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笑的时候有人陪

小版是在八岁那年被小版爸爸买来的。

她第一次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是接在我的一句玩笑话后面。她本就是个有趣的姑娘,听了这话我转过头想假装惊讶的样子故作夸张的说:“哦是真的吗?”可是就在抬上眼的一瞬,她以一副认真又不失忧伤的脸色看着我,我就知道,这是确定无疑的事了。

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与我一样同为95后的姑娘竟然是这样的身世。就在那个没有课的下午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教室她向我淡淡的叙述着一切。

小版说她八岁前的记忆是模糊的,后来的她每次去问妈妈得到的都是沉默,问爸爸,爸爸也总是说去问你妈。所以直到现在她也不清楚当年的事。

小版和她妈的关系不好,但是和爸爸却是一点隔阂都没有。而且就像是为了保持平衡,爷爷奶奶对小版态度冷漠,外公外婆却是格外亲热。

过了很久很久我才猛得想起,为什么一向喜欢胡歌的小版用的手机铃声,竟然是王力宏《春雨里洗过的太阳》这首歌。

小版一脸正色的对我说,她就总是怀疑她是她爸跟另外的女人生的。

“不然我妈跟我关系怎么那么差!你看我平时晚上打电话,如果我是笑着说的话,肯定是跟我爸通话,我一跟我妈打电话我就很严肃,而且很快就说完了。都不知道说什么。”

我突兀的问一句,“你爸长什么样子啊?”她眼睛一亮,说,“我跟我爸长得很像……”

我打断她:“那也不一定啊,我听说小时候和谁待的时间长就长得像谁,比如好多小孩就跟姥姥姥爷啊,爷爷奶奶啊长得挺像……”

“不不不”,她忙摆手,“我爸经常出去打工,不常在家的。”

我无言以对。小版继续说,她还有一个只差两岁的妹妹,小时候每次跟她吵架,妈妈就会只打她不打妹妹。我听出她的语调里有些许恨意。

“有一年冬天,中午放学我跟妹妹抄近路回家,当时田里都结了厚厚的冰,我就跟我妹一路滑,没想到有个地方冰块比较薄,踩空了,我跟我妹的裤子都湿了,回到家,我妈看我俩这样子二话不说,拿起鞭子就要打我,其实我早就知道她会打我的,我一看她转身我就赶快跑。”

“后来我就跟我妈顺着院子一顿狂跑,没一会儿院子里就跟以前一样,挤满了邻居,都在替我求情。”

说到这里小版顿了顿,轻蔑的笑了一笑:终于有一次我受不了了,就离家出走。到了我婶婶家,婶婶跟我说,让我别怕,就隔这儿待着。到晚上我正吃着我妈从不舍得给我吃的鸡腿就看到我爸急匆匆的赶来,我撒丫子就往外跑。我爸就边跑边说,你妈打你你躲我干什么?分明的,我听到此时她话语里的一些哭腔。就这样,小版在她爸怀里哭了一宿。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小版并没有回家过年,她去了北京打寒假工。那个时候她爸和她妈已经分开住了,她妈一直在北京工作。小版说真的好奇怪啊,我那么想见我爸,却没有见到,倒是有一次看到了我妈。

大年三十晚上,她抽了个空往家里打了电话,铃声响了很长时间才终于被接起,电话那头是疲惫的声音,小版心里一酸,“你是不是在睡觉啊?”

“嗯,看电视呢,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小版听到那句话差点没哭出来,而我在她的叙述中也红了眼睛。

她说她给她妈打电话是为了证明自己活的很好,而给她爸打电话则是为了确认他还活着。

我噗嗤一笑,她朝我翻白眼,笑什么,我是认真的,我爸就一个人在家过年!他又懒,就知道泡面吃。我当然得关心一下。小版老沉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连忙举手投降:“对对对,你想的很对,但能不能有点口德啊!”

末了小版又很认真的跟我说,我一直觉得等我大学毕业了,他们就会离婚。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她又狠狠地加了一句:肯定会的。

而我想说,我亲爱的小版,亲爱的姑娘啊,无论日后如何,你都要一直像现在这样没心没肺的生活,一日三餐雷打不动,嘴里喊着减肥但从来忍受不住诱惑,偶尔会一不小心说个冷笑话逗乐一屋子人,或者总是一针见血的嘲笑别人的口音,并大放厥词这辈子都考不过普通话也不怕被打。

你所有的这些都是被人喜欢的,因为你是真诚的。

对于既定的事实我帮不了你什么,唯有默默祝福。我知道祝福总是件不痛不痒的事,毫无作用。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真诚的人运气不会差,就连上帝也会眷顾。

文/小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间:2017年12月15日 地点:银川贵州大厦 事件:昨天下午至今天晚上,给工程部和餐饮部做PPT,新行政+新领...
    胡晓梅阅读 73评论 0 0
  •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多少故事发展到最后 总是会有一些痛色在其中 而这结果 在时间的预料之中 却在我们的...
    浅笑安然N阅读 112评论 2 1
  • 生活是为了什么?以前总觉得背负很大的压力,父母的期望,生活的负担,家庭的需要,已经定好的生活轨迹就一定要精确无比。...
    瑾瑜菇凉阅读 7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