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第五章(补)


J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晌午了。

他梦见了两人还如胶似漆的学生时代,寒冬中约会,他吻住了他;躺在床上坦诚相待的两个少年,他数着羊闹得两人都失眠到天亮;他眼角弯弯,笑得狡黠的模样挠得他心痒痒的。只是,风儿一吹,曾经美好的时光像蒲公英那般脆弱散落到天涯海角。

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眸还没适应爬进室内的阳光,朦胧中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映入眼帘。

他恍惚还没从梦里回到现实,回忆美得太真实了,一瞬间以为还是少年的他伸手摸向K的后颈,搂住他拉向自己,在他的唇瓣上蜻蜓点水“啾”地一声留下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早安。”

K的脸颊以肉眼可见之速度浮起一层红晕,如同小仓鼠一般小心翼翼而又怯懦地抿着唇看他,桃眸里嵌着一点儿暗淡的光芒。J瞬间被这个眼神惊醒了。

他才回过神来,晓得现在的时间,地点以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昨晚……睡得还好吗?”

“嗯……”分别太久,不知道该怎样轻松融洽地相处。

沉默了半晌K才不知所措地开口。

“你要是上班的话,我先去弄点吃的。”

K进厨房忙活之后J才起床,洗漱的时候回想起梦境,那时候K把他的个人资料调查个翻天,变着法给他送早餐。分别后多年J已经习惯了吃早餐,可却再也没有吃过那么美味的早餐了。

出来的时候K已经把早餐摆上了。J也不跟他客气什么,两人一起坐下,气氛显得有点微妙。J一边细嚼慢咽地吃起来一边瞥过头看他。

“你回国了在哪工作?”

“之前在一家培训机构兼任教职工作,我妈住院后我就辞职了。”

“那你上哪弄钱去?”

K哽住了,沉默不语。J想起之前的相亲心里也猜到了七七八八,索性不问了,换个问题。

“公司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我爸是被陷害的。”K此时始终淡漠的神色才终于有些变化,激动地紧握着双拳,眼角已经有些红了。

“我会查出真凶,替他洗清罪名。”

一只手伸过来盖在他指甲深陷软肉致成月牙状的手掌上缓缓摩挲着。

“不要轻举妄动,能够搞倒王董的人,实力比你想象中要可怕得多。如果你真的知道有人在暗中陷害,更应该担心的是躺在医院里的王夫人。”

“你家没有其他人轮流去医院看护吗?”

“没有,都在国外,不怎么来往。回国后是艳芬帮我不少。”

K虽然从容自若地回答他的问题,却至始至终没有对上他的视线。见他吃完了,起身想收拾碗筷却被抓住手腕反扣在墙上。J缓缓逼近他,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你其实不用怕我。”他哑着低沉的声线,温热的手掌抚上他的面颊。

“我会帮你。”

K终于被动地对上他的视线,有千言万语堵在胸口不知道从何说起。

所有很想倾囊而出的话语最终在万念俱灰的悲痛与绝望下化为一句询问溢出喉咙,远远超出对他的恐惧。

他问,你是不是想报复我?

J怔住了。

下意识地松开了K被捏红的手腕,躲开他被悲伤灌满的眼眸,好像多看一眼,他就会妥协在自己看来本应该很可笑的虚伪里面。

“要去医院的话,记得锁好门,备用钥匙在抽屉里你可以自己拿,公司没什么事的话我晚上会早点回来陪你。”

他走到玄关处开门,背对着他。

“K,你想多了。”

K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地望着J离开的背影,一如当年。

“K,你回来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去见一个人。”

“J吗?我就知道你还放不下,他也……”

“不是……你想多了,我想去见一下易南姐。”

“啥?为什么?诶哎,不管为什么都不重要,你见不到她了。”

“她啊,九年前就割腕自杀了……”

“听说是精神恍惚,我听别人说她被人轮暴……”

你怎么可能不报复呢?

K两次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在咖啡厅相遇的时候,顶撞了他;在医院的时候,对他冷嘲热讽。

却忽然被他封掉了所有活路,不得不委曲求全。他踏进了这里,已经做好了被屈辱,被践踏尊严的准备。昨天,当J撕扯他的衣裤时,他已经绝望地放弃了反抗。

可是,J没有碰他,温柔地搂着他入睡,早上,温柔地吻了他。

这比打他,虐待他,撕裂他,要可怕得多了。

他几乎已经可以看到结局。

他在J的循循诱导下,踏进那温柔的陷进里。

如同吸食毒品,从疯狂放纵的快感里到沉迷无法自拔的悲哀里攀附着他无法离开直至耗尽生命慢慢地死去。

他的心从绝望到麻木的空洞,像被挖去了一块血淋淋的肉。

——

J回到家的时候,比平时早了一个多钟头。

以致于秘书十分纳闷,一向几乎把公司当家倒头就睡的易总今个儿这是家里有什么宝贝要看紧吗?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快,客厅被夜幕笼罩着只留一点点模糊的影子。J摸索到插座处打开吊灯的开关。

K躺在沙发上睡得很沉,吊灯暖黄色的光线柔和地包裹着他瘦弱的身躯。J揉了揉额角,有点儿恼火。

这么冷的天睡在这儿,也不怕冻死?

他刚俯下身想抱起他,K就睁开了眼睛。

停留在半空中的双臂缓缓放下,两人都有些尴尬。

K睡眼惺忪地看向挂钟,吓了一跳。“睡过头了!”

爬起来就往厨房跑却被J拉住手臂,“去哪?”

K沉默不语。看着他乱七八糟的举动J七七八八也猜到了一些,觉得挺无奈。

“我不是让你来当佣人使用的,你能不能放松一点?”

像打到一团棉花上一样毫无回应让J有些懊恼,思索了一番后,他忽然凑过去,像年少时一样轻轻地舔了舔他柔软的耳垂。

“还是说,宝贝儿就是这么贤惠?嗯?”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K不知所措,略带恼怒地揉了揉红到顶尖的耳朵。J觉得气氛似乎好了些许,把他推向浴室。

“我叫个外卖,你洗把脸,待会一起看个电影。”

K扭头望向J。他俊朗的面孔,脸庞的弧度在柔光下看得不太真切。

吃过晚餐,两人窝在沙发里看一部恐怖片。J把他圈在身前抱在怀里,这姿势要是放在以前小奶猫肯定炸毛,但是今昔不同往日,K安安静静就像个娃娃一般,任他摆布。他闻着恋人细碎的发丝散发出淡淡清香的洗发液的味道,将人搂得更紧,安静的小猫乖得让他心痛。

电影切换到惊悚吓人的镜头部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怀里有半点动静,不禁低头去看他。K一脸淡然地看着镜头,似乎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不害怕了吗?”J觉得有些紧张,那双眼睛平静如一潭死水,不为任何事物泛起一丝涟漪。

“不怕。”

K也不禁想起那时候窝在J的房间看恐怖片的他们,自己总会因为惊悚的剧情和恐怖的镜头吓得半死还霸道地不许J去上厕所。可在遭遇了九年前那些事情以后,他觉得没有什么比当初地狱般的往事更让他感到恐怖。

J看着他的眼眸里又蓦然被一股悲伤的情绪缠绕,紧抿着的唇微微发颤。缓缓地低下头,捕捉到那两片甘甜的唇瓣,安抚般地轻吮着。

被拥在怀里疼爱的感觉让K有些晕乎乎的陶醉,下意识地伸出小舌舔了舔J柔软小巧的唇珠,这个乖巧的举动让J几乎失去理智,只想狠狠地占有他的念头再也收不回。关掉电视,打横抱起K绵软的身体进了卧室。温柔地放在棉被上,J低下头,询问地看着他。

“K,给我?好吗?”

想不到小奶猫点了点头。本来打算如果他抗拒的话就把他的手绑起来,尽量温柔地折腾到他神志不清,哭着求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