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放弃过爱你

天蝎终于还是走了,他骑走了那辆买了两年的山地车,还有那把有些破旧的吉他。

房间里的电脑还在,是天蝎走的时候忘记带走了吗?

我进去的时候,电脑里正放着李行亮的《愿得一人心》。

四处打量,想看看天蝎是否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

这时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是天蝎发给我的。

天蝎说:倾城,有件事,我想让你答应我。你能替我原谅卿瑶,然后爱她吗?我不放心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一点也不放心......

记得他们分手的那天,卿瑶哭着求天蝎放过她,她说,我最美的几年青春都用来陪你了,你还要怎样?我不允许你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天蝎蹲在地上,沉默地把一支烟抽完,然后站起来,走到卿瑶跟前,一个耳光抽过去,再说,你个***,马上给我滚。

天蝎从来没骂过卿瑶,这是第一次,他像是用尽所有力气,歇斯底里。

卿瑶冷笑着,没有哭,但开始掉眼泪。她不要天蝎了,准备嫁给一个长自己十岁的男人,男人叫潇风,开着一家不小的公司。

爱情是青春里不可缺少的。是爱情,终究需要一个结果的。

天蝎和卿瑶都是在这座城市读的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这里。天蝎一直都梦想着能成为一名歌手,一直也都努力着,可现实总是不如人意。

卿瑶一直很支持天蝎,常对我说,有梦想总是好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为梦想活着,有时候很辛苦。

杉杉是我的女朋友,大学同学。想起她说过的一句话:卿瑶是个好看的女孩,你有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

庆幸认识天蝎和卿瑶,让我在回忆青春的时候,便想起自己那段生命里的种种可能。

每个人生命里都有注定的缘分,它什么时候来,能够停留多长时间,这些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永远不可能被重复、被替代,它让你刻骨铭心,让你在失去之后,落下的都还是幸福的泪。

听卿瑶说过,她来自福建的某个城市,为了天蝎,为了爱情,放弃了家里给她找的优厚工作,义无反顾的选择留了下来。

我们在一个城市来去,甘愿为一个人消磨光阴,因为这个城市有一个人值得我们去等待和守候。

卿瑶的父母不放心,特意来了一趟,想看看是一个怎样的男孩,让他们的宝贝女儿鬼迷心窍。

当卿瑶的父母看到靠在窗台,长发飘飘自弹自唱的天蝎的时候,更加坚定了他们心里的想法。

这年头唱歌的太多了,可又有几个能够成为明星呢?卿瑶跟着他没有希望,看不到前途的。

卿瑶父母极力反对,卿瑶和天蝎在一起。

要卿瑶马上跟着他们回家,说即使他们养着她,也不愿意让自己女儿跟着天蝎受罪。

面对父母的苦口婆心和良苦用心,深陷在爱情中的卿瑶怎么会听得进去呢?因为爱情太多时候总让人盲目,失去理智的判断。

天蝎赌咒发誓,向卿瑶父母保证,未来会让卿瑶过上好日子的。

未来会怎样,谁知道呢?我们总是想象得很美好。

卿瑶和天蝎跪在父母面前,抱在一起痛哭,请求成全。

他们把爱情高高置于头上,接受阳光洗礼与雨露恩泽。他们爱得认真和纯粹。

卿瑶父母最后终究还是妥协了,也许那一刻他们也感动了,相信爱情了。

只是卿瑶父亲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卿瑶总有你后悔的一天。很长一段时间,在卿瑶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时候,我在市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杉杉有时周末会过来住两天。

空着一间卧室没人住,杉杉说我是不是钱多了?

我于是在网上发帖,寻求合租,真怕了杉杉的唠叨,我这女朋友啥都好,就是有点舍不得花钱。

第二天就有人来了,一个女孩,穿着白色体恤和牛仔裤,眼睛似乎会说话。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卿瑶。

卿瑶四处看了看,又在房间里瞅了半天,觉得不错。问我房租多少,我说600。

能少一点吗?卿瑶问道。

你看这里地理位置不错吧,你是才毕业吧?这样吧,给你少一百怎样?

好吧,下午我就和男朋友一起搬过来。卿瑶回答的很爽快。

段念尘是我的同事,一天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念尘的老爸是广州的一个大老板,真不知道她为何还出来工作?

一天念尘来看我,遇见了背着吉他刚回来的天蝎。卿瑶上班还没回来,念尘跟天蝎聊了半天,时不时传来念尘银铃般的笑声。

念尘说有空叫天蝎教她弹吉他,天蝎也随口答应,这事没谁当真,只当是玩笑话。

走后念尘说了一句话,她说,要是我可以喜欢他,那就好了。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想念尘话里的意思。

第二天晚上,卿瑶突然打电话来,声音很大,也很急。她说,倾城,你在哪里?快来,天蝎被人打了。

天蝎照常去酒吧唱歌,一个叫墨染的不知道怎么了,一晚上就觉得天蝎极不顺眼,时不时地找茬。

天蝎除了额头被撞出个很深的伤口外,一只手还脱臼了。

卿瑶很是着急,情绪很激动。还好墨染只是因为失恋心情不好,还好良心还在,在酒吧老板劝解下,他向天蝎道歉,并承诺负担所有的医疗费。

听说天蝎被人打了,段念尘也慌慌张张地跟着我去了医院。

天蝎是个善良的孩子,见墨染跟他道歉,他竟然笑着说没事。

可卿瑶对墨染发火了,生生的往他身上逼,说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你不知道他怕疼吗?

念尘也很激动,但她又怕卿瑶节外生枝,连忙用手扯住了她。

卿瑶回过头来,我看见她已经泪流满面。

那天晚上卿瑶留在了医院陪天蝎。

回到住处,已经半夜了。见卿瑶和天蝎他们的房间还开着,也许是卿瑶听到天蝎出事,匆忙间忘记了关门。

房间还亮着灯,很少来他们房间的,房间整洁干净,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床上放着天蝎的手机,不知道今天他出门为何没有带在身边?我鬼使神差的拿了起来,点亮显示屏,看到九个未接电话,都是一个叫凉安的打过来的。

还有几条短信,点开。

哥哥,这么久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哥哥我想你了,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呢。

不知道凉安是谁?是天蝎的妹妹吗?感觉像是恋人的口吻。

天蝎很久以前跟我有意无意间提到过他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是她吗?我当时并没有留意,只是一笑而过。他们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不敢去猜。

不知道卿瑶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对于自己这份要死不活的工作,我是有些痛恨的。不像念尘虽然也抱怨过工作,但她的抱怨让我嫉妒。有次吃饭她对我说,这工作没什么不好,挺清闲的,就是薪水不太高,还不够我零花呢?每个月都还要向家里要钱。

很快就冬天了,见卿瑶在烧水,问她烧水干吗?她说好冷,想烧点水,洗个脸,泡个脚。好久没见到天蝎了,问卿瑶,她说天蝎回老家啦!

是去见凉安了吗?我没有问也没有说,怕卿瑶并不知道这些事。没到周末,杉杉是很少出现在我这里的,总说我这里远,回来很麻烦,平时她就住在公司宿舍里。

看见卿瑶脸有些苍白,问她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药?

没事的,倾城。卿瑶说道。我就是有点难过,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卿瑶说着,就轻轻哭泣起来。

卿瑶,不要胡思乱想,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安慰着卿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在我有点后悔了,如果那时候认识的是你该多好。卿瑶说道。

听到卿瑶的话,我有点吃惊,真的不敢想,我和她会发生什么故事。

我忐忑地走到卿瑶身边,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卿瑶突然转过身来,扑进我的怀里,边哭边叫着我的名字。

不知道在这个冬夜,她是渴望怎样一个怀抱,任她抱住,伤心却固执着。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了天蝎对她的伤害?我无法知道。

卿瑶抬起头,吻着我的额、眼睛,脸颊,最后吻上了唇。终于我开始死死地抱住她,她的手用力抓住我的后背。一切是那么突然,让我无法拒绝,无法平静。

我难道爱卿瑶吗?不能够的,她是爱天蝎的。她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天蝎,还是我把她当成了杉杉呢?我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我挣脱了卿瑶的拥抱,像一个被人发现的小偷,落荒而逃。

跑回自己的房间,不敢回头去看卿瑶是什么表情。

脑子一片空白,一整夜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不知道隔壁房间的卿瑶怎样,我屏住呼吸,四周安静的可怕,似乎整个城市都已经入睡。

在这个冬天的夜晚,她是否睡得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手机响了,是卿瑶的短信。

对不起,倾城。简单的五个字,让我看不明白。

天蝎从老家回来了,似乎情绪不高,接连几天都没有去酒吧唱歌。

一天,天蝎给我打电话,问我忙什么,想找我一起喝酒。不知道他想跟我聊什么,我自己心里总觉得有鬼,想找什么理由搪塞过去,不与他见面,可终究只是权宜之计。

有天卿瑶打电话给我,倾城,我们要怎么样才能不难过呢。这几天见到卿瑶,我都觉得彼此有些不自然,有点尴尬,除了简单的问候,就没有话可说了。

借口去朋友家住了几天,没有告诉天蝎为什么,像是刻意回避。

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卿瑶从房间里出来。来不及扎起来的头发,黑白相间的毛衣,一直紧闭着唇,把眼睛睁得很大。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那个冬夜是我们都无法忘记的,无法抹去的。

周末,杉杉回来了。晚上躺在床上,杉杉问我,那个天蝎和卿瑶怎么样了?

他们很好啊,我有点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杉杉又接着说,卿瑶那样的女孩,谁娶了都会幸福,但需要保护好她,我觉得她特别需要保护。

每个女孩上辈子都是天使,只因为心爱的人才降临人间。

我说是吗?她挺好的,人也挺善良。

杉杉说,她的眼神总是很忧郁,也许是天蝎不能给她安全感吧!也许是背负着太多压力,让自己活得很累

若是以前,提起卿瑶,我不会觉得什么,但现在,却莫名慌张起来。

杉杉是精明的,总能从细节里找出异常。说我怎么了,最近怎么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

问我是不是不再爱她了,我连忙说不是,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啦!

你们机关的,能有多忙?杉杉质疑的目光,好像已经洞察秋毫,让我浑身不自在。

天蝎常会叫我过去喝酒,但我总找各种理由拒绝,实在没办法才会硬着头皮去。我害怕见到卿瑶,害怕她忍不住把所有的都告诉天蝎,其实她更需要天蝎的。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半年里,一个叫潇风的男人一直对卿瑶纠缠不清。那个男人是卿瑶公司一个客户,有一家不小的公司。

卿瑶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她打电话叫天蝎去,只是卿瑶终究还是单纯了些,以为把天蝎带给潇风看,他就不会纠缠下去。

潇风约他们在一家高档西餐厅见面,卿瑶的无措,天蝎的拘谨,与潇风的老练,在轻音乐里,显得格格不入。

在潇风不可一世的优越感里,让天蝎开始对卿瑶的爱有一丝动摇。

公司安排杉杉出国培训一年,杉杉开始收拾留在我这里的东西,其实也没多少东西,因为她似乎早预感到有这一天。

为了杉杉的前途,我不能那么自私。只是不知道一年后我们的爱会变成怎样?

我说,我不搬家,一直住在这,等着你回来。

她终于直起腰来,说倾城,会怪我吗?我何尝不是为了我们有一个更美好的将来呢?

想说让她留下,但我还是忍了,因为那时候我还深深地坚信着我们还有未来。

杉杉走了,留下空荡荡的房间,还有许许多多回忆。

努力地工作,努力忍受着无际无边的寂寞。但却总做一些恶梦,梦见杉杉离开了我。

快过年了,妹妹晴朗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晴朗,比我小五岁,还在上学。是爸妈的宝,在我面前一天没大没小的。谁叫她是妹妹呢,什么都宠着她。

哥,记得带嫂子一起回家啊,爸妈都想看看杉杉姐姐。晴朗在电话那头不管不顾的说着话。

我该怎么向爸妈说呢?一切我都似乎还没有想好。

如果爱情需要等待,你又能等待多长时间呢?

春节了,天蝎跟卿瑶一起去卿瑶家里,天蝎想争取一下,让卿瑶父母能够接受他,接受他和卿瑶的感情。毕竟他和卿瑶的年龄也不小了,也想安定下来了。

天蝎有一次跟我说过,为了卿瑶,他想放弃唱歌,想踏踏实实找份工作,毕竟唱歌收入不稳定,让卿瑶很没有安全感,天蝎自己也有点心灰意冷,几年了依旧没有起色。虽然卿瑶一直支持他,但天蝎自己也觉得难以出人头地。为了两个的感情,总需要有人付出和牺牲。

不知道天蝎去卿瑶家会是什么结果,我还是希望卿瑶父母能够接受天蝎。

我也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了。一个人正在房间收拾着东西,这时房门响了,我心里嘀咕,这是谁啊?难道是杉杉回来了?

打开房门,一看是一个年轻女孩,不认识,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你找谁啊?我问道。

你好,天蝎也住这里吧,我是天蝎的妹妹,叫凉安。女孩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就是凉安?一张年轻漂亮的脸过早因为生活的洗礼而显得有些沧桑。

天蝎已经回家了。我说道。

我给他打电话,他总支支吾吾,不想接我电话。春节回来,如果碰到天蝎,告诉他,我不会怪他,我和孩子都很好。凉安说道。

我有点惊讶,这孩子是她和天蝎的吗?他们身上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我正想再问问,女孩已经抱着孩子推门出去了,把我一个人晾在房间里,剩下我独自胡思乱想。

年后,一次跟天蝎和卿瑶一起吃饭,天蝎跟我聊起春节一起回卿瑶家的事情。

天蝎语气有些哀伤,卿瑶的父母还是不能接受他,让他很无助,不知道怎么办。一旁的卿瑶一直埋着头,不说话。

没有父母亲人祝福的爱情,会幸福吗?

至于凉安来过这里,这个时候这种场合,不合时宜提起。

这一年时间里,再没有像那个冬夜,和卿瑶发生点什么,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偶尔会和念尘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我的生活大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个人宅在家。

杉杉回来了,却没有再来找我,两个人像平行线,不再有交集。她在忙什么呢,身边是否有了新的恋人?每个人在自己的青春里,或许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终身不忘。

念尘还是会经常跑到我这里来玩,我知道她来我这里,是想见天蝎的,可太多时候,卿瑶都在,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转眼卿瑶快二十七岁了,卿瑶家人都不情愿她跟着天蝎吃苦受累,想让她回去相亲找个人嫁了。

卿瑶没有回去,在她心里依然坚守着与天蝎的那份爱,不管现实有多么艰难。

她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爱随着时间在悄悄发生改变。

一天和天蝎出去,碰见了一个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笑得不坏好意的中年男人跟天蝎打招呼。

天蝎很不自然的笑一笑,说你好。

靠着车的男人说,天蝎怎么这么生疏了?卿瑶好吗?好些天没见她了。

当天蝎告诉我,他就是对卿瑶纠缠不休的潇风,再去想刚才的话,怎么都像是无耻的挑衅。

天蝎突然对我说,不过他没什么不好,至少比我好,你觉得潇风会真心喜欢卿瑶吗?

听到天蝎的话,让我很诧异。觉得眼前的他变得陌生了。曾经把爱举过头顶的人,在现实的重压下,慢慢抹去棱角。

对他的话语都到了一种绝望的情绪,其实很多人都活在青春里,对希望无限神往,却又忍不住处处失望,就像抱着一把最漂亮的吉他,唱最忧伤的曲子,直到曲终人散。

终于见到杉杉了。

倾城,对不起,你人真的很好,只是我们没有缘分。

听到杉杉这样的台词,我知道跟杉杉的感情彻底结束了。

跟杉杉分手的事,从没对卿瑶说起过,但她应该是感觉出来了。

不再说起,并不是就代表不想念。

今天念尘突然对我说,他们不应该在一起的,太累了。我知道念尘说的他们是谁。

念尘的话压在心里,特别的重。

每天回去,如果碰到卿瑶,她都会问我,说倾城,今天是不是那位开小车的妹妹送你回来的?倾城你要加油喲!

有些事过去了就不要去触及,怕愈合的伤口重新裂开。

时常躲在被窝里给念尘发短信,常常半夜醒来,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晚上,天蝎把卿瑶抱住,说瑶,我给你唱首歌好吗?卿瑶高兴坏了,说好啊好啊!

听着天蝎唱歌,唱的是孙伯纶的《河流》,太子略带沙哑的嗓音,在那个夜晚,让人觉得温暖,却流淌着一股莫名的寒流。

卿瑶告诉我,准备存钱在这个城市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因为那样才像家。

突然卿瑶电话响起,我说卿瑶你怎么不接电话呢?

她说不想接,是那个人打来的。

电话是潇风打来的,他纠缠卿瑶表现出来的耐心,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

潇风会半夜给她发短信,还威胁她,不许关机,不许换号码,否则就找人揍天蝎。

在城里租房的人,很少在一个地方一住就是四五年的。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近,到卿瑶的单位更远。

我曾提出来换个地方,但卿瑶说挺好的,不用换。

现在想来,对这所房子的坚持,就像是天蝎与卿瑶的爱情。

也许在一个没有自己房子的城市,不停的搬家是我们的青春里,无法释怀的。

后来,有一次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出一本日记,写的都是跟杉杉的点点滴滴,看着看着就莫名的伤感起来,一切能够回去吗?

她现在还好吗?

傍晚,约念尘出来,念尘说哪天要去找潇风,这也正是我刚开始的想法。

费尽口舌从卿瑶那里要来潇风的电话,见她跟我说起潇风一样的气愤,说男人怎么可以这样仗势欺人呢?

至于念尘什么时候去找潇风,我就不知道了。

本是准备约念尘出去,结果她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说有事,心情不好的样子,我也就知趣地说改天。

事实上念尘是喜欢天蝎的,只不过我至今都无法给这种喜欢下定义。

那天念尘突然去找天蝎,很直接地告诉他,喜欢他,天蝎当时也愣了。一个没有多少交集的人,怎么突然就说喜欢呢?

而我一直不曾对念尘说过喜欢。

虽然念尘对天蝎的表白有些唐突,虽然天蝎说着拒绝,却总让人觉得欲盖弥彰。

实际上在那个时候,我对念尘与天蝎的事一无所知,毕竟卿瑶还是天蝎的女朋友,是念尘一厢情愿吗?

突然想起凉安和那个孩子,他们又在哪里呢?

想起最近天蝎总爱在院子里打电话,声音总压得很低,生怕别人听见,他又是打给谁呢?

刚挂了念尘的电话,卿瑶的电话打了过来,卿瑶问我在哪儿,然后听见她说,倾城,要是我嫁给潇风,你会不会骂我啊?

卿瑶是不是知道了天蝎的秘密了吗?我是不是应该继续隐瞒还是老老实实的告诉她?她是因为天蝎移情别恋,还是因为什么,要嫁给潇风?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听着卿瑶的话,我沉默着,不知道怎样回答。

或许见我没出声,卿瑶怯怯地说,倾城,那我挂了,回去了,对不起。

她最后说对不起,我想不出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我去找卿瑶,中午一起吃饭。

我说,卿瑶,你昨天说要嫁给潇风,是真的吗?

她似乎避重就轻,说倾城,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我急了,说这跟出不出息有什么关系呢?

卿瑶头低的很低,犹豫良久,转而把脸扬起,说倾城,我已经很累了,你知道吗?她刻意镇定,眼泪却还是掉了下来。

我不便再说什么,吃完饭,卿瑶跟在后面,过马路的时候,她抓住我的衣角。我第一次感觉,如果最开始是我认识卿瑶,或许我们在一起,也是可以幸福的。

天蝎找了一段时间工作,没合适的,又回酒吧唱歌了。

一天我下班回来,卿瑶不在,天蝎找到我,缓缓的说,倾城,你记得我曾经给你说过的凉安吗?我心头一震,说记得,她怎么了?他说,

她不见了,我找不到她了。

看天蝎的表情,我感觉出来了,在他的生命中,凉安比卿瑶还要重要许多。

我听见天蝎依然低沉的声音说,倾城,你跟她见过面,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是我告诉天蝎,凉安来过,当时天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倾城,我找不到她了。

天蝎跟我聊起他和凉安的故事。

在天蝎很小的时候,天蝎的妈妈嫁给了凉安的爸爸。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慢慢就产生了感情,可是凉安的爸爸却一直反对他们在一起。

后来,天蝎来到这座城市上学,碰上了卿瑶,天蝎以为自己已经忘记凉安了,可每次接到她的电话都无法硬起心肠。

几年了,卿瑶的父母还是无法接受天蝎和卿瑶的感情,让天蝎很无助很彷徨。

天蝎一直不明白,为何凉安的爸爸,卿瑶的父母为何都反对呢?难道自己真的一无是处吗?

天蝎话语里充斥着淡淡的忧伤。

倾城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天蝎说道。

你喜欢凉安,为何又去招惹卿瑶呢?现在又跟念尘不清不楚的。你说扇你两耳光,能解决问题吗?我很激动,替卿瑶感到不值。

感情世界里你种下了什么样的因,就要承受什么样的果。

有同事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总是不肯,却又找不到推托的理由。

闲着无事,大家便拿我和念尘起哄,问我和她发展得怎样了?

下了班,打电话约念尘出来。

吃饭的时候,念尘出乎意料地喝了很多酒,没有醉,却借着酒兴跟我说了很多。

她说,倾城,我喜欢天蝎,你知道吗?我想给他安定的生活。

我说,你怎么给?

她却答非所问,说我是真的那么希望的,我不想看到他那么辛苦折腾,没有尽头。

念尘是真的迷恋天蝎,可终究是她一个人在坚持,到最后所有的执着,都已不是最初的模样。

后来有一个晚上,我跟几个同学在蓝雨咖啡见面,我一转头,便看见念尘和潇风面对面坐着,隔着两张桌子,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说话的神情可以看出来,两个人已经很熟了。是不是他们恋爱了,只是念尘怎么可能喜欢上那么俗不可耐的男人?

有个同学忽然说起杉杉,问我跟她还有联系吗?说杉杉这两年挣了不少钱,还在这个城市买了套房子。

晚上回去,想找出以前的日记本来看看,却怎么也找不到了。连续几天心情不好,卿瑶发的短信,都没有回。

卿瑶见我没回短信,打电话过来,问我还好不好。想必这些天,她都在担心我。

一天卿瑶接了一个电话,下午就坐车回老家了。卿瑶原本两三天就回来,结果到第三天发短信跟天蝎说,需要在家多呆些日子。

后来知道,卿瑶母亲没有生病,她是被骗回去的。

原来是叫她回去相亲,卿瑶坚决反对家里的安排。卿瑶母亲怒了,说你跟着那个什么天蝎,怕是一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的是,卿瑶不同意,不是舍不得天蝎。她可以离开他,只要他有个好的归宿,有份安稳的生活,自己就可以离开了。

生活的艰辛和现实的无奈,让她把手心的爱捏成了另一副模样。

她说要嫁给潇风,不是她所想,却也是真的。她所坚持的就是等天蝎先转身。

一天收到一条未读的短信,号码是陌生的。内容很简单,还好吗?我回过去,说还好。

等了许久,没有回音,我打了电话过去。

你是谁啊?我问道。那边沉默着,良久终于听见一个低低的女声,她说,倾城吗?我是杉杉。

我整夜没睡,整夜都想着杉杉,心里除了莫名的疼痛,空荡荡的。我甚至还在问自己,心里跟杉杉的那部分,是不是也跟天花板一样,已经暗自发黄,终有一天,会剥落?

她是我二十几年的年华里,唯一的恋情。偶尔同学问我现在习惯一个人,是不是因为忘不了杉杉,我都会为自己辩解道,你们都错了。

我知道她在离开我之后,谈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恋爱,她选择回来,所有一切已不复存在。到现在,她没有结婚,没有恋爱。

忍不住还是给她打电话了,客套一番后,杉杉问道,你恋爱了吗?

我应了一声,恩。

她说你快结婚了吧,我回答,是的啊,快了。

她说,是那个跟你一起租房子的卿瑶吧?听她这么说心里很不舒服。

于是说,是啊,你怎么猜到是她?

杉杉冷笑了两声,说倾城,你何必呢?我怎么不可能知道呢?你当初就喜欢她。何必到今天才承认?何必呢?

我迅速挂断电话,不知道为何突然变得恼羞成怒,像是所有的秘密被人看穿。

第二天早上收到卿瑶的短信,她说杉杉回来了,你跟她在一起好不好?她又漂亮又能干,真的很好的呢。

不知道她怎么突然会想到杉杉,我回话说,什么都过去了。

卿瑶不肯罢休,继续说了一大堆。她说倾城,如果真的喜欢,真的放不下,感情的事,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知道吗?我想你有一个爱人,有一个爱的人在身边。

晚上和卿瑶一起聊天的时候,卿瑶突然对我说,倾城,我想离开天蝎,我不想让他为难。

一直觉得,天蝎和卿瑶的爱情里面卿瑶一直都是受害者。

不知道她是否觉察到什么,是否会责备我没有告诉她,我知道的一切。

我一直把天蝎当做兄弟,也许无形之中替他隐瞒了很多,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伤害了卿瑶?

听到卿瑶的话,不知道天蝎是否已经把一切告诉她了?

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在找一个合适的时间,体面的离开。也许一切都只是卿瑶一厢情愿的想法吧!

对于她和天蝎的感情,我从未彻底放心,只是猜不到,先行转身的会是她。

凌晨两点收到卿瑶的短信,她说倾城,你带我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嫁给潇风,如果你愿意,我想嫁给你。

其实杉杉说得没错,我心里一直都有卿瑶的,只是一直小心翼翼,不曾表达。

感觉有点对不住天蝎,想给卿瑶发条信息,到最后还是没有发。

这个时候,特别想找一个人倾诉,可我能找谁呢?

想到那个寒冷冬夜的吻,想到我的回避与逃离,想到她的那条短信,我再傻,都能明白她传达的意思,她是喜欢我的。 看到卿瑶的短信,我还是犹豫了,不知道能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天蝎其实一直都爱着卿瑶的,至于凉安,从小到大都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也许是这份浓浓的亲情,凉安才会错误理解成是爱情。

只是那个夜晚,久别重逢的天蝎和凉安都喝多了,做了不该做的事,当天蝎再回到卿瑶身边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惶恐与不安。

后来凉安怀孕,生下他们的孩子,是天蝎不曾预料到她的勇气与执着。

以为逃避可以解决问题,可心里的罪恶感却越积越多。

天蝎一次次拒绝念尘,他也不想再去伤害谁了。念尘最终心灰意冷,辞去了这个城市的工作,去了广州。

至于潇风一直纠缠卿瑶,他是知道的。

也许是太多事情,让天蝎踌躇,没喝几杯就醉得一塌糊涂了。

我把天蝎扶进房间,卿瑶在一旁,细致的拧干毛巾,给天蝎擦脸,然后把毛巾放在水里热下,再拧干,把天蝎的两只手从被子里拿出来,也擦拭了一遍。

我站在门口,心里很感动的,记忆里,除了母亲,没谁这么对我好过。

许久没联系的念尘,很意外的发短信给我,她说,以后也许不能经常联系了,你要保重自己。你和天蝎是我遇到的最好的两个男人,我说的是真的。

念尘走了,卿瑶也要走了。

卿瑶趁着天蝎出去的时间已经收拾好自己需要带走的东西,天蝎似乎预感到什么,在卿瑶不忍和不舍的情绪徘徊间,天蝎倒了回来。

天蝎对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卿瑶说,瑶,你怎么了?

卿瑶站起来,想狠狠心当着天蝎的面走掉。天蝎一把扯住卿瑶手里的包,疯喊起来,你想干什么?

卿瑶好像突然狠了心,抬了抬胳膊,就着袖子把眼泪擦干。

天蝎用另一只手抓住卿瑶的手腕,说你是不是想这样就走了?我知道,你还是准备跟他,是不是?是不是这样的?你说啊?

天蝎说的他,是指潇风。

卿瑶沉默着,不发一语。

天蝎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知道吗?我从未放弃过爱你。即使是,你也不要告诉我,我不想听见你说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

卿瑶很用力地挣脱天蝎,泪流不止地冲着天蝎喊道,你怎么这么说,我最好的青春时光都用来陪你了,你还要怎样,你说,你还要怎样,我不允许你说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天蝎把扯着卿瑶那个包的手松开,捂着脸,蹲在地上,我不知道怎么去劝。

无论曾经装得多么不在乎,真的要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这份爱是多么不舍得。

是爱还是占有?是爱就放手吧。

在那个破碎的瞬间,也许我才是最绝望的人。天蝎是我最好的兄弟,卿瑶是我最欣赏的女人,他们的爱情是我最笃定的美好,可是,还是断了。

天蝎突然站起来,狠狠地给了卿瑶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看到这一切都好目瞪口呆。

两个跨步冲到天蝎面前,死死抓住他的手,说天蝎你疯啦?你怎么可以打人?

他不理我,伸起手指着卿瑶,你个***,马上给我滚。

卿瑶打开门冲了出去,我想去拉住她,却被天蝎死死抱着。

你别动,你让她走,走得越干净越好。

我终还是不能阻止这场分离,多年的青春与梦,在现实里碎了,碎得彻底。

进自己的房间,给卿瑶发短信,说小瑶,只要你告诉我你是真的想好了跟潇风在一起,而不是想一个人去逃避,这样我就会放心一些。

她回过来,说倾城,是的,是这样的,你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一定。

后来她又说,是我自己愿意的,知道吗,我不能再让天蝎左右为难了,凉安需要他的。

原来卿瑶知道凉安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卿瑶的短信,对她,竟然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虽然我从没跟潇风说过话,总认为那么多年的纠缠,也不比别的爱的方式轻松多少。

晚上跟天蝎坐在客厅聊天,他说有点接受不了,虽然知道她是为我好,替我做出一个确定。不是真的恨她,只是担心那人会不会对卿瑶好啊?

天蝎这样说,我就信了。虽然听上去,有种俗套的牵强。无论他们做什么,我都没办法把他们想成是坏孩子 卿瑶走后的那几天,天蝎假装得很平静,却又总在不经意间泄露自己。

背着天蝎给卿瑶打电话,可她的手机总是关机,发短信,她也没有回过一条,她去哪里了呢?

想问天蝎,卿瑶是否联系过他?只是这样的问题,我还是忍住没有问。

天蝎突然意外的问我,倾城,你想卿瑶吗?潇风会好好对她吗?

犹豫了会儿,我才说,想,当然想。她会很好地生活的,我们不要担心她,我们都不担心她好不好?

天蝎说,相信她一定会好的,我不担心她。说着,他的眼泪却已经落了下来。

天蝎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说起搬家的事,想离开这里,离开有太多回忆的地方。

一天,天蝎却出乎意料地告诉我,卿瑶来短信了,问他还好不好?让他一定要保重自己,过得开心。

我问天蝎,你是怎么回的。

他假装翻着短信对我说,我叫她不要担心我,我告诉她,等把一些事情处理好了,就会离开这个城市。

问天蝎去哪儿,他说要去找凉安,不知道她现在哪里。倾城,我们后会有期。

第二天回来,天蝎已经走了,他骑走了那辆买了两年的山地车,还有那把有些破旧的吉他。

房间里的电脑还在,是天蝎走的时候忘记带走了吗?

我进去的时候,电脑里正放着李行亮的《愿得一人心》。

四处打量,想看看天蝎是否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

这时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是天蝎发给我的。

天蝎说:倾城,有件事,我想让你答应我。你能替我原谅卿瑶,然后爱她吗?我不放心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一点也不放心......

从同学那里得知,杉杉找了个男朋友,很确定的那种,都快结婚了。

卿瑶那天离开,并没有去找潇风。她那样告诉我们,是为了不让我担心,不让天蝎担心。

她把行李寄放在她一个同学那里,去外地旅游了。

一个人的一生,只要有段时间里有爱情,并且感觉到幸福,就知足了,我们不能要求太多。

都走了,就剩下我孤零零的守着房子。

那时杉杉走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过,可当卿瑶和天蝎离开的时候,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我是不是也应该离开这里了,还剩下什么让我放不下呢?

天蝎和卿瑶的房间空着,没有再租出去,心里想着如果哪天卿瑶想回来看看呢?

这次天蝎是真的走了,不会再去而复返。

看着朋友圈,卿瑶发的去各地的风景照,看来心情像是好了很多。

半月后,我收到了卿瑶的短信,卿瑶说,倾城,天冷了,你要多穿些衣服。在我的目光里,简短的两行字,童话一般的宁静。

眼睛湿润了,心想,如果能跟卿瑶在一起,该会是多么幸福的生活啊!

突然很困惑,想不明白,天蝎为何选择了凉安,而不是卿瑶?是因为孩子吗?现实的残酷让爱情的力量变得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强大。

房东突然来电话,说杉杉今天来过。不知道杉杉为何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

不知道杉杉来做什么?我愣在那里,感觉眼泪快流出来了。

旧的恋情,不管爱还是已经不爱,突然转身,突然回来,都在记忆里生生撕裂。

一个周末我还在床上躺着,收到天蝎给我发的短信里说,倾城,我们终究被生活改变了。

天蝎没有说在哪里。

原以为生命里和他不会再有交集。

我说天蝎,其实不是这样的,生活改变不了任何人,只是我们没有坚持自己,或者我们迷了路,不得不张望之后,模仿别人生活。

早上被手机铃声吵醒,我说,喂,哪位啊?许是感冒烧得厉害,再加上刚醒来,我的声音慵懒,有气无力的。

电话那边传来卿瑶急切的声音,倾城,是倾城吗?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呢?

听到卿瑶的担心和心疼,心里暖暖的,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卿瑶有一天突然发短信问我,倾城,你说天蝎会找到凉安吗?他们会幸福吗?

卿瑶,你放心吧,相信他们会幸福的,我们也会幸福的。我给卿瑶回过去。

好久没给念尘打电话了,打电话过去,响了半天才听到念尘有些慵懒的声音。

干嘛呢?念尘,还好吗?我问道。

还好啊,我和潇风分手啦!念尘回道。

很突然,很吃惊,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念尘心情看起来不怎么好,我也不好多问。

也许太多时候,分手了,才知道他们恋爱过。

天蝎现在好吗?念尘心里还挂牵着他。

天蝎离开这个城市了,去找凉安了。我说道。

我下班回来,看到卿瑶站在门前,还有一个行李箱。

倾城,我回来啦!卿瑶笑着说道。

卿瑶,你回来就好。我一边说话一边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卿瑶打开先前和天蝎住的房间,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变,除了吉他,天蝎像是什么都没有带走。

电脑还在,天蝎似乎预感到卿瑶还会回来。

我们没有动房子的东西,卿瑶攥着我的手不肯松开,我们都沉默着,不说话。

我想退掉这里的房子,把天蝎没有带走的东西收拾一下。

卿瑶说,不,我想搬回来住,哪怕住不了多长时间。

卿瑶所有伪装的坚强瞬间崩溃了。

她抱着我痛哭起来,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她。逝去的爱,永远是我们心里的痛。

良久,卿瑶挣脱了我的怀抱,说,倾城,我想要是你愿意,我们在一起,一定是可以很安静很幸福的生活的,对不对?

她说,我想要是跟你而不是跟别人在一起,我就会感觉天蝎依然在身边,就可以不那么难过了。倾城,给我一段时间好吗?你不要怪我好吗?

一天,念尘打来电话,说,倾城,我见到天蝎和凉安了。

他们过得好吗?我问道。

好久没有见到天蝎了,急切的想知道他的消息,我曾以为他已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他们过得不好。念尘语气有点哀怨,那个男人依旧让她念念不忘。

无论曾经是恋人还是朋友,无论在天涯还是海角,我们都牵挂着,过得好或者不好。

我说,虽然日子过得平淡,但还是希望他们一直都好好的,一直幸福下去。

念尘,我跟卿瑶在一起了,我说。

是吗?卿瑶是个好女孩,好好珍惜她。经历了这么多,不要再辜负她了。

念尘说,跟卿瑶说声对不起,当时不应该背着她向天蝎表白,虽然我一直喜欢他,可我们注定没有缘分。你们能够在一起,我心里的愧疚就会少一些了。

听着念尘的独白与很久以来的愧歉,我想卿瑶也不会怪她的。

最近几天我和卿瑶忙着四处看房子,终于在蓝雨之城,选了一套房子,虽然小点,但好歹从此有了我们自己的家。

我们退了租了很多年的房子,真的要离开的时候,心里却充斥着太多的不舍。卿瑶边收拾着东西,边哭得稀里哗啦,再见了那些青春,那些美好的记忆定将在未来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我紧紧地抱住卿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搬到了新家,生活开始崭新起来。

一天接到杉杉的电话,她说她下个星期六结婚,叫我一定要去,带上卿瑶。

倾城,你要记得很多年前我就说过,你喜欢的是她,你们在一起会幸福的。现在知道了吧,有些缘分,真的是命里注定的。

杉杉的婚礼的确很气派,选的是这个城市最好的酒店,满满的好几十桌。

两位新人过来敬酒,大家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身边的同学起哄,说,倾城,卿瑶你们什么时候办酒啊?卿瑶的脸红起来,我拉着卿瑶的手,说快了快了。

爱我

不只是因为我将成为你的新娘

爱我

不只是因为这南国熏香的暖风

请爱我

我将与你成为人生的伴侣

请爱我

我将与你共度人生的沧桑

不管未来的日子多么艰难

我们会携手一起努力共度

待到满头白发

待到步履蹒跚

我们

手牵着手

肩并着肩

不分开

婚车经过蓝雨大道缓缓驶入蓝雨大酒店,新郎倾城和新娘卿瑶在伴郎一网情深伴娘晴朗的簇拥下进入婚礼现场。

穿着白色婚纱的卿瑶是多么圣洁美丽,穿着黑色礼服的倾城是多么英俊帅气,两旁的宾客尖叫着欢呼着迎接新郎新娘的到来,婚礼现场响彻着欢快的婚礼进行曲,也许此刻放什么乐曲都是欢快的。

新郎和新娘脸上都绽放着幸福的笑容,在玫瑰、百合组成的花瓣雨里慢慢前行。

台上的婚庆司仪似乎比新人更兴奋,歇斯底里地叫着,“现在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新郎新娘上台。。。”热烈的掌声塞满现场的每个角落,原来幸福的氛围都感染着每一个人。

“英俊帅气聪明能干善良率直的倾城先生愿意娶美丽漂亮聪明大方善解人意的卿瑶小、姐成为你的妻子吗?从此无论贫穷或者富有,生病或者健康一生一世都不离不弃。”司仪向我问道。 “我愿意。”我笃定地说道。

“美丽漂亮聪明大方善解人意的卿瑶小、姐愿意让英俊帅气聪明能干善良率直的倾城先、生成为你的丈夫吗?从此无论贫穷或者富有,生病或者健康一生一世都不离不弃。”司仪向卿瑶问道。

“我愿意。”卿瑶哽咽道。

我和卿瑶结婚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时常还会跟念尘联系,从她口里了解到她和天蝎的一些情况。

经过一段时间,念尘终于振作起来,回到了他爸的公司。他爸准备放手,让念尘接管公司。

只是一直没有听到她结婚的消息,她一直单身着。

天蝎为了凉安和孩子,放弃了他一直钟爱的唱歌的梦想,带着凉安和孩子回到了他出生的小县城。

后来听念尘说,天蝎养猪发了,有了钱的天蝎渐渐变了,在外面养了一个情人,但他一直没有跟凉安离婚。

又过了两年,我和卿瑶有了孩子,我们幸福的生活着。

时常我们还会想起那些青春岁月里经历的故事和遇到的人。

他们还好吗?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全剧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