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人:俏平儿

0.17字数 2307阅读 329

《红楼梦》中的女子,我最喜欢的就是平儿。

平儿在贾府的身份很特殊,曹公对她的定义是“凤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通房丫头没有正式的名分,至多算是半个妾。

贾琏窝囊好色,凤姐威严跋扈,平儿夹在中间,必定受了很多委屈。

能够周旋于贾琏和凤姐之间,平儿必定是世故的。但这是一份存在于善良本性之上的世故,她美丽聪慧,心地善良,她处事周全,善解人意,她的这份世故实则是一份难得的圆融和通达。


                                                                     1

曹公称她“俏平儿”,这份俏,不单是容貌娇俏可人,性情也极为玲珑。

平儿的美,书中通过刘姥姥和宝玉的视角,进行了两次正面描写。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一回,刘姥姥第一次到凤姐房中,见到平儿“遍身绫罗,插金戴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

平儿这通身的气派,折射出她在贾府丫头中不同寻常的地位,如果说凤姐是贾府的总经理,平儿就是她的秘书。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一回,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被凤姐撞见,两口子不好对打,都拿平儿出气。

贾母让琥珀传话安慰平儿,宝玉更是殷勤地请她来怡红院重新梳妆,给她用自己亲手制作的紫茉莉花粉和玫瑰胭脂膏。

平儿走后,宝玉有一段复杂的内心活动,“宝玉因自来从未在平儿跟前尽过心——且平儿有事个极聪明的人,极清俊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卓蠢物——深为怨恨。不想落后闹出这件事情来,竟得在平儿跟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

宝玉曾说,“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

可他对平儿却有着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评价,非但不认为她是死珠子,反而多了一重疼惜。

平儿性情上的“俏”,在“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回中体现的很清晰。

巧姐出疹子,贾琏要搬去外书房斋戒。十二天后回家,平儿进来“收拾贾琏在外的衣服铺盖,不承望枕套中抖出一绺青丝来。平儿会意,忙拽在袖内”。

当凤姐问她有没有发现多出什么时,平儿机灵地替贾琏遮掩过去,“平儿笑道:‘不丢万幸,谁还多添出些?’”这摆明是在装傻,是她和贾琏心照不宣的攻守同盟。

凤姐是个醋坛子,平儿和贾琏素日并没有什么夫妻情分,平儿就是靠着这些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笼络着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让自己的日子尽量好过一些。


                                                                   2

平儿身上有一种人性的至善,为人处事周到体贴,她处事公平,不冤枉好人,她懂得迁就,不会用力过猛,误伤他人。她明白探春的敏感,顾及宝玉颜面,对尤二姐和府中下人都怀有同情心。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一回,大家在雪地里烤鹿肉,平儿褪下来放在一边的虾须镯不见了,后来悄悄查出来是宝玉房里的小丫头坠儿偷的。

平儿主动把这个事情给遮掩过去了,既顾及了宝玉的脸面,又给了坠儿一条生路。她只告诉了麝月,让她们以后防着些。


平儿处事一向公正,却在 “玫瑰露”事件中徇了私,让宝玉背锅。

彩云经不住赵姨娘的央告,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给贾环,却被人误认为是五儿偷的,要将五儿卖到妓院。

平儿负责查办这个事情,她很快查明原委,却不声张,因为“只怕又伤着一个好人的体面”,她伸出三根手指,意思是三姑娘探春。

她担心事发后,赵姨娘获罪会让探春丢脸,所以,和袭人商量着找宝玉承担下来,既保护了探春,又没有冤枉无辜的五儿。

尤二姐被凤姐哄骗进了贾府,凤姐暗中使坏,秋桐当面欺凌,只有平儿真正关心她。

平儿同情尤二姐的处境,她瞒着凤姐偷偷送去饭菜,好言劝慰,她后悔自己不该把尤二姐的事情告诉凤姐,善良的平儿哪里能够料到凤姐竟能狠心打下尤二姐的胎儿。

尤二姐被逼吞金自尽,凤姐连棺椁钱都不肯出,又是平儿冒险偷出二百两碎银子给了贾琏,才算悄悄下了葬。


                                                            3

平儿美貌善良,在贾府上下颇得人心。同是贾琏枕边人,为什么凤姐容不得尤二姐,容不得秋桐,却唯独容得平儿?不但容得,还视她为心腹。平儿能在凤姐手下安身立命,靠的是聪慧机敏,知进退,有分寸。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一回,凤姐生病,探春和李纨代理大观园事务。探春提出一系列改革措施,要精简大观园用度,平儿明白,这必将触动既有利益圈。

且看平儿是怎么应对的。

平儿道:“这件事须得姑娘说出来。我们奶奶虽有此心,也未必好出口。此刻姑娘在园子里住着,不能多弄些玩意儿去陪衬,反叫人去监管修理,图省钱,这话断不好出口。”

世故的宝钗看出了平儿的小心机,“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从早起到这会子,你说了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儿,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没见她说她们奶奶才短,想不到。总是三姑娘想到的,你奶奶也想的到,只是必有个不可办之故。”

平儿面对大观园的代理总经理探春,既不逢迎,也不轻视,态度不卑不亢。她不承认凤姐没有探春想的周到,也不点破探春的想法太过理想化,既维护了凤姐的形象,又不得罪探春。

这就是平儿作为凤姐得力助手的过人之处,难怪凤姐信任她,倚重她。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一回,旺儿媳妇来给凤姐送利钱银子,正巧赶上贾琏在家。凤姐收受馒头庵主持贿赂,私放高利贷,是瞒着贾琏的,平儿怕贾琏发觉,立刻打发走了旺儿媳妇,假说薛姨妈差香菱过来问一句话,瞒哄过去。



平儿,她不像袭人那样工于心计,也不像鸳鸯那样性情刚烈,更没有晴雯的心比天高。她俏皮又不失稳重,她心怀悲悯,她处事公平,每一次出场,说话、办事都让人称赞。

平儿在贾府中人缘极好,大奶奶李纨与她亲厚,就连素日清高的探春,都主动提议大家凑份子给平儿过生日。

《红楼梦》中凑份子过生日只出现过两回,一回是贾母提议凑份子给凤姐过生日,第二回就是平儿,这不能不说是一份难得的殊荣。

可《红楼梦》是一曲“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哀歌,平儿再好,曹公也没能给她一个好结局。

高鹗续书中,平儿在凤姐死后被贾琏扶正。87版电视剧采用了红学专家探佚的结论,平儿和贾府家眷、丫头一起被“市卖”。

平儿最终的结局,仍然是一个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