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爱亦不爱是深爱

 只有年轻人是自由的。年纪大了,便一寸一寸的陷入习惯的泥沼里。不结婚,不生孩子,避免固定的生活,也不中庸。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

辛可名很喜欢张爱玲,在爱情里的那份悲哀却充满希冀的心让他深深的觉得如果这个女人还在世,他会不顾一切去追随她,哪怕只是每日远远的看一眼。每次看张爱玲的小说,他就忘记了自己喜欢苏晓媛的原因,她不爱看书,也不看他推荐给她的书。只是很喜欢听,喜欢听他讲那些书。可现在他有些怀疑了,晓媛真的喜欢听吗?反正他是一点也不喜欢听晓媛给他讲那些狗血脑惨偶像剧,在他的眼里他就是这样定义那些剧的,他一点也不喜欢,甚至于有些讨厌。不过他是个很包容的人,也耐听,晓媛讲的时候他就静静的听着,该应和的地方也从没有少过声音。可能这是他和晓媛最相似的地方了吧——都耐听。

苏晓媛收拾好了宿舍。每次回来收拾宿舍总是累的她能忘记了一切。住在六楼的宿舍,光是提拎着重重的行李回到宿舍就已经耗费她大半的力气了。每次这种时候她就想要是可名能进来就好了。她顺身躺在收拾好的床上,喘出一口长长的气,浑身都贴在柔软的床单上,所有的疲劳仿佛都得到了释放。她转身拿起床头的手机,翻看辛可名给她发来的询问的微信,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她正要回复,看到提醒里qq空间弹出来可名改的签名:“只有年轻人是自由的。年纪大了,便一寸一寸的陷入习惯的泥沼里。不结婚,不生孩子,避免固定的生活,也不中庸。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张爱玲”。

她忽然怅然了起来,放下了手机。转过身继续躺着,辛可名经常分享些作家写的句子,有些她能看懂,有些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懂。可这句,她以为自己看懂了。可名是不想结婚的,他以前就说他是不怎么喜欢结婚的,可后来他又说是她让自己改变了主意,他是想结婚的——和她。每当他说出那句“是你让我战胜了对婚姻的恐惧”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像三月的暖春一样。可他这句签名,分明就是厌了。可她却恨不起来,想到自己还没来学校时就下的决心,她就怎么都生气不起来,要是以前她非得和辛可名吵的不可开交直到两人都低头认错才罢。她又转过头去,拿起手机回复。

“我收拾好啦,睡一会儿,中午就不出去吃了,晚上出去吧。”她打完字就扭头睡了,一贯不擅长想这些事情,想得一多就头疼。

“好的,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晚上给你打电话啊,盖好被子再睡啊,宿舍还是好冷的。么么么,亲爱的。”辛可名打上“亲爱的”三个字没发出去,看了一眼删除了三个字才发了出去。他看晓媛没有回复,也就躺在床上翻看手机。他忽然发现自己新换的签名是那么的不合时宜,赶紧删了,只能希望晓媛没有看到吧。他拿着手机一点一点翻着自己过去的说说,这两年的说说里全是他们的回忆。

                    十月五日再游苏州有怀

 烟雨微蒙,燕粉青衣黛。楼榭蜿蜒,斜步苔岸,濯水轻映桃花面。斜风细雨,窈窕携玉,原把好景还看。

 姑苏呻寂,乌白金鲤关。墨瓦宣墙,深院闹观,大隐无市今兴叹。微唇不悦,可谓何叹,不在澜意难干,只把佳人搬伴。

这是他觉得写给她的所有诗词里最好的一首。那是他第一次带她去别的城市玩。他很爱玩,大一还没遇见晓媛的时候跑了很多地方,苏州是他最喜欢的城市,一个和他想象的江南几乎没有差别的水乡,一个到处都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地方。第一次去的时候,他就笃定以后如果找到女友一定带她来这里,为她在每一寸土地写上情诗。那一定很浪漫。于是,他就带她来了。

他是没什么钱的,家里境况虽然还说的过去但他一向是节省的。出来玩一次要花很多钱的,好在自己做了点学习项目得了点经费加上自己攒的,来这样近的城市玩也是能承受的起得。晓媛也是个节约的人,处了半年来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大的开支都是二人对半支付的,这让辛可名感到很欣慰,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女孩,毕竟他身边很多朋友都因为找了女友开支很大。这次出来玩之前他做了很久的策划,早早订好了酒店,规划了行程。因为是周末去,所以酒店很贵,他在美团上找了好久才找了一家距离景点稍显远但客房应该还不错的连锁酒店,他问过了晓媛后,订了一间房。这让他感到有些局促,毕竟是第一次带女生出远门还要在一起住。他想订个标间,可酒店只剩大床房了,他知道晓媛是为了给他省钱,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晓媛好几次,最后两人都觉得大床房就大床房吧,应该没什么事的。毕竟一晚200多对学生而言是真的有点贵的。可名觉得晓媛都这么大方,自己再说就显得很小气了,再说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圣人,但是也不至于是个占便宜的小人,就不再纠结了。订好了酒店,买好了车票,规划好了行程,他又一通向晓媛介绍,好像是在苏州住了多少年的老居民一般。到了周末,早早坐上火车就去了苏州。

“嘟,嘟,嘟.......”辛可名的手机里传来无人接听的声音,他知道晓媛可能还没醒。他像往常一样在响了五声以后挂了电话,心里想着让她多睡会儿吧。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没一会儿可名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他知道是晓媛打过来的。

“你醒了啊,睡饱了吗?亲爱的。”他倒是这次没像之前那般删掉三个字,可能太过自然了吧。

“嗯.嗯......”她在电话的那头哼着没睡醒的调曲,“还没啊,可你电话不是来了吗?几点了啊。”

“六点啦,亲爱的,我错啦,要不你继续睡吧,晚上我给你送夜宵过去。”可名很熟练了已经。

“嗯,不要。下去拿好累,你等我吧,我现在就起。半个小时啊。”

“好的,亲爱的你别急啊,不着急的啦。你洗好了给我说一声啊,我去你们门口等你。”虽然每次会换几个词,但辛可名几乎已经将这些话印在脑中固定的地方了,知道怎么说会让苏晓媛受用。

苏晓媛在睡梦中隐约听到铃声响,可没想几秒钟就停了,她知道是可名打来的,他总是在这些细小的地方让她觉得温暖。下雨了打伞会像她这里偏几公分的样子,他自己倒总有个肩膀是湿湿的;天气暖和的时候要是起了风,总会在离开前打个电话提醒自己,也总会自己穿件长袖,等她冷的时候给他披上;再后来,当这些事都成了生活后,每次吵架他就拿着自己爱喝的奶茶和小零食呆呆的等在宿舍楼下,说着娇滴滴的话再次来温暖她。苏晓媛已经忘记了最初喜欢可名的理由,慢慢的融化在了温情的日子里。

她坐着坐着眼泪就不自觉的排起队,一个劲的往下流。她不能再想了,站起身,狠命的抹了一把眼泪。她就是这样的人,心里一旦坚决下来,再怎么也不会回头的。可后来可名问起她为什么不把这份坚决放在他身上时,她哽咽的没法回头,转身就走了。

下了楼她远远就看见可名了,他还是穿着自己买的衣服,阳光已经开始有些颓意了,有意无意的洒在可名的身上,好在已是落日余晖,并不刺眼。她慢慢的走着,远远的打量着这个陪伴自己大学里那些最美好日子的男生。

可名长的并不帅,但五官倒是端正,尤其一对大眼睛上卷着长长的睫毛,她偎依在可名怀里时总是摘下他的眼镜,揪着他的睫毛嘴里碎碎念着这分明就是女孩子应该有的睫毛啊。可这也是和他在一起以后才发现的,平日里他总戴着各种不同的眼镜,可名说他有十几副眼镜换着戴,她好像问过他缘由,可自己给忘了。

从楼下走到门口一点也不远,所以还没等苏晓媛想到可名的个头,可名的身材,可名的一切,她就已经走到可名的面前了。

“今天怎么没有背包啊?”可名上前牵苏晓媛,平时她出来总会背包的,无论书包还是挎包,总是要背的。

“没什么要拿的,背着麻烦。”苏晓媛紧紧的握住可名的手,她不知道可名会不会察觉到,她想着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来握住这双不大的手,可......

“嗯,就是没啥拿的,有手机就行了。”辛可名没有多问,他感受着手中晓媛传来的力量,她从下火车以后就不对劲,可名大概已经猜到为什么了,可他不想说,也不敢说。

    “走吧,小街开了一家新的炒菜馆,我带你去吃啊,昨天我已经先去为你打前站了,味道不错。”他快速的转移着话题,感受到两只手握得越来越紧了。

    “嗯,走吧。”

      小街上,人熙熙攘攘的。来来回回都是牵着手的大学生情侣,他们相互依偎着,相互说话着。也有三五成群的男生和女生,应该是要好的同学一起来聚餐。小街是这所大学附近最热闹的商业中心了,可名刚来的时候就老听到学长学姐说,毕竟是在郊区,你还想奢求什么呢。可毕竟是郊区,小街的环境并不太好,不过好在有些小店倒也干净,味道也能说的过去。一到饭点或是休息日,小街上必是人员爆满,生意火爆。

    辛可名本是打算带着晓媛去更远些的地方吃的,他是个有些传统意味的人,走了远路,接风洗尘是要好好盘算的。可她起得实在太晚了。好在昨天去了家新餐馆,味道还不错。

    “到啦,就这里。我们进去吧。”辛可名拉着晓媛进了餐厅,奇怪的是这家新开的店却不像小街上那般模样,没几个人。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同学们都在观望呢,这条街上不知道来来回回开了又关了多少家餐厅,新店开张必是要等有人带回了经验才能红火起来的。可名往往就是那个取经的人。

    “可名,我们坐楼上去吧。”苏晓媛看到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她一向不喜欢坐一楼,人多。今天更是有需要安静环境的大理由,她心里还在盘算着该怎么和辛可名讲,在二楼上菜也慢些。

     “好。”辛可名一向是能依就依的,“老板,我们去二楼啊。”

      “好的,好的,二楼上有坐的。来,你拿着菜单上去吧,上面有服务员。”老板很是殷勤,可名昨天来见过这个老板,据说是学校毕业的学长,来这里创业的。

      苏晓媛坐在窗户边看着楼下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的流动着。她心里还在盘算一会儿怎么说,转过头看到可名在用开水清洗拆封的餐具,先洗她的,再洗自己的。又扭过头去了。

辛可名知道晓媛今天是要和他摊牌了。他一边手里转着杯子,任开水在杯中来回的打转,一边把水再倒在碗里,继续打转。他心里很乱,他知道晓媛是从不会随便说那两个字的,上次吵架他说了分手是晓媛低声下气的和他讲和的。可她要是说出来了,自己能讲和吗?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是没有理由讲和的啊,凭什么呢,凭爱吗?

“啪”一个杯子掉在了地上打碎了二人的默契,辛可名赶紧放下手中的碗弯下身去捡,苏晓媛一把拉起他。“别捡了,小心手。碎了就碎了吧,赔了就行了。也不知道你在那想什么呢?”

辛可名又坐起身子,他感到很委屈,可他不知道该对谁委屈。他看着苏晓媛用脚把碎片拨在一旁,已经听不见她嘴里在说什么了,只看见她的嘴唇在动着。

服务员听见这边的响动过来扫了碎片,苏晓媛在那里问着赔偿的事,服务员说自己也不知道,要问了老板才行。不一会儿老板上来了,说新店开业图吉利,就不赔了,要是能在朋友圈宣传下店铺倒是最好了。苏晓媛就捣鼓起了手机。

可名呆呆的坐在那里,心里已经乱的没法整理了,他干脆不理了。看着手中忙碌的晓媛,他的心里忽然又升起在高铁上那股豪迈的情感,他觉得胸腔里有团火,越烧越烈了。

“服务员,来四瓶啤酒。”

苏晓媛被他忽然大声的招呼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神了,要是以前她必是要为此好好数落数落可名的。平时她是不喝啤酒的,一喝脸就红,红扑扑的,整个像火刚烤过一样。所以可名虽然能喝,但和她一起从来是不喝的。今天,就喝点吧,她心里想着喝点也好说话。

“我去下洗手间啊。”可名起身下去了,洗手间在楼下。过了一会儿,倒是他端着四瓶啤酒上来了,盖子都打开了。晓媛想着是不是可名看出来她的心思了,看出来也好,容易说清楚。

“平时我们也不喝,今天你刚回来,喝点儿,晚上睡觉也舒服。”可名向她解释着。

苏晓媛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菜已经上来了,可名给晓媛倒了一杯酒然后自己直接拿着瓶子喝了一口,却被晓媛阻拦了。

“你这是干嘛啊?用杯子喝!”

可名听她有点生气了,便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她是不能喝酒的,可今天他们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心思最是情难猜 苏晓媛拖着行李箱正要赶往火车站,父亲在门外也是一个劲的催。一向提前很早就去车站等车的她这次...
    为无为之事阅读 313评论 0 3
  • 艾”!是你是你还是你! 重朔不一样的我 偶然与“艾”相遇 你让我不再磋砣青春 是你不断让自我修练 前面的路只管很长...
    艾趣味阅读 22评论 0 0
  • 一段尘封的往事因为一封陌生的来信而逐渐在藤井树脑中一一展开。我们很容易因为翻开一个新的生活——它可能是升学,可能是...
    云淼淼阅读 58评论 2 1
  • 当代/从良 罗袖流苏波水洁。交颈鸳鸯绵胜蝶。翠湛灯色映空人,照影颓桥萍难郁。 金鲤洄游轻拨月。两岸柳青风拂灭。...
    古者阅读 30评论 0 0
  • 在桂林生活许久,总能遇到游客问我阳朔、日月塔、象鼻山、七星公园…… 我时常忍不住说 桂林不只是山川秀丽,还是一座烙...
    Coco椰子摄影阅读 117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