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雨

雨滴滴落,想你的痕迹

小时候,常常边上课便听见“轰隆隆”的声响,打雷了,天空中乌云翻滚,不一会儿闪电就闪亮登场了,一般都是雷声先行,闪电紧跟着炸开,那厉害劲儿跟要把天闹个分崩离析才好呢!

坐在教室里的我们个个用小手塞紧了耳朵,整个身体缩在一块儿,心里默念“赶快过去吧别打了,一会儿该回不了家了”,尔后,雷声渐渐小了更小了,除了偶尔的几个“低音炮”,雷公似败了阵的将军偃旗息鼓悻悻离去。

接下来就是倾盆大雨泼洒而下了,其实雨大对于孩子们说别是一番乐事呢,小小的人可以撑着大大的伞,如果是夏天便在路边的水坑里踢着水花,或者穿着雨鞋在坑里一踩而过,似在和水坑们宣誓着这路的主权。

没带伞的孩子最最期盼的就是在人群中能捕捉到妈妈的身影,而那一刻的等待总会无尽的拉长再拉长。

氤氲绵长,雨季不再来

梅雨季节,你可以一整个月见不到阳光,空气中的水分十足,这个时候,你必须得隔三差五晒被子,湿衣服必须脱水,而在校园里没有条件,衣服永远都是湿气甚浓,好不容易碰见个大太阳,女孩子们便早早起床抢占领地,阳台、天台、甚至是高度适宜的树,那可真是一出好戏,于是乎,一大早的功夫,放眼望去都是各式各样的色彩,万千种飞扬的姿态。

没抢成功,暗暗下定决心明早我一定更早!漫长的梅雨季节必定伴有潮,地面上会明显生出水渍,无论怎么拖干,一会又生了,让人发愁,但只要等到起大风的日子,潮就要收了,意味着雨季就要结束,初夏的光景就要悄然来临。

空气氤氲,雨丝斜斜,你一定在这样的雨里不打算,因为小雨怡情嘛,青春年少的我们会把这样的雨与浪漫划个连接符,看着小说,想一想有关ta的小事。

草长四月,淋湿的思绪

不知道哪一天,草就青了,树也绿了,花开得绚烂,风很大,还是冷,我日日漂行在这北国之春里,却异常的想念有雨的江南。

也许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也许是害怕自己已经忘记春雨细细密密如牛毛如细丝的样子。

多少次的刮风,我以为窗外是一个落红满地,雨水叮咚的泽国。

多少次的浅尝辄止,雨却无情的路过。

多少次我想着给我一场雨吧,让土地浇灌,让河流荡漾,让山泉缱绻。

朱生豪说,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恩,我想在有雨的夜晚稳稳地,听雨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