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除了《我的前半生》还有《喜宝》

前段时间随着《我的前半生》的热播,我也跟风追了把热剧。

看到前五集陈俊生和罗子君要结婚,和曾经的孔雀男的感情初见端倪的时候,实在忍受不了好奇心的啃噬,决定去看亦舒的原著。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

花了几个小时把原著读完,自己当时的心情真的是一言难尽。

和电视剧有很大的不同,书中连贺涵这个人都没有出现。故事情节有很大的变动,总的来说是一个失婚妇女没怎么努力又嫁给了一个钻石王老五的故事。

和电视剧一样匪夷所思的是女主角罗子君,何以在十三年里的婚姻那么迟钝糊涂不可爱的一个人,离婚后上一年班下来,竟然脱胎换骨成为一个那么聪明,宽容,风趣,豁达的玻璃心肝人?上班要是这么有用,还要那么多女人做家庭主妇等待着被抛弃的命运吗?想来子君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否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离婚打击再大,也不能把一个蠢货变成一个智者。但是本质聪明的一个人,为什么有对十三年的婚姻浑浑噩噩毫不在意,丈夫的出轨完全不知情?

书中没有提到贺涵,但是提到了其他几个男人。涓生是前夫,承担使女主警省的任务。老陈连露水情人的不算,只是供女主鄙夷和解闷。老张是塑泥的知己,承担使女主工作的任务。翟君是女主最终的丈夫。也就是最终的的那个油盐不进,纵深情海40多年,但是只见了一眼罗子君两人在一起散了步就愿意放弃海外的一切工作去香港和子君结婚的钻石王老五。

其实对于亦舒的女权主义我真的是欣赏不来。你说她是女权主义,用于警醒女性要取得独立,不能完全依附与男人,因为那样你的希望以及感情容易落空。但是她实际上是伪女权主义,女人最终还是从男人中来,到男人中去。他们对于女性困境的解决方法,是让女人是去找一个可以满足她们经济与情感需求的男人。他们唆使女人回归或半回归家庭,将女人幸福与否的钥匙递到男性手里。女人有男人爱,所以幸福;没有男人爱,所以不幸。

基于利用的两性关系,会使女人完全陷入被动。因为女性需要通过表演与取悦巩固男性对自己的喜爱,女人的幸福完全取决于男性。因为女性期待从男性那里获得情感或经济上的单方面庇护,这种单方面的付出,一定无法持续;。这种付出一旦中断(必然中断),女性就陷入悲剧。

所以陈俊生的离开使罗子君陷入了悲剧之中,也成就了一个新的罗子君。

有人说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使前半生靠男人,而后半生则是靠闺蜜的男人。

想来失笑,可是想起来确实不假。

在书中罗子君出来工作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有过很多艳遇。但是作者一直在描述子君多么努力,独立的时候,我却只读到我很寂寞,我需要男人来爱我。没有男人的爱,我再好,也是不完整的。我真的很搞不懂为什么要这样。亦舒笔下的女子都要独立,可是最终她们还是离不开男人。女人最终还是要嫁一个好男人来提升自己的价值,这是这本书跳不出的圈子。


亦舒实际上是一个很懂得世态炎凉很冷酷的一个人。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蚤子。亦舒把那些蚤子挑出来给你看。唐晶是好闺蜜吧?可是你看亦舒怎么写唐晶。亦舒借子君女儿安儿的口说唐晶:
“我听过唐晶阿姨打电话求男人替她办事,她那声音像蜜糖一样,不信你问她,”安儿理直气壮,“那男人立刻什么都答应了。”
我更加悲哀。 真的?唐晶也来这套?想来她何止要懂,简直必须要精呢,不然的话,一个女人在外头,怎么过得这许多寒暑?女人所可以利用的,也不外是男人原始的冲动。
“真的吗?”我问女儿,“你见过唐晶阿姨撒娇?”
“见过,还有一次她跟爸爸说话,绕着手,靠在门框上,头斜斜地柱着门,一副没力气的样子,声音很低,后来就笑了。” 最好最信任的闺蜜,在自己的男人跟前,照样装柔软装娇弱楚楚可怜。“女人所可以利用的,也不外是男人原始的冲动。”

还好电视剧没有在这一细节上加以选择否则唐晶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

关于女强人唐晶所利用的,也不外是男人原始的冲动罢了。这句话读起来就让人觉得愤懑不平。

袁泉饰演的唐晶

以上的部分都是我对这本书中所表达的观念不予赞同的部分。但是小说也有写的很好的部分,上面说亦舒是一个很懂得世态炎凉的人。

小说中我认为写的最好的部分是势利。势利这两个字,准确和精炼,一个势,一个利,道尽了真相。势利处处有,人心古今同。看子君初离婚时,才识人间势利滋味,愤愤不平。

书中子君并没有一个像薛珍珠一样可爱,豁达的母亲。文中的有关势利的部分也就是子君离婚后回娘家收到的一些白眼与偏见。

作者写得太快,让子君不曾吃什么亏(可能作者觉得让子君离了婚,已经算吃过大亏),轻轻巧巧的就开了窍,左右逢源,又有做陶艺的天赋,马上上岸,洗手不再做仰人鼻息的小职员,实在是很厚爱子君。也有可能要亦舒把艰难往深了写,她也写不出。亦舒自己虽然上过班,但是时间也很短暂。她又是个有才华的人,算是个社会精英,怎么懂得小人物的辛酸。

怎么来说,这本书我不喜欢。触及了人生的一点点皮毛,但难逃言情小说的窠臼。

图为《我的前半生》

说到亦舒,还不得不提的是她的成名作也是代表作《喜宝》。

其实我现在也搞不懂这本书为什么是她的成名作和代表作。

《喜宝》说的则是一个小女孩被一个老头包养,后来老头死了,财产全部归她,老头一家人全仰仗她的故事。

如果经常看我的书评的话,就会发现我的梗概一般都很简要。嗯 简要。

《喜宝》说的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写女性堕落的题材有很多,比如说《长恨歌》中的王琦瑶,《第一炉香》中的葛薇龙、《啼笑姻缘》中的沈凤喜。大都披着各种各样的幌子,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但是《喜宝》真的是其中我最不喜欢的一部。因为它的情节特别玛丽苏而且不合情理。

总的来说,基本上露脸的男主都喜欢姜喜宝。不仅勖存姿(包养喜宝的老头)对喜宝刮目相看,并且老头的儿子也因为喜欢喜宝喜欢的精神出现了点问题,父子两不惜反目成仇。而且老头的女婿和喜宝搞得也不清不楚。读到这我就很郁闷了啊 就因为这样一个女的把自己的家庭弄得鸡犬不宁。这个老头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情商去掌控他的商业帝国的?

雷人的还在后面。勖存姿可以说是有儿有女,生意遍布很多国家。他包养喜宝纯属是为了在年轻女性身上找寻生命力。而一个青春洋溢、对人世间欲望无限的美貌女子无疑是勖存姿最好的征服对象。

而且据书中交代,勖存姿的情妇应该不止是喜宝一个。

可是到最后大厦将倾,勖存姿生病去世。盛极一时的勖家居然要靠她姜喜宝支撑,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更何况勖存姿又岂是一介黄口小儿,难道不会早早为自己及家人安排好后路?姜喜宝她再聪明也只是小聪明,唬人玩儿的把戏,她再有能耐也不过装得一副洞悉世事的超然,骨子里是个索爱不得的小女人。她在勖某人心里再有分量也不过是一个被豢养的金丝雀。所以这样的结局安排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

《喜宝》

还有那句很著名的话: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没有就给我很多很多的钱,再没有的话 我有个健康的身体也是好的。

这句话也是出自《喜宝》。不过亦舒写喜宝最让人惊颤的是那种清醒的堕落。

有些人的堕落是浑浑噩噩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而喜宝这样接受过高等教育,极其聪明理性的女孩子,却还是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并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陷入烂泥里,想自救却又完全无能为力。

为了付学费,她先是和一个年纪相当的富二代谈恋爱。当然她可以把男朋友对于她的帮助想象成正常恋爱的资助。当勖存姿提出要包养她的时候,简直就是等于当面给了她一个耳光。而她因为没有下学期的生活费和学费,居然就接受了。

一开始她只能安慰自己说,自己只是出卖了肉体,但仍能保持女性的独立。等到大学毕业或者稍微晚一些,自己能够在社会上自立的时候,自己可以离开他。

但是很快她就感受到了金钱无坚不摧的力量。自己的那点小聪明根本就无法阻挡。因为从一开始,决定权只在勖存姿的手上。

这就是喜宝刚开始把图书馆的书都买下来,天天在豪宅里用功读书。后来连课都不去上,学业荒废的原因了。

小说的结尾说,姜喜宝的日子还长着呢!而真正的姜喜宝早就已经死了。

图为亦舒

其实亦舒的书我看的很少。不该这么仓促就写关于亦舒的这篇文章的。但是如果她的小说都和这两本的思想题材很相似的话,我还是不读的好。

觉得亦舒笔下的女主并未得到真正的独立。女主的物质与精神都必须独立,至少应该以独立为目标。女主角的幸福是自己争取,而非男人的赐予。

而且永远都不要指望别人来将你拯救。不要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只有自己靠自己才是永远都不会落空的。你来了,很好。但是要是没有你,我也会努力的很好的活下去。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其实有同样的问题。就是它设计了贺涵这样一个万能男主。子君离婚了,他充当人生导师。子君入职了,他又充当职场导师。你发现这个男主他是没有弱点的,没有挣扎和犹疑的,他跟神仙一样无所不能,颜值还高得可以。这样一个高大全男主,对应到男性中心的中国古典小说里是什么呢?就是《聊斋》里的狐狸精。他是以满足主角想象而存在的,神仙一样的完美。在现实里找不到。

看了这么多的言情小说,觉得当代言情小说中的男性角色都不是独立存在的,他们存在的价值,他们在职业上的价值,在人生上的价值,就是去爱女主角,关心、照顾和引导女主角。这听起来是件好事,对不对?不对。因为这样的男性角色设置,女性就被剥夺了自主选择和拼搏奋斗的权力。小说作者为了解释女主为什么被爱,就不停写她有多漂亮,皮肤如何白皙,性格如何讨喜。最后又变成一个以取悦男性为目的的故事。

取悦自己才最重要。

此文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喜欢亦舒的同学还请不要介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