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与不好都没关系,做最真实的自己。

你这个人脾气怎么这么古怪?

我的朋友总是这么说。

这大概并不是一个秘密。

他们会吐槽说我有时候表情就像谁欠你三毛钱似的。不高兴的时候还硬是不说话,搞的我们不搭理我不是,搭理我也不是。

最重要的是我疯起来她们都想说不认识我。

对此我的回答是该放开时就敞开心扉的玩,该收敛时就安静的看着你们玩。

当然面对她们的质疑时我只是一笑而过。

我就是我,无论是为她们改变的我,都只是原来那个我。

离别前夕,我们走过的街坊。


我爱搞笑,算不上幽默。

这是别人眼里的我。

他们会无奈,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轻松和快乐。

事实上我并不喜欢说话,甚至有些孤独。

只是我很在乎朋友,看到她们伤心,自己也会跟着难过。

所以为了让她们一直笑口常开,神经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在乎她们怎么看,就像她们说我是一个逗比。

或许我是一个自恋的人,对于我的厚脸皮,她们总会用玩笑的语气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说你还要不要脸了。

然后其他人听了也附和着,她们在一旁闹着,我在一旁继续臭屁的自恋着。

我是个敏感的人,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我也会莫名的悲伤,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风起云涌,千变万化。

她们会来打破这份沉静,她们笑着说对我说你又开始了,最见不得你这幅样子。

有时她们也会不耐烦,也就难得管我了。

其实,在她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觉得她们那样真好,个个都激情澎湃,没有一丝灰暗。

所以,她们不需要我的加入也可以很开心,至少没有人会伤心。

在那时,被内心的孤独所束缚的我,世间世事都与我无关的我,静静的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忧伤的我,那才是真正的我。

与其说和她们在一起嬉笑怒骂的我不是我,不如说是为了她们而改变自己的我。

那不是我扮演的角色,只是我希望自己在她们面前展现的样子,一个不知天高地远唯恐世间不乱的样子,一个能让她们容易接受随时调侃的样子。

而当她们是我希望的样子的时候,我会在一旁注视着,然后慢慢的做回最真实的自己。

也许她们喜欢生气勃勃的我,讨厌死气沉沉的我,但是没关系至少两个都是我,只是一个为了她们,一个只为自己。

离别前夕,我们喝的第三杯冰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