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玩情商,我玩智商,你走肾,我走脑《我的奇葩相亲经历38》

字数 2619阅读 1072
图片来自网络

目录|我的奇葩相亲经历目录 上一章|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第37


文|疯狂小梅子

在脑袋正处半梦半醒之间,依稀感觉有人来了。

而柏文正跟来人讲着什么。

“你怎么来了?”

“别废话了,我快累死了,让我去床上躺会,晚饭好了叫我!”

“唉!你自己不是有房子么,怎么跑我这来了。”

“房子让阿姨在打扫,全是消毒水的味儿,没法住人。”

客房的门锁突然被人扭开了。

“你要睡去睡我的房间,这儿你不能睡!” 突然门又被关上了。

这下我彻底清醒了,起身,侧耳聆听。

“你今天很邪门,怎么就不让睡了,你还金屋藏娇了不成!”

清脆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门砰的一声撞上门吸,吸顶灯“啪”的一声骤亮,房间内连人带物一览无余的袒露在来人的眼里。

清冷的灯光下,只见林洋惊恐的瞪着我。

“美美?!”

“林洋?”

袁柏文无奈地扶着额头。

一时间,房间里的三人尴尬的一塌糊涂……

“你怎么在这儿?”良久,他才想起来问我。

“今天带她去爬山,不小心把脚给扭了。” 柏文轻飘飘地回道。

林洋脸上怒容一闪:“居心不良!”

袁柏文倚着门,并不在意:“你要说声谢谢,我真觉得自己居心不良,你要说我居心不良,我怎么觉得我挺仗义?”

“那个……不怪柏文,他帮了我大忙,我自愿的。”我适时发声替柏文开脱。

林洋咬着唇,意味深长地眯了我一眼。

这眼神成分很复杂,我瞧出了一丝恼怒,一丝愤恨。

我立时羞愧噤声。

“让我看看,伤的怎么样。”

他说着,径直走到床边。

抬起我的腿,看了眼,问:“上药了?”

我点点头。

他叹了口气:“以后记住,扭伤之后,不要马上涂药按摩,先冷敷。二天之后,再涂药。你不是学体育的么,运动损伤学你应该懂的啊。”

我一时醒悟,惭愧地道:“到自己身上就全忘了……”

“聪明的工程师,劳驾拿条毛巾,浸湿放速冻5分钟,好了拿过来给我。”他话里挟着讥讽,吩咐柏文。

柏文耸耸肩,领命前去:“这个你是专家。”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我们二个。

他凑过来,用手将我额前的碎发挽至耳后,眼波温柔。

“对不起,没能在你身边保护你,让你受苦了。”

本该在梦里出现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除了惊慌的难以适从,还有强烈的陌生感。这就是此刻他给我的感觉。

我扭头躲过他的抚摸,像只受惊的小猫,远远的打量着他,不敢靠近。

他也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感。

深深的叹息着,像夏天的海浪冲刷沙滩似的,掠过我的心扉。

“许婧走了?”我赶紧找话题,掩饰内心的起伏。

“是,回老家了。”

我轻轻哦了一声,便再也找不到话题,沉默在我们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墙。

良久,他突然抬起头来,眉头微蹙:“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什么?”我讶然,疑惑地瞅着他。

“你都不想我吗?!”

我愣了足足十秒,才了然,他那与生俱来的高傲。

“那你呢?躺在许婧怀里的时候,在想谁?”

我轻松将他鼓胀起来的自尊给戳破。

“你!”

他红着脸,狠狠地盯了我二秒:“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差点就人格分裂了!”

他深深叹气,无力地道:“你知道的,美美,我相信报应的,毕竟是一条命,这个罪我要赎的。现在我赎清了,你回来我身边吧,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你相信破镜重圆?”

“我们不是破镜,顶多算卡带。这段不美妙,我们不去听它就好了,后续仍旧可以很美好,相信我!”

“你确定她是最后一个吗?万一哪天,又跑出来一个认爹的怎么办?”

他倒吸一口冷气:“除非怀了个哪吒。拒我所知,前女友都有归宿了。再说怀孕,打死也不敢认了!”

我知道此刻,我周身的所有细胞都是抗拒的,包括我看向他的眼神。

“让我想想,林洋,我现在没办法给你一个清醒的答复。”

一种过期的爱,在我心中垂死挣扎,我不知道它是否还能在我的生命里鲜活如初。

我哀怨地瞅着他,内心酸涩。

柏文捧着毛巾走了过来。

林洋闭口,转身拿起,在手上叠成四方形,将冰凉的毛巾敷在我受伤的部位。

“好凉!”我喊,忍不住想挪开。

“嗯!你也知道凉哈,就让你体会一下我现在的心理感受!”

我不吭声了,拿眼偷偷瞄他,见他一脸愤愤的神情,又觉得很可爱。

“咳咳!不要煽情了!你晚上还打算睡这么?”柏文问林洋。

“睡呀,去给你暖被窝啊!”

柏文撇撇嘴:“你今天要不来,可是美女给我暖被窝!”

林洋一听,突然警觉:

“怎么,突然有种人走茶凉,时过境迁的感觉?你们俩没事吧?”

柏文轻笑不语。

他又试探我:

“你不会看上柏文了吧?”

我开始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要谈恋爱,也要尊重一下我啊,找这个不帅不高又没情趣的家伙,不是给我添堵吗?”

林洋戏谑我。

“柏文,没你说的那么差吧,他聪明,踏实,有责任心,其实也蛮帅……”

我坦然地对上林洋的眼,替柏文正言。

他试图从我认真的表情上,找到些戏耍的成分。

探寻了良久,终于连自己的笑容也耗干:“你们没开玩笑对不对?”

见我们并不否认,他才后知后觉,这已经江山易主的主场:“明白了,添堵的那个人,原来是我!”

语毕,愤然起身。

刚走二步,猛的又折返回来,俯身欺压在我面前,咬牙切齿:“张美,你就这么急不可耐?我们才分开多久!”

我见他理直气壮,咄咄逼人的样子,心里的委屈也磅礴了:“凭什么只许你州官放火,不准我百姓点灯!你去照顾老情人,还不准我有新欢了?!”

“我们能一样吗?我心心念念的全是你!”

“我没看到,我只知道,在我最孤单的时候,是柏文在我身边。”

“这就是你刚才那么拒绝我的原因?”他弯弯的眼睛,寒意彻骨。

他冰冷的眼神,质问的语气,让我很难受。

我别过脸去,不再理他。

他见我不答,盛怒之下,终于冲出了房间。

“需要我去追吗?”柏文问。

“不用了吧,我们都冷静冷静再说。”

“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反应过来,你有半个小时的清静时光。”

“什么意思?”

柏文笑笑,并不解释。坐到床边,将毛巾翻面:“张美,我有可能吗?”

我诧异一笑:“你们成年男人都爱摸底。”

“是啊,有底才知道办事的尺度。”

“我自己都不知道底在哪。”

“那我知道了。”

柏文是那种聪明话少的人,你说什么,他都了解,但他说什么,我就摸不透了。

“我去准备晚餐,你再休息一会儿。”

他起身,关上房门。

很快,饭菜的香味如丝如缕的飘了进来

睡意朦胧之时,突然感到一丝特别实在的温暖。

其实袁柏文挺适合作老公。

不久,门铃铃声大作,林洋似乎又回来了。

“嗯,这次有进步,只用了二十分钟!”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等你就位,就开始啊!”

“我发现你小子现在特阴险!兄弟妻不可欺,你的道义呢?”

“打脸了吧!当年你和许婧在一起,我可没你这么没气度。”

“你想怎么样?”

“你玩情商,我玩智商,你走肾,我走脑,大家各显神通,公平竞争。”

“来就来,who怕who!”

目录|我的奇葩相亲经历目录 下一章|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第39章

连载小说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