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下)

“哎哟……”我闷哼了一声,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之后发现我被绑在一个板凳上,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绑在旁边的居然是宋寻的那个哥哥和梁阳,他们和我一样也是被束缚在板凳上。

“不对吧,应该是宋寻用计将我绑了,如果他真的是宋寻的哥哥,怎么会被绑在这?”我迷惑地看着他,心想道,“不管了,反正大家一样被绑,我先弄醒他试试。”

我用力将椅子挪过去,想制造一些噪声,将他们两个都弄醒。梁阳醒了,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我这是在哪儿?”

“我们被宋寻绑了。”

“我早就告诉过你,宋寻绝对有鬼,你就是不相信我,现在倒好,遭了吧。”

“行行行,你牛你最牛,咱就别说风凉话了,还是好好想想怎么逃出去吧。”

这时,周围传来一声闷哼声,我看向声源处,发现是那个宋寻的哥哥醒了,我想跟他交流几句,结果他发狂似的到处乱打,双目猩红,不停地挣扎,我和梁阳对视了一眼,“他怕不会真是一个精神病吧?”

不过这样一来,他弄出的声音引来了绑我们的人——也就是宋寻。我质问她:“怎么回事,你为什么绑我?”

“呵,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看来是我高估你了。”宋寻不屑地说道,“我根本不是宋寻,亏你还是她最好的闺蜜,是不是你都认不出来?”

“怎么可能?”

“呵呵,真正的宋寻早就被我掉包了,我只不过是整成她的样子为了接近你们罢了。”

“怎么可能,她一直跟我在一起啊,我们是从小到大的闺蜜啊。”

“呵呵,真的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难道是那一次国庆节?她和我说是和家人去旅游的啊。”

“哈哈哈,她当然是去旅游的,只不过中途我给他们透露了一个消息而已。”

“什么消息?”

“当然是她哥哥的消息啊,她本来也是不知道的,”假宋寻得意地笑道,“但是她父母可是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走失的事情啊,所以我就透露了那么一点点的消息,他们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哈哈哈哈哈。”

我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那他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是宋寻的哥哥吗?真的宋寻又去哪了?”,我指着那个精神有些失常的人说道。

“他自然是宋寻的哥哥啊,不过他的利用价值已经被我们榨干了,变成了精神病而已。至于真的宋寻,呵,估计也快不行了吧。”

“榨干?难道你们买卖他的器官,真是太没有人性了!”

“那又怎样?你们的下场会和他一样的,哈哈哈哈哈……”

“是吗?”梁阳突然冷笑道。

“死到临头的人居然反问我,哈哈哈哈哈……”假宋寻张狂的笑着。

“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吧。警察已经包围了这里,你刚刚说的话也会作为证据呈上法庭,不出意外的话,最少也是一个无期徒刑。”梁阳自信地说道。

“梁阳,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其实我骗了你,我其实是警察,就是因为发现了一些关于这个犯罪集团的证据然后卧底到你身边的,就是想查清楚这一切。”梁阳略带歉疚地说道。

“没事我理解。”我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过了几天,一切都已落幕,梁阳给我打电话询问我伤恢复得怎么样,我回答挺好的,顺便问了一下案件的审讯进度,他说:“其实应该是有一个领导人才对,因为那个假宋寻感觉太蠢了,不像是那样有谋略可以策划这样大的案件,不过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证明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遗憾的是你闺蜜一家已经走了,请节哀。”

放下电话,我眺望远方,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你当然没有想多,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故意引你到这里,警方已经怀疑到这里了,我只能舍弃这个地方和假宋寻这个棋子,我一直和她用境外的网站联系,她自然认不出我,那些话也是我一步步引诱她说的,至于宋寻,呵,发现了我的秘密,我可从来都没计划让她活着。现在可不会有一个人会怀疑一个被害者了吧。”

夕阳如血,在天的一角散发着它的光芒。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