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删除了一个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夜,我把他删了。骄傲如我,骄傲如他,从此再无交集。在很长的日子里,我觉得和他聊天很愉快,心理没有负担。于是,远在几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我们成了彼此倾诉的对象。

赖上他,我的目的不单纯,我霸道地想找到一个人 ,在我需要倾诉的时候,可以随时骚扰他,而他可以接受我的脆弱,我的无理,在他面前不需要伪装。而我,也可以成为他倾诉的对象,我愿意为他带去宽慰,给予他精神上的相伴。

这或许太理想化了,当我一次次和他无所不聊的时候,我开始有错觉了,我以为他那淡淡的忧郁,不俗的谈吐,我们可以臭味相投,我们可以在这薄情的世界里,互相取暖。

我或许太美化想象中的人了。“睡吧,好好保养皮肤。”这是一句开玩笑的话,男人是不应该说他的睡觉目的是好好保养皮肤的。“你说谁保养皮肤呢。神经质!你至于这样变化无常吗?”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暴怒。在他眼里,我是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你骂我?我一个月不和你说话了。”“你确实?”“我确定。”他说“好吧!”

我开始检讨自己了,我是内心荒芜太久了,遇到一点点雾水就以为是小雨了吗?原来,太阳一出来,雾水是会被瞬间蒸发的。我本有一双慧眼,却自欺欺人,瞬间醒悟。当我浑身披着铠甲站在别人面前时,别人的行为不一定能伤害得了我,因为这样的我有抵抗力,甚至可以刀枪不入。可是,但我浑身赤裸裸,手无寸铁,别人的一个喷嚏都可以让我伤得体无完肤。是我太玻璃心了吗?或许是我太天真了!我承认我在那一刻受伤了,很重。

是我误会了他,是我高估了人性和人心。芸芸众生,他凭什么要包容我,他凭什么可以给我精神上的依靠,他凭什么需要我,我在他眼里算什么。当他感觉到我语言的不友好时,给我反击也是应该的,他也在保护自己那颗敏感又脆弱的心。不怪他,只能说,我的希望又一次成了幻想。

人生的旅途孤单又孤独,车还没停,我继续自己走,自己走。车厢里人来人往,我期待有伴。但如果没有,我就自己一直走下去,总会到终点的。

于是,我删了他。就如一张白纸,我在上面画了一幅简笔画,发现不满意,拿起橡皮把它擦了 ,不管怎样擦,那淡淡的痕迹或多或少,依然留在纸上。让它随风而去吧,释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