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对话

       “今天我们来学习解方程,解方程的依据是等式的两个性质,首先大家回忆一下第一个性质:等式两边……”

“当当当,吱—— 王老师,安装电子白板的人来了,你去带他们搬下东西。”

       拇指与中指间少了头的半截粉笔又回到了兄弟姐妹当中。

      下楼打开大门,橙色的小汽车在一脚油的驱动下迅速冲进院中,关好门回头,车上已经下来三人且车门关了起来,是的,本就三个人。

“来啦!一路还好?”

“山路十八弯,除了土就是土堆起来的山。”

“习惯就好,不过你们也没有习惯的必要,就当一次意外,或者是冒险。走,去二楼”

       三人随我到屋内,取杯放茶叶电茶壶烧水。“停电了!”

“什么?怎么回事?总在停电?上次我们来也停电,这次又停?你们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们?要停电上面没给你们提前通知吗?什么时候才能来?停电了我们怎么做?”

“波ei背,你们来的太巧!”

……

“先别急,我打听打听。”

       一通电话后,告诉他们,最迟两点就来电。“来吧,喝茶,休息,等着,给你凳子,围着炉子,暖和。”

“我看你你不像是本en地人,你家是哪儿的?”三十二三岁板寸头小眼睛的小伙普通话问着我。

“天水。你呢,也不是本地的吧?”同样,普通话回于他。

“我们都是会宁的,咱们的方言口音都差不多。”三十七八大圆眼三七分发型棕红色鳄鱼皮状皮鞋面的那位用会宁方言说道。

“就是就是,都比较像,乡音一像,半个老乡”我用天水方言带着两分激动地接话。

“你是天水哪儿的?来这儿多长时间了?”大圆眼睛竟又普通话问我。

      顿生憎恶,不知为何,对于不好好说话的人,就不想再对他多说一个字。其他两位朝我看来等我说出答案,这次看来不能闭嘴不说了,才从牙缝里挤出“清水”二字,但我我发现我竟还是那般不情愿。

      又跟其他两人说了几句后匆匆离开。也曾想过为何这样,或是语言洁癖吧!谁知道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