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遇见远方25

出了迪庆藏族自治州不远,他看见前面有一男一女在招手拦车。男的高瘦个子,戴着一副和他脸型极不相称的哈雷眼镜,头顶着一个像蚂蜂窝的发型,穿着掉色的破铜的牛仔垮裤,肩上背着一个大包,女的微胖头顶着红色的短发,上身一件大大的腰部镂空的红色衣服,下身穿着短裙,黑丝袜包裹着粗腿。

他把车停了下来。

“哥们,你们要去哪?”男摘下眼睛,上来问。

他一时回答不上来。

“我们去西藏,请问可以带我们一程吗?”男的接着问。

“我们可以付给你们路费。”男的急着补充说。

“上来吧了,不要你们的钱。”他看了看他们说。

“谢谢。”男和女的一口同声地说了声谢谢就拉开后面的车门上了车。他们放好了行李,然后用方言简单交流了几句。

“哥们。”男的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伸过来。

他看了看那男的递过来的烟,又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她。她没有什么意见,转头望向窗外。

“谢谢。”他接过烟。

“我们谢你们来不及呢。”男的已经点上了烟,并已经狠狠地吸了一口,伸手欲帮他点烟。

“我这有。”他拿起打火机点着了烟。

“你们好,我叫彭光言,彭于晏的彭,阳光的光,语言的言,你们可以叫我小彭或者阿光,光明磊落的说话的意思,你们也不别笑话我膀胱炎。”男的自我介绍起来挺幽默的。

“他们家取的名字都好奇怪滴,他哥叫彭光烈,他叫彭光言,有个弟的话估计叫彭光癌了。”女生一口的娃娃音。

她听着女生说话忍不住用鼻子笑了笑。

“这是我女朋友夏优美,我叫她优优,你们也可以叫她优优或者小美。我们都是大三的学生。”彭光言拍了一下女生的肩膀,然后蛮横地拉过去搂着她的肩膀,继续介绍。

“你们这是去西藏旅游?”他透过后视镜看了看他们。

“暑假,就出来走走。”彭光言说。

“挺好的。”他说。

“不知道哥们和这位姐如何称呼?”彭光言问。

“我叫鲁恩泽。”他说。

“我叫小纯。”她说。

“哦,那我们就叫你们恩泽哥和小纯姐吧。”彭光言爽快地说。

“恩泽哥哥好,小纯姐姐好。”夏优美声音一出,听着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自从她上了车后就一直拿着手机一会拍窗外,一会儿自我反拍,一会儿旁若无人地把脸贴在彭光言的脸上反拍。

“恩泽哥你们也是去西藏旅游吗?”彭光言虽然打扮得有些玩世不恭,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蛮谦和的。

“算是吧。”他回答。

“听我哥们说去西藏自驾游超爽。”彭光言说。

“你们怎么会在半路上?”他问。

“我们本来也打算自驾游的,可是刚到收费站,被我爸一通电话,收费站的直接把我们给拦下了,差点连车带人被拉了回去,正好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们偷偷跑出来的。”彭光言说。

“那你偷偷出来,你爸妈不担心吗?”他问。

“我都多大了,都20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彭光言说,“我爸不想让我们出来玩,老人家的想法就是古董。”

“哦。”他看了看手上剩下的半根烟,及时把烟掐灭。

“怎么这烟不好抽吗?不好抽我这里还有别的。”彭光言说。

“没有,我只是抽半根就够了。”他说。

“恩泽哥真够节俭的,我这里还有好几包,我知道在路上难买烟,所以特地从我爸那多拿了几包,反正都是别人送的,给你两包。”彭光言斜着嘴角叼着烟,从包里掏出两包烟。

“不用,我很少抽烟,你留着慢慢抽吧。”他说。

“没事,难得遇到你们,也是一种缘分。”彭光言说。

“也没什么,顺路而已。”他说。

“你们是做什么的?”彭光言问。

“自由职业者。”他回答。

“哦,蛮好的,轻松自由。”彭光言很向往的样子。

外面的夜色逐渐暗淡了下来,车厢里也恢复了平静。夏优美把脑袋正在彭光言那瘦小的肩膀里,一边看电影一边嚼着薯片,很投入的样子,偶尔发出一阵很爹的笑声。

“你们要吗?”彭光言拿起半包薯片对他们说。

“不用。”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两人还为彼此无意间的默契而对视了一下。

“你们不要客气啊,你们越客气,我们越不好意思。”彭光言说。

“没事,我们很少吃零食。”他说。

她还是象征性拿了一些薯片,只是没有马上吃,而是幽幽地望着外面的天空,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习惯了仰望天空。

“啊、啊、啊……”

正当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夏优美的耳机里忽然传出慢幽幽的女人呻吟声。

彭光言用胳膊肘推了推夏优美,夏优美摘下耳塞,迟疑地看着彭光言问:“怎么了?”

“太大声了。”彭光言在她耳边小声地说。

“哦。”夏优美听着耳机里的声音,瞬间明白了什么,迅速地关掉耳机。

“是美国爱情喜剧《美国派》。”彭光言忙着以一种幽默的口吻缓解车厢里尴尬的气氛。

很快车厢了又恢复了平静,后面那两个人的耳朵一人一个耳塞,相互搂着看电影,耳鬓厮磨的样子,前面的他们装作没听见,也没有回头看他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