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9.17

突然记起一个算不上朋友的朋友。我高一时期是自己在外租房子住。一个出租屋。大概20,30平米。出租屋里没有厕所,要走出来隔壁才是厕所。是独立的。那是我的第一个家,第一个很独立的家。那一整栋楼都是女孩子。一整栋,根据房东说,住在哪里很安全。因为没有男生住在那一片。那个时候我的父母为了锻炼我,所以在学校附近给我租了一个房子,父母经常来看我。我自己一个人在那个20平米左右的空间里住,平时吃住都要自己动手,吃的全部要自己动手。我的意思就是靠不了别人,衣服要手来揉,没有洗衣机。大冬天的冷水冷冰冰的,也得洗,不然没得穿。裤子要自己亲自洗,饭要抄糊了,含泪也得吃完。我的厨艺就是在那段时间练的,因为学习很忙,所以也经常在外面吃。下馆子,六盘水整体消费水平不高,一碗有肉的粉才十块钱,羊肉粉,酸汤鱼粉很多年没有涨价,都是十块钱。暖呼呼的,有时候熏得人眼泪汪汪的。那个时候一些女孩子经常问我,一个星期爸妈给我多少钱,我都说一百。那个时候对钱没有概念,觉得一百都很多了,但是一个星期绝对不止一百。很多女同学听了我一个星期一百块自己做吃的,就算来了我家,也不在家吃东西。可能她觉得一百块太少了。其实这样也好,要是有女同学来看我,说实话,我也不想做,主要还是嫌麻烦。我自己很多时候都照顾不了自己。我自己很多时候都是下馆子。同学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招待。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其实没有那么精明世故,那个时候不会什么东西都做到满分。现在也是。也是那个时候,高一的时候,有一个同班同学,她是一个女孩子,她家里就只有她和她妈,家庭很是拮据,她经常和一群女孩子一起玩,三五成群的。其实这样也好。在我眼里,她很阳光,感觉不像是经历了很多大风大雨的人。脸上也看不到忧伤。她也经常到我家去玩。我的脾气其实一直很好,她来我家,来就来吧,但是我和她不是很熟。她要是想来,那就来。有一天,我们在谈心,是她挑起的话题,她告诉我,她爸妈离了婚,她爸拿着杀猪刀把她妈追到山上林子里,扬言要杀了她妈,那一天她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一直在哭,我也一直在安慰她,她和我说完这件事情之后,从那以后,她和我的感情生疏了很多。她的这个秘密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过。包括她和我说过的任何事情,我也都没有向任何人提过。但是她就是突然不和我联系了,我像一个垃圾桶,被吐槽完,就扔掉了。从那以后她在班上遇见我,都很冷淡,我不是一个很会看人眼色的一个人,用一个朋友的话来说就是,别人都已经翻白眼了,我还要往上凑。就是有点看不懂别人脸色的意思。我在她的脸上,那个朋友的脸上,看到了冷淡不耐烦,甚至是厌恶,我一度很怀疑我自己,觉得可能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后来连同她的那一帮朋友也一起疏远了。平时也走不近。疏远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讨厌我的人,心理很难受,曾经她还向我说过秘密。后来被讨厌的时候多了,渐渐习惯了。也没有什么好难受的,毕竟要去面对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必须得明白,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而我要去面对和处理这些事情,找到一个合适的,处理事情的方式,学会如何与人自处。我记得她难过的时候,是我在帮她擦的眼泪。她哭得动都动不了。用了我几卷纸。到现在还记得她眼睛红红的样子,像一只发了怒的兔子。让人同情,觉得她很可怜。自从她过河拆桥之后,我也没有拿她的那段经历去刺痛她,我知道,她不会对她的那帮朋友提这件事,因为不会给她保密。添油加醋的宣传可能也少不了,所以她不会提。然后我也没有提过。只要她不说,这件事除了我和她,没人知道。后来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她家玩,我去过几次,房屋简陋得不得了,小平房里几件像样的家电都没有,一间几十平米的小平房容纳了她和她的妈妈,给了她们容身之所。那是一个家庭安身立命的地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不容易。我记得我来那一天,她妈妈出去卖凉粉了。那是一个家庭的收入来源,所以我的文字也不能太苛刻,不能因为她对我变了脸色,就去打扰她的幸福。那间小破房子撑起了她的大学梦。我听说她大学去了内蒙古放羊。她给她的朋友发在大草原上赶羊的视频。她没有给我发,有点失落。其实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评价我和她的关系,确实在她落魄的那段时间我给了她温暖,替她擦干了眼泪,但是我在落魄的时候,她可是不闻不问,可能只是后来人变了。不管怎么说,能够遇见一个人,能够有一段经历让我今天写成了这篇文章,都是不错的吧。时间会冲淡一个人的一切,友情也不例外。时间带走了很多东西。把原本的我们变得物是人非,一路上遇见了很多人,一路上看过了很多的风光。我还记得我的初中老师告诉过我一句话,她说,人的这一生,就是要见过很多风景,经历不少事情,到老了,才觉得有所回忆的地方,不然老了,吹牛都没有事情可以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