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读书笔记(下)

96
只喝摩卡的狗
2016.11.30 19:59* 字数 5608

告白读书笔记(下)

凑佳苗

日本著名推理小说家,2005年获第2届日本新人剧本奖,2007年以短篇推理作《圣职者》拿下了第35届原创广播剧大奖和第29届小说推理新人奖。之后,她将这部推理处女作扩充成长篇推理小说《告白》,《告白》于2010年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


告白读书笔记(上)

求道者

讲述者:下村直树,S中学学生,少年B

阴谋

直树觉得在学校遭到同学、老师的排斥,不想去上学,但又不想让母亲失望。而母亲,对直树有着超乎寻常的期望。

“我现在这个样子离妈妈的期望还远得很呢。妈妈期望我称为人上人,像他弟弟功治舅舅那样”

“妈妈总是很骄傲的跟亲戚和邻居说我‘善良’。‘善良’到底是什么呢?要是有参加什么义工活动也就罢了,但我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让人说我很‘善良’的事。因为没什么可被夸奖的,所以只能用‘善良’这种词来蒙骗。这样的话不要夸奖还比较好。我不喜欢垫底,但也没因为当不成第一而不爽啊。”

第一学期期中考,直树的成绩并不很理想,而住在附近的美月考了第二名,在班会上被老师当众表扬。晚餐时,直树和母亲说起此事,母亲给学校写信,质疑学校只看重成绩,而忽略个人人格:

“重视个别人格的时代已经到来,然而却还有教师倒行逆施,在所有同学面前只表扬成绩好的人,这使我感到非常不安。”

直树放学路上被修哉主动搭讪,后应邀参观修哉位于河边平房的“研究室”。

修哉向直树展示了电击钱包,让直树选择试验品。

“我想破了脑袋,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们的敌人。这样的话就是老师了。总是一副了不起德行的家伙。”

直树首先选择了体育老师户仓,但被修哉否决:

“是不坏啦⋯⋯但我不想跟那家伙扯上关系。”

直树最后提议悠子,但因为修哉已经向其演示过电击钱包,也被否决。

“⋯⋯搞不好他后悔找我入伙了。要是我选的人再不如他的意,这次计划可能作废也说不定。不,不作废而另外去找别人,然后跟那人一起取笑我。”

直树随即建议将悠子的女儿爱美作为实验对象,修哉想起悠子会不时将爱美带来学校,而直树向修哉讲述了爱美想要小棉兔绒布包包,而悠子没买给她的事。

两人前往购物中心购买了小棉兔绒布包包,在二楼的汉堡店商定详细的方案。

  1. 由直树将棒球丢入竹中太太的院子,借捡球试探院中是否有人
  2. 直树和修哉在游泳池更衣室会和,等爱美到游泳池边喂狗
  3. 爱美到了之后,由直树负责和爱美搭讪
  4. 修哉将小棉兔绒布包包挂在爱美脖子上
  5. 直树催促爱美打开包包以便触发电击装置

两人就爱美会不会被吓哭打赌。

几天后,两人按照事先商定的计划执行,但爱美意外的被电晕,修哉将直树独自留在现场,临走前说:

“啊,对了,你不用介意是我的共犯,因为我打从一开始就没当你是伙伴。分明一无是处,只有自尊高人一等,我最讨厌这种人了。在我这种发明家看来,你就是个失败作品。”

直树意识到自己是被修哉利用,担心自己成为共犯,或被修哉诬陷。

“要是我把全部经过跟警察说,渡边一定会被逮捕的。他想要我这么做吗?他想成为杀人犯吗?不,渡边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能无罪吗?而且要是渡边跟警察说谎怎么办?说他什么也不知道,说是我找他的,那不是完蛋了吗?”

直树丢弃了小棉兔绒布包包,试图将爱美丢入泳池,掩饰爱美因触电身亡。直树想起修哉临走时说的话,决定完成修哉未能完成的罪行,将爱美丢入游泳池。

第二天,直树在家中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爱美死亡的报道

“四岁儿童到游泳池附近喂狗失足死亡”

直树的母亲质疑悠子将女儿带到学校,担心即将到来的期末考。

班上的同学纷纷讨论爱美的事情,虽然有人在哭,大多数人却都有点兴奋的样子。修哉呵斥直树多管闲事。直树觉得自己完成了修哉失败的事,感觉到极大的满足。

败露

案发一个月后,悠子约直树在游泳池边谈话。直树意识到事情败露,担心在游泳池边无法保持冷静,要求悠子来家中。

直树在母亲面前,对悠子讲述了爱美死亡的事情(对于抱起爱美之后的事情撒了谎),悠子表示不会报警,也不打算翻案。直树妈妈表示感谢。

春假前最后一天,悠子在全班同学面前讲述真相,直树陷入恐慌,担心自己被杀,但认为修哉才是杀人的人,自己只是受害者。当悠子说自己已经将樱宫正义的血液掺入修哉和直树的牛奶中,直树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折磨

春假里,直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决定尽自己所能不让病毒感染父母。

“这是不得不在泥沼中生存的我,人生最后的目标。
活在泥沼中的我成天都在流眼泪,但不是因为难过才流泪。
早上醒来,首先因为今天自己还活着而喜悦流泪。拉开房间的窗帘,沐浴在阳光下,什么也没做就可以因为新的一天开始而流泪。
妈妈做的饭菜好吃到让我流眼泪。我还能在摆满了我喜欢的菜的餐桌旁吃几次饭?这么想就泪流满面。为了纪念我诞生到这个世界上,吃了一口以前讨厌的最中饼,竟然好吃到我眼泪都流出来了。为什么我之前都没想过要吃呢?
听到大姐怀孕的时候,新生命诞生的感动让我流泪。虽然想直接跟一直都对我非常温柔的大姐说:‘恭喜你’,但我只能自己一个流着眼泪,暗暗祈祷小宝宝健康地生下来。”

新学期开始后,直树担心自己受到同学们的制裁,装病不去上学;害怕母亲和自己断绝关系,担心自己被赶出家门,不敢对母亲说出自己是蓄意杀害爱美以及可能感染HIV病毒的真相。

直树母亲要带直树去医院,直树担心医院发现自己被感染。医生得出“* 自律神经失调症 *”的结论后,直树松了口气。

回家前,直树提议去汉堡店用餐,试图战胜自己的心理障碍,从泥沼中爬出来。但当小女孩将牛奶溅到他的裤脚上,直树眼前出现悠子和爱美的幻觉。

维特和美月来访,直树担心维特和悠子是一伙的,担心美月是悠子的眼线,两人的目的是将直树诱骗到学校后杀掉他。事后训斥了母亲,然后自己在房间哭泣。

直树害怕离开房间,担心自己被监视和窃听,将自己肮脏的样子当做自己活着的证据。

“在镜中看到很久不见的自己,惨不忍睹的肮脏样子。但这是‘活着’的证明。头发在生长,指甲在生长。污垢堆积在皮肤表面。我还活着。眼泪流出来了。停不下来。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长头发跟长指甲,以及脏脏的样子,就是我活着的证明。遮住眼睛耳朵的头发也遮住了我的表情,替我抵挡了那些家伙,然后告诉我,我还活着。
生命的源头不是心脏,而是头发、”

直树的母亲趁直树睡着,剪了直树的头发,直树醒来后精神崩溃,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直树拿出剃刀,剃掉了自己的头发,剪了指甲,洗了澡,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觉得自己变成了僵尸。

"我怎么还没死呢?
活着的证据全部离开了我的身体,但我还在呼吸。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然后我突然想起了几个月以前看过的影片。
啊,原来如此。我变成僵尸了。杀也杀不死的僵尸。而且我的血还是生物兵器。这样把镇上的人都变成僵尸的话,一定很好玩。"

直树去便利商店,将自己的手割破,把血抹在商品上。

坦白

直树想对母亲说出实情,让母亲带自己去警察局自首,但担心被母亲遗弃。

"我误会妈妈了。我以为她不会接受不符合她理想的孩子。但是妈妈连变成僵尸的我都接受了。
跟她说实话吧。然后让她带我去警察局。要是妈妈等我的话,就算处罚有点儿难受我也一定都能忍耐。变成杀人凶手的我只要有妈妈在,一定可以重新来过。
但是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现在的心情。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但要是被遗弃了怎么办呢?我还是有点儿不安。"

直树告诉母亲自己是故意将爱美丢入游泳池,母亲觉得直树是因为害怕。

维特和美月再次来访,维特对直树喊话,直树觉得修载在鄙视嘲笑自己,决定第二天自己去警察局自首。

直树母亲上楼,手持菜刀,试图杀掉直树后自杀。直树失手杀掉母亲。

信奉者

讲述人: ** 渡边修哉 **,S中学学生,少年A

童年

“一个人的价值观跟标准是由成长环境决定的。而判断他人的标准是依据自己最初接触的人物而定。我想这个人通常都是母亲。比方说同一个人物A,由严格的母亲养出来的人会觉得A很温和,但由温柔的母亲养出来的人就会觉得A很严格、
至少我的标准是我的母亲。但是我还没碰到过比她更优秀的人。也就是说死了会令人感到可惜的人,我周围一个也没有。”

修哉的母亲是归国子女,在日本顶尖的大学读电子工程博士,在研究的最后阶段遇到阻碍,并发生车祸,修哉的父亲救下了修哉的母亲,并将其送上救护车。两人因此而相识并结婚。

修哉的父亲是乡下电器行老板,而修哉自小受到来自母亲的熏陶,对电子有浓厚的兴趣。修哉的母亲将完成自己梦想的希望寄托在修哉身上。

修哉九岁那年,修哉的母亲瞒着父亲,完成了论文,将论文寄往美国的学会,不久后,收到以前研究室教授的邀请,劝说其回到大学继续研究工作,修哉的母亲为了修哉婉拒了教授的邀请。

修哉的母亲将怨气撒到修哉身上,而事后又会哭着对修哉道歉。修哉为此产生自杀的念头。

父亲发现修哉的母亲虐待修哉后,与修哉的母亲离婚。修哉的母亲离开前,给修哉留下了几十本书籍(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加缪)。

第二年,父亲再婚,继母是父亲的同学。开始三人关系还算融洽,直至继母怀孕生产。修哉被赶到河边平房生活。

天才博士研究所

修哉选择了离家最近的公立中学,功课对于他并不觉得吃力。独自居住的修哉沉浸在母亲留给他的书籍里。

修哉利用在平房中找到的一个坏掉的闹钟,制作了“* 逆转的闹钟 ”,并建立了“ 天才博士研究所 *”,设立了自己的网页,期待有一天母亲会来留言。让修哉失望的是,该网页并没有收到母亲的留言,而是成了同学们的口水版。修哉试图用河边野狗尸体的照片打断他们,却适得其反。

修哉对悠子老师有点好感,遂将自己制作的“吓人钱包”拿给悠子看,却不料受到悠子的训斥。

修哉得到“* 全国中学科展 *”的消息,看到评委中有母亲同一大学的教授濑口喜和,梦想如果自己在科展中获奖,有可能被母亲听说和夸奖,决定以“防盗钱包”报名参赛。但参赛需要指导老师的盖章,修哉最终说服悠子在报名表上盖章。

防盗钱包如愿得到科展第三名特别奖,给修哉写评语的恰好是濑口教授,而濑口教授正是当年把修哉母亲带回大学的人。

获奖的修哉接受了报社的访问,但获奖的新闻被大众对“* 路娜希事件 *”的关注所淹没。而修哉也没有接到母亲的来电。

犯罪

修哉决定采用犯罪的方式获得母亲的关注,而想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确保:

  • 震惊社会,让电视和平面媒体大肆报道的案子
  • 利用修哉和母亲共有的东西,即才能,以便让媒体报道的责任在母亲身上

联想起颁奖时曾对濑口教授说起电子学知识来自母亲,修哉决定使用自己的获奖作品防盗钱包实行犯罪。

“凶器要是少年犯自己发明的话,大家会有怎样的反应呢?而且那还是‘全国中学生科展’这种健全青少年比赛的得奖作品,媒体一定会大为骚动。给奖的评审可能都会被牵连,这样一来濑口教授就会说少年的技术是母亲教的吧?”
“之前说过了,要是在自家,特别是商店附近犯案的话,就算凶器是我的发明品,责任也不会追求到母亲,而是父亲头上。‘研究室’周围没人住。虽然可以将到河边玩的小孩当目标,但那里是危险场所,小孩不会定期来玩耍,不适合计划犯罪。这样的话只有学校了,学校发生杀人案,媒体也一定会大肆报道。”

修哉还需要选择一个见证自己罪行的人证,但符合以下条件的人不能选:

  • 律己甚严,到处发挥正义感的家伙
  • 可能会跟大人透露的家伙
  • 满足于日常生活的家伙
  • 搭顺风车的笨蛋

最终,修哉选中了在笔记本上猛写“去死”的直树。

“理想的人选是,虽然是笨蛋,但内心积蓄着不满的胆小鬼。下村直树完全符合这个条件。”

但修哉随即便对自己的选择后悔不已:

  • 直树并没有明确想杀的人
  • 直树的话太多
  • 直树的恋母情结

但直树随即提出了一个修哉没有想过的目标:悠子的女儿爱美。并提到了在购物中心悠子拒绝给爱美买小棉兔绒布包包的事情。于是修哉最终选择直树作为自己的证人。

但直树只是将整个事情当做一个恶作剧,而投入了过多的热情,令修哉十分反感。

案发第二天,修哉意外从报纸上得知,爱美被当做溺水意外身亡,怒不可遏,责怪直树多管闲事。

案发一个月后,悠子发现了真相,找到修哉,修哉以挑衅的态度面对悠子,但悠子表示不会报警。

结业式上,悠子向同学们告别并说出事情的真相,提到直树才是杀人凶手,并将含有HIV病毒的血液掺入二人的牛奶中。修哉梦想自己罹患重病能获得母亲的同情和关注。

修哉被班上同学制裁,但修哉满不在乎。

三个月后,修哉去医院做HIV病毒检查,结果是阴性。修哉将检验报告给因为自己受到牵连的美月看,意外的从美月处得知悠子并没有将血液掺入牛奶。

两个交往过程中,修哉得知美月是路娜希的崇拜者,并计划将维特最为实验对象。修哉问美月为何将维特作为加害对象,美月说出直树是自己的初恋情人,两个由此爆发争吵,修哉将美月杀死并藏入河边平房的冷柜。

修哉去东京的K大学拜访母亲,遇到濑口教授,并意外得知母亲嫁给了濑口教授,并已怀孕,自己才是母亲美好生活的绊脚石时夺门而出。

修哉在学校体育馆舞台中央讲台里安放了炸弹,计划在第二学期开学典礼上台接受作文全县一等奖时引爆炸弹,作为对母亲的报复。

传道者

讲述者:森口悠子,S中学教师,爱美的妈妈

悠子在学期结束前在全班面前说出事情的真相和对两人的制裁,就是要把他们丢到会下最残酷判决的一群人中。

“因为不管是怎样残忍的小孩,都会遵守大人制定的游戏规则去玩。”

一个月后的,樱宫正义去世前,告诉悠子其实他发现了悠子的阴谋,并跟随悠子到学校偷换了牛奶盒。

维特是樱宫正义的学生和崇拜者,但并不知道悠子曾经是二年二班的导师。维特定期将班上的情况汇报给悠子,而悠子建议维特每周去直树家家访,在门外喊话,逼迫直树弑母。

“但是可以肯定地说,要是下村同学不杀害爱美的话,也就不会杀害母亲了。所以我毫不同情下村同学。对他母亲我也只觉得这是她养出这种儿子的报应。虽然报复手段遭到樱宫妨碍,但是对下村同学而言已经算是复仇了。”

维特和悠子讨论过修哉在班上遭到制裁的事情,悠子建议假借有人告发,让同学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借此加重对修哉的制裁,但却不经意间让美月收到牵连。

维特和悠子说起针对修哉的制裁已经停止,悠子意识到修哉是利用HIV感染嫌疑进行反制裁。

悠子看到修哉的网站上更新的“献给挚爱母亲的情书”后,意识到修哉的母亲是一切悲剧的起因,悠子拆除了体育馆的炸弹,并将其移至修哉母亲的研究所,让修哉亲手按下开关,杀死自己的母亲,以此作为对修哉的惩罚。

读书笔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