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一问——你觉得爱是什么?

某天走在路上,冬天的风夹带着寒意扑面而来,突然想到这么个事儿:能不能做一个调查,将朋友们联系起来呢?这调查不止一次,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又不是写论文要用的那种“问卷”,就像隔空的对话啊,碰撞起来有种奇妙的感觉。虽然呢,大家不能面对面聚在一起,但文字还是几千年以来的文字,故乡就在里面。于是我就给几十个朋友发了问题,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回答的,他们或许“羞涩”,或许不敢轻易回答,又或许太忙啦,下次的问题他们兴许能回答呢?这次的问题是:你觉得爱是什么?大问哉!不过还是收到了十几个答案,甚慰,这也不是“标准答案”,等过些年头回来一看,感叹?惊讶?释然?欢喜?沉默?都是美好的。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冬日里的一点微火罢了,到了夏天就该是漫洒的小雨啊。我得花点时间琢磨琢磨下回的问题,诸位先慢慢看,有请——


谭雪臣:爱是什么的命题意味着要给爱下定义,但我最多只能给一点描述,比如爱是父母对子女无私的付出,爱是子女对父母真诚的依赖,爱是女对男或者男对女一种无可名状的倾心疼惜和保护,爱是对山川树木花草真切的怜惜……但又不仅是这些。真的无法给出一个定义,或者说不愿承认这个定义,因为爱的存在就是一种本然。

鹿茸:爱是等待和陪伴。

喷火的土地公:爱是一种自我损毁的行为,它注定需要切割掉自己的一部分,给予别的什么人。

胡蒙:愛大概就是午夜夢迴,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了她。

元帅:爱就是操。

侯知佩:爱是什么?这个问题需要用永恒的时间来回答。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着落日余晖,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秋天。他会说,爱和死亡同价。当他爱了,一直和那个爱人走向了坟墓,他们会说一些有关爱情的真话,和糊话。爱使他们变得丰富而缺憾,爱使他们变得感性而狂癫。爱是一个魔盒,打开了就不想合上了。没有什么比爱更纯粹的东西了!甚至,纯粹的爱情只能是一见钟情。爱是雨,爱是风,爱是电,爱是云,爱是火山爆发,爱是平湖静波。爱是一头小狮子和一头小白鹿在天空下跑啊,跑啊!然后,在落满缤纷的雪山顶上野合!爱这个果实,真性情的人品尝得更深刻。啊!小伙儿,赶紧去爱吧!好姑娘都被隔壁王二拐跑了!

不懂小生:第一,爱应该是所有生命都有的一种东西,所谓的生命是一种能感受到无机和有机的一种存在,比如我们看到生命会高兴,因为有了其它生命,自己也能够会活下去。第二,爱对自我和他者的区分,自我者就要爱,他者就要祛除。祛除也就是冷漠或者憎恨。

yang:我觉得是深刻的理解后的喜欢。

晓辉:或许是动心吧!我总是不由自主一个人陷进爱里。像有一天我去街上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动心了。看到什么都觉得很美,很妙。心中源源不断的喜悦。过了这么久,那种感觉还那么新鲜。而大部分时间,好像没有来过一样,就那么过去了。今天大雾弥漫。我还想起我那么喜欢的塞林格说:“爱是想触碰却又缩回手”。

蒲敏:我的理解:爱是一个人将自身与外部世界之间的联结全部投入或倾注到某人、某事、或某些人、某些事上的强烈情感体验,是一种具有悲剧气质的生存依恋。

中国最好的律师:爱是,想照顾她,用多少都想给她花。

公子小白:個人理解的愛是某種關係和元素。

皇甫:爱是包容难包容的一切。

弱水三千:爱是在郊区买块地搞个花园种无数多肉。

dolor y amor:爱是躁动难耐,是暴虐。爱是嫉妒,自夸和张狂。爱是占有和冲动,是猜忌。爱绝不是美德,永远无法满足的乖张的野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自尊最大的敌人,是不可示人的,黑暗的心。

天空上尉:我没有过实打实的爱,有过的只是几段零零散散的暗恋或者纠缠。我想象中的爱是:装得下过去,给得了未来。两个人在一起探索未知,拓宽生活的边界,发现单身生活里不会有的美和好。当然,肯定会有摩擦,肯定会有挣扎。但是,通过磨合,通过互相伤害之后妥协,两个人之间会磨合出一套沟通方式,两个人各自的性格啊人格啊会完善会成熟,直到活成对方不可或缺的那个部分。这是我理解的爱,也是我向往的爱。

一粒:爱是抽象。

李发荣:夜里,我沿着田径场一圈一圈地走,思考爱是什么。在走到第五圈时,我突然领悟到了某种东西,爱,可能就像一圈又一圈的跑道,我不断地走,只是为了赶上前面那个女人,然后看看她的脸,第二圈又看一眼。而中间又有许多女人来到跑道上,也是一圈一圈地走,我还是一样,赶上她们,看一眼,又离开。就是这样,一直走,一直重复,一直轮回,等我把有限的她们都看完,我就停下来,回去,洗个澡,睡觉,而对她们的记忆碎片,构成了我全部爱的源泉。结婚之后,我发现爱其实是一种模仿。我模仿父亲对母亲的爱去爱我的妻子,将来,又模仿父亲对我的爱去爱我的子女。而在大多数时候,我是模仿身边的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许,这样的爱是狭隘的、自私的,但是,很多人就是这样做的,包括我在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