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93)出走半生,愿归来仍是少年

      我是一个爱做梦的人,尽管30多岁了依然爱做梦,无论是睡梦还是白日梦,天天有所思,夜夜有梦做,也算是一种幸福。有人说30岁了,梦想依然没有实现,那就没有做梦的必要了。而我30岁才开始做梦,才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童年的梦就是渴望不用学习不用考试,豆蔻年华时渴望考上理想的大学,学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大学时渴望一段历经艰难的凄美爱情,这些全都没有实现。所以,在30岁的时候才开始真正懂得逐梦。我渴望有一份现实的安逸,渴望有一颗安稳的现实魂灵,渴望心中有一片海,渴望有诗和远方的生活。

      如果说少年所有的梦想都是空想,都是白日梦,美好且难以实现。那么30岁以后梦的空间缩小,背现实挤兑的没有空间,变成一点一滴的成熟,上帝早已丈量好了每一个人生命的长度,那么在24小时的宽度中,我们可以无限填充,可以加点梦想,可以加点努力,也可以加点安逸。总之,万千个人的一天,就有万千个24小时。我所要做的就是让分分秒秒开成自己喜欢的颜色,跟梦想有关,哪怕不能实现,有梦的日子也有动力。

      我渴望春花秋月。我喜欢花,虽然大多数叫不上名字,也未曾养活一株好看的花,但我还是喜欢。无论是郊外的野花还是室内的盆景,都有各自的温柔与魅力,室内的娇艳欲滴,室外的璀璨绚烂,无论每一朵花瓣都有自己的一段生命历程,跟人一样,它们也有生命有悲欢离合。开心时绽放出艳丽色彩,难过时耷拉着脑袋。

      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花开的日子、少年的日子都已离我远去。无法挽留,每一个人都步入自己该走的路,该有的年华。花谢的日子,阳光依旧,等待下次的盛开。余下的半生愿自己还能像少年般做梦,寻梦。不需要撑竹篙,依然向有梦的日子漫溯。在自己的脚步中,在自己的文字里,在自己的梦里行走,只为出走半生,归来时仍是少年。

      我的梦常常被现实挤兑的四下彷徨,无处躲藏。眼下却是一片狼藉,所做的也不是最喜欢的。阳光依旧灿烂,愁绪还在弥漫。没有花开的日子里,还能有什么期待?渴望有一份闲淡,能在院子悠然散步,渴望还有一个梦想,可以仰望星空,渴望有一份生活,那里有最美的自己。时光匆匆,掸起尘埃,与微尘共舞,不求盛大的开幕,但求与尘埃开花落幕。

2017年11月27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