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唰——”阳光没有了窗帘的遮挡,一下子倾泻进来,我立在窗前,拥抱着这清晨大片的阳光,秋日暖暖的阳光扑在身上,暖洋洋的,像裹了一件暖融融的羊毛大衣,一大清早就能感受到这么好阳光,真是幸福。

转身背过阳光,向屋里走去,准备洗个澡。

温热的水放下来,淋在皮肤上,又滑下跌破在地板,馨香的沐浴露抹上去滑滑的,不知道这个香味他会不会喜欢?

细细的洗完澡已经近9点了,我用吹风机把头发吹了个半干,去厨房煮上白粥焖上香菇鸡,又打了一杯鲜草莓汁,把酸奶倒进草莓汁里,用银质的小汤匙轻轻搅拌,嗯,酸酸甜甜。

喝完草莓酸奶,白粥鸡肉还没熟,反正昨天晚上吃的多,还不饿,于是慢悠悠的晃到梳妆台前开始化妆,昨天晚上刚敷了面膜皮肤状态还挺好的,简单的上了一个底妆,看了看一排的口红,有点不知道选哪个颜色了。毕竟那么久不见,还真不知道他的喜好。

香菇鸡的香气溢出来了,夹杂着白粥纯纯的米香,让人闻了就食欲大开,也忘了要选口红这件事情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酒足饭饱后,在沙发里赖了一会,秋日中午的阳光好像自带安眠的香气,让人昏昏欲睡。时针像一个不知疲倦一直在前进的runner,现在已经指向了三点。

我懒懒的爬起来,换上昨天晚上就选好的套裙,把齐肩的卷发梳成一个丸子头,戴上耳钉,认真的描了一个眉毛,嗯,口红?

最后,还是选择了一支比较日常的颜色,穿上5CM的高跟鞋,为了不遮过沐浴露的味道,只喷了一点香水,拉过小包,然后想了想,还是退回来,把一支艳红的口红扔进了小包。

虽然跟他约好是在五点半见面,但是我四点就出门了,见面地点是在他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可见他对这次见面是多么的不上心,换句话说,他只是下了班顺道见一下我,可这丝毫没有影响我去见他的热情。

早早地到了,我没有选择到那个咖啡厅里等他,而是选在了马路对面的肯德基,这个点肯德基吃饭的人不多,但是谈情说爱的小情侣倒是不少,明天周末,他们这些学生情侣今天晚上可以使劲嗨了。年轻真好。

下午五点半,写字楼里陆陆续续走出好多西装革履的白领们,其实跟之前学校放学走出来的穿校服的学生没多少区别。我那个时候可以在一群穿校服的人中一眼看到他,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在一群西装中看到他。

结果是令人伤心的,我并没有找到他,或许是好久不见了吧,这并不能说明我不爱他了。我根本不想承认我不爱他,我特别爱他。

五点十五,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从肯德基离开去咖啡厅,到了咖啡厅里,他的消息就发过来了,“二楼,365”我收起手机往楼上去,楼上也是一个大厅,问了问服务员365桌是在最里面,在一个很安静的角落,嗯,挺适合交谈的,知道了大体位置,我就奔着那个地方去了。

慢慢的走近,慢慢的发现他,他背对着我,看不出心情,好久不见的日日思念的人啊,现在就在我5米外。我好想跑过去扑进他怀里告诉他我太想太想他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他忽然转过头来,看得我愣了愣,他应该是第一次见我化妆,看他的表情,看来我今天的妆还不错,我收了收自己的情绪,挂上“职业”的微笑,假装自己刚刚到,他好像习惯了我约会迟到,对我的晚到并没有多大的介意。

“等久了吧?”

“没 我也刚到。”

  我笑笑不说话,坐下。

“你喝点什么?”

“其实这个点 应该去吃晚饭了”我望向他,带着期望,“不一起吃个晚饭吗?”

“嗯 行 你想吃什么?”

“蛤 徐总请客 吃什么都好”

“那 走吧?”

“走吧”

我们向只两个星期没见一样,自然熟络的商量去哪吃吃什么,晚餐还挺愉快,通过旁敲侧击知道他现在单身明天休息,一切都在我计划之内。

吃过晚饭,已经是七点左右,“我送你回家吧?”天还那么早,这个时候打道回府岂不是浪费了我的心血?“徐总,你今天下午下了班才来见我,吃个饭就说拜拜了,我感觉我太不重要了,跟我见面纯粹是你日常中顺便做的事,感觉自己没有受到重视,不开心。”我边说边拍打着他,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女朋友跟男朋友撒娇一样,他听了我的话,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合适,“那你还想干嘛?”“去看场电影吧。”“一场电影结束要很晚了吧。”“没事没事。去吧去吧。”我轻轻拉扯着他的袖子,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他败下阵来,只得答应我去看电影。

看完电影已经九点左右,这个时间其实并不晚,他再一次提出送我回家,“我饿了,想再去吃点东西。”

总之,拖来拖去,一直拉着他陪我吃到10点半,又半强迫半诱惑着拉着他去酒吧玩到了11点。

从酒吧出来,整个人都兴奋极了更加不想睡觉了,酒吧里灯光暗歌声向人多气氛嗨,我涂上了艳红的口红,在这个氛围里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喝了点酒,两个人都有点微醺,这里面张牙舞爪的跳舞时,不可避免的身体接触,让我们对接下来的去处都心知肚明了。

所以在酒吧出来,他没有再说要送我回家,而是直接把车开到了宾馆,我们之前经常来的那一家。

开好房间,他还有点扭捏,像之前第一次开房似得,我坐到桌子上,“喂,我渴了,要喝水。”他看来我一眼,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拧开,送到我的嘴边,“喝不到,你过来点。”他往我这边挪了挪,我张开嘴,他把水送到我嘴边,我没有喝,而是抬眼看着他,舔了舔瓶口,他的眼神闪了一下,然后压着声音问“你喝不喝”我无辜的说“我喝不到啊”他无语,“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边说边抬起右腿,“我又不会吃了你。”然后勾住他的腰,把他带到了我的面前,也就是我的双腿之间,我用两只腿围住他,他的脸竟然红了,又不好意思用手推开,“你这是干什么?”“喝水啊。”

“快把水给我,喂给我。啊~”他只能无奈的把瓶子再次送到我的嘴边旁边,这次我乖乖的喝了,因为真的有点渴了,因为喝的有点急,再加上他紧张,水洒了我一身,这下好了,本来就故意选择的性感套裙一湿变成了透视装,这是我计划之外的,我并没有想到他会那么紧张然后洒我一身水。但是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好效果。

他也是一个正常男人,到了这一步再没有反应就说不过去了,我感觉我在一瞬间腾空了,然后被甩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应该就是床了,接着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不一会,我感觉身上一凉,湿漉漉的小套裙已经被丢到了地上。我用尽全力推开他,“先去洗个澡”他一脸的不情愿,“完事再洗”然后不给我反驳的机会,开始“上下其手”我被他弄的浑身娇软无力反抗,想起今天早上洗澡用了新的沐浴露,于是我问他“香不香?”他把头埋进我的脖子,深吸一口气,“香”我被他的气息弄的痒痒的,本能的想推开他,但是他开始一路往下,吻过我的脖子吻过我的锁骨吻过我的胸口,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我有点眩晕。当他再一次用手抚摸我的胸时,我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又一次感受到了当年那两个纯真的孩子,初尝禁果时的好奇于兴奋,他揉捏着我有点疼,“轻点...”他听了轻笑,“胸大了好多 都要爱不释手了”我想我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直视爱不释手这个词了。我感觉到他呼吸声越来越重,眼底的情欲也越来越浓,我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他还是记忆里的样子,此时此刻,他的眼睛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又仿佛感受到了他独一无二的爱,感觉我对他来说是特别的,我是他的唯一,他在用真心爱着我,就像以前一样。

他的眼神夹杂着情欲却意外的很温柔,我差点溺死在他的目光里,他轻轻的吻下来,温润的嘴唇覆盖在我的嘴巴上,好久不接吻,好想念这种感觉啊。我开始主动回应他,他对于我的回应很是惊喜,开始撬开牙齿纠缠,跟爱的人接吻,口水都是甜的。

我在意识还算清醒时能记下的也就这些了。可能是前戏充足也可能是我期盼已久,所以他真正进入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疼痛,而是满足,被填满的安全感。然后就像在海中冲浪一样起起伏伏,整个身体像在水里一样舒服,我好像又回到了早上洗热水澡的那个时间,但是除了舒服之外还有阵阵洗澡不能给予的快感,我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双腿盘上他的腰,感受着他的力量。浮浮沉沉。

等到第二天醒来,我才发现,我“预谋”了那么久的计划真的实现了,我睡了我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人,特别的满足,他还在睡,看上去睡得很香,我没有吵醒他,轻轻的翻身下床穿衣走人。

离开宾馆的时候,我感觉我昨天晚上被扒下的不仅仅是那一身套裙,还有过去一切关于他的执念,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新的生活,在这个跟昨天一样暖融融的秋日里,真的,要开始了。

未完待续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铺了一床,睁开眼睛是一片光亮,等眼睛慢慢适应环境,我发现我并没有在自己的家里,而是,宾馆。

回过神来,想起是怎么回事了,我下意识转头寻找,床上已经没有她了,房间里也没有,她是不是出去了?

我想着下床去找找她,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身下的床单皱皱巴巴,床单是咖啡色,并不能看出有没有血,昨天晚上喝了点酒,但是并没有醉,她的柔软她的香甜她的紧致她的娇吟他记得清清楚楚。想着想着,竟然又有了反应,该死的。

平静了一下心情,翻身下床穿衣,想着她是不是出去买早饭了,但是过了好一会,她还是没有回来我意识到有点不太对,赶紧捞过手机,可是当我拨打过去,电话停机,QQ发消息一直不回,轰的一声,好像往脑子里扔了一个炸弹,炸的稀巴烂,只剩下,她去哪了?她不要我了。

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她租房的小区,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了,找到后就立即跑到她们下去,但是不知道她在不在家,又怕她在家看见我故意躲起来,所以索性蹲守在她小区楼下,等看到她就冲过去,抱住她。不能再让她溜走了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唉。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因为我不知道她会在哪个方向哪个时间出现,像一只茫然的兔子,呆坐在草丛里。秋天不似春天那样百花浪漫,又不如夏天那样恣意飞扬,也没有冬天那样沉默寡言,她就是安安静静,而安静中,又蕴藏着生机。而且秋天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瓜果梨桃的果香,小麦的金色海洋,还有碧蓝干净的天空跟遥远的云朵。秋天的风带着果香带着落红轻轻柔柔拂过我的衣角,我伸手拦下风中的落红,还有一丝的余香绕鼻。她,像极了秋。

忽的瞥见一抹清瘦的身影娉娉婷婷的走过来,是她,是她,是她!

她齐肩的卷发慵懒的半扎,细碎的刘海飘在两耳边,一声毛线套裙配一双平底小白鞋,提着一袋子水果。我看见她由远及近,经管我的,再离开我。我连忙跳出草丛拉住了她。

她一脸愕然,“你你你?你怎么在这?”

“买了水果?上去吃个水果,慢慢聊?”

她忽闪忽闪的眼睛好像见到了外星人,我拉过她,径直向她楼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