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边野餐》| 让原来归原来 往后的归往后

96
不洗澡的金鱼
2018.02.22 14:09 字数 2473

《路边野餐》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故事发生在贵州凯里,一个神秘潮湿的亚热带地区,常年云雾缭绕,安静得仿佛与世无争。

凯里诊所,有两个医生安静的生活,孤独的生活。


电影的英文名又译为KaiLi Blues,为这个少数民族地区又增添了一些小格调。


剧中主角老陈- 陈升就是其中一个医生而且是个爱写诗的人,用贵州方言一遍一遍地念着他的原创,听着就好像来到了凯里。

背着手

在亚热带的酒馆

门前吹风

晚了就坐下

看柔和的闪电

背着城市

亚热带季风的河岸

淹没还不醉的桥

不醉的建筑

用静默解酒

明天 阴

摄氏三到十二度

修雨刷片 带伞

在戒酒的意识里

徒然下车

走路到天晴

照旧打开

身体的衣柜

水分子穿越纤维


陈升是一个出生于镇远,陈升的母亲离婚抛下陈升,从镇远改嫁去了凯里。缺少母爱的留守儿童,无人看管,沾染一身袍哥习气,混迹于亚热带雨林之一隅,在凯里和镇远这样两座缺少文明归化的城市飘荡、打杀的小混混,花和尚是他老大。

陈升在舞厅和妻子认识后结了婚,后来妻子生病,需要钱。他就去找以前道上的大哥花和尚,花和尚给了他40万。

没有了音乐就退化耳朵

没有了戒律就灭掉烛火

像回到 误解照相术的年代

你摄取我的灵魂

没有了剃刀就封锁语言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后来,花和尚在道上混,儿子被人活埋且残忍的割手未留全尸。陈升和另一个道上的兄弟去帮花和尚复仇(复仇的对象就是后来的老医生的儿子)。处理的方式是制造车祸现场,车祸是谎称有野人出没,不慎失控,造成误杀假象。碰上国家严打,陈升一人顶下了所有罪行,因误杀只判处了9年。陈升被抓进了监狱,他没有供出一起犯罪的兄弟伙,后来这个兄弟很感谢他,混得也还不错。


老医生知道是陈升所为,但儿子杀人在先,也算咎由自取,可丧子之痛就此落下;陈升母亲因儿子杀人,始终耿耿于怀,觉得对老医生有愧,留下遗产和遗嘱,以盘下诊所的名义,给老医生一笔精神补偿费。陈升的内心也就此住进了一个挥散不去的“野人”。



之后,在监狱里,陈升和老婆协商离婚了,但她老婆一直在跟他写信,爱情还在。被派去劳动挖煤改造,由于违反规定坐绞车,又被多关了几年。一共是九年。


陈升在监狱里,发生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他老婆去世了,在陈升出狱前一年。第二件事情,他母亲去世了。第三件事情,他母亲的朋友老医生的儿子骑着新买的单车被酒驾的师傅撞死了。


醉了 我的爱人

在这灯火辉煌的夜里多想啊

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泪流到梦里

醒了不再想起在曾经同向的航行后

你的归你 我的归我

----李泰祥的《告别》



陈升在9年刑满出狱后,与老医生达成了和解。但他并没有买诊所,而只是做了老医生的帮手。他们共同救死扶伤,忆往事,说夜梦,叹将来。生活在一种尴尬、无聊和空洞中进行。


 而做了半生老大的花和尚,因壮年丧子,终于心灰意冷,决定洗手退隐。 花和尚改行做了钟表匠,夜里也经常有儿子送梦,想要块手表。

 所以,花和尚整座房子都挂满了钟表。 花和尚收藏多少表,就象征着他想收容多少小孩。满屋的钟表,不过是他放大的痛楚、不散的愧疚。


老陈开始乘火车旅行找到他的侄子,被抛弃了他的兄弟。 在镇远,老陈遇到一个叫荡麦的地方,这里充满了错乱时空很魔幻、很荒诞,时间似乎向前和向后流动,当地人民的生活完整的谜。 他经历了自己的过去和未来,借给他洞察自己的生命。




 在他离开之前凯里,他承诺他的同事,光莲医生年轻时喜欢一个人,名字叫林爱人。但是光莲自己到凯里来发展,此后再也没见到过,但在他到来,他被告知已经过世的人,和他离开了盒纪念品与他的同事的儿子的前情人。


接着陈升带着东西前往镇远去找卫卫和林爱人,在途中路过荡麦,长镜头开始。插入一句,有些人认为导演这一段用长镜头是在炫技。实际上,在荡麦一段里,过去现实和未来以一种超现实感交织,用长镜头是为了保持叙事时间的连续性,通俗说是为了更清楚的叙事。



荡麦的故事开始展开,陈升先是坐上了大卫卫的摩托去找吹芦笙的苗人,然而得知吹芦笙的苗人不在,他准备前往车站。被问者告诉他,停在这边的乐队要去一个方向,让乐队的司机 酒鬼 (有的更多是放在大卫卫身上,而乐队司机也叫酒鬼这点很容易被忽略)带上他。路上,陈升又遇见了被欺负的大卫卫。他解救了大卫卫,大卫卫的手上画了一个假的手表。陈升坐上了大卫卫的摩托车继续走,这里可以看见卫卫的摩托车少了一个后视镜,之前在凯里老歪的摩托也少了一个后视镜然后拆掉了另外一辆车装上。


一旦老陈到达镇远,而不是接近他的侄子,他看秘密从远处看,他惊奇地发现,他的侄子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生活,并决定不干涉他的生活。


这时陈升的纽扣开了,卫卫带陈升去找洋洋补上,陈升把衣服脱了之后拿起老医生给林爱人的衣服穿上。这时像张欣的理发师过来找洋洋。


看过第二遍的化就会发现陈升的表情,陈升赶紧尾随理发师,理发师说不营业了。这时洋洋去河对岸,在河里对导游词,卫卫在对面回应。这一段主要交代了卫卫和洋洋的情愫。接着随着环形的地理环境,陈升已经洗好了头,呵呵不营业也不行,谁让你你长的那么像我前妻。陈升给理发师婉转的以“我有一个朋友”开头转达了对张欣的感情。


在陈升心里有两个女人使他的心结,一个是他妈一个是他前妻。接着趁着氛围,用手电筒暖了张欣的手。然后乐队表演开始,陈升把准备给张欣的那首小茉莉唱给了理发师。

洋洋对卫卫的情感也升华了。卫卫开车送走陈升,路上说起野人,给陈升傍上了那个竹棍,其实也就是在凯里的酒鬼胳膊上也有的。陈升问卫卫的名字,卫卫告诉他自己叫卫卫,好告诉他为了追洋洋,洋洋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会回来。卫卫就在所有的列车上画了一个倒行的钟表。两个卫卫都挺喜欢画钟。



陈升坐上了倒行的钟表,林爱人死去,看见了送行的吹芦笙的苗人。陈升的心结也都完成了,像场梦一样


冬天是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当我的光曝在你身上

重逢就是一间暗室


老陈再次坐火车回家。 头脑陷入困境,他不能决定他是否相信着这个世界,就像他经历它,是他想象的产物,或者他只是一些大集体的梦想的一部分。



许多夜晚重叠

悄然形成黑暗

玫瑰吸收光芒

大地按捺清香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请听我说请靠着我

请不要畏惧此刻的沉默

再看一眼

一眼就要老了

再笑一笑

一笑就走了

在曾经同向的航行后

各自曲折

让原来归原来 往后的归往后

----李泰祥的《告别》

让原来归原来 往后的归往后

有品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