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骄阳狞,难释九尺冰;

久旱望甘霖,行业盼革新!


起早贪黑收入低,

市场变天催租急;

公司利润要确保,

哪管死活把血吸。


前任承包把金噬,

强将司机产权移;

继任敢造刹车门,

钱权交易刮民利。


历史问题由此起,

贪赃枉法不顾彼;

偷梁换柱假承包,

移花接木换主体。


数万买车公司欺,

预交谎言当猴戏;

违规铁证几千起,

经营权未消一例。


格式合同禁商议,

霸王条款恶语逼;

协会自定失公平,

平等协商似梦呓。


汽车保费贵无比,

中间水份可不低;

固本事故似霹雳,

肮脏黑幕不足奇。


埋头苦干境遇凄,

劳者辛苦风险披;

坐收渔利却忘本,

罄竹难书社保遗。


产权规费不明晰,

举报违规无人理;

无奈抗租来抵制,

伤人盗车年审欺。


众生诉求无人理,

虚假工会枉民意;

鸠占鹊巢不尽责,

流于形式民怨积。


新政出台一年矣,

未见执法无天理;

政府法规非手纸,

差别异化让人鄙。


管理部门众人集,

各种推脱耐人觅;

各种利好如迷雾,

盼来盼去盼无期。


多方奔走心志疲,

责任单位把球踢;

盼京青天救水火,

却遭遣返和拘役。


总盼社会公平立,

有法不依似儿戏;

双重标准难服众,

苦雨凄风唤法理。


改革难捍利益体,

心中有泪终日洗;

画饼充饥中国梦,

心灰意冷民叹息!


盼…

盼?

盼!

                                     

                                        (出租车人之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