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抛弃刚出生女儿,女儿一直被养在市井之中,眉目如画精致动人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故事纯属虚构)

独孤雅不敢置信的看着独孤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被独孤临的母亲收养,就是要让她嫁给独孤临。可是独孤临对她却始终保持距离,既无爱人之意,又无养兄妹之情。

独孤临虽然对女人很是随便,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滥情。但独孤临却是对她十分规矩,别说是放荡的调戏,就算是半分逾越都没有。

她真的不知道这份特殊,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眼前俊朗非凡的男子,她爱了这么多年,为了他甚至可以不要性命。但是,他却都不愿正眼看她,她不由得悲从中来,泪如雨下,声嘶力竭的吼道,“临哥哥,你从未如此对我,床上的女人对你真的那么重要?”

“不,她并没那么重要,只是你也一样不重要。继续当你的郡主,我依然叫你一声雅妹妹,否则,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独孤临的心结就是他的生母,如若不然,他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

独孤雅顿时难以忍受的掩面飞奔而出,与此同时,凌雨寒也从床上起身,慵懒的靠坐在床边上,“看样子,七皇子风流滥情的传闻,也不尽然啊。”

独孤临回头一看,便见到凌雨寒似笑非笑的眼神,那嘴角的玩味和毫不掩饰的戏谑,顿时让他很是无力,“凌家的女儿都像你一样?”

凌家两字顿时让凌雨寒笑意全无,冷硬的一字一顿道,“我跟母姓,名叫徐玉。”

“嗯?”独孤临深深的看了凌雨寒一眼,良久之后,便释然一笑,“看样子,咱们都不喜欢自己的父亲。这算同病相怜?”

凌雨寒瞥他一眼,不置可否。

“废话少说,今日前来,雨寒确实是有事相求。”凌雨寒也觉得有些累了,看戏虽然有趣,但是她却没心情演戏下去。

她决定开门见山,不再和独孤临废话。

独孤临也有些意兴阑珊,现在重头戏来了,他不由得提起了兴致,坐了下来,“哦?说来听听。”

凌雨寒翻翻白眼,眉目之间满满都是随性,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独孤临的旁边。“既然七皇子讨厌皇上,可有兴趣登基称帝?”

“你倒是直接。”独孤临眼神闪烁,停留半晌之后,只是吐露出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语。

“七皇子不也很直接?直言厌恶生父,雨寒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凌雨寒笑得惬意自然,似乎只是谈论天气好坏,而非大逆不道的言论。

独孤临单手撑着脑袋,饶有兴致的看着凌雨寒,眼神带着几分探究,“为何现在才找上我?你有凌家嫡女的身份,若你素来有心,只要用点心机,想见我并非难事吧?”

“……”凌雨寒无言以对,因为她才刚刚重生没多久啊,这话她怎么能说?

因此,也只能敷衍的回应一句,“以前时机未到。”

面对如此敷衍的话语,独孤临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的笑了,“你想借我对付凌风?”

“区区一个凌风,何须七皇子动手?”凌雨寒显然不将大将军凌风放在眼里,笑了起来,眼神中满满都是轻视。

“我独孤临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独孤临眼神睥睨,神色之中完全都是狂傲之色。

这种事情凌雨寒自然知道,不然也不会找上门来。

独孤临和她打了这么久的太极,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凌雨寒顿时自信的笑了起来,可听到独孤临接下来的话,她就觉得笑不出来了,“而且,今日前来,也不过是想见见徐玉公子罢了,现在也见到了,我很是满足。”

满足你妹!

凌雨寒简直想骂人,这混蛋耍她玩是不是?!

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反正这混蛋也是利用不成的了。

“既然如此,雨寒就不继续叨扰了。”凌雨寒姿态娉婷的起身,毫不客气的转身离开,也丝毫不理会礼数。

独孤临也并不在意,笑得一脸兴味,喊道,“凌姑娘,要是想我了,欢迎随时找我啊。”

想你大爷!

凌雨寒懒得搭理他,直接从窗外跳了出去,丝毫不理会独孤临满是调戏的话语。

“老大,你出来了?”小川在约定好的地点等着凌雨寒,一见她翻窗而出,顿时迎上来接应。

而凌雨寒被独孤临戏耍一番,已经满肚子火气,压根不想要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头,便去换男装了。

等到凌雨寒换好男装出来,就见到百姓们纷纷攒动起来,似乎在谈论着什么,她皱着眉头看着身边的小川,询问道,“小川,怎么回事?”

小川听闻回应道,“听说是独孤临从万花楼出来了……”

“什么?!这种事情竟然也值得那些百姓们津津乐道,真是有够无聊。”凌雨寒嘴角抽搐起来,顿时不知道如何反应了。

但是小川却是很能够接受,饶有兴致的开口道,“老大,你不知道,这个七皇子可是出了名的风流多情,白天进青楼,不到晚上就出来了,绝对是一大奇事啊。听说他被一个花魁放了鸽子,老大,是不是你啊?”

凌雨寒狠狠瞪了小川一眼,“皮痒痒了是不是?”

“额……”小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赶紧转移话题,指着走出来的独孤临,大声的喊道,“老大,你快看独孤临啊,真是没见过这么妖孽的男人,啧啧啧,真是让人太羡慕嫉妒了……”

看着小川摇头晃脑的样子,她眼皮一跳,不由自主的将眼神落在那个器宇轩昂的男子身上。的确就像是小川说的那样,剑眉星目,肌肤细腻,一双桃花眼更是潋滟流光,高挺的鼻梁下的嘴巴,薄情性感,真的很吸引人的目光。

“哎哎哎,老大,这么漂亮的男人我真是没见过。”小川再次出声感叹,好似想到什么一样询问凌雨寒,“对了,老大,那四个字的成语叫什么?形容人家漂亮的??”

“祸、国、殃、民!”凌雨寒一字一顿的骂道。

小川无言以对,“……”他真心很想要问问老大和独孤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看看老大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很快就明白肯定是老大被欺负了。作为一个心细如尘的属下,自然要懂得察言观色。小川顿时很识相的转移视线,闭口不言。

这时候,独孤临也上了高头大马,若有所觉的瞥了凌雨寒所在的方向一眼,见到她眼神之中的埋怨和咬牙切齿,顿时噗嗤笑了出来。

而且,他还好似不满意一样轻佻的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嘴角的弧度更是毫不掩饰的上扬,挑逗戏弄之意很是明显。

凌雨寒见了独孤临走之前都不忘记调戏自己,顿时气的狠狠剜了他一眼,换来的却是独孤临笑意更深的眼神。

对此凌雨寒已经懒得搭理了,无聊的翻翻白眼,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看样子,她要想办法找其他的办法对付独孤浩了。

而除了独孤临之外,也只剩下太子独孤谦可以对付独孤浩了。但是独孤谦从小体弱多病,一直被宫中的太医小心照看着,从不轻易出宫。

凌雨寒想要见到他,简直就是难如登天。

不过,独孤谦不出宫,不代表她入不了宫。

她想起独孤临之前的话,看着骑在高头大马上离开的独孤临,心思有些复杂,看样子,她是时候要恢复大将军嫡女的身份了。

“小川,想去将军府玩玩?”凌雨寒对着小川开口,淡淡的笑了。

小川一愣,很快就笑了起来,“小川自然跟随老大,无论何时何地。”

“走吧,准备一下,我也是时候和我那个便宜老爹好好聊聊天了。”凌雨寒眼神闪过一丝暗芒,看着凌府所在的方向,意味不明的笑了。

可是变故说来就来,这厢凌雨寒还没有动身……

“老大……”小川胆战心惊地看着好似四川变脸一样变换着神色的凌雨寒,欲言又止的不知如何是好。

“啪!”

一声重重的拍打桌案的声音响起,小川默默的为那瞬间化为粉末的桌案默哀几秒钟,擦着冷汗干笑道:“老大,息怒啊,桌子好无辜……”

“闭嘴!”凌雨寒咬牙切齿的喝道,完全无视小川一脸委屈的模样。

该死的独孤临,那个超级大混蛋!

他闲的无聊是他的事情,但能不能不要总是找她麻烦啊?要不就是她东边的赌场被那混蛋耍老千,要不就是她西边的酒馆被吃了霸王餐,想逼她骂人是不是?

更可恶的是,那混蛋还派人送信,“我家主子说了,因为着实想念徐公子,所以特意和您打个招呼,希望您有空去找他玩!”

玩你妹的!

凌雨寒那根叫做理智的神经都快要崩断了,她深深的吸气,强行压制快要喷薄而出的愤怒,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之后,她怒极反笑,对着小川一字一顿的磨牙说道,“小川,去准备些'美味佳肴'给七皇子送过去,让他好好享受享受!”

“……”老大,说好的冷静?小川无言以对,但却不得不乖乖听命行事,唉,都是手下,他为啥命特别苦?

见小川蔫蔫的离开,凌雨寒沉吟思索片刻,就转身去找住在清幽小院的徐娘。毕竟,如果真的回到将军府,徐娘一定是最高兴的一个吧?

凌雨寒微微叹了一口气,要是可以,她还真不想让徐娘牵扯进来。但是,徐娘是连接她和凌风之间的桥梁。

“小姐,你怎么来啦?”徐娘受宠若惊的看着凌雨寒,毕竟,凌雨寒一直都很忙的。

见到徐娘明显惊喜的眼神,凌雨寒不由得有些愧疚,她确定疏忽了这个真心关爱自己的女人。她深深的看了徐娘一眼道,“我要回将军府,需要你帮助。”

凌雨寒见徐娘喜出望外的模样,赶紧打断她将要出口的话语,“徐娘,这事不简单,你要是帮了我,那可就和凌风彻底闹翻了,还是三思的好……”

见凌雨寒如此正经严肃的模样,也知道事态严重,但她依然义无反顾地答应,“小姐尽管吩咐,为了小姐,就是豁出去这条老命不要,奴婢也心甘情愿!”

“不用那么严重,帮我把凌雨梦引出来就行了。”凌雨寒见徐娘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不由好笑。

徐娘干笑几声,讪讪的应了。

次日,京城就出了一件大事情,几乎所有人都围在大将军府的附近,看戏一般,饶有兴致地看着一个中年女子和凌风将军的二小姐凌雨梦拉拉扯扯。

“徐娘,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这样拉着我?”凌雨梦简直气得快要吐血了,早知道就不要故作大度端庄了,跟着这疯女人说去看那个低贱的姐姐。谁知道,刚出门就被狠狠揪住不放,这疯女人还大喊大叫的拉拉扯扯。简直就是丢脸丢到家了!

徐娘紧紧拉着凌雨梦的裙角,半跪在地上,一身粗布衣裳和凌雨梦的绫罗绸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所以,就算凌雨梦面容楚楚动人,却还是让围观的众人不得不偏向哭的撕心裂肺的徐娘。

“天啊,我雨寒小姐的命好苦啊!自从夫人死了之后,就一直被养在市井之中。可怜雨寒小姐是大将军府名正言顺的嫡女啊!结果,夫人一死,就被将军和二小姐给送走了啊!现在雨寒小姐都病的没有钱看病,只是想让二小姐去看看,二小姐都不愿意!大家都来评评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心狠的人啊!我可怜的小姐啊,我愧对死去的夫人啊……”

这一声声凄楚哀痛的声音不断回旋着,原本周围百姓都在议论纷纷的看热闹。但听到徐娘如此伤心欲绝的吼叫声,那老泪纵横,满目凄楚的神色。再加上,一把年纪还浑身粗布麻衣,发丝凌乱斑白,实在是很容易牵动围观群众的同情心。

众人顿时炸开了锅,一片哗然。

“我的天,这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还这么不要脸?亲生女儿都不要?”

“哎,你懂什么?这叫做宠妾灭妻,凌雨梦是二小姐,而且还是妾侍生的,要不是将军夫人死的早,哪轮得到她们兴风作浪啊?”

“那大小姐凌雨寒真的在市井长大?”

“对对对,就在郊外的那个别院住着,我都见过好几次!啧啧啧,那叫一个寒酸,要不是早有耳闻,我都不敢相信那是将军的嫡女。我们家的二丫,穿的都比她好看!”

……

凌雨梦听后,顿时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咬牙切齿的恨不得一脚踢死徐娘。但是围观的人太多,她还要维持自己高贵典雅的温婉形象。

因此,她只能强行抑制住心中翻滚的怒气,快速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眼泪瞬间就决堤了,明艳娇媚的面容更是浮现出哀婉之色,让围观众人都忍不住心生怜惜,就连刚刚的埋怨声都弱了很多。

这样的转变,让她很是欣喜,情绪酝酿的差不多,她就朱唇微张,泪光闪烁的想要将徐娘扶起来。

谁知道,还没来得及弯腰,就被一声尖锐地喊叫声打断了,“哎呀,那不是凌家大小姐?”

众人听闻,顿时纷纷回头查看,一眼便认出一个木钗步裙的少女脸色苍白的站在不远处。这女子的眉目如画,精致动人,虽然比不上凌雨梦的娇媚,却让人觉得舒服坚韧,哪怕是一身布衣,也有种高贵不可逼视的气度。

这个女子,不是凌雨寒还会有谁?

她款款而来,无视了周围所有人,微微咳嗽,脸上瞬间染上了不正常的潮红。她的脚步很慢,带着病弱的虚软,每一个脚步都似乎踏在所有人心上,让人莫名的觉得怜惜疼痛。

众人担忧的看着这个衣衫破旧,身材单薄的病弱女子,唯恐她下一秒就倒下了。

凌雨寒眼眶微红,倔强的咬着下唇,蹲在徐娘身边,轻声说道,“徐娘,不要求他们了,我没事,不需要看大夫……咳咳……”

那破碎的咳嗽声,狠狠的反驳了她劝徐娘起身的话语。

霎时间,围观的众人眼神微妙复杂的看着凌雨梦,那无声的谴责让她无言以对……

面对此情此景,凌雨梦简直欲哭无泪,周围百姓的指指点点更是让她摇摇欲坠。她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早知道就不应该听了徐娘的话,乖乖的出门,不然也不至于被当众设计。

没错,设计!

这摆明了就是凌雨寒设计好的一场戏,要不是她从小被父亲捧在手心宠爱,所以知道凌雨寒就是地头蛇徐玉的话,她估计都被这主仆二人给骗了!

可是说到装柔弱装可怜,区区一个凌雨寒,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凌雨梦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嘲讽,好似黑珍珠一般的眼睛闪烁着难以掩盖的光辉,面色瞬间惨白,娇柔无力,正打算暂时抛弃尊严,跪下博取众人的同情。

但显然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如果是别人也就让她成功脱身了,但是,对方是重生而来的凌雨寒,出于对敌人的了解,她根本不可能给凌雨梦这个机会。

凌雨寒眸中闪光一闪,手中的石子微弹,就让凌雨梦一个站立不稳,往她所在的方向踉跄了一下。

从外人看来,简直就像是凌雨梦恼羞成怒,将凌雨寒推了一把一样。

凌雨寒直接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徐娘不由得惊叫出声,满脸的担心,“小姐!”

顿时周围一片哗然。

显然所有人都没想到,看起来娇娇柔柔的凌雨梦,竟然直接把凌雨寒给推的晕倒了?!

这可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而凌雨梦就更是傻眼了,愣在原地,老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其他人也许不清楚,但是她很明白,她根本没有推凌雨寒。而且,被京城人人惧怕的地头蛇,也不可能轻易晕倒。

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凌雨寒,简直眼睛都快要冒火了,竟然被一个市井之徒给算计,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而且,她温柔端庄的形象,竟然也就荡然无存了!

凌雨梦简直被气疯了,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眼中更是一片猩红之色,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美目更是圆瞪着,眼珠子都要掉落下来。

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苦心经营的面具,正在龟裂粉碎,就在心中的火山即将爆发之时,一道似笑非笑的嘲讽逗弄声音传来,“哎呀,没想到将军府门口竟然这么热闹,我放弃万花楼的美色,来这里看热闹,果然是明智之举。”

是他?!

凌雨寒心中一紧,顿时眼皮都开始跳动了,那个祸害!

凌雨梦看着人群中自动让出了一条道路,那丰神俊朗的美男子仿佛从天而降,只是刚刚出现就夺走了天地间所有的神采,所有的美好事物都在顷刻间黯然失色。“七皇子殿下……”

“参见七皇子殿下!”

随着凌雨梦的一声低声喃响起,周围便想起了此起彼伏的跪安声。这也让被独孤临妖孽容颜煞到的凌雨梦猛地回过神来。

“七、七皇子殿下,您怎么有空来将军府?”自从独孤临出现之后,凌雨梦就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不放,那勾魂摄魄的眼神,勾引之色很是明显。

尤其是凌雨梦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声音也酥软绵糯,好似柔的可以滴出水来,让人一听就知道其中的少女怀春的心事。

故作昏迷的凌雨寒顿时心中冷笑,光是听声音就知道这个淫荡无耻的凌雨梦恨不得往独孤临身上扑的花痴模样。当初不也是因为看上了独孤浩的权势,所以才不要脸的巴上自己的姐夫?

看样子凌雨梦还没得到她娘亲李绮红的亲身传授,现在实在是段数差太多了,真心是看不上!

这种时候还表现的那么明显,怕人家看不出嘛?况且,现在独孤临比独孤浩更加权倾朝野,再加上风流多情的性格,妖孽俊美的容颜,这女人动了心思也是自然的。

但是很快她就没工夫嘲讽别人了,因为她感觉到了脸上温凉的轻柔抚摸!

(因文章篇幅字数有限,内容未完结!)

↓↓↓

阅读全文

温馨小提示​:喜欢的朋友点击上面的阅读全文字样就可以看后续内容啦。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04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084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560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60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86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50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28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6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78评论 1 235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5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57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1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59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8评论 0 19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59评论 2 26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2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