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看着你,却不敢靠近你

图片来自网络

文|风中微阳

01

傍晚时分,大地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中,学生三三两两在校道上漫步,晚风徐徐拂送来一阵阵草木夹杂的幽香,使人心旷神怡。

林瑾突然看到赵东诚正在前面漫不经心地走着,连忙小跑几步追了上去。

她忽略自己内心长期累积起来的挫败与胆怯,蹦跳着跑到赵东诚面前停下,笑颜如花地对他打招呼:“嗨,赵东诚。”

赵东诚站定,双手插兜,斜睨她一眼,颇为不耐烦,“干吗?”

林瑾招了招手,装作若无其事笑道:“好久不见!”

赵东诚皱了皱眉,冷漠开口,“既然没事,我走了。”语毕抬脚要走。

林瑾赶紧移动两步,继续站在赵东诚面前。看着他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些绷不住,渐渐消失。

她两眼一眨不眨看着赵东诚,暗暗运了运气,问道:“你现在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我连跟你说话都不行了吗?”

赵东诚一副好笑的表情,“我为什么要躲着你?既然没事,就没必要在一起说话啊。”

“我喜欢你,很想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就是不同意?”林瑾忍不住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明白赵东诚为什么总是拒绝得这么坚决。

“我早就说过了,那是你个人的想法,没有人规定我必须和你在一起。”

林瑾穷追不舍,“听说你们系有女生正在追你,难道你喜欢她?”

赵东诚顿时恼怒不已,“你不要随便扯一个人就开始胡说行不行?!”

林瑾打定主意要把问题都问个清楚明白,所以毫不退缩,“那难道你一点也不喜欢我吗?我不相信!你一直对我那么好,而且高考成绩那么高分,完全可以上更好的学校,为什么还会来这所大学?难道不是因为我吗?”

“麻烦你不要这么自以为是行不行?我来这所大学是因为距离近不用跑那么远。”赵东诚不以为然。

看着赵东诚轻描淡写,完全置身事外,林瑾的眼圈不争气地红了。

她眨了眨眼睛,把自己的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然后深吸一口气,决定豁出去了,“高三那时有天晚上教室停电,你握着我的手不放,难道你打算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赵东诚刻意忽略掉林瑾发红的眼圈,语带嘲讽问:“怎么,这年头握个手难道还要以身相许不成?可笑!”说完,不待林瑾有进一步反应,越过她身边,头也不回朝前走去。

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林瑾两行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下来。

02

高二文理分班后,林瑾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她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男生颇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对周围环境漠不关心的气息。

林瑾几不可察摇了摇头,走过去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没有半点和别人打交道的意思,她也没有那种热情巴巴地凑上去。

这位同桌就是赵东诚。

赵东诚看起来吊儿郎当,对什么都不在乎,也没见他怎么花时间学习,但是学习成绩却相当好。林瑾一度觉得不可思议,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构造的。

林瑾很认真地学,也只是学了个中上水平。遇到那些不会做的题目,她一开始都是去找其他同学请教,后来她终于不再舍近求远问其他同学,而是鼓起勇气尝试去问赵东诚。

赵东诚倒并没有不理睬她,每次讲解还算耐心。林瑾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地也放松下来。后来只要不会做的题目,她都会直接找赵东诚问。

渐渐地,林瑾感觉她和赵东诚之间有了一种默契。其他人都不敢太过搭理赵东诚,但是林瑾不怕。赵东诚对她,好像比对其他人都要耐心些。

时间长了,林瑾对赵东诚的情况也有了一些了解。

据说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跟着另一个男人跑了,父亲从此郁郁寡欢,酗酒度日,常常对赵东诚拳脚相向,发泄自己的不满。

林瑾不由得感到一丝心疼,很想自己能尽一份力量,安抚赵东诚那颗从小受伤的心。而林瑾的学习,仿佛也对赵东诚有了一种依赖。

高三上学期,林瑾的奶奶因病去世,林瑾请了一周的假,回校时大家发现她整个人消瘦了一圈,人也提不起精神。

就在她刚回学校那天晚上,大家正在教室晚自习时,学校突然停电了。

高三的学习生活异常繁忙紧张,这么难得的放松机会大家怎会错过。于是有的同学趁机跑出教室打闹,有的同学在教室里说笑,一时间热闹非凡。

只有林瑾想起以后再也见不到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奶奶,不由得悲从中来,开始轻轻地啜泣。

一片漆黑中,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握住了她冰凉的手。

那只手很暖很暖,虽然他什么话都没说,但是林瑾知道,那是赵东诚。

几分钟后,来电了,教室的灯管闪了几下之后全部亮了。

赵东诚在灯管闪烁的当儿就已经迅速放开了林瑾的手,灯一亮,他就面无表情往教室外走去。

虽然只是短暂的几分钟时间,林瑾的心情却奇异地平复了许多。

只是,从那以后,赵东诚对林瑾却冷淡了不少。除了对她提出的疑问进行解答之外,绝对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林瑾虽然不明所以,却仍然有难题就找他。他虽然表情冷冰冰的,但从没试过拒绝讲解。

03

林瑾考到了邻省的大学,开学后惊喜地发现赵东诚也考到了同一所学校。

相对于林瑾的惊喜异常,赵东诚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好巧”。

在大学的这一年多里,一直都是林瑾主动来找赵东诚。对于她一起出去游玩的邀请,他从未答应过;对于她的求助,他会稍微加以援手。

比如那次她说不舒服,想让他陪她去医院,他陪着去了,看完医生,帮忙拿了药,再陪着她回到学校,一直送她到宿舍楼下,贴心得像个温暖大哥哥。

林瑾在大一圣诞节时对赵东诚进行了第一次表白,结果赵东诚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说了一句“你开什么玩笑”之后就走了,没有了下文。

大一下学期时,林瑾又找了个借口把赵东诚从宿舍找了出来,想约他五一一起出去玩,赵东诚毫不迟疑表示有事去不了。

林瑾再次提出来自己喜欢他,希望他能做自己男朋友。赵东诚答复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叫她不要整天胡思乱想,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琢磨几道难题。

林瑾还想跟他讨论大学期间谈恋爱很正常,赵东诚已经不耐烦地甩下一句“这种事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之后就掉头回了宿舍,留下林瑾一人站在男生宿舍楼前干瞪眼。

暑假期间,林瑾打过几次电话给赵东诚,他接过一两次,但是经常都没说两句话就说有事匆匆挂了电话。

大二开学后两个多月过去了,两人几乎没有见过面。所以这次在路上偶遇赵东诚,林瑾心情有点小激动,忍不住再次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结果赵东诚态度仍然那么坚决没有余地,林瑾真的觉得很挫败很难过。

04

天色渐渐暗下来。

赵东诚在结束与林瑾的偶遇后,又晃悠了好一会,正准备回宿舍,突然听到身旁匆匆经过的一个男生对同伴说:“听说29栋楼顶有个女生想跳楼。”

29栋?赵东诚的心突然猛烈跳动起来,他转身就往29栋跑。

跑到29栋楼下,看到已经围了一群学生在那朝着楼顶指指点点了。他赶紧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女生站在楼顶边缘,一动不动看着远方,不是林瑾还能是谁?!

一瞬间,赵东诚本来快速跳动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他立即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朝着上面大喊:“林瑾!你不要冲动!”“林瑾,赶紧离开那个地方!”

站在楼顶良久没有任何动静的林瑾终于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她低头一看,吓了一跳,怎么楼下围了那么多人?

再一听,是赵东诚焦急的声音。她心中一动,对着下面喊道:“赵东诚,你上来!”

赵东诚答应得前所未有的爽快,“好,你赶紧离开楼顶边缘,我马上上来!”

说完,他拔腿冲进了29栋女生宿舍,宿管阿姨不但没有阻拦,还一叠声催促“快点快点”。

一口气冲上楼顶,一眼看到林瑾仍然站在楼顶边缘的台阶上,已有几个学生正在劝说她先下来。

来不及匀口气,赵东诚赶紧冲过去,但在相距几米远时,又停下了。他怕靠得太近反而刺激到林瑾。

林瑾对着那几个学生喊道:“你们都下去,只准他留在这里!”说完手朝着赵东诚一指。

几个学生犹豫着看了看还是离开了,剩下赵东诚一个人站在那里。

他放轻声音,小心翼翼对着林瑾说:“林瑾,你可不可以先从台阶上下来?”

林瑾沉默地看着他,没反应。

明明很凉爽的天气,赵东诚却已是一身汗。他一边观察她的表情,一边耐心劝解:“林瑾,不要做傻事,有什么事那么想不开呢?”

林瑾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半晌终于开口了,“赵东诚,如果我就这么跳下去了,你会怎么样?会不会心头一松,庆幸从此以后终于没有人再烦你了?”

赵东诚忙不迭地摇手回答,“你千万别跳!我从来没觉得你烦过我!”

林瑾继续追问,“是吗?那你说实话,你喜欢我吗?”

赵东诚这会儿已经不止一身汗,连头上都是汗了。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却什么都没说又闭上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瑾看他一脸为难,紧追不舍问道,“你不说是不是就代表你不喜欢我?”

赵东诚真怕林瑾下一秒就做出傻事来,他一刻不敢耽误,暗自一咬牙,急忙道:“不是,我喜欢你!”

林瑾心底一乐想笑,又赶紧绷住了。她板着脸严肃地追问,“那你平时总是对我很不耐烦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你这么说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你的权宜之计?”

赵东诚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已经顾不上他自己的顾忌了,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说了出来,“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来这所学校也是因为你。只是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对感情没有信心,我怕我们两个最终无法走到最后,我不能承受这样的后果,如果这样还不如根本不要开始。”

“所以当我意识到我喜欢你之后,就刻意疏远你,不敢跟你靠得太近,怕自己越陷越深更加无法自拔,也怕对你造成更大伤害。我只要远远地看着你就好。”

林瑾终于等到了她一直以来想听到的话,不由得心花怒放,她跳下台阶,几步跑到赵东诚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赵东诚瞬间僵硬,本能地想推开林瑾,却被林瑾更用力地抱住了。林瑾将头埋在他怀中,瓮声瓮气说道:“不放!让我再抱一会儿。”

赵东诚经此一吓,已经全身虚脱没有力气,就由她了。

好半天,他才有力气伸出双手拥住林瑾,对她说:“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林瑾抬头狡黠一笑,对他说:“你以为我真的准备跳楼吗?其实我只是今天又一次被你无情拒绝后,心里很郁闷,就想上天台散散心,一边走一边在想以后该怎么办,不知不觉就走到台阶上去了。”

“我根本没想往下跳,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自己的生命啊?何况我都还没追到你呢。只是听到你在下面那么焦急地喊我,我才将计就计的。”

然后一脸好奇地凑近赵东诚的脸,眨巴着大眼睛问:“如果我不闹这么一出,你准备一直拒绝我吗?你不怕我有可能会和别人在一起?”

赵东诚别过脸,咳了咳,有点不自在,“那我可能真的一直不敢接受你。如果你和别人在一起,我肯定会很难过,但是只要你高兴,我也不会后悔。”

林瑾紧紧地抱住赵东诚,说:“不要担心,我们两个人好好努力,一定可以一直幸福生活在一起的。”

“嗯!”赵东诚也回以紧紧的拥抱。

两个人牵着手走出宿舍时,赵东诚对宿管阿姨、后来赶到的学校安保队员以及楼前的围观者说:“抱歉抱歉,没什么事,都是误会。”

林瑾赶紧朝大家鞠了两个躬,两个人牵着手往外走去。

宿管阿姨还在后面喊,“要谈恋爱就好好谈,以后可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赵东诚边走边大声回道,“阿姨放心,以后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05

下班时间到了,几个同事围过来,对赵东诚说:“经理,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唱K吧。”

赵东诚摇了摇头,对他们说:“你们去吧,我回家还有事。”

同事们了然笑道,“又是回家陪夫人吧?”

赵东诚难得做出解释,“我家那位最近胃口不好,我得赶紧回家给她做点好吃的。”

一众单身狗们被虐,纷纷打趣他,“呦,都结婚几年了,还这么恩爱,真让人羡慕啊。”“真是模范丈夫啊。”

只有萍姐以过来人的口吻敏感地追问,“胃口不好?是不是有喜了?”

赵东诚笑笑,算是默认。

大家纷纷向他道喜,恭喜他即将荣升一级。

赵东诚拿起外套,笑着朝大家挥了挥手,走出了办公室。想到家里那个正在等待他的身影,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宝宝: 早上好,生日快乐! 不知学业、生活、工作、情感各方面是否顺利?无论顺利与否,请保持自信。因为你是最棒的。顺...
    时光恰巧阅读 3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