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怪谈二

等反应过来,楚坤已经出了主教楼的大门,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刚才在307教室门口拒绝尹璐的邀请时,他能明显察觉到她想捕捉到他躲闪的目光,也许尹璐没听出来,他知道自己的声音一定在微微颤抖,他在从脑海里抓出一个可以躲避再次进入307的借口,可是脑海和刚才的眼前一样空白,也许毫无逻辑可言吧,他看到了尹璐异样的目光,没等回应就转过身,尽可能自然地放步走了起来,等确信自己脱离了她的目光所及之处时,楚坤听见了逐渐强烈的喘息声和奔跑的脚步声。

 出了主教楼他尽可能平复自己忐忑的心情,除了心跳,奔跑的脚步声和喘息声逐渐平息下来,现在他又站在了主教楼门口的楼梯上,正对着前面的空地,在雾霾调和的昏暗路灯下,可以明显看见,那些长椅上坐着疏疏落落的几个身影,就像刚才集合前一样。就是在这里,几个小时前他在台阶下看到了面色苍白的尹璐。但他还是没有多做停顿,他感觉后背有一种无形的手在推他向前,让他不顾一切地奔跑。

 冷汗,从一开始就没有停过……

 这几个小时的经历像坏掉的放映机在楚坤的脑海里不断倒带,然后所有记忆开始被冲击得支离破碎,只剩下无形的恐惧充斥其中。他不得不用冰凉手轻抚额头让自己冷静下来使记忆回到开头,从他坐在307教室自习开始。

 在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他看了看自己那表带破烂不堪的手表,五点一刻,在六点半之前足够他把高数作业做完,一二楼已经有了不少人,他上了三楼,毫无征兆地径直走向角落,看到了空无一人的307教室。也许是空无一人吧,因为307教室没有开灯,在日色欲颓的这个时候。

 教室里的桌椅略显凌乱,不过还算整洁,桌面上基本没有灰尘,他想,也许是有班级用过这个教室上过课吧,黑板上还有几行公式没有擦。“没有暖气吗?”他皱了皱眉头,这个教室怎么感觉格外的冷,把门和窗户都关好以后,随便挑了个座位坐好,把书都展开来开始做作业,一种不安全感无意中在心底生根发芽,最后体现在他逐渐僵硬的手指和干涩的眼睛上,越来越感觉自己看不进去书了,也许那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室内较低的气温和有些弧闪的灯光了吧,那个破烂的手表上的指针慢慢滑向了六点二十五分。

 也许他真的没意识到,他只是以为自己看了一个多小时书看累了而已。看着窗外的路灯光被霾散射到空中,他此时唯一的想法是等到六点半再下去吧,室内的空气也许不会那么沉重和污浊,只是,气温相差无几而已。

 他好像听到了风呼啸的声音,但不是来自窗外,似乎是门外。

 他开始收拾东西,也许动作足够轻缓,因为那呼啸的风声一直没有被他自己发出的声响盖过去,楚坤相信此刻唯一的声响只有三个来源:他的书、外边的风声和自己手表的滴答声。

对,他遗漏了此时主教楼外正在播放的广播里低沉的音乐,那音乐声似乎只有那时在门口的尹璐听到了吧,而他的耳边的的确确只有这三种声音,或许是两个,他的耳朵欺骗了自己,此刻不应该会有风声。

 突然灯熄灭了。

 不是停电,他告诉自己,门上的窗户透进了外边走廊的灯光。

 他听到了窗户拉开的声音。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耳朵没有欺骗自己。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