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伏清湾为引星》chapter 17 你之于我,如鲠在喉

国际一流摄影师凹造型确实不咋地,但是出片效率很高。昨天拍的照片,今天就出了成片,络绎和摄影师在选片的时候,我不停地吞口水,一遍一遍的确认鱼刺是不是还在,哎,结果一遍一遍确认得到的结果却是,根本就没有化掉么?欲哭无泪。

估计是我的表情太过狰狞,小寿看着我:“贝格姐,你怎么了?你今天一上午都心不在焉的。”

“......”我总不能告诉她,我心不在焉,心在鱼刺吧。

“没什么,喉咙有点不舒服。”

我分明看到专心致志选片子的络绎,嘴角有一丝莫名的笑意。

选好片子后,大家准备吃个早点再出发。小寿把早点端上来居然是奶油小馒头,一盘十几个小馒头,中间放了一小碟炼奶。这么经典的早点,让人很跃跃欲试,可是问题来了,十几个馒头这么少的炼奶。

我小声的问小寿:“我们人这么多,你应该多拿点儿炼奶。”

小寿惊讶的看看我。我被小寿惊讶的表情吓到,以为她会鄙视我爱吃炼奶。

没想到,小寿从包里拿出一罐炼奶,是一罐呐,苍天。

说:“我刚去买早点,看到这个炼奶,问老板可不可以买一罐给我,老板说不可以这炼奶是配着小馒头买的,于是我就买了一盘小馒头,老板就同意把炼奶卖给我了。”

买株还珠这个成语沿用至今呐。

不过,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裹好多炼奶在小馒头上了。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络绎拿起一个裹满炼奶的小馒头,我在心里窃喜:“你也爱吃炼奶。”

哪里晓得,络绎看着我:“张嘴。”

“什么?”我本能下意识的张了嘴。

络绎直接将这个全是炼奶的小馒头塞进了我的嘴里。

我睁大眼睛,惊讶的看他,他淡定的说:“吞下去。”

这是在开玩笑么?

于是我就着豆浆,把整个小馒头吞下了。

目睹全过程的小寿:“贝格姐,你的喉咙潜力很大。”

“.......”

络绎笑:“鱼刺还在么?”

我吞了吞口水,好像没有了。

没有了如鲠在喉的难受,感觉整个人都好起来了。好起来的表现就是,我一个人吃了好多个小馒头,我和小寿两个人吃掉半罐的炼奶呀。

吃完早点,我问小寿:今天我们要去干什么?

小寿冲我狡黠的一笑:“我们今天要去一个非常高档的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去干嘛?按摩?”

“拜托,贝格姐,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污。”

“......”会所不都是去做大保健的么?再说按摩哪里污了?

“我们去一个高档高尔夫球场拍一个场景。而且,这次和我们搭档的可是香港的一个很有名的老牌演员。”

我大概知道今天拍的的是哪个场景了。络绎要和一个商界老板谈生意,约着打高尔夫球。而且,我写的这个高尔夫球场可是只有商业界的那种数一数二的富豪才能进来的那种。哎,早知道自己要跟组,当年写剧本的时候就把背景写在什么巴黎呀。什么爱情爱之类的地方了。真是后悔。算了现在有个高档高尔夫球场也可以了,不然,像张林那么省的导演,就算写出了什么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海洋,他也会提前找个乡下田地种一片薰衣草出来冒充普罗旺斯的。

坐在车上,我忽然想起来,我写的男主角很会高尔夫,于是我问络绎:“你会高尔夫?”

一般来说,寻常人家的孩子真的不怎么会高尔夫这样的球类的,只有一些豪门的家教才会把这项球类加进去,说白了大部分纨绔弟子都会。

络绎:“我学了。”

“你居然学了高尔夫?”我瞬间对络绎的家教充满了仰慕。

络绎:“挥杆。”

“......”每次说话都不好好断句。只学了挥杆也就是说学了装模作样。不过,本来拍摄也就是拍他把球打出去,进没进洞谁管他。

到了山庄,哇~真的很美,附近的高山都是云雾缭绕的,听领路的工作人员说,这里以前是皇家猎场之一。也是皇家的避暑胜地之一。

啧啧啧,张林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呐。

我小声问张林:“你是不是和人家签了广告。”

张林小声回我:“你怎么知道。”

连水库都舍不得带大家去的人居然舍得来高档高尔夫球山庄。张林嘿嘿的笑了一下:“一举两得嘛。”

球童帮着工作人员把机器都搬上观光车,我和小寿想,反正高尔夫球这种东西我们没什么兴趣,于是我们就坐另一辆观光车去准备在这个山庄里游山玩水。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阳光特别适合拍照,拍出来会显得人皮肤特别的好。我和小寿一直在拍拍拍,手机拍到直接自动关机了。算算时间,络绎他们差不多应该拍好了。我和小寿回到酒店的大堂,我实在不愿意挪动了,让小寿坐观光车去找络绎,我就在大堂里摸个插座充电。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大堂里有可以插充电器的插座,这么一个高档会所,这么小气,连个电都不让人蹭?

我到大堂的偏厅又转了一圈,隐约看到巨型盆景的后面有插座,我轻轻把它挪开一点,哈哈,果然有,刚蹲进去插上插头,就听到两个女生边说话边走过来,还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那个络绎长得是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的。”一个女生说。

“那种小白脸一样的叫好看呀。不知道现在的女的都是什么审美。”另一个女人的话语里充满了不屑。

显然躲在巨型盆栽后面的我没被他们看见,可这下,尴尬了,我如果起来,她们发现了我,这。。。。。如果不起来,算不算偷听。

那个女人继续说道:“他和我们K哥根本没法比好嘛。K哥这么多年的演技和实力,他一个新人算什么鸟。我跟你说,他能这么红,都不是靠自己的。”

另一个女生有点震惊,似乎闻到了惊天八卦:“那是靠谁呀?”

“我听到内部消息说,络绎进演艺圈是一个富家千金包养的。而且,他经纪人也不干净,老公才刚出了事,就和他们经纪公司老大勾搭上了。”

“真的呀!!”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有那么多电视剧的男主角机会。我亲眼看过他和那个富家千金一起去酒店的照片。圈里很多人都知道的。后来是他经纪人找人封锁了这个新闻”

手心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吓了我一跳,充满了百分之十的电的手机自动开机了。幸好,平时习惯把手机设置震动,不然真的是,尴尬癌都要犯了。

女生的话匣子一旦打开真的是收也收不住:“你就看刚才跟着络绎的两个女的。”

“那不是他的助理。”

“有一个是,另一个不是,那个女的一看气质就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说不定呢”说到这里她忽然冷笑了两声。

千金小姐气质?说的是我么?我爸一定很开心,我居然被别人看出了富豪女的气质。

说这句话的时候,女人还很笃定。看她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哎,前面的话瞬间就有一种不可信的感觉。

她们的八卦还在继续。我感觉我的腿快要蹲麻了“你觉得如果那个女的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他会把她带在身边?”

“那女的挺好看的。”

“好看有个屁用。”

......比不好看有用好嘛。

“如果,不是这个女的可以给他做垫脚石,你看他会不会搭理这个女的一下,他见过好看的女的还会少呀。现在的艺人真的都是些要走歪门邪道的,我们K哥那么有实力,居然还没有这种小白脸人气高。还要来给这个小白脸当配角。”

旁边的女生大概是觉得听了那么多八卦要表示一下自己和她是一边的,赶紧阿谀奉承了两句:“K哥那么有实力,肯定是大器晚成的嘛。而且K哥现在已经很大牌了。”

那个竭力维护K哥的女人接了一个电话和旁边的女生说:“走吧走吧,他们拍完了现在在陪这边的开发商去吃饭了,我们赶紧过去。”

她们走了之后,我赶紧出来,蹦跶一下,腿麻的难受。

虽然心里觉得那个女人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老板,有恶意中伤络绎的嫌疑,但是她说的话有很多地方也是不置可否的,琛叔和鸿姨的关系确实比较亲密,但是,如果他们不是夫妻,那么鸿姨肚子里的孩子,虽然直接否定掉络绎被什么富家千金包养,如果不是那么的有证据,为什么她一口咬定看过络绎和富家千金去酒店的照片。而且如果是圈里很多人都知道,她也应该不敢乱说。难道是络绎的前女友是个富家女?

我认识络绎,进一步接触络绎,都源于我是个编剧,对于他的工作有所帮助。

如果,我不是编剧,如果,我只是一个金融界的白领,是不是络绎真的都不会搭理我一下。想到这里,我的心忽然一阵寒。这段时间的接触,让我太放肆了,放肆的似乎都错觉的认为自己和络绎是朋友,似乎错觉络绎和我......似乎其实,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唯一的牵连,就是我的剧本。开始是想用编剧的身份接近他,但是这样反而让他只看到编剧的这层身份。

一时之间,为自己的定位和心里感情上的越界而心乱如麻。

我还在想着,手机忽然震动,络绎的微信:“在哪里?”

“嗯,那个什么,我先回家了。”

“等我。”络绎简短有力的两个字,更让我莫名的心慌。

“没关系,我看到有回市区的大巴,我坐大巴回去了。你好好陪开发商吃饭吧。争取以后能够免费借场地。”我心慌的胡言乱语了一通。问酒店的大堂,什么时候,有车可以回市区。大堂说山庄路口的车站有定时大巴,半个小时一趟,刚刚走了一趟。

我坐在车站的长凳上,夜里的山庄虫鸣很响,山风吹的人觉得凉薄,不知不觉,手已经有点凉了,可能是身上感觉到冷,所以整个人的情绪忽然变得很低落。以前,一股脑的花痴热情,一点点的被冷却,络绎是偶像,是眼高于顶的男人,是百里挑一的优质男人,是应该不会对我动心的男人。这么久,没人泼过我冷水,身边唯一明白真相的海星从来都觉得我的天马行空会真的实现。

如果,理性的分析络绎对我的行为和态度,都可以用止乎礼来解释,在去小溪的路上公主抱,是出于绅士,毕竟他也绅士的牵了每个女生。在剧组关心,是出于对编剧的......其实,络绎也就是把我当一个不排斥的搭档。或者说络绎对我,只是觉得我是个可以帮他写出好的剧本的编剧,也许是络绎情商高会做人,懂得如何处理和我的关系。并不是他对我有一星半点的好感。

很多时候,我们都活在自己想象出来的楚门的世界里,都不愿意接受真相。

我和小寿随便扯了个谎,说对新剧本忽然有了灵感,这几天要专心码字,不跟组了。于是接下来几天我就都躲在家里睡大头觉了,小寿一电话问我去不去,我就有灵感,小寿来来回回打了好几次电话,每次一打电话我就灵感涌现。这么躲了一周,又接到小寿的电话:“贝格姐,鸿姨明天要跟组,她问你来不来,她想和你聊聊新剧本的事情。”

“哦,鸿姨要来呀,那明天我过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我躺在床上抽烟,青之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皮肤泛着微红,肩上还有几滴未干的水珠。 “我今晚不在这睡了。”她打开...
    公众号敷衍老吴阅读 2,313评论 9 67
  • 有种男生,总是能把爱情,活生生处成友情。 还有一种男生,则是情感洁癖,他一生只想爱一个人。 一、总是能把爱情处成友...
    Demo呆某人阅读 4,626评论 36 121
  • 有一次张含韵到香港参加节目,活动结束后已经是下半夜了,刚回到住处,她的经纪人便接到了刘德华的电话:“让张含韵到我的...
    紫墨zm阅读 1,135评论 1 31
  • 1.别人不懂你,你就委屈吗?你看你从来没有懂过数学,它委屈过吗? 2.吃着吃着就停电了,我连忙扒拉了两口饭,突然灯...
    是壮壮啦阅读 129评论 0 6
  • 今天和一个朋友聊天,忽然之间说到了一个话题,我回了之后,对方发来一句话,忽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了。隔了几分钟,我...
    藏亦藏阅读 1,293评论 5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