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黄了

中秋的时候吃柿子,老家有这个传统。

记得我们小时候,村里有未婚的小伙,八月十五是要到姑娘家送节礼的。

当时礼物有四样,象征事事如意,里面就少不了柿子。

那时候,都挺穷的,根本没有现在的各种水果,香蕉苹果都少见。更别提进口水果了。

在农村估计就是就地取材,家里种的有柿子树的,摘上一些,没有的到集市上买上几个。

越是大,越是卖相好越受欢迎,拿出去送节礼,会很有面子。会让姑娘家觉得男方大方,不小气。

一种我们叫做磨盘柿的青色柿子最受大家推崇。柿面上有浅浅的十字架的纹路,上面是圆的,和下面连接处有一圈陷下去的印子。

很像是一个圆圆的磨盘,磨盘柿的名字估计就是因此而来。

这时候的柿子还是青色,从树上摘下来,不能直接吃,要脱涩。

把柿子放在水里,水要没过柿子,上面用石头或其他重物压住,每天换水,三天过后就没了涩味,变得又脆又甜,和苹果一样。

当年我家没有柿子树,亲戚邻居送几个,稀罕的不得了。觉得非常美味!

后来是我在集市上买回两棵柿子树,一棵是小叶的圆柿,一棵是大叶的磨盘柿。小叶的栽在屋子的东面,大叶的栽在屋子的西面。

后来家里砌起了院子,圆圆的小柿子树长在了院外,磨盘柿长在了院子内。

刚开始栽下去的时候,都如手指头一般粗细,现在都是年龄几十年的大树了。每一年都硕果累累,压弯枝头。

记得当初栽下圆柿子树的时候,村前的常嫂子,每次路过我家,就说你这根本不是柿子树,买错了上当了,人家卖给你的是软枣树(没有嫁接成功的砧木的名字)。

每次路过都要说一遍,奚落我一番才算作罢。虽然我相信我买的柿子树是好的,可树还没有结果,不能堵住她的嘴。

心里暗暗较着劲,心想,等我家柿子结了果,看你有什么话说。把柿子送她几个看她好不好意思吃下去。

柿子树好像也明白我的心意,也憋着口气生长。几年过去了,树越长越大,开始挂果。果实每年八月十五就黄了,每个柿子又圆又黄,像挂了一树的灯笼在树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吃光是看,也是赏心悦目。

后来我就上学离开了家,不知道村前的常嫂子,吃没吃我家的柿子。

如今柿子树依然茂盛,果实累累。当年的常嫂子却已到了另一个世界。

人的生命如此脆弱,还不如一棵树。

其实柿子树也经历了很多意外,能保住实属不易。

那一年村里修路,刚好圆柿树在规划的路上。为了保住长了多年的柿树,我老爹老妈找领导,找队长说了好多好话。

队长是我家邻居,看着柿子树长大的,也觉得砍掉了可惜,帮忙给领导反应,新农村建设,有果树才是特色。

后来规划的路偏移了一点,把柿树错在了路边上,算是保住了性命。

性命是保住了,来来往往的挖机,工程车,彻底打破了它生长的平静。枝叶都被挂断好多,一时间变成了秃子柿树。

磨盘柿在院内,逃过一劫,安然无恙。

本以为,招了难的树会休生养息,好好歇歇,谁知道这一年接的果更多。

老妈心疼的摸着树说,谁让你这么要强的,接这么多果干什么想,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傻树。

这棵傻树,一傻傻了几十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一年柿子黄了,老妈都要把柿子送给喜欢吃柿子的人。每一个刚摘下来的柿子颜色金黄,外皮上裹着一层果粉,擦掉果粉,金黄的柿皮泛着蜡光。

这时候的柿子不能吃,想吃软的可以放在窗台上,慢慢等,等哪个变软了,就不涩了,只剩下甘甜。

想吃硬的,可以用我上面说的水泡,也可以把柿子和苹果放在一起,几天后就没有了涩味。

现在据说有一种甜柿,是摘下来就能吃的。

我却还是习惯了等待,等待它褪去涩味,变得清甜。等待的过程,满怀希翼与期盼。

吃过我家柿子的人,都说好。

去年冬天很冷,一场雪接一场。

柿子挂在枝头,成了红彤彤的冻柿子,大家都问为什么不摘下来?冻的这么好了,肯定很好吃。

老妈说,那是给鸟留下过冬的。人有吃的,鸟下雪了没吃的,总要救救它们。

吃了柿子的鸟儿果然度过了寒冬,越来越多,经常在树上唱歌。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就是一棵树从开花到结果的过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