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篮球男孩——实录故事

文|金儿

“他哪一点让你喜欢这么久的?”

我说“我看了他的球赛。”

她说“他也就在球场上会发光了,平时他都很怂的。”

我说“可是,他发光的时候,我恰好看到了。”

实录故事

No.02

-------------------------------------------------------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故事是阿金在一个月之前看见的,这篇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艺术生。故事真实。这个故事看完之后我差点抑郁。因为和自己经历的某一段感情实在太像。所以今天把这个故事放在这里。(如若侵权,请作者联系我的工作微信删除。)

采访人:阿金

受访人:畫末

进实录。故事很长,希望你读完。

1.

大二那年,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他约我看他的球赛,他是后卫,而我最喜欢的《灌篮高手》里的宫城良田也是后卫,我不知道谁是谁的原因。

那时候我觉得,打篮球的他真帅气呀,紧绷的肌肉形成动感的线条,伸展四肢时又变得修长流畅,汗珠挂在他的发丝,眉尖,睫毛,流在他的脖颈,胸膛,手臂,他整个人都是亮晶晶的。

阳光一照,在我眼里迸发出彩虹的光彩,此刻的他是踏着七彩祥云的。

我站在球场的一边,手里提着一袋饮料,我不知道他喜欢喝哪种,于是多买了些,听到周边有评论他的,便总是忍不住要偷笑。

他下场休息,我就走过去把喝的递给他,这时候我是不敢看周围人的表情的,我怕他们看到我红透的脸。

待他打完球,我们会去吃点东西,然后他再送我回寝室。

有次我们在吃完宵夜回寝室的路上,摩托车没了油,我们四处找加油站,扶着摩托车走过去,加上油再看看时间。

眼看着学校就在前面,我们却是实在赶不上了闭寝的时间,然后我们去了学校附近的麦当劳。

我当时第二天是有体育测试的,我告诉他我明天要体测,要趴着睡一会儿,他说好。

但是等我刚趴了没多久,他轻轻拍拍我让我跟他走,我问他去哪,他说明天体测要好好休息,他找了个房间。

我至今都清楚的记得那个地方,一楼是厅,二楼是静吧,三楼是酒店,老板说住一晚可以在静吧免费送一杯鸡尾酒,我们去的时候,静吧一个人都没有了。

“你想喝什么?”他问。

我说“我没太喝过酒,不太喜欢酒味,”我想了想“要甜的,没太有酒味的就行。”

服务生给我调了一杯彩色的鸡尾酒,一圈一圈有不同颜色,甜的,没有酒味。

“好喝吗?”他问。

“甜的,”我说“你要不要喝?”

“你喝就好啊。”他说。

喝完鸡尾酒,我们就到楼上的房间去了。

床上有两个紧挨的枕头。

卫生间是磨砂玻璃隔开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在这种环境下解决一些不得不解决的问题,于是只好叫他先到门外去,待结束了再叫他进来,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等我洗漱完,再换他去。

我看了看床上唯一的被子,只好身体紧贴了墙壁,盖着整条被子的一个边角然后和衣而睡。

那时候不知是因为时间太晚还是因为那杯酒的缘故,我困极了,闭上眼睛不久就睡着了,我不知他是何时躺下,又是怎么躺下的。

午夜朦胧中,我感觉身边悉悉索索,不由得迷迷糊糊的醒了,却又是半梦半醒,我感觉有手臂从我发丝穿过,而后安放在了我的颈下,这时我才完全清醒了。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装作没醒的样子,怦怦的心跳声是我唯一暴露的马脚,它马上就要跳出来。

他见我似乎是没醒的样子,于是将另一支手臂小心的划过我的肩头,我感觉到了他的颤抖,他慢慢把手臂放下,手掌交叉抚着我两边的肩,他一点一点的距离我越来越近,终于他的脸颊触到我的发,唇靠近了我的耳边,最后,他在背后拥住我。

他的手臂是颤抖的,却越拥越紧,耳边是他一呼一吸的温热,我的肩胛感受到他的胸膛,我的背脊感受到他的腹部,他是火热的,他的手掌,手臂,胸膛,连同结实的腹部都是火热的,在夏初温柔的凉夜里,我心尖上蒙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渐渐的,随着他手臂的收紧,就像是蟒蛇缠绕猎物时, 我感觉到胸腔的空气被挤压,呼吸的不畅让我忍不住挣扎了一下,他见我醒了却又好似迷离的似醒非醒,于是整个身躯紧紧的贴了上来,但又是颤抖的。

黑夜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轻哼了一下来表示自己对于他过紧的拥抱的不满,我猜他知道我醒了,也知道我装作没醒的样子。

他松了松紧拥我的手臂,我终于得以呼吸,他却是趁着我放松的空隙将侧躺的我翻成平躺的姿势,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就覆了上来。

他只轻轻吻了一下,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的手臂撑在我肩的两侧,他的脸与黑暗融为一体,我看不清他的眉眼,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停顿了几秒,又俯下身,抱紧了我,用他的唇包裹了我的,这一次,我触到他的柔软,与湿热。

这个吻似乎很长,黑暗让时间变得模糊,我紧张的直挺挺的不敢动,待他离开我的,我只好用细软的声音说“我好困,好想睡觉啊。”于是,他又躺在了我的左侧,我想要再向右侧躺的时候,肩膀却被他扳住了。

他将我抱在怀里,他的下巴抵着我的头发,我的额头挨着他的锁骨,他的手臂紧贴我的脖颈,我的鼻尖触到他的胸膛,他的双手覆在我的脊背,我的双手交叉握在胸前,终于与他隔开了一丝好让我喘息的空隙。

我闭上眼睛,却又感觉他的手从我的身后慢慢划到我的手边,我又看他,他拿着我的手指,引着我的右手环着他的腰,手心抚上他的后背,手指触到他的脊梁,而后他的左手才又拥住我,我与他之间,仅有衣物的距离了,他在我额头又留了一个吻,这才又睡了。

2.

我再去看他的球赛,就是自己切柠檬做了蜂蜜柠檬水,用玻璃瓶子装了,然后再用凉水冰了给他带去,柠檬水是浅浅的琥珀色,表面又浮着些许柠檬果肉的颗粒,味道是温绵又清凉的酸甜。

他喝的时候喉结滚动,瓶身结的水珠从他的手指至手掌再划到手腕,一颗颗掉下来。

我喜欢吃鱼,他知道以后就经常带我去附近的一个鱼店吃鱼,两人份,每种口味尝一遍,鱼肉切的很薄,他会把刺少的鱼腹夹给我。

我觉得鱼真是非常美好的食物,它柔软的躯体内有如此多的尖锐,只得慢慢细细的咀嚼,而稍不留神,它就会予我伤害。

吃完鱼,闲来无事的我们会去河边散步,杨柳垂垂,河面把白天没散出去的热量都发出来,变成阵阵雾气。

河边的石阶变得湿滑,我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后面,一不留神滑了一下,我下意识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他转身,拉住我的手。

我们绕着河转一圈,天已经完全黑了,路上亮起了点点路灯,周围的环境也变得朦胧。

我们走到广场旁,想着也是无事,看个电影也算是个不错的消遣,我记得我们一起看的第一部电影是《后会无期》,谁成想会一语成谶。

夏,是我那时候最喜欢的季节,因为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大多数都是在夏季。

夏天的西瓜冰冰凉特别多汁,那天他打完球,热的不行,我们约好一起去吃西瓜,我说,我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吃法。

我在寝室拿了两把勺子,他带我去买了切成一半的冰镇西瓜,而后,我让他带我去河边的那个广场。

那个广场在市区非常繁华的地方,晚上有很多人去那里散步纳凉,我和他在广场绿化带的石边坐下,把西瓜放在我俩中间,拿了勺子开始挖着吃。

来散步的人哪见过在广场吃西瓜的,凡是路过我们的都看我们好一会儿,我听到好多人低声喃喃道“还能这样吃西瓜啊。”我低头笑笑。

“喜欢这样吗?”我问他。

他看看我,嘴角弯了弯说“你呢?”

我说“喜欢啊。”

他说“你喜欢就好啊。”

抬眼看他,风一吹,他的发丝在头顶轻轻浮动,昏黄的灯光打下来,他的眼睛被覆盖在睫毛的阴影里,我看着广场上的人来人往,勺子挖着西瓜,嘴里满是冰甜,他的嘴唇也是甜的吧,是夏天的西瓜味的,我觉得这样真好啊。

和他在一起,真好啊。

3.

每次球赛结束后都是我们约会的时间。

他的校区的隔壁有一所师范大学,我说师范学院肯定很多女生,我说我很想去看美女,于是吃完晚饭,他就带我去师范学院门口买了冰,然后去学校里看美女。

我们坐在一条主路边,边吃冰边看路过的女生,也许是师范大学的同学太爱学习,我的冰吃到一半也就才过去了几个女生。

“女生好少啊”我拨着冰里的红豆说。

“好看的女生更少”我把红豆送进嘴里,边咬边说。

他喝着他的冻茶,看了我一眼,说“没有你好看啦。”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说“你别逗了。”

他转头笑着看着我“没骗你啦。”

我一下便不敢看他了,我站起来,随手拍了拍裙边的灰“我们去走走吧,吃冰吃的好凉。”

“好。”他站起来,我们并排走着。

“那个……”我说“我想尝尝你的茶,行吗?”

他接过我的冰,把茶递给我,或许是我吃的冰太凉,以至于冻茶给我的感觉都是温温的,我把冻茶还给他,说“蛮好喝的,就是我的冰太凉了,已经吃不下了,哎,扔掉好浪费。”

他说“你吃不下的话,我吃掉就好了啊。”

我抬头看看他说,“你真的要吃吗?”,然后我又低头看看我手里的冰,冰已经被我的手捂化了不少,而且被我吃的好丑。

他却把我的冰拿过去,几口就吃光了,然后扔掉了空盒子。

[我用他的吸管喝了冻茶。]我想。

[他把我吃过的冰吃掉了。]我想。

[我现在开心的要爆炸了。]我想。

我们在师范大学的校园里散步,不知不觉走到一处角落,他站在路灯底下,昏黄的灯光把他的头发照的毛茸茸的。

我鬼使神差的叫住他,让他不要动,然后,用一根手指从他的下巴开始慢慢往下划,到喉结,到锁骨,到胸膛,到腹部,他不自觉的紧绷起肌肉,在胸膛,我的手指能触到他咚咚的心跳声,到了腹部我便开始数数“1…2…3…4…5…6…7…8…”。

我数的很慢,数完以后他深呼吸几下,问我“你在数什么啊?”

我说“我在数你的腹肌啊,”我手指轻轻戳着他的腹肌说“我喜欢有肌肉的男生哦。”

他笑笑,说“那我没有腹肌了你就不喜欢我了啊?”

我故意歪头看着他,说“是啊,我很坏吧?”

“那看来我要好好锻炼啊。”他拿起我的手,又让我抚摸他的腹部“其实以前更结实的。”

“那你快锻炼嘛,有腹肌好帅气的。”我不敢看他,心脏跳的很快。

他说,“好。”

4.

夏夜,风把白天的燥热吹净,只余下些凉风丝丝的吹着。

打完球赛的他去冲了个凉,他从宿舍楼里出来,看到我倚在栏杆上等他,眼神故意看向旁边的被风吹的呼啦啦的树,待他走近便可以嗅到柔软的沐浴液的香气,他身上原本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头发上还有没干的水珠,他的肩膀很宽,松垮的T恤也被他穿的很好看。

走到我面前,他才终于看着我,向我递来我向他借的薄外套,看起来小小的外套穿在我身上成了戏服,他笑了一下,跨上摩托车,我把手缩进长了一大截的袖子,窝在他怀里。

“一会儿你慢点开啊,我害怕。”

“在市区开不快的啦,傻瓜。”

我还没有习惯坐摩托车,车速一快起来就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甚至尖叫。

他哈哈的笑起来“有这么害怕?”

我手肘撑在摩托车的车头上,手捂着眼睛却还漏着几条缝隙,“当然有啊!开这么快真的好可怕啊!”我很大声说出来的话都淹没在风里。

“有我在啊,怕什么?”他虽这么说着,但车速明显降了下来。

“你要带我去哪?”我松开捂着眼睛的手,看着周围呼啸而过的景色。

“去吃宵夜啊!”他也大声的说话。

“好呀!我没有忌口!你喜欢吃什么都可以!”

我们两个一路大笑着,即使周围的景色变得陌生,我也没有丝毫的害怕。

车子拐到一个小路口,外面是十分的冷清,拐进去以后却是另一番景色了。

整整一条街都是露天的烧烤摊,人间的烟火气在这里满溢,摊主一边吆喝着一边翻动手里的肉串,浓烈的孜然香扑面而来,有油滴在火红的炭火上滋滋的冒着烟。

小龙虾、麻辣田螺还有肉串放在客人桌上的铁盘里,小哥手拿着串儿也吆喝着,有谁想要便手一招,小哥就来放串,吃完以后数签子结账。

夏夜来吃烧烤的人们大都光着膀子高谈阔论,渴了就喝一口冰凉的扎啤,硕大的杯子灌了满满一杯,可以尽情的大口喝下去,喝醉了的红着脸眯着眼,看似昏昏欲睡,却也能在大家滔滔不绝时插上几句嘴。

他找到自己常去的一家,我从摩托车上下来,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等他停好车,他可能看出了我的窘迫,便拉着我坐到一个清静的角落里,我抬头看他,看到他的头发被风吹的全都向后立着,不由得觉得好笑,他也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不好意思的抚了抚头发。

“没关系啦,你这样也很好看哒。”我说

“你要喝什么?”他问。

“你要喝什么?”我问。

“我喝扎啤啦。”他说。

“我要和你喝一样的。”我说

“扎啤好大杯的。”他说。

“喝不了就喝不了吧,”我说“我想尝尝嘛。”

扎啤拿过来的时候,杯子壁外结了满满的水珠,里面的酒是与空气格格不入的凉,喝一口就从肚子凉到了天灵盖儿。

“冰冰的哎,”我说“好像啤酒也没有那么不好喝哎。”

“不要喝太多啦。”他说。

他的手握着杯子,水珠一颗摞一颗的就掉下来,他的手指因为常年打篮球的缘故并没有那么纤细,倒是很适合握这种粗犷的啤酒杯。

他每喝一口,喉结一动,冰凉的酒就激出了他的汗,额头上也有微微的汗珠子,他也不在乎,用手背一抹,变得亮晶晶的。

红红的小龙虾端上来,香气顶到我的肺里,我咳嗽了起来,但还是忍不住伸手去剥它的壳。

汤汁又香又辣,我一边嘶溜嘶溜的吸着气,一边还要把龙虾的黄嘬出来,再辣的喝一口凉扎啤,[明天要拉肚子了。]我想[明天的事明天再担心吧。]我又想,然后接着吃起来。

他看我爱吃,便小龙虾的头拧了,把肉排在我面前,我见他这样,就也把小龙虾的头拧了,把肉排在他面前,后来直接剥了壳要喂给他,肉当然是要沾了汤汁的,他接过肉时,嘴唇轻触到我的指尖,我手一抖,汤汁顺着虾尾从指缝流下来,我顺势将指头一吮,眼睛看向别处,而他的嘴唇也留了一点微红,是辣椒热辣的颜色。

一口一块虾肉,辣的不行再来一口啤酒,正菜还没上,却已是欢喜到眼睛眯成一条细细的缝,只能看到他。

我是一个只喝一小罐菠萝啤也能昏睡过去的酒之废柴,这次,是我喝的最多的一次,而现在我一点也不困,我还没有看够他啊,我对面的少年。

我们吃的嘴上油油的,手指头也油油的,甚至脸颊上都有了签子刮上的油星。

他的脸红红的,眼睛终于直直的看着我,“你喝了好多,以前也这么能喝?”

我垂着眼,手拨弄着桌上的签子“我第一次喝这么多酒。”

他抬起手招了招,叫小哥来数签子“晕不晕?要不要去河边吹吹风?”

我眯了眯眼睛,手指去捏了捏他指间的关节,含糊的说“是晕晕的呢。”这句是真话,“我困了。”这句是谎话。

“走吧。”他说。

酒啊,真是个好东西。

5.

我们看的第一部超级英雄的电影是《X战警》,那一天我们吃过晚饭,又来到了广场,广场和商业街中间有个小小的天桥,我们并排站在天桥上,脚下汹涌的车流,车灯排成闪光的长龙,路旁的柳树在风中绰约,伸手就能触到叶子,柳树下有弹着吉他卖唱的歌手,他们在唱,我们在听。

冰饮里的冰块慢慢融化,我们喝进去的水变成汗水冒出来,被风一吹凉丝丝的,在喝完的时候,冰也化尽,歌也唱罢,人越来越少,我和他拿着两只已经空掉的杯子看着繁华散去。

“我去丢杯子。”我拿过他的杯子,转身丢进天桥楼梯处的垃圾桶,然后又走向他。

在我距离他很近的时候,他忽然将我拦腰抱起,扛在肩膀上,作顺势将我扔下去的样子,我很怕高,被他这一动作吓得哇哇的叫。

“放我下来啦你!”我说。

“有这么怕?”他问。

“有啊!”我说“当然有啊!”

他还是不放我下来“你怕什么?”

“我当然是怕我掉下去啊!”我一边说一边使劲抓住他“我害怕!”

他笑了笑说“你不要怕啊。”,然后把我放的更加靠外,而后把我又稳稳的移进天桥地面,轻轻放下。

“真的很可怕的!”我抱怨。

他还是笑,他说“你不要怕,”停顿一下,接着说“因为是我,所以,你不要怕。”

那一刻,风都是温柔的。

“去看电影吧。”他指了指我们身后的电影院说“今天有场首映。”

“什么电影呀?”我问。

“《X战警》。”他说“这个时间刚好的。”

“我好像不太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哎......”我说。

“一起去看嘛,很好看的。”他说“试试看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我看他一脸期待的样子,点了点头。

果真如他所说,我喜欢上了这部电影,喜欢上了金刚狼,喜欢上了超级英雄。

而他,就是我的超级英雄。

6.

他的家乡盛产荔枝,是那份表皮干燥的,还带着翠叶的新鲜,他家人来看他,带了些荔枝,他便带了半箱和我一同吃。

他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在街道上疾驰,风把他的头发吹的蓬蓬的,眼睛映着路边的灯光。

其实在路上骑着摩托车,风将头发吹起来的感觉和电视上一点都不一样,你的头发飘扬,是直直的刺到你身后人的脖颈,痛吗?皮肤是有些刺痛,痒吗?心里也是痒的。

我们去了路边的一个夜宵摊子。

昏黄的路灯底下,只有寥寥几个人。

香气都散出来。是炭火撩到鸡腿皮脂的焦香,是烤肠皮爆开时候噼噼啪啪的散发着料香, 是水饺下锅后面粉被水滚开的暖香,把周围干燥的空气都湿润了。

“你今天要加油把这些荔枝都吃光。”他说。

我看着荔枝箱子,想着他这是疯了吧“我就算是不吃饭光吃荔枝也吃不完啊。”我找个摊子坐下“你同学呢?你可以带回去和他们一起吃啊。”

他把荔枝搬到我的旁边,然后坐到我的对面“可是我只想给你吃。”

我虽然喜欢吃荔枝,却不喜欢荔枝的汁水粘在手上,于是我寻着荔枝中间的一道浅色的线,手指在两端轻轻的压,“啵”的一声,荔枝中间就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手指慢慢下移,一边往下一边轻压,荔枝便整个圆滚滚的露了出来,很轻就能整颗拿出来,手指不会沾到多余的汁水。

拿出来的整颗荔枝的白是非常干净的,半透明的质地让人觉得像是蒙了雾的玻璃,我喜欢一整颗塞进嘴里,然后小心的咀嚼,再把核吐掉,这样就有满口的荔枝肉可以吃了,而他拿来的荔枝的核都小小的,尖尖的,果肉厚实的过分,以至于我每次小心翼翼的咬都差不多牙齿碰到牙齿了才能感觉到果核,不过这样的荔枝实在是美味。

我吃完一把,他再拿一把出来,我吃着,他也吃着。

水饺煮好了,是清脆的白菜馅,他又跑到另一个摊子买了一个烤鸡腿递到我的面前,“给你的。”

“我吃不了的,太大了。”我拿着一只硕大的鸡腿无所适从。

“那也给你吃第一口。”

我从小就特别爱吃烤鸡腿,而烤鸡腿里我最喜欢吃的,就是鸡大腿的中间的第一口,而这些,他都是不知道的。

“不嘛,给你先吃。”我递给他。

“为什么啊?你先吃就好啊。”他说。

“因为我想让你吃第一口啊。”

我到现在都记得在那个摊点我们坐的位置,奇怪的是,白天路过时我从来都认不出那个地方,只有在路灯昏暗的夜里,我一眼,就能认出那里。

我们很努力的吃,荔枝还是剩下好多,而我们又吃的太撑,索性去河边散步。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和他停下车,搬下荔枝,正巧看到有个很大的绿化带,里面有很多矮矮的冬青,我拉着他过去“我们比赛谁把核吐的远。”我说。

他挠了挠头发“这样好傻啊。”他的五官在背光处显得模糊朦胧,头发被映成金黄色。

我剥开一颗荔枝,把肉吃下,憋了一口气,“噗”的一下把核吐出去“你看你看,我能吐好远。”

他虽然笑我傻,但也吃下了果肉,像我一样对着一片矮冬青开始吐核。

“你看,我的好远!”我说。

“我能更远哦。”他说。

“我看看我看看。”我说。

“噗”

“哇,你破了我的记录哎。”我说。

我转头看他,他也在看我,我想[他的嘴唇现在一定是荔枝味道的,]我看着他[我好想吻他啊。]

“你在想什么?”他说。

“没什么。”我又剥开一颗荔枝。

这些荔枝也不全是细小的核,有几颗的果核也是圆滚滚的形状,我吃到了,就悄悄藏在手心里,然后趁他不注意赶紧放进口袋,非要说理由,我也说不清道不明,或许是夏夜太过美好,我留不住它,而唯一能留下的,只有这几颗被剥掉保护皮囊的荔枝果核。

7.

后来,他所在的球队赢得了校园冠军,但是那天他说有事,于是让我早走了,第二天他告诉我,每个人有一件纪念T恤,他问我“你要不要?”

我回问他“你给不给?”

他说“你要我就给。”

我说“你给我就要。”

那是一件黑色的短袖,胸前印着“校园冠军”,我穿着和同学出去玩了好几次,也被他们笑了好几次,但我却开心的不行。

他一同给我的,还有他比赛时的球衣,白色,被我放在床头的枕边。

再后来,高校联赛,输了,那天他的心情很不好,“我请你去吃烧烤吧。”我说。

于是我们又去吃了烧烤,吃到一半,桌边走来个小姑娘。

“买朵花吧。”她抱着一簇玫瑰花对我们说道。

我摆摆手“不需要,谢谢。”

小姑娘又转向他,说道“买朵花吧。”

我说“我不喜欢花。”

小姑娘也不看我,只是一直在他边上说话,他问“多少钱?”

小姑娘说“十块。”

他从口袋里掏出来张一百的递给小姑娘,小姑娘给了我一束,然后找给他一张五十的,我错愕,问道“不是十块吗?”

小姑娘倒是离开的得很快,边走边说“十块一朵。”

我们哭笑不得,看着桌边的玫瑰花又好气又好笑。

他忽然问“真的不喜欢花吗?”

我笑笑,没有回答。

笨蛋,只要是你给的,我都喜欢啊。

他送我回到宿舍楼下,我向他挥手告别,转身要进楼去。

他问我“只有这样吗?”

我疑惑“哪样?”

他说“就这样上楼了吗?”

在我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他一下将我拉到他的怀里,低头吻了我。

那是一颗霸道又绵长的,吻。

8.

他生日的时候,我想着送给他什么好,忽然想起之前在书上看过一句诗词“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玲珑骰子安红豆...我想,那我就亲手做一枚玲珑骰子吧。

我买了一颗菩提果还有十颗红豆,先用砂纸把菩提果皮磨净,通体半透明的乳白色非常好看,为了将它磨成正方体,我足足磨了三天时间,用废了不知道多少张砂纸,不过,最头痛的还不是打磨,而是打孔,我想把骰子上的点数做成镂空,然后把红豆放进去以后就会自然形成红色点数,但是,我用刻刀刻出一点以后发现,手工刻出点数实在是不太容易实现,最后数次努力均不成功,只好去古玩市场找了串珠的店铺打了孔。

回到画室,我将红豆一一比试大小,安放进去一颗最为合适的。

找了空闲的一天,我约他出来,还是在那个广场前的天桥上,我把玲珑骰子给他,连同一枚刻有他姓氏的印章,那是刚上了篆刻的课程以后的第一个作品。

那晚我们在河边走了很久,潮湿的雾气模糊了视线,石阶被来往的人踩得很滑,我慢慢去牵他的手,他也回应一般的拉住我,十指相扣。

走回到广场,人已经非常少了,我们坐在路灯下,没什么想看的电影,没什么想喝的东西,只有身边的他,是我想要的。

不远处又走过来一个姑娘问我们要不要买花,或许是时间实在是太晚,不会再有什么人买花了,她索性送了我们两束,我把花放在一边,看看时间。

“我们回去吧,”我说“时间不早了。”

他也起身,见我往前走了几步,却并没有拿着花,他问“怎么不拿着花呢?”

我说“我不喜欢剪下来的花。”

等我回到宿舍,他在信息里问我“女生说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吗?”

我说“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他问“你真的不喜欢花吗?”

我说“真的。”

他问“为什么不喜欢?女生好像都很喜欢花的。”

我说“因为大家都用花来形容爱情,可是,被剪下来的花第二天就会开始枯萎,那么,用它们来形容的感情也未免太脆弱了。”

他又问“那你喜欢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

9.

“你是谁?我是他女朋友。”

在一个平常的早晨我猝不及防的收到这条信息,是他的号发来的。

我浑身冰冷,在夏季跌入寒窟。

接踵而来的是女生的咒骂,和他的沉默。

原来,他是有女朋友的,他的女朋友在外校做交流生,在异地的时候,他来找了我。

往日的情节过电影一般在我眼前闪现。

“原来都是假的啊”我想。

"说不定有一点真心呢?“我又想。

”我真是可笑啊。“

然而,他女朋友回到交流的学校以后,他又开始找我。

“你有女朋友。”我说。

“我们很不好。”他说。

“你们分手了?”我问。

“快了。”他说。

我喜欢他。

我相信他。

我已经陷进去了。

那时的我,掉进了泥沼,没有解脱的办法。

我们像以往一样,拥抱,亲吻,甚至更加亲密,我们小心翼翼,或许又有了更大的刺激,我病态一般,在知道一切的情况下与他幽会,等待,他只属于我的那一天。

多么可笑。

暑期上课,我去过他在校外租的房子,我想他女朋友回家前肯定和他大吵了一架,因为看到桌子上他最喜欢的耳机被掰成了两半,我问他“你们吵架了?”他没有说话。

看到角落有一个心形的盒子,粉色,一看就是到是谁的,等他出门,我看了盒子,里面都是小女生的东西,为心爱的男子写的日记,两人去异地看对方的车票,很厚的一摞,用皮筋绑着,还有一些也许是纪念品的小零碎和情趣内衣,我看了日记,知道了很多他们的秘密,好的坏的,我记了个大概,然后把有字的撕下来,拿走了车票。

我知道他不会看这些东西,就算是看了,就算知道少了东西,他也不会问我。

我拿着车票和日记,走到外面,把日记撕碎,连同车票一起扔进了下水道。

当然,他女朋友后来知道了,因为女生告诉前台如果男生带了别的女生回来,要打电话给她,很自然的,我得到的是他女朋友的谩骂,她带领我们学院舞蹈系的女生一起转发关于我的污言秽语,于是,一群完全不认识我的人对我进行了大肆的人身攻击。

而这一切,由于我很少上网,更多的是在画室画画,并且我完全不认识舞蹈系的人,所以毫不知情,直到有一天,我宿舍的好友告诉我她在QQ上看到了关于我的东西,她们劝我不要执迷不悟了,那时候我觉得,班里同学应该都知道了吧,不过他们对我还是一如往常,并且没有一个人转发那些东西,我至今非常感谢他们。

【算了吧】我想着,我和他说我想唱歌给他听,于是我们翘了双学位的课,在KTV呆了一下午,原本唱歌还不错的我,这次表现得很失败,我还想给他最后留一个好些的印象,这下全泡汤了,【没关系】我想【反正也没有以后了。】

他送我回去,下车的时候他没有拉住我,我转头问他“能不能再吻一下我的额头?”他以前送我回寝室时都会主动亲吻我的额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举动慢慢的没有了,也许,是因为他对我没有那么喜欢了吧。

我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那天,我穿的是一条火红的裙子。

10.

离开他,我的心被掏空了一块,那段时间我疯狂地画油画,用烈红色做背景画白色的百合花,或是黑棕色做背景,还有明晃晃的向日葵,从早到晚,一整天都待在画室,哪里都不想去,我甚至可以窝在桌子底下睡觉,但只有忙着,我才不会想他。

我整夜整夜的做梦,梦里都是他的离去,每次的场景都不同,那时,我每天都经历一次同他新的分离,然后在凌晨惊醒,醒在一片黑暗里。

我写歌,把脑中闪过的旋律哼出来,用手机录下来,再填上词,每首都是悲伤的。

【我本是阳光的人,怎么变成这样】我搞不懂。

或许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药,慢慢的,我不再画油画,不再做梦,歌也只有偶尔写一写,有时写给自己,我似乎,起死回生了。

托他的福,我在自愈的时候积攒了足够的作品,毕业的时候办了个人画展,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然后找了一份合适的工作,搬离了宿舍。

整理东西的时候,我从我的小盒子翻到了之前的那几颗荔枝核,它们已经不再饱满,被风干的干瘪,多像那些时光,也是在时光里变得坑坑洼洼,风干后,只剩下那些除去可以蒸发以外的,可以被记忆的实体。

我握着那几颗没有温度的核,几次走到垃圾桶旁,又几次走回,终究是将他们又放回了盒子,我只剩了它们。

毕业典礼的时候,我看到了他学院所在的位置,我班级的下方是她女朋友的班级,再下面是他的班级,那么凑巧。

【结束了】我想,毕业典礼以后我长舒一口气,或许我可以重新开始了。

可是一天,他又找到我。

是毕业生离校的前一天,他注册了小号,和我说话。

他说“我想你了,我想再见你一面。”

我说“你分手了吗?”

他说“不要在意好吗?”

我说“那你还是有女朋友的。”

他说“这也许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我说“或许吧。”

他说“我想再和你一起去广场吃西瓜,想再拉着你的手去散步,想在和你一起吃夜宵,我真的好想你,你难道不想见我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你来接我吧。”

他说“你打车过来吧。”

时间是凌晨一点半。

“我不爱你了。”我说

我觉得,他不爱我。

我也不想再爱他了。

11.

后来,我工作半年,有了男朋友,然后又辞职考研。

再后来,我又成了单身,他也又来找我了。

我问“你那个女朋友呢?”

他说“分手了啊。”

我说“你敢用大号加我吗?”

他说“好。”

那时候我第一志愿复试失败,调剂去云南,他在广东,我们好像离的很近。

“你会来看我吗?”他说“只要你过来就好,其余的都不用你出。”

我说“不会。”

他说“我好想你,你不想我吗?”

我说“那你来云南吧。”

我语气生硬,其实,我怎么会不想他呢?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是我的青春中最美好的时光,但我也是真的怕了。

我们聊很多天,却仍旧没有在一起。

我们从没有在一起过。

他在去泡温泉的时候和我视频,我拒绝。

他想要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拒绝。

他想了解我的近况,我拒绝。

他的所有要求,我都拒绝。

他还是会和我说早安,提醒我吃饭,甚至开车的时候拍小视频给我,我不会提醒他注意安全,而是告诉他,他听的歌我以前也会唱。

不敢走心了,就怎样都好吧。

但是那一天还是很快到来,清晨就像是我被诅咒的时间,我又收到他女朋友的信息,这个女朋友不是上一个,而是他在家乡已经谈婚论嫁的女朋友。

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我说“很抱歉,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我这就和他说清楚,对你的打扰我感到万分抱歉。”就连道歉也是非常熟练。

然后,他的女朋友给我发了微信,原来她在我的微信里已经潜伏了两个多月了。

她说“你们的聊天记录我都看了,如果你来广东,那么迎接你的不只有他,我也会去的,你们会很不好看。”

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去的。”

然后我同她说“你和他之前的女朋友不一样。”

她说“她是个傻×。”

我问“她对你做什么了?”

她说“我男朋友和我在一起以后,那女生一直以为是我的原因他俩才分手的,然后在网上各种骂我。”

我说“嗯,那个女生也骂我了。”

她说“那个女生一开始勾搭他的时候,他还和高中女朋友在一起呢,因为她就是挖墙脚上位的,所以疑心特别重,我和我男朋友本来就是中学同学,共同的朋友很多,一群人出去玩的时候那女生阴阳怪气的和我说话,然后再在男生面前装可怜,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

我说“我以为他俩会结婚的。”

她说“那个女生毕业以后一个人来这边,在男生工作地点附近租了房子,男生父母那边没有一点表示,如果是真把女生看成儿媳妇,找工作按他家的情况就一句话的事,结果呢?”

我说“那女生为什么这么执着?”

她说“好像是入学前在新生群里就开始勾搭了,因为知道男生家里有权有势,所以开学以后疯狂进攻,送上门来的,男生哪有不要的?因为她本来就是挖了别人的墙角,而且看上了男生的家世,所以在一起以后怎么会轻易放弃。”

我问“他家里很有权势吗?”

她反问我“你不知道吗?”

我说“我只是喜欢他。”

原来我是里面最傻的一个。

我和那个女生所经历的加起来,就变成了这样的现实——原来他大学的时候除了在学校有女朋友以外,放假回家会找现在的这个女朋友,回到学校如果之前的女朋友不在学校,就又找我,而他之前的女朋友是在他还和高中女朋友交往的时候就挖了墙角,原因是在新生群里觉得他很有钱有势。

他女朋友说没想到他是这种人,而她自己为了和男生在一起,放弃了原本身边非常完美的男朋友,她后悔的不行。

我终于庆幸自己不是那个在他身边的人,否则承担这些后果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我问她“你还会和他结婚吗?”

她说“我是傻X吗?”

我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她说“他这么渣,我不能随便就这么怂。”她又问“你当年怎么做的?”

我说“我之前当然是就退出了啊。”

她说“你这个傻X。”

我说“如果你想做别的,我知道他们的一些事情,可以告诉你。”

然后,我告诉了她之前我偷看日记本上的内容。

然后我说“你不要做的太过分了,我怕他会对你做什么事。”

她说“就他?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他要是好好认错就好聚好散,要是真惹到我,我让他呆不下去,他惹谁不好,偏偏来得罪我。”

我说“原来你是个狠角色。”

她问“你要不要来?我们一起撕他。”

我说“不了,我不想再见他。”

当天晚上,她就去找了男生,但是男生没敢回复她,我说要不要我来钓个鱼?

我按照女生说的问男生“你在哪?”

男生说“在家看球。”

我说“你有女朋友对吗?”

他说“不知道,不了解。”

我说“你女朋友找我了,她让你赶紧给她回信息,否则后果自负。”

他这下没办法了,才给女生回信息,女生说给他时间让他想清楚自己做了什么然后再来找她。

我说“他来找你,一定还是把锅甩在我的身上。”

她说“我有你们的聊天记录,而且是他加的你,怎么?是手机先动的手?”

第二天,男生来找了她,她给我录了视频,男生坐在路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后来女生给我看了他们对话的截图,男生一直在说和我就是普通聊天,然后我把之前他发给我的腹肌图片截图发给女生,这下男生才没了话说。

我说“要不是你把我从他微信里删了,我还能给你多点图。”

她说“我当时也是气坏了,没想这么多。”

我说“他不会承认的,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她说“没有,他的身份证还在我这里,不给我满意的答复,我不会给他。”

晚上,男生给她发信息说让她把身份证从楼上扔下来,女生把灯关了装作睡觉,然后和我发信息。

她说“他在我楼下等着呢。”

我说“你要给他吗?”

她说“当然不了,他等着好了。”

我说“他能等多久?一夜?”

她说“一夜不至于,一两点吧应该,不道歉不认错,我不会给的。”

我说“那他可以直接去补办一张啊。”

她说“就他那智商?得想两天。”

男生开始逃避,他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他觉得还不如坚决不承认,最后,磨光了女生耐心,然后女生把男生的事情告诉了男生所有的哥们朋友,也告诉自己家人,自己和他分手了。

女生把男生家人的联系方式截图给男生看,说“如果你再逃避,他们也会知道你的事情。”

女生告诉我“我喜欢他,是看他感觉很踏实,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和我在一起至少能让他少奋斗十年,我只要他安稳的在我身边,你看看他都做了什么?”

然后她问我“他哪一点让你喜欢这么久的?”

我说“我看了他的球赛。”

她说“他也就在球场上会发光了,平时他都很怂的。”

我说“可是,他发光的时候,我恰好看到了。”

12.

现在,我偶尔会打开手机的录音机,听那时候写的歌,现在偶尔想再写,却有些下不去笔,旋律也不会在深夜从脑子里钻出来,我感到欣慰,又遗憾。

我也画不出当时那么有感情的油画了,画着画着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我似乎无法再那么相信别人了,我觉得一个人其实挺好的,不需要担惊受怕。

我怕够了。

最后不知道该写什么作为结束,就写下我当时写给自己的一首歌吧,希望所有被伤害过的人,向前走,不要回头。

我亲爱的姑娘

为什么你哭得那么忧伤

不要再彷徨

你的人生一直都在路上

你说你的日子像一杯白开水

而你想要一杯咖啡

可是生活从来不会

像你想象的那么美

我亲爱的姑娘

为什么你还在那个地方

跟我走吧

不要一直怀念时光

你说你遇到的人啊从来不对

你只是希望爱情不要那么累

你说你觉得自己可悲

注定孤单一生

长命百岁

你说你遇到的人啊从来不对

你只是希望爱情不要那么累

可是生活从来不会

像你想象的那么美

我亲爱的姑娘

不要回头

向前走吧

-end-

文字:@阿金

让阿金在平行时空里记录你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