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魔道(5)

96
铲屎官韩兮
2018.01.16 11:48* 字数 2929

第五章:乾坤古镜

大批的邪者中箭倒地,但后面更多的邪者依然向前冲着,他们的速度没有丝毫减慢。有的邪者还将手中的梭矛向着联军掷了过来,同样的疾速,却发出更为慑人的划破长空的声音,从阴霾的天空中直坠下来。

驽箭是根本无法阻挡强大的邪者,双方终于展开了殊死的肉搏战。矛刺,刀砍,徒手摔打,甚至是搬起石头猛砸。血肉在飞溅着,残肢被掀到了半空中。

鬼谷子与三皇身先士卒,在战团中努力地拼杀着,此时,他们不再是联军的领导者,只是一名战士,奋勇杀敌不顾安危的战士。

鬼谷子手持的是一柄拂尘,挥散开来,如鞭子一般抽在邪者的脖颈处,将敌人的喉咙割开。

这场战争极为残酷,所有的参与者随时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失去了肢体的同时也失去了尊严。

邪者一个个地抛弃了自己的第二个生命,仿佛他们也意识到这生命的邪恶,于是便如风一般消散在战场的硝烟之中。

死去的邪者灰飞烟灭,这让联军的士兵根本看不到厮杀的成果,他们只是一味地面对着层层叠叠不断扑过来的邪者,然后挥动着自己手中的兵器,战斗着,拼杀着。

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只是一场远古的屠戮,正义对邪恶的屠戮与邪恶对正义的屠戮,其结果就是魂魄离开了肉体,出卖过灵魂的肉体开始追随魂魄而去。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鲜血将涿鹿的土地都浸透了,黄帝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但他们还在坚持着,人界的勇士们顽强地与邪者作战,他们以一抵十的勇气终于触怒了阴屠。

阴屠没有想到人界最后的力量竟然还能够抵抗这么长的时间,他实在有些不耐烦了,决定亲自来扫除这些阻碍他野心的人们,同时,他还要感受人界变成魔界那一刻的欣喜。

鬼谷子感到怀中所藏的乾坤古镜似乎发出嗡鸣之声,一股热浪透过前胸直暖心中。这是预兆,预兆着乾坤古镜也要参与到这场战斗中来。

鬼谷子是即高兴又害怕。自从阴屠进攻人界以来,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现在,那个魔界之主阴屠终于要出现了,收服阴屠的那一刻终于要来临了!但鬼谷子也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乾坤古镜到底能不能完成这拯救人界的重任呢?十巫医说得很清楚,他们并不敢保证古镜的作用,一旦它失败了,那么一切就全都结束了。

鬼谷子从战团中抽出身来,他跃到高处向远处观望着,果然,在邪者队伍的深处掀起了一团黑雾,沿着地面,快速地向这边滚了过来。


没有人能够看到阴屠的真面目,黑雾中是人界久违了的蚩尤,强壮高大的身体,以及那杆如鹅卵粗细的梭矛。

蚩尤显然和几年前不一样了,他面部的肌肉僵硬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前方,很快,那双眼睛变了,瞳孔中泛出血红的光泽来,眼仁里呈现出一种死亡的藻绿色。他站在那里,身躯里仿佛涌动着另一个躯体,如婴儿般怪异,那自然就是阴屠。

毫无疑问,阴屠寄生在了蚩尤的身体里,主宰了他,借助着这副强悍的体魄来到人界。

蚩尤的手里挥着长矛,横扫着,大片的联军士卒立即被撞飞了,摔在了地上,同伴的身上和岩石上,空中顿时飞起了血雾,残肢如陨雨一般四处落下。

可怕的场面立即令联军大乱,溃败可能会随时发生。鬼谷子不敢再等,他伸出手来从怀里掏出那面乾坤古镜。

这也许是人界历史上最为伟大的一刻,也是人界最后呼吸的一刻,此时,三皇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兵器,他们期待着等待着。


鬼谷子将古镜持在手中,举过头顶,冲着蚩尤大喊了一声:“阴屠?”

蚩尤愣了一下,他转眼看向这一边。鬼谷子没有半点含糊,手腕一抖,古镜旋转着向天空中飞去。所有的人,所有的魈与妖还有邪者都抬起了头看着那面被抛向空中的古镜,这一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乾坤古镜在空中停滞了下来,所有的联军士兵们都屏住了呼息,但鬼谷子等人最不想见到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那古镜只在天空中停驻了片刻,镜面突然变得暗淡了,一下子坠落在地上,正好落在了阴屠的面前,发出沉闷的声响。

三皇与鬼谷子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愿相信这是事实。十巫医耗尽精力,取盘古大帝的尸骨炼造而成的乾坤古镜竟然毫无用途。

十巫医的心血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人界历时多年的顽强抵抗也拯救不了自己的灵魂。

最感到悲伤的是鬼谷子,他不相信眼前的景象,不相信十巫医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更不相信人界即将毁灭的事实。人界被阴屠吞并,道界自然也危在旦夕,到了那个时候,盘古大帝所创建的世界将由阴屠所主宰,所有生灵都将成为他的走狗,成为没有灵魂的奴隶。


阴屠很快就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他借蚩尤之身发出一声震摄心肺的长嚎,右手举起梭矛冲着对面依旧陷入迷茫中的鬼谷子掷了过去。

这一掷力达千钧,速度只有妖皇与魈皇的眼睛可以看得见,但他们却根本来不及阻挡。

鬼谷子感到寒风逼近之时已经晚了,他在慌乱中急忙挥动手中的拂尘。如钢丝般的拂尘卷住了飞来的梭矛,鬼谷子想顺势将梭矛领开,但他却根本就来不及,梭矛的力量太大,速度太快,没有半点停息,擦着鬼谷子的手臂内侧袭了过来,一下子便刺中鬼谷子的肩窝,从锁骨下穿过,并且余势未消,梭矛竟然将鬼谷子整个人带起向后飞去。

鬼谷子被梭矛结结实实地钉在了身后一丈多远的一块巨石之上,双腿悬空,他痛苦难当,拂尘早从手中滑落到了地上。

蚩尤依旧面无表情,他一步步地向着鬼谷子走去,一只脚正好踏在那面乾坤古镜上,但他并没有停步,鬼谷子此时成了他最重要的目标。

人被挂在岩石上,鬼谷子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三皇这时才清醒过来,他们绝对不会让鬼谷子就这么死去的。

黄帝手中的轩辕宝剑直取蚩尤的后心,这一剑用尽了黄帝最大的力量,平生黄帝头一次使出人界中所没有的速度。

妖皇的软鞭化成一杆长枪,与魈皇的判官冰笔分别一左一右地刺向蚩尤的前胸。

在人界,没有任何一个生灵可以躲开三皇同时出招,更何况这一击三皇都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速度及准星更是无人能及。

阴屠是魔界之主,但他却也没有躲开三皇联手一击。

三皇很高兴,他们都很清楚自己在这一击上所下的功夫,所使的力量。一个再强壮的人也经不起三件兵器同时刺中要害部位。

但他们却忘了一件事,他们奇袭的根本就不是强悍的蚩尤,那只是蚩尤的躯体而已。


过于高兴的人都要付出代价,三皇为这一击也付出了代价。三件兵器同时刺中蚩尤,也同时反弹了出去,手握兵器的人同样也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弹开了一丈开外。

三皇所使的力量竟然反过来害了自己。

魈皇双臂震断,阴屠的魔性由那伤口侵入到他的体内,顿时昏迷在地。

妖皇的软鞭被震碎,反射在妖皇的身上和脸上,虽然伤势不重,但一张俊美的脸已变得如同麻子一样。

黄帝手中的轩辕剑差一点就脱手了,他使劲地抓住,结果剑身倒折了过来,一下子便砍在了黄帝的右肩头上,击碎铠甲后,锁骨尽断,伤口深达一寸有余,他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身子恰好压在了那面乾坤古镜上。

蚩尤却没有停住脚步,他还是一步一步地向着悬挂在岩石上的鬼谷子走去,鬼谷子急忙伸出手来抓住矛杆,使劲向外拔,但他却没有一点借力之处,那梭矛更仿佛嵌在了岩石中一样,动不得分毫。

蚩尤僵硬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意,他一定要杀死鬼谷子,这个先知是人界最后的希望。鬼谷子无法动弹,死亡在向他慢慢地逼近着。此时此刻,他只能睁大了双眼,他最后的愿望就是要亲眼看着阴屠将如何杀死自己的。

黄帝还想上前解救鬼谷子,但他却根本站不起来,刚才那反弹的一剑让他受伤很重,所有人界的战士们都不愿鬼谷子就这样死去,人界的希望眼看就要彻底破灭了。

魔道
魔道
67.2万字 · 8569阅读 · 46人关注
改编自《聊斋志异·席方平传》,盘古开天辟地,魔道两分,正邪誓不两立! 席方平,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然父死魔侵之时,担起了扫魔重任,幸得七勇士相助,前途危恶,未知生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