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资治通鉴》[725]| 三国里,美得自己都自恋的男子,下场如何?

[资治通鉴白话文]

何宴听说平原郡的管辂精通占卜之术,就请求与他相见。正始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管辂去拜访何晏,何晏和他讨论《易经》。

当时邓飏也在座,他对管辂说:“您自称通晓《易经》,但谈话时却从不说到《易经》中辞义,这是为什么?”

管辂说:“通晓《易经》的人,是不说《易经》的。”

何晏含笑称赞他说:“这话可真是要言不烦哪!”于是又对管辂说:“请为我试卜一卦,看我的地位能否达到三公?”又问道:“连日来我总梦见数十只青蝇落在鼻子上,赶都赶不走,这是怎么回事呢?”

管辂说:“古代八元、八凯辅佐虞舜,周公辅佐成王,都因其温和仁厚谦虚恭敬而多福多寿,这都不是占卜能占出来的事。如今您地位尊贵权势很大,但人们感念您恩德的少,而畏惧您威势的多,这恐怕不是小心求福之道。另外,鼻子是天中之山,《易经》说:‘居高位而不危倾,就可以长久地守住尊贵之位。’如今梦见青蝇这种污秽的东西集聚在您的鼻子上,这就是说地位高者将要倾覆,轻佻奢侈者将要覆亡,您不能不深入地想一想了!先生您能自我减损,不和礼义的事,不要去做,然后自然可以位至三公,青蝇自然也就散去了。”

邓飏说:“你这是老生常谈。”

管辂说:“但老生者却见到不生,常谈者却见到不谈。”

管辂回到家中,把这些都告诉了他舅舅。其舅责怪管辂说话太直切露骨。管辂说:“和死人说话,还有什么可畏惧的!”舅舅大怒,认为管辂狂妄。

何晏等人刚刚当政时,自以为是当时的杰出人才,没有人能比得上。何晏曾经对名士加以品评说:“思虑深远,能了解天下大势,夏侯玄是这种人;洞察几微,能总理天下事务,司马师是这样的人;至于说能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的神人,我还没有见到。”何晏是想以神来比拟自己。

(高平陵之变后,何晏被灭三族)

管辂的舅舅对管辂说:“你以前是如何能预知何晏、邓飏必败的?”

管辂说:“邓飏走路的姿势,肌肉松懈,包不住骨骼;无论起立倾倚,都想没有手脚一样,这种骨相,叫做‘鬼躁’。何晏看东西的时候,好像魂不在身上,面无血色,精神飘忽,面如槁木,这种面相,叫做‘鬼幽’。这两者,都不是有福之相。”

何晏有自恋狂,擦脸的白粉从不离手,走路也顾影自怜。他尤其喜好老、庄之书,跟夏侯玄、荀粲和山阳人王弼等,竞相“清谈”,崇拜虚无,讥嘲儒家学派的“六经”是圣人的糟粕。于是天下士大夫争着仿效,成为一种风气,无法制止。荀粲是荀彧的儿子。

[点评]

《资治通鉴》这一段,涉及了两个重要历史文化流派的人物,一是魏晋“玄学”的创始人之一的何晏,二是被后世奉为卜卦观相的祖师管辂。

何晏聪明不?非常聪明。他小时候就被誉为“神童”。曹操当年想让何晏改姓曹,七岁的何晏就在地上画了个框框,站到里面怎么都不肯走出去。旁人不解,他说:“这是我们何家。”曹操得知后作罢。

何晏曾经与人一起编纂《论语集解》,这是当时《论语》最好的注本。何晏在《论语集解》中还使用了儒家经典中比较玄虚的《周易》的精神来解释《论语》,此后学风日益注重思辨,从而由两汉经学向魏晋玄学转变。

何晏还是古代帅哥美男,本来皮肤就白,还喜欢擦胭抹粉,时称“傅粉何郎”。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小鲜肉”,或者叫“伪娘般的小鲜肉”更贴切吧。他的口才非常好,擅长用华丽的词藻表达自己的思想和理论。这样的人物,肯定是“吸粉”无数,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做什么,都有人跟风;他喜欢“嗑药”,也就是喜欢服用“五石散”,因为他的“名人效应”,一时间贵族人士争先仿效。

但是,何晏存在的问题很多。

首先,何晏、王弼等人的“清谈”,未免浮夸,甚至狂傲不羁,从讥嘲儒家学派的“六经”是圣人的糟粕,就可窥见一斑。文化历来脱离不了传承,可以创新,但不能脱离人类已经累积的智慧。他们轻视“老生常谈”,总想搞点新鲜的说法。其实,老生常谈,就是最高智慧!老生常谈,谈的是什么?就是历史无数经验教训的总结,那后面有成千上万的案例作为佐证。可是,人们总是听腻了,总不相信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三国鼎立,天下未定,多年的战争,国不泰民不安,作为参与国家管理的人才,要实干兴邦,没有资格自恋清谈。曹魏帝国的始祖曹操,是一个力行实践的政治家,他鄙视清谈。曹丕对何晏是不待见的;魏明帝曹叡继位后,也厌恶何晏他们虚浮不实,都加抑制而不录用。

其次,何晏有学问,但由于注重思辨的玄妙和言辞的华丽,而缺乏厚重与格局。东晋简文帝司马昱曾说:“何晏的精巧言辞连累到他所说的道理,没有很大说服力。”

有人问管辂:“何晏负有一代才子的盛名,其真实水平如何?”管辂说:“他的才学有如盆罐中的水,所能看到的都是清的,看不到的都是浑浊的。他想用盆罐中的水来显示一座山的外貌,那山的外貌自然就得不到,他的才智则因此被迷惑。因此他谈论老子和庄子的时候机巧而且有很多华丽的言论,谈论《易》的先哲道理的时候华美而有很多不正确的地方;华美的言辞则道理比较肤浅,虚假的言论会使人理解错误。”

最后一点,他被曹爽重用后,急于富贵,趋炎附势,他搞小圈子,排斥异己。管辂直言不讳的说他:“人们感念您恩德的少,而畏惧您威势的多”。高平陵之变后,作为曹爽之党,他被诛杀,是既冤也不冤。

再来说说“神算子”管辂。

常言道,乱世出英雄。三国无疑是我国历史的乱世,除了那些有名的文臣武将,也出了不少奇人,管辂就是其中一位。史上记载他识天文、懂易经、懂相术,可以说是一位易学大师。《三国志》中记载了他好多预测故事,颇为神奇,时代久远,事实真假难辨,不过,管辂一生著述甚丰,主要有《周易通灵诀》《周易通灵要诀》《破躁经》《占箕》等书,可见他对周易研究绝不是泛泛之谈。

从《资治通鉴》记载的片段来看,管辂看人很准,其实是有科学根据的。这个根据就是“行为学”。“相由心生”,的确如此。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常挂在脸上,一个人的品格也决定他的行为,久而久之,性格与命运特征就显现出来了。

何晏、邓飏,他们狐假虎威,不说仗势欺人,至少也算盛气凌人;他们不施恩德,而是靠威权,当他们依靠的势力倒台时,自然覆巢之下无完卵,必死无疑。管辂根据曹爽集团的所作所为,已经判断出其下场,所以他得出何晏、邓飏必败的结论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人的举止行为很重要,成大事的人,没有“顾影自怜”的,没有放荡不羁的。曾国藩曾再三纠正他的儿子走路一定要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