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我们都曾经是个“孩子”

春节回家同家人去爬山,路遇毛毛虫,身子是一条的形状,在一直一弯中前行着,甚是有趣,妈妈用胳膊戳我,“拍个朋友圈吧!”

我满足她要求,掏出手机来拍,结果毛毛虫不走了,我说,“它不走了呀。”

我妈伸出手要去碰它,急得我大叫,“别用手呀!脏!”我妈才作罢,拿起一片树叶去戳它,它才继续往前,完成了这次拍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发完朋友圈我们继续爬山,后来看到评论区都炸了,我一脸懵逼。后面明白了,妈妈依旧有着童心,但是她觉得自己却不适合去做这种事情,所以变成了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忽然之间,我们从被家长三令五申不要早恋的时期变成了被他们催着找对象的年纪,我不明白我们怎么忽然之间长大了,我还是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想起我以前问我妈,“妈妈,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是孩子了呀?”

我妈说“我觉得我现在还是个孩子呢。”

当我去经历这个过程的时候,我恍然才明白,每个大人真的都曾经是个孩子,尽管他们在我们眼中一直是大人的形象。

我再去翻看自己早几年发的朋友圈、空间说说,觉得真是孩童玩心啊。但如今,若是再做那样的事情,可就太傻了。就好像再过些年,我也不会敢发毛毛虫的朋友圈了吧。

我们这一代的童年,小时候有着各种户外游戏,再往后小我五岁的弟弟开始大家都玩电子产品了,所以我们应该是户外游戏的终结者。

有孩子们普知的共同游戏,比如一二三木头人,站着不许动,捉迷藏,拍小人图(小人图的另一种玩法是,每个人拿出自己的一些小人图,放到远处,在更远处画一条线,然后拿拖鞋去丢,能把小人图带出线外的便成了自己的),跳格子(什么兔哭笑啥啥啥来着,就是石头往后丢到哪个格子写着哪个字便做相应的动作回来),丢沙包,跳皮筋……

还有属于小仙女们的游戏,在古厝的庭院里扮演着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和七仙女上演着天庭故事,或者是白雪公主的故事也是我们最爱的剧本,常常不明所以便一群人笑喷了。还有在小小的房间里,一人蒙上眼睛,能摸到其他人就可以换下个人来捉人。因为房间就那么大,要避开必然要走动,而走动便会有声响,这是捉人的好时机。(那时候在我房间玩,有个人抓着窗帘杆,躲在墙壁上,因为承重不够,窗帘杆整个掉了下来,我妈稍微修了下,至今仍是坏的。现在可以理解当年的熊孩子们可真不让人省心。幸运的是,我有着放养型教育模式的父母。)

后来上了中学,因为初中校风开放,大家也是格外闹腾,愚人节那天,拿着面粉互相攻击。和大家玩得开的,或者深受同学们爱戴的老师,成了重点关注对象,全身都白了。我那时候也玩疯了,回家的时候,我偷偷摸摸地溜进家门,赶紧换衣服洗衣服,生怕父母发现。

还有一次,小伙伴们来我家看鬼片,那时候大家都是一群人关系都好,总有兴致一起做很多事情。

还有一次,我们在我家楼上打牌,不知怎么的后来玩起了水,泼得到处都是,大家都变成了落汤鸡。然后一起收拾。我怕被爸妈骂,不过后面并没有。

还有天台淋雨,雨后两个人走一起的时候故意踩水坑戏弄对方。以及走边边。都是那时候的游戏。

那些年的生日聚会,大家互扔蛋糕,疯狂攻击,整个人脸上、头发上、身上全是,并不像长大了以后往脸上稍微涂抹一下那么斯文。

再后来,我们都慢慢地变成了大人,一群人也变成了一个人。我的孩童玩心变成了和弟弟玩闹。回家的时候两个人窝在一张床上玩手机,我身体忽然抖了起来,嘴里叨叨着“耶耶耶,让我们嗨起来!”弟弟调侃我说,“姐,咱们都上大二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虽然有时候他也同我一起闹,但大多数他同他的同龄人玩,我一个人无趣,孩童玩心无处发挥。

再后来,许多事情都变得这个年纪没办法再做了。一个人住的时候,经常自言自语,也和家具们讲话,又觉得好笑,被自己逗笑了。

我可能真的渐渐成了一个大人,就像每个大人从小孩子变成大人一样。

有时候觉得,大人们真烦啊。

他们的墨守陈规、他们的刻板教条、他们的虚伪应酬……我实在不想成为他们。但我真怕我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们。但他们也不是生来便是大人的呀!

我也怕,等我将来若是为人母,做了孩子们眼中的大人,会不会成为他们眼里烦人的大人,脾气臭、爱管教、又不耐烦;我能不能去理解并且保护他们的孩童玩心,而不是一味地板着脸教导他们如何如何。

毕竟,我也曾经是个孩子,而心里,总是住着那个长不大的小孩的。

文:蛋蛋/图:朋友圈截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