!!”

“你不是说他生不如死好几月了吗,看他的样子。”小鹏说。

“其实这不是我看到的,是朱明明和另外几个同事说的,他们见到雷同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样子。”赵阿姨说:“我是半道加入的。”

“那这个雷同到底怎么了??”我问。

“还是先从他的故事说起。”赵阿姨说。

半道加入的赵阿姨并不是从半道说起,而是从雷同初进派出所讲起的。

雷同跑进派出所里的时候,见到他的人是朱明明和刘强。

雷同自称认识金银,朱明明和刘强并不认为这个话有什么问题。只是雷同说他被金银给折磨得疯疯癫癫的,半个月都没有睡觉了。

“不会真有鬼吧,赵阿姨!”

“都跟你们说了,雷同不是撞鬼了,这世上也没什么鬼。”

“一个死的人怎么去折磨另一个活着的人呢??”我问。

“或许是金银反复托梦给他吧,差不多,这不是鬼,也是迷信之类的,反正在算命先生那里,有这样的真事。”小鹏说。

“不是!”赵阿姨说。

朱明明和刘强也是不相信鬼之类的,可是看着雷同的样子,知道他经历了很久的恐怖,面容才会憔悴到看到的程度。

朱明明和刘强把雷同引到接待室去,给雷同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三个人才安静下来,雷同也开始讲述他和金银的故事。

雷同是个打工仔,而金银好歹是个老板,两人的生活本来是没有交集的。

可却因为雷同工作的地方有了交集。

雷同在一家名叫幻霓的酒吧打工,也就是一般的服务员,至少雷同开始的叙述是这样的,他说自己在幻霓酒吧只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员。

而金银是这家酒吧的常客,金银或许也经常去其他的酒吧,雷同对于这个不确定,但金银确实经常去幻霓酒吧,有时候一个人去,有时候两三个人去,有时候一群人去。

开始的时候两人并不认识。

不过,在雷同的印象中,虽然金银偶尔去的时候,会有女人在一起,但从进到酒吧里面到走出酒吧,没有看到过一点不干净的行为。这在经常来酒吧里面的人中,是相当少见。

所以,雷同对金银也有了好印象。

而金银这边,据雷同的说法,金银也对他有个好印象。

酒吧里工作都是有工作服的,黑色的t恤,冬天是长袖,夏天是短袖。由于雷同在酒吧里工作了很多年,平时不穿工作服也没有人管他。他最喜欢穿浅色的t恤,尤其是白色。在酒吧里,做服务员,有时候会很脏的,酒渍这些是免不了的。可雷同从来都干干净净,直到下班都是干干净净。金银对他的这点印象是相当好的。

“阿姨,两个大男人,一个到酒吧喝酒,一个在酒吧工作,谈印象干什么??”我问。

“这正是他要讲的内容。”赵阿姨说,喝了一口自己换的热茶。

“或许,雷同知道金银是老板,想找他拉关系做生意呢,只是没有门路而已。”小鹏说。

“不过雷同这个人,长得倒还斯斯文文的,一看就读过不少书,虽然没有戴眼镜。”赵阿姨说。

雷同和金银的第一次交流是某一天营业快结束的时候,雷同在收拾东西,而金银赖在酒吧里不肯离开。

两人对彼此都有印象,于是简单地聊了几句。

“还不走呢,先生,都快早上了。”雷同说。

“累,不想动。”

“要不回家喝吧,一个人喝酒到哪里都是一个人喝酒。”

“不想回家,家这个地方对于我太遥远了。所以,不怎么想回去。”

“怎么,吵架了??”

“没有,很少吵架,就是不想回去。”

“那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我叫雷同,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我叫金银,你没什么可以帮我的。”

然后这次聊天就这么简单而又乏味的结束了,但两人就此认识了。

“赵阿姨,您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具体!”我说。

“因为雷同讲这些时候,我刚好回到派出所,听到和金银有关,便在接待室和朱明明刘强一起聊聊。”赵阿姨说。

“可这又和金银有什么关系呢,尤其是金银的死,怎么扯上关系的,看样子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我说。

“或许,雷同在等金银下班。”小鹏装模作样摸着下巴,说,不过那模样也够深层的了,虽然一看就是装的。

“没错!”赵阿姨说。

直到到了酒吧营业结束的时间,金银才离开酒吧,而雷同因为没穿工作服,也直接走出了酒吧。他快步走了一截,就看到了金银的身影。

“金先生,回家呢!”雷同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就叫我金银得了,我也不是什么先生。我知道你叫雷同。”金银说,有点醉醺醺的,虽然喝得有点多,但没人劝,所以喝得很慢,所以醉劲不大,只是走路有些晃悠,回家的路还是认识的。

“好吧,金银,你走哪条路啊。”雷同说:“不如你送我回去吧!”

金银睁开微醉的眼睛,说了句:“有病!”

然后金银主动不跟雷同说话了,可是雷同也一路跟着,仿佛两人真的顺路的样子。

“你是女的吗??”走了一截,金银主动说话:“还真没看出来啊,真是秀气,斯斯文文的,像个秀才!”

“哪有啊!”雷同说,当他听到秀才两个字的时候,脸都红了。

“你真是女的??说话的声音也不像啊!”金银说:“你不会真是女的吧!”

“不是,我是男的,我叫雷同。”

“没问你名字,我只是想确定你是男是女。”

“我是男的。”雷同肯定地说。

“那你没必要跟着我吧!”

“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这个道理谁都明白。”雷同说。

金银并没有狡辩,毕竟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到酒吧喝酒,他只是说:“那又怎样??”

“其实我也有脆弱的时候,只不过那时候我还很小。”

“那时候是什么时候?那时候你多大了??”金银问。

“我今年十九,所谓的那时候还在学校。你呢,金先生??”

“又叫我金先生了。我今年二五。”

“岁数刚好!”雷同说着嘿嘿坏笑。

“你想认我做哥哥??我不喜欢弟弟。”

“可我喜欢弟弟,金先生。”

“又来了,我岁数可比你大。”

“我知道你比我大,但我并不介意。”

“我都没说我介不介意呢,你还说你介不介意。”金银说,顺着到春江小区的那条路走,只是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雷同怎么这么顺路。

“我也不介意啊!”雷同说。

“介意什么啊!你想做我男朋友啊!”金银当时应该是酒劲上来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我就是想做你男朋友,金先生,抱抱我吧!”雷同说,伸开了手臂,大街上就他们两个男人。

金银的酒劲一下子醒了。

“你是男是女??”

“我是男的,金先生。”

“你是人是妖??”

“我是人,金先生。”说这个话的时候,雷同发嗲了。

“好吧,你是男朋友了,我快到家了。你请回吧!”金银急中生智。

雷同听到这个话,并没有过激的行为,只是顺着金银的意思做了,毕竟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了。

从那天以后,金银一个多月没有去幻霓酒吧。

而这边的雷同几乎是得了相思病。

“同性恋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说。

“或许不是这个样子,反正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对同性恋,办案这么多年。”赵阿姨说。

“同性恋之间也可以有这么纯正的恋情!”小鹏说。

“金银到底看上雷同哪点了??”我问。

“小龙,雷同是个同性恋,但不是个双性恋,何况他才十九岁,那时。”小鹏说。

“后来真的成了吗,赵阿姨,他们俩??”我问。

其实金银后来还是习惯去那个酒吧,这应该只是一种多年的习惯,只是他尽量避开雷同。可是雷同一样有办法接近他,端个什么东西,或者捡个什么东西,或者干脆假装路过,他都会同金银说上几句话。

后来,搞得整个酒吧都知道了金银和雷同的关系,毕竟酒吧里的同性恋服务员不止雷同一个。金银是一个头两个大,不想去了,可是不去又不能解释清楚。

但是两人始终是有名无实的男朋友关系。

金银对这个事情有点麻痹了,后来干脆不理睬别人的议论。

而雷同这边也没什么动静。只是雷同和金银的话是越来越多了,两人不久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只是在酒吧里工作的人明白两人有另一种关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用雷同的原话,就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就开始谈感情,大谈特谈感情。

金银后来就明白了一些道理。

女人的感情是靠不住的。

家庭琐事里没有真正的爱情。

男人和男人之间也是可以有感情的。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比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更精贵。

并且,金银对这些道理深信不疑。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雷同的原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雷同和金银就成了同性恋,有名有实的同性恋。

据雷同说,到金银死的时候,他们的同性恋关系保持了大概三年。

“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员’!”我说,语气能有多鄙夷就有多鄙夷。

“不过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呢,好几次了!”小鹏说。

“这些事情的时间,他应该是记得很清楚的。只是最近被你们成为‘鬼’的那个东西搞得半死不活疯疯癫癫的,所以才出现了这种记不清楚事情的情况。”赵阿姨说。

“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故事可以比女人跟男人之间的故事更复杂,更混乱,更不可理解。”我说。

“在金银的世界里,雷同应该只是个配角,却有当主角的冲动,而且一下子就成了主角。”小鹏说。

“你也察觉到了啊,儿子,金银确实有情人,这个是确定的。而且这个情人是个男的。”
死神背靠背(2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依然活着,可是死了的人并不一定死得透彻,活着的人也是半死不活。 “赵阿姨,到此可以确定很多...
    李一十八阅读 26评论 0 1
  • 有些问题是需要语言来解决的,有些问题是需要暴力来解决的,有些问题可以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有些问题必须用武力才能见...
    李一十八阅读 27评论 0 0
  • 有些东西迟早都是要暴露出来的,好歹最终是暴露出来了。有些东西一直隐着藏着,但那些东西毕竟是藏不住的,总有水落石出拨...
    李一十八阅读 29评论 0 0
  • 有些人必须离开,不然怎么回到身边。有些人只是暂时存在,有些人却一直存在。有些事情该交代了,可是有些事情无法交代。 ...
    李一十八阅读 24评论 0 0
  • 有些事情是可以有一个结局了,可有些事情还没有结束。有些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有些事情只是暂时告一段落。 “那,赵阿姨...
    李一十八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