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红发带 下

八月初的灵力测评,七海挑了练度不是太高的二队,队长则是打刀,加州清光。

“总的来说,除了灵力数值会被记录以外,这就是一次常规的普通战斗,会有战损,还请审神者多加留意。”

“知道了知道了,”七海冷笑,“若是一招就把对面打趴下了,那个家主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可她没有想到,对面的敌人竟然会如此的强势,凶猛的攻势完全不像是那个前几天还被她打得鸡飞狗跳的菜鸟审神者。

“见鬼——”七海搭箭拉弓,可是无论她怎么瞄准,箭也会在即将正中对方眉心的前一刻诡异地偏掉,“为什么……射不中呢……”

直到鲶尾被对方开幕的投石轻而易举地砸成了重伤后,七海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张地图估计是被动过手脚了。她将唯一的一枚御守留给了鲶尾,带着剩余的兵力继续向前进军。

只要她能够打败对手,一切都会没问题的。这是她在流浪的七年中学会的丛林法则。一切都会没问题的,毕竟,她怎么可能输给那种废柴?

“主殿,”队长清光汇报道,“发现敌方大将,距离合战场有约二百米的距离,可能是掉队了。”

“有人去对付了吗?”

“今剑过去偷袭了。”

“告诉今剑不要手软,”七海咬牙切齿,“出了什么错我担着。”

然而就在今剑即将得手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正在和清光交手的鹤丸国永许是察觉到了身后的气息不对,一瞬间从攻势转化为了守势,清光的刀尖划破了他的羽织,他却全然不在意。

“奈奈生!”

电光火石之间,鹤丸国永已然拉着还懵着的七濑避开了今剑的偷袭。小天狗一个趔趄,刀尖堪堪擦过七濑的前额。

“抓住你了哦!”今剑凭借着灵活的身躯快速地调整好姿势准备再攻,却被鹤丸国永反手一刀格挡住了。不过可惜的是太刀的机动力可比不上短刀,再加上怀中绊脚石的牵绊,今剑的第二招得手得很轻松。

只是,不知道为何却触发了真剑必杀。

狂风的裹挟之下,七海对于鹤丸国永何时出现在她的旁边一点概念都没有,近距离的战斗中弓箭的优势尽失,面对着鹤丸国永扬起的刀刃,战场上的七海却仿佛回到了七年前,仿佛再次看到了那片废弃的水泥地和男人手中锃亮的尖刀,冰凉的尖刀紧贴着她的肌肤,一刀,又一刀……耳边回响起小女孩又哭又笑的嘶喊声,一时间她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在浑身的颤抖中,手中的匕首应声落地。

“哦?你就是大将吗?”

终结的刀刃很快就要落下,七海却觉得一阵轻松,对于这个恶心至极的世界和自己十六年来的经历她没有丝毫的留恋,只是清光……不知道他会不会伤心呢……

“七海!!”

啊……她是已经死了吗?不然为什么会听见清光在喊自己的本名?

七海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内容却让她瞬间崩溃了。

鹤丸国永的刀刃贯穿了挡在她身前的清光,清光疼得瞳孔骤缩,却没有退让。

“太慢了。”鹤丸国永冷冷地对着他说道。

清光却轻咳着笑了,黑色的风衣,红色的鲜血,七海甚至都捕捉不到他的伤口究竟在哪里。

“慢又如何,起码……我救下了我的主人。”

可是接踵而至的第二刀,却将七海的叫声硬生生地冻结在胸膛中。

真剑必杀触发的二段攻击,第二刀正好刺穿了清光的心脏。

鲜红的身影,如同深秋的枫叶一般飘向大地。

“主殿,真的很对不起。”她听见清光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这一次,还是没能陪您走到最后呢。”

随即就是微不可闻的碎裂声,碎裂的刀尖和着点点银屑无声地掉落在了地上,清光看着她,一脸留恋地闭上了眼睛。七海看见他笑了。

“能有机会保护您真的太好了,主殿……”

加州清光,铓子折断,修复不可。

七海抱着怀中的清光浑身颤抖着,喉间迸发出一声奇怪的声响,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

“主殿乖乖把饭吃完了我就滚出去啊。”

“吃完了要说‘多谢款待’哦。”

“笑怎么了,必要的时候我可以陪主殿一起笑。”

“我们都是河川下游的孩子,好好打扮了才会有人爱啊。”

“这次我想和主殿一起,一直一直走下去……”

爱打扮的清光,爱撒娇的清光,怕痛的清光,如今却为了她身中两剑,残破地躺在她怀中,一点也不可爱地死了。是他教会了她如何去爱,可是在她好不容易学会了之后,自己却先她一步而去。

七海歇斯底里地狂笑着,拾起地上的匕首冲向了几乎没有了战斗力的鹤丸国永。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主殿!冷静一点……”

刀尖还没来得及触碰到眼前的白色身影,对面的队伍便消失了。随即她的颈后挨了一掌,在失去意识前,她听见自己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在了清光的身边。



七海双手扼住了狐之助的脖子将它抵到了墙上。

“你没有告诉我合战场会开灵力修正。”

“这真的是……万不得已……”狐之助艰涩地吐字道,眼珠子都被掐得向上翻去,“有时空观测局的工作人员发现……奈奈生大人……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辞职……”

“所以你们就削弱我?为了给大小姐那边找回一点信心?”七海一把把狐之助扔到了墙角,后者剧烈地咳嗽着,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对此我们深表歉意。时空局不会追究您的任何责任的,不仅如此,我们还会赔给您一把新的加州清光,完全一模一样——”

“没有什么是完全一样的,”七海吼道,“给我滚出去!”

狐之助一溜烟地跑了,临走时还不忘把门带上。

七海怔愣地看着桌上的电子屏幕,凯旋而归的七濑正在接受着整个本丸的关心。她拿起电子屏幕想往地上摔,最终还是在最后一秒停住了。

七海望了望自己的双手,上面的指甲油还是办理入职之前清光给她涂的,现在已经破破损损,残缺不全。向来对外表不在意的她,这次却拿来了清光留下的指甲油,耐心地一点一点把残破的地方补好。

“我啊……现在愿意好好打扮自己了,会把自己打扮得可爱。这样还能再得到你的爱吗,清光?”

没有回答,一室寂寂。

七海看向了床头,清光留下的发带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好的丝绒缎面上已经落满了灰尘。

“好不容易在店里看到这么好看的发带,主殿你看这个颜色,看到它就可以想起我哦?”

轻轻拂去发带上的灰尘,七海用它束起头发,打上了一个挺括的蝴蝶结。



那次战斗过后,整个本丸都在担心他们冷漠任性的主人会一蹶不振,可是短短三天后,面目一新的七海便重新振作了起来。除了偶尔一些奇怪的小要求,她真的是位无可挑剔的好主人。

“这次战斗,请堀川君多向三日月殿请教一些经验。”

“七海大人,这样不可取,让付丧神在合战场上交流可能会让对面发现我方是有智能的。”狐之助想要阻止。

“我自有分寸。”七海冷冷道。

一次战斗过后,七海留了下来,用灵力的碎片拼出了“是谁?”的字样。

“七海大人,若是上头追查下来您想要和对面搭建联系,您可能会被撤职的!”

“我自有分寸。”

她自小就对身边的异常极其敏感,她相信对面的七濑也一定是这样。所以才要诱导着她一点一点地探寻过来,在追寻溯行军真相的过程中探寻到自己的存在。就像蜘蛛捕食一样,先收紧蛛丝,再一击致命。

“七海大人,为什么要擅自借用管理员的账号?现在整个论坛都在讨论陆奥国出现的神秘检非违使!”

“反正以你们的公关速度很快就平息下来了吧。”七海正在专心致志地涂指甲油,连头都不屑于抬一下。

狐之助的胡须气得抖了三抖。

“奈奈生大人差点丧命了。”

“不是还没死吗?我才舍不得这么快杀了她呢。这么好的玩物就应该让她再多陪我玩一段时间,然后再一刀,一刀……”

“我以为您早就不在意加州大人的事了,身为神乐组首席,这样公报私仇实在是很坏的影响……”

“没有啊,我早就不生气了。”依旧没有抬头。

“奈奈生大人的死对您没有任何好处,投影时间轴的link-mate死掉,您会被强行撤职的。”

七海放下了手中的指甲油,好整以暇地盯着火上浇油的狐之助。

“你真的以为这样的威胁能够唬住我吗,狐之助?我只负责投下鱼饵,肯不肯上钩那是她的事。现在鱼饵已经投下了,你已经无可奈何,所以必要的时候你还要和我站在统一战线上一起骗她。”

狐之助还欲再辩,脖子却被一把冰凉的匕首抵住了。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怎么可能还会让你活着出去。所以你究竟跟不跟我?”

狐之助一阵战栗,面对着在死人堆摸爬滚打了七年的七濑,玩战术它怎么可能会有胜算。

“所以您要怎么做?”

七海吹了吹指甲,淡淡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为什么要现在才开始行动?”

“因为我要等她爱上他。得到后又被迫失去的痛苦,我要她把这杯苦药一滴不漏地全部咽下去。”



八月,万叶樱下。

七海抚了抚头上的红发带,拉住蝴蝶结的一端将它慢慢解开。

三千青丝飞扬,和着凉夜里森然的风,纷纷乱乱地扑打在她的脸上。今天早些时候,她潜入了七濑的本丸在鹤丸国永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张字条,约他晚上在万叶樱下相见。她曾在电子屏中无数次见到他们两个在这里私会,知道他不会起疑。

“奈奈生。”不知何时,鹤丸国永已经出现在她的对面了。

七海背靠着万叶樱的树干,学着她顶讨厌的语气泫然欲泣道:“鹤丸……我错了,这段时间我对不起本丸的大家,我再也不会去擅自探查溯行军的动向了。”

感觉冰凉的指尖抚过她的眼角,想要帮她拭去并不存在的眼泪。鹤丸国永笑眯眯地搂住她,语气里尽是释然:“那就好!”

随即他便轻柔地吻了上去。七海一边回应着,一边将藏在袖中的短刀慢慢向外移。就是现在!让他在最甜蜜的时刻,被最爱的人一刀刺死吧!让他带着最惊愕绝望的表情,在无助中死去吧!

可是下一秒她就被一把扣住了左腕。

“你是谁?”不同于之前的温柔,耳边鹤丸国永的声音里满是战场上才会显露的冷厉凛然。

两人的战斗力完全不是一个层级,七海轻而易举地挣脱了他的束缚,向后一跃而起,站在了万叶樱的枝干上。

“我是谁?我是你最爱的奈奈生哦,我知道你最喜欢吃的菜,最喜欢的颜色,喜欢出阵,讨厌畑当番,喜欢下雪,讨厌下雨,甚至知道你昨晚在我房里过了夜……怎么样,身份确认了吧?即便知道是这样,你狠得下心来杀我吗?”

如她所料,鹤丸国永狠不下心。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根本就不是虫蚁,而是有弱点的人类。

她挽弓搭箭,黑羽箭呼啸而出,一击射碎了他口袋中的御守。

“住手,奈奈生!为什么……?”

随即是第二箭,正中心脏的第二箭。鹤丸国永捂住胸口,疼得浑身都在颤抖,却依旧朝着她的方向走去。金色的眼眸中满是绝望和难以置信。

“为什么……奈奈生……为什么……”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七海冷冷地坐在枝头看着他,“她杀死了我最爱的人,所以我要用同样的方法杀死她最爱的人。”

一击致命,二击穿心。当年清光受的伤简直像是捅在她的心上。七海看着倒地不起的鹤丸国永,娇俏地笑出声来。

“这样很公平啊……很公平的,不是吗?”



“该说的都已经和她说清楚了,”狐之助归来后无奈地说道,“最后一步棋已经下好,接着就看她会不会来找您了。”

七海整了整头上的发带,嘴角溢出一丝笑容。

“她会来的……我知道她会来的,除了我这里,她无处可去。”

接着她便推开门,迎接即将到来的客人。

“毕竟,我们要血债血还,是不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狐之助带着他们熟门熟路地穿过一道又一道的身份验证和电子门,随着最后一道电子门无声地划到两侧,七海终于回到了阔别四年...
    SaikaSacred阅读 153评论 0 0
  • 2017年1月15日,贵阳市青岩古镇,那天中午,墙外偶尔有路人走过的脚步声,屋檐上的青瓦很整齐,远处挂着枯枝,流云...
    刘斌随记阅读 106评论 0 0
  • 今早在地铁上遇到的人都还很有礼貌,三三让座,细节体现着深圳这座城市的文明 晚上下班约同事去洗脸~芦荟灌肤69元一次...
    一只井底的阅读 70评论 0 0
  • 靠背而坐,闭上眼,静静的听着火车呜呜前行的声音,哐---哧、哐----哧车轴有节奏的响着。窗外已经漆黑,透窗...
    山米小小的世界阅读 119评论 0 0
  • 命由天定,当我说要接本的时候朋友淡淡地来了一句。她说我一直相信命运都是安排好的,不论怎么努力都逃不出命运的安排。我...
    快用莎普爱思阅读 47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