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泥浆水

字数 667阅读 18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一场风暴让自己远走他乡,年轻的我带着不多的盘缠踏上西去的路。从城市中走来,生活在优越环境中的我,第一次知道了贫瘠和荒凉,也第一次知道社会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历经十几天的辗转,我走到了黄土高原。看着车窗外穿着厚重的黑色棉衣裤,遍身打着补丁的老乡,我的眼泪一直泛在眼眶,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惭愧。忽略了社会贫困的现实,而盲目追求的城市理想,在那个时代并不是社会民众的根本。
      路途中由于山路崎岖,搭乘的卡车刹车过热,只好停在一座窑洞的旁边。窑洞的主人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司机回答不用,等一会车凉了就可以走了。主人很客气邀请在窑洞休息一下,司机可能很清楚情况就谢绝了。而我很好奇,借口喝口水随主人走进了窑洞。一踏进外表朴实整洁的窑洞,我惊呆了。掀开门口遮挡的布片,窑洞里黑黑的,一边是生火做饭的柴灶,大半个窑洞都被熏黑了,一边是睡觉的炕。炕上只一床脏脏的被,被里裹着两个孩子,只露出脑袋,大眼睛扑棱棱看着我这个走进家门的外人。主人从灶边的缸里舀了一瓢水出来,递给我说喝吧,接过瓢来,我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处理,瓢里的水还隐隐飘着泥沙。抬头看看主人,主人憨憨的笑了,干净的,已经沉了一天了。我勉强抿了一口,赶紧道谢走出窑洞。司机看我出来,笑了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重新上路,司机说我不应该进去,告诉我这里很穷,很多人家没有完整的衣服和被褥,老乡怕丢人都不愿意让人进门。说这里缺水,挑一次水要走几里路,水还是黄泥水,需要沉淀一两天才能喝,这样的水老乡也舍不得用。听着这些话,看着车窗外陡立的黄土,我的眼湿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