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自己被讨厌这件事

整个八九月包括现在,我都被一件事困扰,而且完全影响我的生活

我来单位以后最好的朋友,我的室友,和我闹掰了

这个过程是缓慢的但是能被清楚感觉到的,从聊天变的奇怪开始,然后很少说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找不到原因,努力沟通很多次,无果,做梦都是和好了,后来当面对质,第一次那样和一个人争红了脸,好在解开了一些误会,那段时间我真的以为完全和好了,我们像从未有过隔阂一样,和以前一样好

然后突然有天,就又变回尴尬的相处模式了

这种变化让我重新回到地狱,每天都在想,从和好到再次尴尬中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但我怎么都找不到答案

这种很努力的维持一段感情但最后还是一地鸡毛的感觉真的很糟糕,甚至有段时间我的痛苦程度堪比和前任分手那会儿,因为都是很在乎很信任的人,他们的冷漠和否认让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黑色的

是一个在风中飘着的垃圾袋

期待着和好,小心翼翼的相处,她和我打招呼了我就开心,不理我了我就失落,反思,找不到答案,更加苦恼

后来她搬走了,凌晨收到她微信的时候,整个人都疯了,还执着的问她为什么,我发抖着手说尊重她的选择,但真的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等到眼泪都流的差不多了,她也没回我,我发送“好,早睡”

这就是我和我曾经无话不说,形影不离,好的全车间都知道的好朋友的,最后一句话

直到现在我还是没能完全消化这件事,看到她和其他同事一起吃饭一起走路我都会觉得,以前的我们也是这样的,以前我们那么那么要好的,以前我们在一块好开心啊,到底是为什么

我没找到答案

但也不想再执着于此了,这样下去只会更糟

我现在都记得刚搬进新宿舍,行李刚放好我就被工长叫去整理台账到晚上,回宿舍的路上还在想东西都没有收拾,夜里还要出去干活

谁知道推开宿舍门,房间里空调开着,屋里温暖明亮,我的床上从垫被到床单被罩全部铺好,她骄傲的说是她一个人套好的被罩,我幸福的要晕过去

还有太多快乐的时刻,数都数不过来,手机里两个人的合影从去年到今年,最难的时候,是想着来上班好歹能见到她,用这个信念支撑着我来上班

对我而言这样重要的朋友,对我说“她们都讨厌你,我以前觉得是她们不了解你,现在我发现是我太傻了”

这话的冲击力太大了

我扎扎实实的哭了一场,然后给她发大段大段的话,我说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因为她们对我来说不重要,而你不一样,我那么在乎你,你的看法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又说了很多,在手机这边发送大段的绿色对话框,很想把心掏给她看,但又觉得心里空落落,感觉像被针扎破的气球,我努力堵住破洞,但再也鼓不起来了

被在乎的人否定

也许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了

但我找不到原因,这大概是更恐怖的事

和好了一次,那天,她自己也说,并没有发生什么让她很讨厌的事,只是她觉得我给她的感觉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我从没变过啊

真的没有

真的


她搬走以后,宿舍的另一半空荡的大声讲话就会有回音,我每天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连接蓝牙音响放歌听

她搬走以后,我频繁的梦到她,梦见我们和好梦见她跟我分享日常小事,梦到以前的时候,梦醒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我都记得以前的每个拥抱,一起吃的饭喝的奶茶,一起挽着手去食堂吃饭,我在手账里视频里记录的快乐,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我,我觉得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但不知道判决原因

写到这里我发现我还是没能接受,被讨厌这件事情

也不是第一次被讨厌,只是真的接受不了,被很在乎很在乎的人讨厌

又或者说,我接受不了这段友情的无疾而终,我幻想着当她的伴娘或者让她当我的,幻想着很久很久以后的事,而同时,她却在想如何离开我

搬走前的那一周,是国庆,我们在信号楼值班,期间还正常聊天,所以即使有同事问我床怎么空了,我还在想她是不是晒被子去了

所以凌晨收到微信的时候,一点体面都没给自己留,追问着原因,我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我知道自己不够好,但是我对她很好啊,起码是真的真心的那种好

从8月份就能感觉到她的变化,两个人讲话越来越少,以前下了天窗凌晨四五点还能躺床上聊一个多小时的天,现在同时呆在宿舍却戴着耳机面对手里的一方屏幕,我起码认真的询问了三次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没有,你想太多了”

后来我实在想不明白,甚至求助了其他朋友,把朋友分析总结的原因当做原因先解释给她听,就好比实在算不出的数学题,就先把“解”字和已知条件写上去,再努力的拼凑公式,希望能离正确答案近一点

后来她说

她觉得每次我问,都是准备好了借口和说辞,她不想听我再解释一遍

后来她说

她觉得我那次解释,才是让她很莫名其妙的,她根本没有那样想,我不该把她当成那样的人

可是我真的找不到原因了

回忆起来我们一直很好啊,就是突然冷淡了

后来她什么也不说了

我到现在还在回忆,明明中途和好了一次,我以为所有的误会也好,隔阂也好都解开了,那段时间我好开心,整个人状态都很好,也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这个时候她搬走了

也许对她来说这样才能更舒服吧

只是

她生日快到了,我给她准备的生日礼物,是打算剪辑一个VLOG,手机里我们两个一起录的视频太多太多,那些剪辑到一半没和背景音乐合上拍的片段,和现在的我一样,尴尬,无措

我不知道要不要继续剪辑,剪辑好了要不要发给她,发给她的时候要不要说什么

就像我不知道我们到底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但相比于找到原因,现在更迫切的是

希望我能接受这件事,接受她搬走这件事,接受我们不再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件事

然后不要再每晚梦到她,不要每天情绪被她牵着走,不要那么在意她的其他同事的互动,不要再那么难受

可以吗

(写在睡前,晚安)

(抱歉这么久没更新,第一篇就是负能量,也许睡醒我就删除了,希望大家每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