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凤姐白担着两条人命,尤二姐之死罪在贾琏

尘锁红楼:凤姐白担着两条人命,尤二姐之死罪在贾琏

熟悉《红楼梦》的,无论是读者、红学家,还是87版电视连续剧的观众,都对金陵十二钗之一王熙凤这个人物印象深刻。你没办法忽略或者记不住这个人物,作者曹雪芹是倾尽所有来描绘被贾府老祖宗称之为凤辣子的王熙凤,而她的所作所为,也让人无法忘记。因为在她身上,至少有四条人命:贾瑞、尤二姐、张金哥与守备之子。虽然都不是凤姐直接害死的,但这四人的死,凤姐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然而,近日重读贾琏与尤二姐这一段风流韵事,忽然发现,贾琏和尤二姐之间的暧昧,与贾瑞和凤姐之间的暧昧,以及对比一下贾瑞之死和尤二姐之死,竟然有着细思极恐的惊人的相似之处。

先来看贾瑞与凤姐这一段公案:

刚安抚了病重的闺蜜秦可卿,凤姐实在没有什么好心情,所以,趁此机会欣赏起园中景致,以此来转换一下自己的心境,否则,如何应对和周旋于园子里的众人?却不曾想,假山石后面出来一个人——贾瑞:“请嫂子安。”凤姐猛吃一惊,将身往后一退,说道:“这是瑞大爷不是?”贾瑞说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凤姐儿道:“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想不到是大爷在这里。”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里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这不是各缘么?”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观看凤姐。

凤姐是个聪明人,见他这个光景,如何不猜八九分呢,因向贾瑞假意含笑道:“怪不得你哥哥常提你,说你好。今日见了,听你这几句话儿,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于我要到太太们那边去呢,不得合你说话,等闲了再会罢。”贾瑞道:“我要到嫂子家里去请安,又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凤姐又假笑道:“一家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贾瑞听了这话,心中暗喜,因想道:“再不想今日得此奇遇!”那情景越发难堪了。凤姐儿说道:“你快去入席去罢,看他们拿住了,罚你的酒。”贾瑞听了,身上已木了半边,慢慢的走着,一面回过头来看。凤姐儿故意的把脚放迟了,见他去远了,心里暗忖道:“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他果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第11回)

这个时候,凤姐并不想继续和贾瑞这个人周旋,也没想过要怎么害他。不料,贾瑞来了几次都未遇见凤姐,也不死心,于是,终于有机会见着凤姐了。凤姐正与平儿说话,只见有人回说:“瑞大爷来了。”凤姐命:“请进来罢。”贾瑞见请,心中暗喜,见了凤姐,满面陪笑,连连问好。凤姐儿也假意殷勤让坐让茶。贾瑞见凤姐如此打扮,越发酥倒,因饧了眼问道:“二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凤姐道:“不知什么缘故。”贾瑞笑道:“别是路上有人绊住了脚,舍不得回来了罢?”凤姐道:“可知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贾瑞笑道:“嫂子这话错了,我就不是这样人。”凤姐笑道:“象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呢,十个里也挑不出一个来。”贾瑞听了,喜的抓耳挠腮,又道:“嫂子天天也闷的很。”凤姐道:“正是呢,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贾瑞笑道:“我倒天天闲着。若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闷儿可好么?”凤姐笑道:“你哄我呢!你那里肯往我这里来?”贾瑞道:“我在嫂子面前若有一句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利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唬住我了。我如今见嫂子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情愿。”凤姐笑道:“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蓉儿兄弟两个强远了。我看他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一点不知人心。”


贾瑞听这话,越发撞在心坎上,由不得又往前凑一凑,觑着眼看凤姐的荷包,又问:“戴着什么戒指?”凤姐悄悄的道:“放尊重些,别叫丫头们看见了。”贾瑞如听纶音佛语一般,忙往后退。凤姐笑道:“你该去了。”贾瑞道:“我再坐一坐儿,好狠心的嫂子!”凤姐儿又悄俏的道:“大天白日人来人往,你就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到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贾瑞听了,如得珍宝,忙问道:“你别哄我。但是那里人过的多,怎么好躲呢?”凤姐道:“你只放心,我把上夜的小厮们都放了假,两边门一关,再没别人了。”贾瑞听了,喜之不尽,忙忙的告辞而去,心内以为得手。(第12回)

结果,可想而知,无意于和贾瑞纠缠的凤姐,放了贾瑞鸽子,导致贾瑞先冻了一夜,又挨了打,又饿着肚子,被爷爷贾代儒罚跪在风地里念文章,其苦万状。此时贾瑞邪心未改,再不想到凤姐捉弄他。过了两日,得了空儿,仍找寻凤姐。凤姐故意抱怨他失信,贾瑞急的起誓。凤姐因他自投罗网,少不的再寻别计令他知改,故又约他道:“今日晚上,你别在那里了,你在我这房后小过道儿里头那间空屋子里等我。可别冒撞了!”贾瑞道:“果真么?”凤姐道:“你不信就别来!”贾瑞道:“必来,必来!死也要来的。”凤姐道:“这会子你先去罢。”贾瑞料定晚间必妥,此时先去了。凤姐在这里便点兵派将,设下圈套。(第12回)

再一次的,贾瑞中了圈套,终于明白是凤姐戏弄他,可是,虽说发一回狠,却还是再想想凤姐的模样儿标致,又恨不得一时搂在怀里。胡思乱想,一夜也不曾合眼。自此虽想凤姐,只不敢往荣府去了。(第12回)


再来看贾琏与尤二姐是如何纠缠在一起的:

却说贾琏素日既闻尤氏姐妹之名,恨无缘得见(看来,早就有心和二尤厮混在一起了,贾瑞垂涎凤姐,也是先知凤姐之名,总是不得见,所以见凤姐起淫心),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儿三姐儿相认已熟,不禁动了垂涎之意(终于有机会碰面和勾搭了,像不像贾敬生日寿宴上故意等在假山石后面的贾瑞,终于逮住了单独和凤姐见面的机会?忽然觉得有点怕怕,贾琏与尤二姐勾搭、贾瑞和凤姐之事,竟然都与贾敬有关,先是贾敬生日,后是贾敬死时,一喜一悲:喜的是,凤姐未和贾瑞有染,悲的是尤二姐自以为是,最终吞金自尽)。况知与贾珍、贾蓉素日有聚之诮,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那三姐儿却只是淡淡相对,只有二姐儿也十分有意,但只是眼目众多,无从下手。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贾瑞也担心贾琏在家,所以来到凤姐房里时,特意四处张望一下,问二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此时出殡以后,贾珍家下人少,除尤老娘带领二姐儿三姐儿并几个粗使的丫鬟老婆子在正室居住外,其余婶妾都随在寺中。外面仆妇,不过晚间巡更,日间看守门户,白日无事,亦不进里面去。所以贾琏便欲趁此时下手,遂托相伴贾珍为名,亦在寺中住宿。又时常借着替贾珍料理家务,不时至宁府中来勾搭二姐儿。(贾琏找各种机会和借口勾搭尤二姐,和贾瑞三番四次来找凤姐何其相似?唯一区别:尤二姐有心和贾琏,凤姐是故意整治贾瑞。)

此时伺候的丫鬟因倒茶去,无人在跟前,贾琏不住的拿眼瞟看二姐儿。二姐儿低了头,只含笑不理。贾琏又不敢造次动手动脚的,因见二姐儿手里拿着一条拴着荷包的绢子摆弄,便搭讪着,往腰里摸了摸,说道:“槟榔荷包也忘记带了来,妹妹有槟榔,赏我一口吃。”(贾瑞凑近凤姐时,无意中抓住了凤姐的手,凤姐甩开后,贾瑞又借机说看看嫂子戴的什么戒指。这和贾琏故意搭讪尤二姐,找她要槟榔吃,完全一个套路啊)二姐道:“槟榔倒有,就只是我的槟榔从来不给人吃。”贾琏便笑着欲近身来拿。二姐儿怕有人来看见不雅,便连忙一笑,撂了过来。(与尤二姐不同的是,凤姐训斥了贾瑞一句,并对他说:你该回去了)第64回


终于,心怀不轨的贾蓉帮助贾琏说服了尤老娘,将二姐儿给了贾琏,贾琏也什么都不顾,偷娶了二姐儿。那贾琏越看越爱,越瞧越喜,不知要怎么奉承这二姐儿才过得去,乃命鲍二等人不许提三说二,直以“奶奶”称之,自己也称“奶奶”,竟将凤姐一笔勾倒。(贾瑞因听得凤姐邀请他进去,也喜得没了一点儿理性,还信誓旦旦的说他不是那朝三暮四的人,即使被冻了一夜又被爷爷狠狠地责罚一次,也全然不顾一切,只以凤姐为主。)

及至后来贾琏虽然和尤二姐说:“你放心,我不是那拈酸吃醋的人。你前头的事,我也知道,你倒不用含糊着。如今你跟了我来,大哥跟前自然倒要拘起形迹来了。”(第65回)也不过是和贾瑞对凤姐说的“死了也情愿”是相似的,都是一时的甜言蜜语、情话绵绵罢了。我相信,贾瑞临死之前,必是有所悔悟,恨自己鬼迷了心窍,不能从情欲中走出来。

不知大家看到这里,有没有觉得,贾琏勾搭尤二姐,与贾瑞试图引诱凤姐,真的是非常相似的套路和情节?贾琏步步为营抱得二姐儿归时,他可曾想过,他的兄弟也像他引诱尤二姐一样,去勾搭他的妻子凤姐?难道写贾瑞一次次骚扰凤姐,还有一层意义,就是为了铺垫后面的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


好,我们再来看看贾瑞和尤二姐之死,其实,贾瑞还不至于走向死路,但贾蓉等两个常常来要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况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爷爷贾代儒的严苛与逼迫,成了压垮贾瑞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个时候,如果贾代儒能够多给予一些关怀和宽容,贾瑞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死去),他二十来岁的人,尚末娶亲,想着凤姐不得到手,自不免有些“指头儿告了消乏”,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心内发膨胀,口内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日常倦,下溺遗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于是不能支持,一头躺倒,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胡话,惊怖异常。

而已经被凤姐接进贾府的尤二姐,自从进来之后,不仅没能曲意奉承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人,还备受凤姐的暗中欺压,贾琏也只秋桐一人是命了。此时的尤二姐,和贾瑞一样,身边没一个人真正关心他们,随后贾瑞爷爷贾代儒来找王夫人和凤姐帮忙,而贾琏也急忙请来医生为尤二姐治疗。却不料,深陷情欲之中的贾瑞不听跛足道士的话,偏偏看了风月宝鉴的正面,几次意淫,在幻想中与凤姐云雨,最终精尽而亡。

那尤二姐,临死前也未得见贾琏一面,贾琏在秋桐屋里歇息了,也未听尤三姐托梦时说的话,在庸医害了腹中胎儿之后,自觉再无希望,吞金自尽,徒留下一时悲伤的贾琏。虽然贾瑞和尤二姐死时的情形完全不同,但本质却是相似的,都是为情为欲所害(尤二姐也是为情也是为欲,她以为贾琏说的等凤姐一死就接她进贾府做正室夫人是真的,若无此诺,尤二姐也未必陷入得如此之深,一直以为自己有了依靠),且死得如此凄惨。不过,贾瑞至少是贾府宗亲,在大家的赞助下,还得了个比较妥当的葬礼,入土为安了。而尤二姐却因淫乱之事,就连贾母也说:“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情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埂上埋了完事。”


太多人把贾瑞和尤二姐之死,加罪在凤姐身上,然而,笔者以为,凤姐虽然调戏了两次贾瑞,却不至于逼死他,导致贾瑞病重并丢掉性命的缘故:第一是他总是想着凤姐,权当是相思成疾吧,可这不能说是凤姐之错。难道有魅力也是一种错?那黛玉宝钗探春等人都有错了,而且还得是大错。

第二,贾蓉贾蔷总是来讨债,这固然令贾瑞着急上火,但如果他敢和爷爷贾代儒说出债务一事,不过就是挨顿打,然后再想办法还上债务而已,终究不至死。贾代儒就这么一个孙子,他也不过是管教严苛,还不会不顾贾瑞的死活。

第三,道士一再嘱咐他,不要看风月宝鉴的正面,三日后管病好。而贾瑞竟然连这三日都等不得,一时一刻都不想错过在幻想中与凤姐的云雨之欢,导致精尽而亡。所以,贾瑞之死,和凤姐没多大关系。

那么,尤二姐最终走向吞金自尽的绝路上,也不是凤姐害的。虽然凤姐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尤二姐,但设想一下,如果贾琏能多留心一些、多关照一点,而不是一味的和秋桐享乐去了,凤姐想折磨尤二姐,也不太容易下手。况且,凤姐也不过是暗地里嘱咐丫鬟们不给她好饭好菜吃,并借助秋桐的伶牙俐齿来闹她骂她罢了,再狠毒,凤姐也不可能明目张胆打杀尤二姐,因为凤姐要的是什么?是贾府的权力,是贾母的宠爱和王夫人的信任,她必须得明面上有个好名声,如果尤二姐有点心机,就能把凤姐哄得团团转,只可惜,她一心做着贾琏承诺时给她制造的美梦中。

另外,贾母一开始还是很喜欢尤二姐的,说她是个齐全孩子,比凤姐还标致。如果尤二姐在见过贾母之后,能够用心去承欢,并哄好婆婆邢夫人和掌权者王夫人,再培养一下自己与贾府姑娘们和丫鬟婆子们的人际关系,就像宝钗那样,即使做不到周全、完美,至少可以让贾母、邢夫人和王夫人对她有个极好的印象,当得知有了身孕之后,再找借口到邢夫人那边住去,借助邢夫人对凤姐的不满,至少有个安身之处来保全肚子里的孩子,等到孩子生下来,就算孩子和探春一样,认凤姐为母亲,尤二姐也能继续待在贾府,再差也会和赵姨娘一样,后半生衣食无忧了。如果能活到孩子成家立业,尤二姐也就熬出来了。

只可惜,尤二姐徒有做正室的野心,却没头脑为自己的人生做好规划,更没有足够的智商为自己拼得一席之地。她连赵姨娘那点本事儿,都没有。虽说赵姨娘可恨,至少有勇气有胆量去争一争,而且赵姨娘凭借自己之力,留住了贾政这个人,而尤二姐成了正大光明的妾室之后,贾琏便心里眼里只有秋桐一人了。所以,尤二姐之死,罪不在凤姐,而在贾琏。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1)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1)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1)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