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离(九)离妈

九、离妈

离幽幽醒来时,盯着天花板出了一会神。

其实离一直很想知道父亲曾经的故事。就像大多数孩子一样,父亲是自己儿时的偶像,那样能干,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他。可是父亲却总说过去的事儿有什么好说的呢,敷衍过去,让离觉得过去对父亲来说轻得不值一提。可是,不该这样的啊,人的年少时光,不是对一生都会有很大影响么?

离没有那样执着,扛不过父亲的执拗,只能在旁人的几句闲谈中知道些许。有人说父亲不容易,年纪小小就失去母亲,有的说父亲吊儿郎当,中途辍学。离不知道这些话几分真几分假,不知道父亲完整的经历是怎样的,只能在想象中勾画少年的片段故事,想象着父亲的童年、少年、青年,那些自己出生前的故事,那些自己不能参与的时光。

不过,当自己渐渐长大,对父亲的失望和怨恨越来越多,自己的经历和记忆越来越多的时候,对父亲的想象就少了起来,曾经的构想,也埋在了脑海深处。

此刻,记忆又翻涌。而且因为刚才那一段如梦似幻的经历,又给原来残破的故事增添了几笔。爸爸啊爸爸。原来我的很多性格,承袭自你。

离正唏嘘愣神,只听“啪嗒”的声音,门开了。

“咦,你怎么躺着?不舒服么?”有些熟悉的清朗的男声。

离转头,看到年轻的父亲正开门进来,一脸关切。

离愣住了。

年轻的父亲看到,更加担心,忙走近来,摸摸头:“没发烧啊,是怎么了?是肚子不舒服么?又是怀孕反应很大么?”

怀孕?

离震惊了。顺着年轻父亲的手,看向自己的肚子。肚子还蛮正常的啊,并不突出。只是,眼前这两团隆起是怎么回事?

离再环顾四周。还是原来的房间,只是期间的家具多了不少,是自己熟悉的摆放。

才发现躺着的床,也不再是原来的小铁床,而是记忆中熟悉的双人床。离坐起身来,不理有些惊愕的父亲,径直往左手边的墙上摸去,摸到熟悉的镜子,立马拿过来。

镜子里是个脸庞圆润的年轻女子,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略有些凌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些惊慌。

离捂脸,仰头重新倒在床上。

这是自己熟悉的、曾在相片上看到过的年轻的母亲啊。

妈妈,妈妈啊。离轻声呼唤。记忆中的母亲,一直是粗壮的水桶腰,又短又硬的头发黑白夹杂,眉头总是蹙起,眼神总是严厉,离总是想从中找到相片中那年轻女子的风韵却总是失败。没想到……没想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

“你到底怎么啦?饭也没做,就光躺着,问你话也不说。”父亲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了。有点类似吵架的前奏了。离很熟悉那些带着怒气的话语。

离揣摩着此刻父亲和母亲的心理,尽量让自己的话接近母亲可能说的话:“我刚才觉得头晕,肚子也难受得很,没力气了所以躺着。阿苏你去做一下晚饭好么?我不饿不用做我的份了,做些你爱吃的吧。”

离看到父亲扬起眉毛,有些惊讶的表情,知道自己可能说岔了,不像母亲平时说的话,可母亲平时那样带怨气的话,实在说不出口。而且,现在父亲和母亲,应该是新婚不久吧,这时候的对话,应该也不会像自己记忆中那样争锋相对吧。即使就是如此不合,离也不愿说出那些带刺的话。

说多错多,离也不再多说。装着很不舒服的样子,用手遮住了眼。

“嗯,那我去炒个青菜,熬点粥吧。你也吃点清爽的,现在可是有两张嘴呢。”

听着父亲离开往厨房走去的声音,离渐渐睁开眼。视线向下,手也顺势向下,抚摸肚子。

怀孕啊……那么此刻,还是胚胎的自己正在母亲的子宫里了。真是奇妙的感觉。此刻,与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就在同一个屋檐下,而自己,居然也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存在于两处。

离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思绪中久久,直到厨房里切菜的动静渐渐传入耳膜。

离觉得有些不安。妻子睡在床上,丈夫在厨房忙碌,好像不符合家乡的传统要求。

离起身。

厨房间里,年轻的父亲正在切丝瓜,动作娴熟,切出来的丝瓜,片片薄得均匀。离看得呆了。好久没有看父亲做饭,忘记了父亲的这一手绝技了。

“好厉害。“离喃喃。

父亲回头:“你起来了?感觉好些了吗?“

“嗯,头没那么晕了。我来做吧。“离一边揣摩一边小心地说着。

“不了,今天就我来吧。你好好休息。爸爸也不在家,用不着做太多菜。“

对哦。离才想起来。之前听说,父母亲刚结婚那会儿,是同爷爷一桌吃饭的。据说爷爷对妈妈的厨艺还诸多挑剔呢。

而父亲,从小就要学着给自己给爷爷做饭,加上参军那两年伙食不好,就要好的几个伙伴一起做吃的,如此一来厨艺也练得不错。反而好像比笨拙的妈妈还要好些呢。

离看着在厨房自如地切菜、炒菜的父亲,不禁笑了。真是很棒的感觉呢。

不过自己这样傻呆呆站着好像不太好。于是动起来,递上盘子,摆上碗筷,不一会儿,几个小菜也炒好了,粥也熟了。

鸭血炒韭菜,丝瓜炒肉,番茄鸡蛋汤。虽简单,但色泽、香味着实诱人。离不禁脱口而出:“好棒。“

父亲有些害羞,装作不在意地笑笑:“这有什么。饿得很了吧,快吃吧。”

离点点头,一时饭桌上静默无语,只有碗筷声。白粥软糯,菜都可口。晕黄灯光下,相对晚餐的一对年轻夫妻。很幸福的画面。

离想象着这样的画面,想起自己曾经问过妈妈,既然和爸爸在一起总是吵架,为什么不及早离婚呢?记得那时候妈妈幽幽地说了一句,“结婚最初几年,还是有一些美好时光的”。妈妈所说的,就是此刻这样的时光吧。

既然有这样温暖美好的时刻,为何后来,却到了总是拳脚相加的地步呢?

一思及此,离几乎想要落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