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思维就是先分后对:有形分割,无形分类;有形对齐、无形对比

撰稿思维的第二步:分,即分析的意思。如果说,感知是人脑对客观世界外部特征的直接反映,属于感性认识;那么,思维中的分析,就是对客观事物内在必然联系的间接反映,属于理性认识。所以,在思维的活动过程中,分析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当我们要揭示某种现象的本质、了解某个事物的本身的时候,就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事物的表面、现象的浅层。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们就透不过现象把握本质、不能继续探索事物之间的联系、并发现事物运动的特定规律了。

既然分析如此重要,那每当面对需要进行演讲的某种现象或某种事物时,我们应该怎样进行呢?具体的步骤和重要的方法又是怎样的呢?

笔者认为:所谓的分析就是在思想上对整体的客观事物或某种现象进行拆分、并将其分解为各个组成部分的过程。

其具体的拆解步骤有两步:首先,要根据某种理由、或者某个原则对其进行拆解。然后,再对各个组成部分进行打散,以便我们更好地观察它们的深层关系、研究它们的内部结构。

其重要的拆解方法有两种:

其一是分割,其二是分类。

为了能将这两种方法讲得更加通俗易懂,笔者决定将自己发明的另外一个理论模型――《艺术美的元理论》也搬到这里来,因为该模型重点介绍这两种方法的,其主要内容如下:

演讲是一门艺术,它追求的是一种美,希望能给听众带来美的享受。

什么是美呢,它是一种规则,即美感的产生是先分后对(见图1-4)。

分析思维就是先分后对:有形分割,无形分类;有形对齐、无形对比


图1-4

怎么分呢?当然是上面介绍的两种方法:分割和分类。

如果对象是有形的,我们就采用分割的方法,在空间上对其进行拆分。

第一种情况,从纵向维度出发,把事物分为上、中、下等三个部分。像天空、大地、海洋,就是属于这种分割方法。

第二种情况,从横向维度出发,把事物分为左、中、右等三个部分。像前面、中间、后面,就是属于这种划分方法。

第三种情况,从深向维度出发,把事物分为里、外等几个层次,像核心层、中坚层、最外层,就是属于这种划分方法。

如果对象是无形的,分割不了,那我们就采用分类的方法。分类的依据有时序、程度、习惯等三大原则。

在时序上,还可以细分为时间和序数两种情况。

像“公元前、公元后”、“过去、现在、未来”就属于直接式的时间分类法,因为这几个词语都是直接用来表示时间的。

像“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儿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就属于间接式的时间分类法。尽管说,这些词语不是用来直接描述时间的,但从其意义上,我们还是可以从中体会到时间的存在。

像“第一、第二、第三”“个、十、百、千、万”就属于数字式的序数分类法,因为每组词组都包含有具体的数字。

像“首先、其次、再次、然后、最后”、“甲、乙、丙”就属于文字式的序数分类法。虽然说,这些词语并不是由数字组成,但根据其意思,我们还是可以感觉到这些词语是有先后顺序的。

在程度上,同样也细分为优劣、强弱、深浅、快慢等很多种情形。

比如,“优、良、中、可、差”和“冠军、亚军、季军”,就属于优劣式的分类方法。

再如,“高层管理、中层干部、基层员工”和“金领、白领、蓝领”,就属于强弱式的分类方法。

针对无形的对象,还有一种叫习惯式的分类方法。这种分类方法将事物拆分为若干部分之后,它们之间的先后顺序不明显,大多情况下是平起平坐的。但是,人们的表达习惯却给它们加上了先后顺序。比如,“金、木、水、火、土”、“红、蓝、黄”、“东、西、南、北、中”等,就属于这种分类法。

花了大量的笔墨终于把拆解的两种方法讲完了,看到这里,可能有些朋友会觉得很无聊,这些方法很简单啊!干嘛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呢。

其实,笔者想表达的意思恰恰就是要从本质上去认识并掌握这些拆分方法。因为对事物进行分析的方法有很多,我们只有选出最佳的拆分方法,才能发现事物的本质,才能在听众面前讲别人讲不出的观点。

为了能够说明白这一点,我们再拿上面罗杰斯在博鳌的这场演讲来说吧!其实,要对中国进行分析,拆分的方法可是多了去了。

比如,从现在地理位置的角度出发,作为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中国是有边界的、是有形的。如果以长江为线,可以将其分为长江以南和长江以北两大部分;如果以方位为依据,可以将其划分为七大地区,依次为东北地区、华东地区、华北地区、华中地区、华南地区、西南地区和西北地区。

再如,从历史发展的角度出发,作为一个多民族的命运共同体,中国的边界是变化的不固定的。如果以时序为维度,可以将其划分为四大帝国时代:第一帝国为商、第二帝国为汉、第三帝国为唐、第四帝国为清。

但是,罗杰斯并没有按照上面所列举的那些分类方法去对中国进行分析,如果按照那些方法的话,就不会得出“21世纪必将属于中国”这样的结论了,因为从发展规律来看,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没真正出现过两个帝国时期紧密相连在一起的情况。

那么,罗杰斯采用的是怎么样的分析方法呢?其实,他是从国家发展潜力这一维度出发的,也就是将一个国家拆分为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四大方面,接着再对其进行一一分析。所以,罗杰斯观察到:在文化方面,中国人勤奋、吃苦耐劳、从清晨一直工作到黄昏;在教育方面,中国人重视对孩子的教育,要孩子从小就遵守纪律;在经济方面,中国人有“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的观念、喜欢储蓄等等。

从上面罗杰斯的这些演讲内容可以看出:罗杰斯的观察视角独特、分析方法恰当、预测中国未来的走势准确,怪不得他赶紧卖掉已经住了31年的美国别墅而搬到亚洲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