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把温柔留给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梁沐阳又迟到了。

正好对上英语老师那张严肃的脸,英语老师又像往常一样叫她出去外面罚站。而这一站,就是三节课。也是,像她这种坏学生,能被这样对待也是正常不过了。

自卑感总是由心发出的。孤独的人即使在热闹的集市也寻找不到心安。被遗忘的总是那么自然,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不害怕丢弃,就是害怕直面自己的内心。

梁沐阳就是这样一类人。她永远都是坐在窗户边,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发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学习......

合群这种事,对她来说那是打了八竿子也钓不着。

而相反,却总有那么些人,在人群中总是那么耀眼,光彩夺目的令人忍不住把视线定夺在他身上。

陆青枫,集智慧,才华,容貌于一身的校园风云学霸。

不仅有着令人瞩目的身世,还是一个高级禁欲系男神。你说他有什么缺点,那就是长得太妖孽,有着一张分分钟迷死万千少女的俊脸,而且还腹黑,对,超级腹黑!

梁沐阳一直是自动屏蔽这些信息的。

然而,耳濡目染之后也了解了一些。


2

梁沐阳第一次见到陆青枫是在图书馆外面。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校园里都开满了紫荆花,花香散发到各个角落,微风轻轻地吹打着河边的杨柳,而此时的梁沐阳,正在柳树下小憩。

柳树的柳枝偶尔会随着风的飞扬拂过梁沐阳的脸上,少女的长发与柳枝一起起舞,长长的睫毛让她的脸变得有几分醉人。这场景胜似一副闲置的美景,却又没有高雅的修饰。

梁沐阳习惯了呆在无人的角落。

有时还会拿着一本小说,在柳树下看书,而往往一看就到夜幕降临之时。

她很喜欢吹着风,听着歌,看着喜欢的小说。沉迷于那些安静的世界里,品尝一个人的快乐。尽管孤独常涌上心头,可依旧享受寂寞。

陆青枫刚从图书馆出来,正好看到梁沐阳小憩的场景。

看着这个既陌生又有点印象的少女,陆青枫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动容。

但是一向不爱管闲事的他,却不由自主的走到少女面前,竟是为了诡探她的容颜。。

少女的脸色很平淡,没有多余的情绪参杂在上面,就像一本白白净净的书页,看不出什么迷人之处。

陆青枫竟然产生一种想要捏她脸的想法,可下一秒,就对上了梁沐阳天真无邪的大眼睛。

梁沐阳惊呆了!她是在做梦吗?怎么面前有一张俊俏的脸出现,不应该做春梦啊?

随之,捏了自己脸一下。

“嘶!”脸上发出一阵疼痛感,梁沐阳确定自己没做梦。

陆青枫被梁沐阳突如起来的一幕愣住了。

尴尬的说了句:“我刚好路过。”

“哦。”梁沐阳无语的回了一句。她并不是太想跟陆青枫扯上什么关系。于是便起身,手拿着书包,从陆青枫身旁走过。

而陆青枫看着她这个态度心里就特别不爽!一般只有他对其她人态度冷漠。今天,这种被人忽视的态度还是头一回感受到。

于是,他大步往前走,追上梁沐阳,想要赢回他的荣誉感。

他拉住梁沐阳的手臂,正要说话之时。

梁沐阳就先开口:“你这人脑子有病吧。”语气冷冷的,不带一丝温暖。

陆青枫没有生气,反而邪魅的吐出一句话:“我们是不是认识?”

“不认识。”

梁沐阳直截了当,不给他留任何悬念。

“那不认识,现在认识也不迟吧。”

陆青枫摆着拽拽的姿势,邪魅一笑。

陆青枫那么高冷的一个人说出这种话,要是被他的迷妹们听到可就要炸了!梁沐阳心想。

“没兴趣。”

梁沐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

“我有兴趣就好。你只负责接受就好。”

陆青枫双手插着口袋,一脸的自然其乐。

梁沐阳真的不能想像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禁欲系男神?我去,她们怕是瞎了吧。。

“你随意。”梁沐阳背着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留给陆青枫的,就只有那飘逸的长发,和少女坚定的步伐了。

“算了,你以后会明白的。”陆青枫苦笑了一声,随后,也背着书包离开了。


3

接下来的生活,梁沐阳过的好像有点不如顺心。

陆青枫好歹是一个学霸风云人物,在梁沐阳周围整天做些奇奇怪怪的事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不,她们班的一个男生开始八卦了。

许袅手里拿着一杯奶茶,嘴里叼着吸管,一副八卦的样子向着梁沐阳走近:“梁沐阳,那个陆青枫是不是对你有点意思啊?那家伙有事没事就往你身边转。我们班的学渣和学霸的爱情故事,说出来肯定得让人笑掉大牙吧。”

徐袅笑的很大声,几乎是破音系列的。

而梁沐阳直接给她翻了个白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梁沐阳还是挺有威慑力的,至少徐袅是欺负不了她。

而徐袅觉得没啥意思,也就不了了之。

而陆青枫在另外一个角度看到的却是一男一女的场景以为有什么暧昧不清的关系。

他便立刻炸毛,然后跑去梁沐阳的教室,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可谁知,去到那里时两人都不知去哪了!

而梁沐阳她们班的花痴女见到陆青枫,便对陆青枫眨着星星眼,那份花痴相着实令人毛骨悚然啊。

最后,陆青枫灰以各种借口溜溜地逃走了,生怕被各种各样迷妹逮着,那就不好脱身了。

中午。

梁沐阳一个人坐在食堂里,吃着一素一荤的饭菜。却从大老远就看到陆青枫往她这个方向走来。

陆青枫招她挥挥手,然后端着自己的饭菜放在她对面位子上:“好巧啊。我也是喜欢吃西红柿炒鸡蛋。”露出那似笑非笑的妖孽脸。

而梁沐阳直接不留情面的甩出一句话:“那么多位置,你怎么偏偏坐这。害我都没心情吃饭了。”还表现出一副很厌恶的表情。

而陆青枫死皮赖脸的,完全不介意的吃着饭,嘴里悠悠的吐出:“因为你是我的下饭菜哦。”顺便还向梁沐阳抛了个媚眼。做了个积极暧昧的动作。

梁沐阳瞬间觉得脸发红,整个人的心动也稍微有点快!心想,这个陆青枫真不是个善茬,连情话都说的那么没羞没躁。

但梁沐阳还是隐忍坚持:“吃完饭赶紧走。”完全不敢跟陆青枫对视,便低着头吃饭。

而此时的陆青枫心里特别得意,看着梁沐阳害羞的样子,他真的得多多逗她才行,完全沉溺在这份美好的相处。

一想到其实自己是个大野狼,陆青枫嘿嘿了几声。

“喳,娘娘。”

陆青枫学着电视的台词,压着低低的嗓音。

殊不知,梁沐阳听的头皮发麻。她表示,此人真不好惹。


4

翌日。

梁沐阳早早的背着书包出门了,手里还拿着一些东西。

原来,她是去看妈妈了。

她的妈妈六年前过世了。那一场始为终料的车祸,让她的妈妈从此闭上了眼睛。爸爸也因此变得沉闷,抑郁甚至常年在外流浪。

梁沐阳早已习惯了独孤,常常与黑夜为友。她明白,只有黑夜与寂静才是心里最安心的的守候。即使全世界都不认识她,那也无所谓了,因为孤独的心早已爬上心头。

而陆青枫,又无缘无故的走进她的世界,她开始慌了。她害怕别人去揭开她面纱下的伤疤,她不愿别人去诡探她的世界。因为那将会是生死不如的感受。

梁沐阳走到墓碑前,把水果和鲜花放在前面。

“妈妈,好久没来看你了。你最近怎么样?”梁沐阳低沉的声音响起,眼神的红丝脉络清晰。

“爸爸很想你。发疯的想你。”

“但是,我很讨厌你,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然后让我去遭受这无形的折磨!”

梁沐阳双腿跪在墓碑前,此时的她,泪水模糊了视线。抽噎的声音和鼻涕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这时,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给你。”陆青枫从口袋里递拿出一包清风的纸巾,递给梁沐阳。

梁沐阳惊慌的躲闪,连忙惊醒。

“你怎么在这里?”

“不小心遇到的。”

陆青枫尴尬的说着。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梁沐阳生气的喊道。她害怕别人看到自己这副窘迫的模样。

“我并没有可怜你,而且你并不可怜。你只是一味的沉溺在自己的悲伤世界里不愿走出来罢了!”

陆青枫不知为何那么激动,脸上的青筋都暴露无疑,而手脚也颤抖的厉害。

“并不是只有你是最可怜的。”

陆青枫接着淡淡的说:“我妈妈在我六岁那年就离开家里。父亲特别讨厌母亲,每当他喝酒回来,总会发酒疯,用鞭子打我,骂我、甚至把我关在黑暗的地下室里。那个时候,我总在想,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救我?可她没有,反而一个人在外面潇洒的过日子。后来,我遇到一个女孩,是她告诉我:“人不能总害怕面对现实,向前看总会有希望。”前不久,那个女人她死了。我却不知羞耻的来看她。”

陆青枫发出一声嗤笑,他在笑自己的可笑,愚蠢,既然还渴望着在那个女人的墓碑前寻找一份母亲的温暖。

梁沐阳听着,整个人也有些惊呆了。没想到,陆青枫那么一个风云人物,家世显赫的完美大少爷,既然还会有如此黑暗的童年?

“你并不要因为这样就同情我。我也不会因为你的事而怜悯你。因为它们根本就不是羁绊我们前进的阻力,只是我们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而已。”

陆青枫对着天空说出这些话,他的眼神充满了对世事的看淡。那一刻,梁沐阳的眼神里闪现着陆青枫从一个稚嫩少爷瞬间成长的模样。那种迷人,兴许也只有梁沐阳自己心里清楚了吧。

“兴许是吧。我们都是太跟自己过不去了。”阳光洒在梁沐阳的脸上,她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而那个笑容,只属于他的。

或许上天总是这样,很多意外总是那么突然。

我们总是埋怨自己的怯弱,总是羡慕别人的光鲜亮丽。却总也想不出来,别人隐忍的外表下住着一颗脆弱的心。

那天之后,梁沐阳再也不对这个少年百般冷漠了。相反,她看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温软和说不出的意味。


5

陆地的青枫啊,你就像那清风一样逍遥自在的活着吧。不用担心这世间的条条框框,你只需要把心交给大自然,用心体会这短暂的一生。

这是陆青枫的名字缘由,也是她妈妈最后的愿望,她希望她儿子不受城市繁华的影响,归属于安详的自然。不像陆正洺一样,心狠手辣,不念旧情。

十一年前。

在一个城里有着一片小区,而小区的不远处就有一座小山,山上面种满了果树,有些果树还结着饱满的水果。

在小果树里,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坐在石头上,互相吐糟自己的父母。

男孩长的很帅气,女孩长的很可爱。

女孩很开朗,她每天都会给男孩说好多好多有趣的事。而男孩的心结,渐渐的打开了,变得开朗了不少。

那个时候男孩对女孩说:“等我长大了,我要娶你回家。”

女孩害羞的回了句:“到时候你就忘了我还不定呢。”

男孩女孩笑了,笑声溢满整片果林。有点欢喜,有点甜。

后来,女孩离开了。悄无声息的,男孩从此再也没有联系到她。

那相遇就像一阵风来的太突然,我还来不及去思索,它便已从脑海散去。我很想去用力挽留它,却寻不到足迹。

那个男孩叫陆青枫。

那个女孩叫梁沐阳。


6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

梁沐阳此时正在一家补习机构做兼职。

她的生活也过的很是惬意,从前那个孤独寂寞的女孩也告别了过去,重新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梁沐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放下手中的试卷,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整个人精神也很饱满。

“梁沐阳,老地方。不见不散。”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生,低低的,很酥很酥。

“陆青枫,你还是那么闲啊。”

梁沐阳有些打趣道,却难掩住内心的欣喜若狂。

“只因是你。”

陆青枫嘴角勾出一个弧度,那个样子,真是帅呆了。只可惜梁沐阳看不到哎。

“油嘴滑舌。”

“你还不是一样喜欢。”

电话那头传来贱贱又酥人的嗓音。

“有没有期限?”

梁沐阳忍不住问。

“那就勉为其难一辈子吧。”

“哎,陆青枫,你还不愿意了?”

“不敢不敢。老婆最大!”

“谁是你老婆?真不要脸。”

“你啊!我不要脸的。”嘿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