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黄金时代

字数 1600阅读 74
我希望我会成为那个发光的人

读大学时,一心想着早点毕业,那几年的经历,草草了事。唯一可以提起的,大概就是2016年冬天,那段在找实习工作的经历。

实习之前,我是有一份工作的,在屈臣氏门店做收银工作,说是收银,实际上是变相的推销员、理货员。小时工算是门店最底端的工作人员,但凡店长、当班或者店员需要我去做什么的时候,都必须去做。谈不上说辛苦,只是一整天在不停地和顾客推销产品后,就有了谁也不想搭理的状态。

我信奉着,你每做的一件事,一定会从中得到收获。

正因为那份工作,我学会了怎么辨别人名币的真假。有次一个男顾客递给我一张很旧20元的人名币,我摸着像是涂了色的纸一样,扭头拿给旁边的收银员。

“丹姐,帮我看看这张是真的还是假的吧。”

丹姐小声地告诉我,这是假钱。

然后我耸耸肩,站得更直挺,声音响亮地跟顾客说道,这是张假钱。语气里带着一种像是得奖的自豪,心里是在想,我终于认出了一张假钱。

顾客很好说话,随即打开支付宝,付了款。

事后丹姐告诉我,即使知道是假钱,语气也要委婉点,万一碰到难缠的顾客,会很麻烦的。

我点点头,不禁感触到有时候运气好像也不是那么差,幸好遇到的顾客不那么糟糕。

生活就是由无数个平常的日子组成的。

熬到了十一月份,老师一天天催着我们上交就业协议,而我们如果不自己找工作,就会被老师安排,安排的工作通常工资少的可怜并且不能在一年内辞职。

就这样被迫无奈地开始找工作。

我自信着,骄傲着,就一心觉得定能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工作。

那段日子每天早出晚归,最少是一天面试两个,多的是一天四五场面试。刚开始的时候,是做了份自称精美的简历,后来求职次数多了、求职职位也竟不相同,一时间觉得简历上的求职意向没办法写。索性,面试的时候不带简历,面试官问起时,我就会提着嗓子说起,人站在这儿就是最完整的简历,您问什么我都可以说给您听。

有一次面试地点是在住宅区,10楼,出电梯时,楼道一片漆黑,四周一片寂静,感觉像是进了鬼屋。朋友开着手机手电筒,我们迟迟地不敢再往前走。考虑了几分钟后,还是选择硬着头皮往前走。

我相信着,《一个人的朝圣》里的一句话,只要你一直往前,当然一定能抵达。

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门半掩着,敲门进去后,也正是我们要找的公司。

我看到几个人都在画一个教学楼的3D模型,看上去每一块都很精细。过了没一会儿,有人给我们一套室内的效果图,叫我们算工程量。实际上,我连抹墙的材料都不知道用哪一种。

后来面试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实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个下午,在华师对面的一个写字楼里,纯粹是陪朋友去的,刚进去时,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和我们聊了一会儿,然后我们被分配到不同的人那里面试。

那家公司主要业务是做游戏人物、场景的动画图。和我面谈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皮肤很好,长得很漂亮。聊了没一会儿,她说要是不急着回去,等下就上机试试你的水平吧。

我连忙说,其实我是陪朋友来的,其实我对绘图没多大兴趣。

随后她对我开始了半个小时的说教,大致内容是,你现在要选择的工作决定了你未来五年的生活状态,就像几年前的高考结果,决定了你这几年的大学生活。

如果我是今天的你,我会做两个选择,一是不来面试,去看场电影,喝杯下午茶,过一个舒服惬意的下午;二是既然来了,我也会去试试自己的水平。

结束谈话的时候,她问我,还需要去试试吗?

我起身站起说,不了,我大概知道自己今后的路要怎么走了。

临走时看见她桌上放着一本村上写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准备开口问她借阅时,又想了想,还是离开了。

大概就是从那儿之后,我明确了自己要做工程类的工作,然后我满怀希望,祝福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顺利。

开始的时候,还会和几个同学一起去面试,慢慢的有人找到了工作,有人还在找,后来就彻底和同学分开了。人各有志的解释也正确,这一生,来过你生命里的过客也好,知己也罢,不过是一场场的分离,相聚,分离......

没过多久,十二月份也过了快一半,我就开始了实习工作。

实习工作的前一天,是个星期天,那天是我二十岁生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