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东一日游





昨天我老公开车拉着我们姐仨去肇东老叔家一日游。一日游有两个内容,一是老叔让我们去掰苞米,顺便在给老叔捎回哈市他的女儿家,准备过中秋节。

早晨八点刚过我们先去接大姐,然后去妹妹家接妹妹。这一路堵车啊!到了高速公路路口也排大队,在高速公路上还遇到了六连撞的交通事故。到了肇东高速公路出口,还是排大队。省道又修路,只剩半幅路。走新修的路,又迷路,老公下车问了两次路,才穿过屯子,最后找到了。到老叔家都10:30了。

老叔骑着小电瓶车在村口等我们,然后带我们去另个亲属家掰棒米。因为老叔家今年没种粘苞米。老叔骑着电瓶车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儿就到了后屯。本来我们准备下地自己掰,但前天下了大雨,地里泥泞,下不去地,于是亲属开着拖拉机下地给掰的。我们在家等着。

其实让我去掰,我也掰不了几个,除了老公还可以,我们姐仨不顶一个。妹妹的一个老同学上班时,是单位的主力,带班教课组织活动,特别能干的一个人,那天和妹妹一起逛街时说:自从退休,就啥也不愿意干了,整天在家就爱躺着。我对妹妹说:同感,我也是喜欢躺着。俗话早就说了,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躺着。饺子现在未必是最好吃的了,但躺着还是最舒服的姿势。

不一会掰苞米的亲属回来了,装到车上我们就走了,先回老叔家,把苞米分好五份。老公又去园子摘点菜,妹妹又帮助老叔把厨房收拾收拾。我们就出发了。一起去肇东市里了。电联堂姐,我们一起去九道街的酸菜汤饭店吃饭。结果堂姐下午要去老年大学上课,就没来。于是我们五人一起去吃的饭。肇东的饭店菜码大还便宜,有鱼有肉四菜一汤花了140元。

吃完饭我们回哈市,回城的路还是不好走,高速公路还可以,进城口又排长队。到了市里正赶上下班高峰,也不好走。先送妹妹回家,送姐姐,最后送老叔,等我俩回到家都快6点了。老公一天最辛苦,我问:想吃点啥?老公说,啥都行!于是我下的过水面条。

吃完饭,我们俩开始扒苞米,然后烀苞米。老公开着锅,我就进屋睡觉了,一觉就到今早6点才醒。

上午我们姐仨开始微信群聊,昨天的感受。姐姐说:出门游玩真好,病痛都忘了,看来以后有机会就要出门玩啊!我说:可不,出门的累,还干活的累,心情不一样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