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的心

        他是一只年迈的狮子,被关在动物园的铁笼里。斑驳稀疏的毛发、浑浊的眼睛、蹒跚的步伐,可以看出,他已经步入了生命的暮年。

        他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懒洋洋地趴在假山旁的草堆上——那儿遮荫,也离饲养员喂食的地点近。饲养员会在喂食时间扔进几只瑟缩的饲养鸡,隔一段时间是一只羸弱的小羊——反正进来时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毫不介意,慢慢地爬起来,将那早已没有生命活力的食物几口吞下,然后走到水地边喝几口水,再看一眼西边的夕阳,又回到草堆上趴下来。

        来动物园的人们通常都会来看他,因为他是动物食物链至顶端的王者——人们总是对强者怀有强烈的崇拜之情。然而看过之后,人们总是大失所望——这丑陋肮脏的狮子整天一动不动的,偶尔起来走个路还左摇右晃时刻要摔倒的样子,哪像什么百兽之王啊,还不如看那些鹿呀、猴子呀什么的,至少还会活蹦乱跳地讨人们开心呢……慢慢地,来的人少了,人们遗忘了他的存在。他毫不在意,安安静静的,没有烦杂的人声,挺好。

        隔壁两边的笼子原先都是空着的,这天一侧的笼子里关进了一只年轻的西伯利亚平原狼。狼一进来就不停地嗥叫,在笼子里上窜下跳想找出口。他淡淡地看了狼一眼,继续睡觉。

        狼很吵,从不消停,这几天都在想着办法要出去。他也不理会,他只是在等待隔壁的邻居最终安静下来。“应该还有十天左右吧,那时这狼就会放弃了,没有动物能逃得出去,所做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他想。

        然而狼并没像他想象的那样安静下来,过了十多天,狼不但没有消停下来,反而越来越暴躁,不停地撞击着笼子的铁栏,弄得伤痕累累,身体越来越虚弱。

        他终于忍不住,走到笼子边说道:“放弃吧,你逃不出去的,你咬不断这铁栏,你撞不倒这笼子,为什么不接受现实好好待着呢?”

        “放弃?好好待着?”狼瞪着通红的眼睛说道,“不,我不接受这样的命运,我要回到西伯利亚平原去,那是我的家,我要回家!”

        “但你根本就出不去,你就不能认清现状,放弃这徒劳的挣扎呢?在外边每天奔波都未必填得饱肚子,在这不愁吃不愁喝的,安安心心颐养天年不更好么?”他叹息道。

        “不,我是自由的西伯利亚狼,不是笼子里乞人可怜的哈士奇!我宁可撞死,也绝不向人妥协!”狼不再理会他,继续疯狂地撞着铁栏。

        他不再说话,他隐约记得他刚被关在这里的时候,也是像狼一样疯狂地撞着铁栏。他还记得,隔壁另外一边的笼子曾经有一头老熊,当年也是像他劝狼一样地劝他放弃。他记得当时他听了劝,像老熊那样认命了。

        后来老熊老死了。

        他望了望曾经关着老熊的那个空笼子,摇摇头,走回草堆上趴下,等待着狼的消停。

        他慢慢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记起多年以前他还在非洲草原上的情景。那时他年轻充满激情,是打架和捕猎的能手,他天不怕地不怕,还曾经招惹过大象。当年的他意气风发,自由无虑的,觉得生活是那样的惬意甜美……直到最后遇到了人。

        心怀不轨的人。

        人从不和他正面交手,却用了一种不知什么样的卑鄙手段把他捉住了。他只记得他有一天在自己的领地里巡查的时候,突然屁股一麻,旋即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就到了这个笼子里。嗯,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人的声音。

        “这狼不行了吧?”“撞伤成这样,救了也是残废,没用。”“算了,把它结果了拖出去,再捉一只回来就行了。”“好,拿棍子来,打死它!”

        他猛地一惊醒,抬头看见一群穿着狩猎服的人拿着棍子,隔着笼子在狠狠地打着狼,狼不断地哀嚎,但却不退缩,还想贴着铁栏撞出去。

        他跳了起来,隔着笼子对着那群人咆哮,他警告他们,不许打狼;他也哀劝狼,要狼退回笼子里。但人们对他毫不理会,狼也是。

        棍如雨下。狼的嗥叫越来越弱,最后,狼一直伸出笼子外的爪子终于垂搭了下来。

        狼的爪子伸向的方位,指向西伯利亚平原。

        笼子外的地方意味着自由。身体虽不能自由,但至少,爪子是自由的。

        他突然出离地愤怒,自出生以来,从来都没有这么愤怒,就算当年被别的狮子偷袭而重伤,就算当初被卑鄙的人类捉住,被他们用鞭子抽打也没这么愤怒。他迸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吼,用尽全身力气撞向笼子的铁栏,铁栏经多年侵蚀早已生锈变脆,在他不断的撞击下终于断裂。他纵身向那群人扑了上去。

        不多久,四周沉寂下来。

        他早知道那铁栏已侵蚀变脆,他可以随时撞破笼子走出去。但他不敢,多年的羁禁早将他的雄心壮志消磨殆尽,他安于现状,他害怕外面变化的世界。

        然而狮的心终于被唤醒了。这偏安的一角,这囚禁的铁笼,不是我们兽族的安身立命之地!

        他隔着笼子抱着狼仰天怒吼。声毕,他纵身而出。

        他已身心自由,他已今生无悔。

        即使面前的人类已举起了黑洞洞的枪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