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团子的三生三世(上)

彼时年少,你爱谈天我爱笑

第一章

自盘古一斧子开天辟地之后,各族之间战乱不断,如今还留下的远古神袛,有天上天君一家,青丘狐帝一家,十里桃林的折颜,昆仑墟的墨渊。

现在的天君是老天君的孙子夜华,娶得是青丘白止狐帝的幺女白浅。膝下两个儿子,大的是白辰神君,小名阿离,小的这个是星夜神君,小名阿圆。

老天君有三个儿子,两个大儿子孙子都好几个了,偏偏这小儿子连宋,风流惯了,至今没有成家,成日跟司命一起,探讨众神家事,尤其喜欢去拉红线。

这日,连宋特意找夜华和阿离喝酒,酒过三巡,他道出来意:“听司命说,那西海水君,想将女儿说给你家阿离。”

西海上一任水君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叠雍从小体弱,因而这一任水君是二子叠风,是墨渊的大弟子,阿离娘亲的大师兄。

叠风最后娶了东海的公主缪清,这个人跟阿离一家子关系就尴尬了,缪清公主当年对他有恩,对他父君有意,还追上天宫,死皮赖脸做婢女,后来因引诱父君未遂,被赶回东海了。

但娘亲说,一码事归一码事,缪清公主终究对他有救命之恩,因而每年西海举办宴席,阿离都有去拜会。

阿离默不作声,偷偷撇了一眼夜华。

夜华略一沉吟,说:“阿离太小了,暂时不着急。”

夜华是五万多岁才娶了十四万岁的白浅,阿离如今才四万岁出头,按照这家晚婚晚育的传统,确实有些早。

连宋摇摇扇子,啧啧一声:“还小,这小子可没你那么古板,当年不也闹着非要娶那小翼君吗,你不赶紧给他定一个正妃,不担心死灰复燃啊。”

阿离呛得一咳嗽,三爷爷这个大龄单身狗果然不着调,哪壶不开非提哪壶。见父君冷冷的目光扫过来,阿离赶紧打个哈哈。

“都是年少轻狂,谁年轻的时候没个荒唐往事呢,三爷爷你就别笑话我了,赶紧把成玉娶回去,添个小娃娃才是正经。”

夜华收回目光,饮一口酒说到:“他若还敢像当年那么糊涂,惹浅浅生气,我就把他丢下凡间,将那人世六苦尝个够。想来最近几十万年,这天宫还没他什么事。”

阿离和连宋四目相对,两人皆一哆嗦。正好天枢有事需要夜华处理,两人赶紧找个理由溜了。

“三爷爷,那些荒唐事能不能过去了。”阿离表示头疼。

“要真是荒唐事,我就放心了,你们这一家子,都是死心眼,你看你娘亲父君,那些年多苦,你看凤九和帝君,更苦,你看墨渊,啧啧,我担心你也是一个死心眼的性子。”

“好了好了,这个你就别操心了,要是等我娶媳妇了,你还没把成玉拿下,可就真是大笑话了。”

“嘿,你个没大没小的混小子。”连宋扇子直往阿离头上敲,“反正你小子记住了,这天上地上,四海八荒,你喜欢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喜欢那个离应。”

阿离双手抱头,直说着知道了,脚底抹油溜了。

阿离一溜就来到诛仙台,都说诛仙台戾气重,是个不详之地,但是好在清净。

阿离从怀里掏出一面镜子,这面镜子是白浅做凡人的时候,夜华送的那面,后来一家团聚,白浅就将两面镜子都给了阿离。

这面镜子已经几千年没有动静了,但是阿离时时带在身边,最初的期待已经被时间磨灭了,如今更多的是一种习惯。

但是今天似乎格外不同些,那镜子竟微微泛光,里面断断续续有声音。

“阿离,阿离。”似梦呓,又似酒醉呢喃。

阿离起初有些难以置信,听着听着,眼眶渐渐红了:“应儿。”


第二章

阿离是一个比应儿大一点的团子,这是离应对阿离的第一个印象。那会儿她还随着胭脂在人间摆茶摊。

有天茶摊前来了一个女人,虽然形容憔悴,但是依旧美得惊人。

离应第一次见到比胭脂娘亲还美的人,她不由得靠近她说:“姨娘,你长得真好看。”

女人眉间依旧惆怅,勉强摸摸她的头,说:“你也好看。”

这时候一个团子一边叫着娘亲,一边扑倒在女人怀里,大喊:“娘亲,你是不是不要阿离了?”

离应跟阿离说这些的时候,阿离完全没有印象,彼时他父君刚去世,娘亲悲痛欲绝,整日沉迷虚妄梦境,不愿搭理他,他一个人在偌大的天宫,惶惶不可终日。好不容易见到娘亲,自然无暇顾及其他了。

阿离对离应的印象,得追溯到两人五百多岁的时候,那会儿他父君嫌他碍眼,打扰了他们二人世界,使了个手段,将他送去昆仑墟学艺三年。

众位师伯各司神位,整个昆仑墟就只有二师伯和墨渊伯父,墨渊伯父常年闭关,二师伯要处理日常事务,他整天除了喂喂那几只仙鹤,也着实闲得慌。

所以,当他发现子澜师伯的房间被小偷光顾之后,整个人兴奋得打了鸡血,竟然敢偷到昆仑墟来,胆子确实肥了些。

于是想尽办法设下陷阱,捆仙锁、震魂铃,什么厉害来什么,整日守株待兔。但是那小偷一直没出现。

好在阿离的耐心是十分足够的,他竟生生等了一年,把小偷抓住了。没想到是个小团子,还是那个传奇一般的小翼君。

自此之后,阿离和这小翼君就算认识了,当他想办法将子澜绑去送给胭脂后,两人友谊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离应小小年纪做了翼君,就算调皮捣蛋,仗势欺人,做个混世魔王也没人敢多说半句,因而做人做事猖狂随性。

但是认识阿离之后,离应才觉得她做的都是小儿科,这小子看着乖巧懂事,平日闷不吭声,但是鬼主意比谁都多。

当她只敢偷点子澜上仙的随身衣物时,阿离敢直接偷个活的上仙,委实佩服。

当然,阿离也因为这件事儿,被罚继续学艺三万年。

离应心里特别过意不去:“对不起啊,我知道你一直很想你娘亲,但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你又要几万年回不了天宫。”

阿离百无聊赖的躺在水池边,一声冷哼,嘴里还嚼根狗尾巴草:“就算没这个事儿,父君也会找其他理由,折颜说得对,我父君哪儿都好,就是太好色了些。”

离应也是个格外悠闲的翼君,大紫明宫的一应事务都交给火麒麟,和阿离一拍即合,到处鬼混,很是逍遥了一段时间。

某日阿离潇洒累了,回了一趟昆仑墟,发现伽昀带了两个团子在大殿等候。

“天君说长兄如父,再过几百年,殿下就两千岁了,也该明晓作为兄长的责任,加之再亲近的兄弟若不能相处,感情也会生分,因而将小殿下带来,和殿下培养兄弟情谊。”

阿离嘴角有些抽搐,转头望着另一个团子。

伽昀拱手继续说道:“帝君说,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不如顺便培养和下一代的感情。”

阿离有些愤怒,借口,都是借口,这两个色中饿鬼太不要脸了。

离应安慰他:“这大概是你们家的传统吧,你小舅舅是折颜带大的,你娘亲是小舅舅带大的,你表姐是你娘亲带大的,由此看来,他们俩确实该你带。”

阿离认命了,转头恶狠狠的对俩团子说:“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老大,你们要听我话,知道吗。”

俩团子面面相觑,笨拙的行礼,奶声奶气的回答:“知道了。”


第三章

大概离应真的是在说梦话吧,被阿离的声音一惊醒,就没了动静,镜面也暗淡下去。

阿离望着镜子,久久没有缓过来。镜子上有几道深深的裂痕,那是被阿圆扔进瑶池摔的,他后来在池子捞了很久才捞上来,之后就又生一场大病。

只是在瑶池里泡一会儿,按理不该有什么事情,但是那会儿阿离状态确实很糟糕。

事情还得从他三万岁生辰说起,那天因是生辰,他得以回天宫团聚。

白浅陪着阿离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看着这个儿子,心中十分亏欠,于是便问他也什么愿望,她和夜华都满足他。

彼时阿离和离应相处万年,早已互生情愫,因而阿离郑重跪下行了大礼,说唯一心愿是可以娶小翼君离应为妻。

这番话犹如晴空霹雳,劈得白浅外焦里嫩,压根说不出话来,向来淡定的夜华君,面色也阴沉得滴下水。

“当年你年纪还小,我们长辈的这些恩怨也没有细致的告诉你,但你应当知晓,你是天族皇子,她是翼界君主,隔在你们之间的,不止是长辈们私人恩怨,还有两族之间千百万年的血海深仇,”夜华沉声道,“你就算喜欢一个凡人,哪怕一个普通的翼女,我们都会答应,就是那个离应不行。”

很不幸,阿离三万岁生辰的第一个礼物,是七天雷刑。更不幸的是,在雷刑的最后一天,阿离飞升上仙的天劫竟然提前降了下来。

尽管夜华在最后关头赶到,劈掉了最后一道天雷,但阿离从刑台上下来时,依旧奄奄一息,之后沉睡了几百年。

阿离醒来后,就发现镜子不见了,在瑶池里寻了一天,呼喊了一夜,镜子却再没有动静。

之后才知道,在他昏睡的时间里,发生了的事情简直始料未及。

先是若水水君的儿子风启,扮作子澜的模样去招惹北海的蓝若公主。

子澜曾在若水水边呆过一些时候,与风启关系十分好,因而风启版的子澜也很也几分神韵。

蓝若是北海水君桑籍和少辛的第五个孩子,也是唯一一个女儿,养的天真烂漫,被风启这样的风月老手一勾,就深陷其中,难以自拔,谁知爱得正起劲的时候,风启开始玩失踪了。

桑籍对这个女儿十分溺爱,也想看看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来招惹自己掌上明珠。于是给了蓝若一千水军,去将那个混小子抓回来处置。

风启招惹桃花多了,跑路躲藏的本事十分高明,蓝若没找到他,却在人间发现了开客栈的子澜和胭脂。

蓝若自幼娇惯,过得顺心如意,哪里受过如此委屈。昔日情郎不到一年时间,就娶了别的女子,还一副根本不认识自己的模样。蓝若怒火中烧,指挥水军杀去。

胭脂和子澜,当初为了救活离应,一个散了一身修为,一个失了一半神力。后来的几万年时间,一直在人间如凡人生活,于修炼很是懈怠,哪里是这一千水军的对手,因而双双饮恨而终。

那会儿离应正在大紫明宫烦恼,一会儿烦恼阿离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找她,一会儿烦恼要怎么让那天君天后接受她,许她做阿离的媳妇。

所以离应看到属下抬来的两具冰棺时,一直没有反应过来,把自己关在大殿里,谁也不让进。

大紫明宫众多将领,在火麒麟的带领下,在殿外跪了五天五夜后,离应出来了,散着发,赤红着眼,率兵杀向北海。


叹一声奈何,回头无岸

夜华得了消息,派天军阻拦。离应干脆直接杀向天宫,抢了结魂灯。至此之后,天族和翼族几万年的和平算是告一段落了。

阿离明白,与离应是再无可能了。他那段时间,整日解酒浇愁,过得很伤情。

夜华和连宋一合计,觉得阿离之所以如此,大概是从小过得太顺遂,因而遇到这么一个坎儿,便过不去了。

“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这人世间的六苦,哪一个不是让人撕心裂肺,阿离现在这个样子,单单宽慰是不行的,若是以毒攻毒,让他将这些苦楚尝个遍,历练得成熟些。应该就不会如此要死不活了。”

夜华觉得这主意甚好,但担心白浅和阿圆阻挠,因而瞒着旁人,将阿离丢下人间了。

上一个故事:一世不见 ,两处清欢

下一个故事:两个团子的三生三世(中)

近期文章:

我们公司有个傻逼一样的实习生

老师,我们不打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自盘古一斧子开天辟地之后,各族之间战乱不断,如今还留下的远古神袛,有天上天君一家,青丘狐帝一家,十里桃林的折...
    拾光为阳阅读 3,305评论 25 35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6,085评论 9 27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女少月半阅读 7,403评论 6 61
  • 文/和天尘 七月的夜晚没了蛙叫虫鸣 就像少了星空一样 特没意思,最没意思的还是 霓虹闪烁,夜不再是浓稠的黑 于是我...
    和天尘阅读 275评论 7 9
  • 亮马河畔 流水淙淙 荷花飘香 青久 清酒 情久 如是而已
    逛吃的泡沫阅读 361评论 0 2
  • 月下未见树影, 梦里何怨天高。 年少无知更轻狂, 他日有志定乾坤。 共看夜轻悄。 草长飞燕又回, 花落梧桐不老。 ...
    长夜歌阅读 485评论 0 2
  • 有一个叔叔,初中文化,是个老实人。 他是一个锅炉工,属于特种技工。老实人除了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外,还喜欢到办公室去找...
    雨圭木阅读 1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