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日记11下:姥姥家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上园 晴

从幼儿园出来,我和表妹和妹夫们一起去姥姥家。

去姥姥家的路很不好走。看来很多年都没有修过路了。因为已经没有多少人住在屯子里了,能出去打工的都走了,仅剩下老人了。

姥姥家

我小的时候,姥姥家的院子还很大。两侧都是菜园子,种满了各种蔬菜,现吃现摘。房子后面是枣树,我和舅家的表兄表妹们一起打枣,枣落在地上,捡起来就吃。

这个压水井已经压不出水了

地下水位越来越低,井都废了。

2009年,舅舅指导我使用压水井,甘甜清凉的井水奔涌而出。照片是女儿抓拍的,她那年十岁。

现在,舅舅早已不在了。

镜座上有姥姥和姥爷的照片

镜座应该是个古董了,可惜上面的镜框不见了。

有百年历史的实木柜子,铜柜鼻是原装的。

记得姥姥家还有两支巨大的青花瓷掸瓶。

姥姥的房间

姥姥的房间已经空了三十多年了。

年久失修的房顶已经快塌了

房顶的黑色大概是煤油灯熏的,我小的时候,姥姥家还没有电灯。

见过舅母后,和舅表妹及妹夫告别。

没能和姨表妹告别。在妹夫校长陪我参观学校时,她就回家准备晚饭去了,她以为我晚上会住在上园。

姨家表妹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参见《爸妈都去哪了》)。我俩小时候,玩着玩着就会打起来,当然都是我首先挑起的。她仅仅比我小一个月而已,长得比我高一些,我打不过她,就胡乱舞动我的木头玩具枪,给她的前额上留了一个疤。今天吃饭的时候还说起此事,我俩都难以释怀。

我和姨表妹

这张照片是大人给摆拍的,我们俩都没笑,我的手强拉着她的手。她用刘海儿遮住了前额上的疤。

少年时代,姨表妹是我唯一可以放松地进行对话的女孩子。我常去姨家,她也常来我家,我们在一起相处得非常融洽。每当在文学作品里看到表兄妹不自觉地相爱,却又无法在一起而酿成悲剧的故事,我都深表理解和同情。

我请妹夫校长送我回北票,很抱歉,我这次不能去他家住了,请他赶紧打电话给姨表妹,别为我忙乎了。

吕文新
2017年9月整理于新西兰奥克兰


上一篇 | 回目录 |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国人亲戚关系的称谓 中国人的亲戚关系称谓,不是一般的复杂,在当前推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现实社会里,除直系亲属父...
    诗之源阅读 8,632评论 0 2
  • 1、彭于晏:因自卑而厚积薄发,每一次出演都会不断get新技能,毅力、狠、追求、直面! 2、刘涛,全能而贤惠的女子,...
    辉姐辉哥阅读 44评论 0 0
  • 随着低头族的出现,人们患上颈椎病的几率越来越高,建议大家掌握颈椎病的严重危害,继而提升对颈椎病的重视程度,在日常生...
    专治腰椎间盘突出阅读 152评论 1 0
  • 我是一个妹子,长得不丑,有点小才华,有点小领导力,总之是一个还算可圈可点的妹子。一直被大家追问,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
    一池清水阅读 133评论 3 0
  • 一直到今天我还记得2015年除夕的时候,守在电脑前想在新年开始的瞬间发第一条新年快乐的说说。在年初的时候,对于20...
    尧今铭阅读 70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