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镇》的隐喻世界

96
白千寻
2016.09.04 00:18* 字数 3779

《狗镇》这部影片,既给我的心灵以冲击,也给我的视觉观感带来另类。《狗镇》的故事简单,但就是那些简单的情节,却铺就了影片深厚的思想内涵,它就像是一部人性的寓言:人性是可以沦丧的,即使“人之初性本善”。人性的通常解说,便是道德。

《狗镇》是人性的竞技场,可是没有谁能胜出。无论是狗镇的村们,还是后来逃避到狗镇上生活的格蕾丝,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同目的,到最后都步入“人性沦丧”这一转变。

通常的影片都是在具体的生活场景中拍摄,而《狗镇》似乎发生在一个悬空而又接近天空的“台面”(类似于舞台)上,在这个台面上,房子等实物是虚拟的,用粉笔线画的框架,或者用别的东西来预示。狗镇,就“落”在这张台面上。在弱光下,台的边沿处,似乎隐着黑色的深渊,多迈一步,就陷了下去。光线强起来的时候,有时会给我感觉天堂触手可及。台上一些人,一辆载货车,几个瓷娃娃,偶尔出现尖塔的影子,只有一条路通往外界……似乎没有再多的东西。我们能感觉到台面上的空旷与温情,人们的活动,都处于透明,似乎这里没有遮蔽,没有秘密,人们都可以坦露,也可以坦荡。然而台面上后来发生的一切,用肮脏来描述怕是不够,也许罪恶才是最切实的表述。

也许人性是善良的,然而一旦某种平衡被突破,人性沦丧似乎是最直接的被选择。狗镇的村们,汤姆,一个自认为作家兼哲学家的人,格蕾丝,用善行来救赎的人,到最后都走向了反面。

随着一声枪响,美丽的女主角格蕾丝来到了狗镇。汤姆是这个镇上,第一个见到格蕾丝的人,也是他“救”了她。汤姆用召开会议,明主投票的方式,最终赢得镇上人们给予为期两周的考验期,尽管会议上有人怕遭遇风险,而想拒绝格蕾丝留下。但是村们毕竟一致同意格蕾丝留下来,给了格蕾丝生下来的可能。格蕾丝用帮佣做粗活的方式,赢得了这个镇上人们的接纳。尽管这个镇上,接到了告示,看到有关格蕾丝的通缉令,但是大家依然善意的对待格蕾丝,保护好这个姑娘。在两周的时间里,格蕾丝赢得了生存空间,获取了大家的喜爱与关爱。如果说汤姆只是在理论上对这个镇上的人们进行教化,那么格蕾丝似乎在用行动对教化作具体的阐释。格蕾丝陪盲人聊天,看护行动不便的病人,教授小孩子文化等等。她体现出来的爱,让这个镇上的人们觉得很美好。正如国庆节那天,聚餐时一个盲人说:“你让狗村变得美好”。这段日子里,村们给予格蕾丝保护,和善,友好,也不乏赞美。

国庆节这一日,是狗村的村们人性沦丧的开端。狗村的村们,对格蕾丝的态度,由微妙到巨变,人性沦丧而不可也无意收拾。黑社会为了孤立格蕾丝捏造了她涉嫌与一宗抢劫银行案有关。狗镇的人们,觉得匿藏格蕾丝担负了额外的风险。因此在加重格蕾丝工作量的同时,减半了应该给予的工钱,直到最后格蕾丝成了免费的工作机器,女村们的辱骂,泄愤对象与男村们的泄欲工具。事态无疑在恶化,格蕾丝陷入了灾难的生存。人们用“报警”这一武器威胁格蕾丝,来满足各自的需要,生理上的,心里上的。格蕾丝先是被果农强暴,后是出钱借货运司机的车出逃时被货运司机奸污,结果货运司机依旧把格蕾丝运回了村庄,并被诬陷偷了汤姆爸爸的钱。从此格蕾丝更是陷入到这些村们给予的深渊。格蕾丝像狗一样的,被村们用链条链起,脖子旁配个铃铛,脚上拖着一个很大的铁轮。想逃出去,就格蕾丝本人来说,成为不可能。于是,狗村的男人们更方便,更随意的奸污。无论是果农,货运司机,还是别的男女村们,似乎都将人性沦丧进行到底,尽情的展现兽性。后来,狗村的光线几乎都是强烈的,似乎把兽性人群照得更赤裸裸。只有汤姆是个例外。

影片的男主角汤姆,一个自认为作家兼哲学家的人,就生活在狗镇,他几乎是狗镇文化与思想的代言人。他自觉的,负责任的,把教化狗镇的人们,当成工作。挖掘他这一行为的根源,在于他认为他比这个镇上其他的人更拥有道德资本,或者说他的个人道德体系更完美。到后来,汤姆似乎是格蕾丝唯一的希望,与安慰。因为即使狗村的人们,都卸下伪装,做兽的行为,看起来汤姆还是一直爱着格蕾丝,想办法安慰她,给她抚慰。尽管汤姆从来没有真正的为格蕾丝遭受的侮辱与伤害,对村们采取行动,但是我们也可以理解,那毕竟是他生活的村庄,他的不反抗似乎也可以理解为“本土情结”的需要。他“偷”父亲的钱,为格蕾丝出逃,没有为格蕾丝澄清被诬陷偷钱这事,但是汤姆后来对格蕾丝的解释似乎也合情理,因为他不想让村们认为他同她走得太近,而阻碍他救格蕾丝出去的可能。我们看到的是汤姆从开始帮助格蕾丝,让村们接纳;看到格蕾丝受到伤害,而支援她逃走,村们侮辱她,而汤姆一直给予安慰等等,汤姆似乎在做道德模范的角色,尽管他对格蕾丝有占有肉欲的想法,但是他毕竟不曾强迫她,而一直在克制自己。汤姆还想出了办法,让格蕾丝脱离那种被奸污的日子。召集村们,让格蕾丝当着大家说出事实的真相。村们收起了兽性,似乎之前没发生过什么,之后也不会发生什么。然而,汤姆却不得不直面自己。这起源于汤姆在为格蕾丝解决被村们糟践后,他似乎更拥有了占有格蕾丝的理由。于是影片中有了这样的对话:“汤姆对格蕾丝说:“这个镇所有的人都占有过你,除了我。其实我们才是相爱的。”她说:“我亲爱的汤姆,如果你想要,你就可以得到我。像所有的人那样做吧。来威胁我……告诉我你会把我告发给警察,把我交给那些流氓。我保证你可以从我这里拿去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可你也许并不相信你自己?也许你也想过,也想过像别人一样强迫我。也许那正是你烦恼的原因。我所做的都是想帮助你。我只想问你,你是不是为自己会如此的人道而感到害怕?”也正是这段对话,格蕾丝像是知晓了汤姆的道德体系里,也依然是存在恶魔的,汤姆自己也感觉到自我的道德体系没有想象的顽固。似乎他对格蕾丝一系列的关爱,出于一个更隐秘的目的:“他爱格蕾丝,也一直想占有格蕾丝,但是他希望格蕾丝是自愿被他占有,来成全他自己道德的完善。他事实上,也想用不道德的途径,来占有格蕾丝。”于是,汤姆的道德体系打开了缺口,他终于拨打了之前来抓格蕾丝未果,而留下一张名片上的的电话号码,格蕾丝之前也一再对汤姆强调过,打这个电话的可怕性。汤姆不仅打了这个电话,而且亲自给关着格蕾丝房间的门开锁及其那一段说辞。他对来“抓”格蕾丝的人说:“这样我们会比较有安全感,你们习惯应付像她那种人……”这似乎在说:格蕾丝是个恶人,我们感受到了威胁。毫无疑问,如果说狗村的人们用威胁来满足自我的私欲,那么汤姆的私欲只不过更隐秘,更伪善,到最后汤姆出卖格蕾丝更为彻底。他不仅让格蕾丝被“抓”走成为现实,甚至那些说辞也否定了格蕾丝的所作所为,格蕾丝原本是隐忍的,善良的,悲悯的,宽恕的,对狗村满怀爱意的。汤姆这样做,既是对不能占有格蕾丝的一种惩罚,也是怕被人洞悉自己内心的恶魔,而无法“耸立”在众人面前。直到后来汤姆认识到一个事实,格蕾丝可以主宰村人的生死,他吵着要见格蕾丝,直接说出了他利用格蕾丝来测试人性的底线,来说明他同格蕾丝都受到了教益……以此来求生,汤姆还有什么是可以隐藏的?他不过是“人性沦丧”的又一版本。

诚然,在一开始,格蕾丝是善良的,隐忍的。那种慈悲而又宽厚的情怀,才更突出了她遭遇的悲惨。尽管汤姆打电话的目的是邪恶的,但是客观上却解救了格蕾丝。当格蕾丝上车,见到了那个一直没露面的人,她的爸爸,黑帮势力的老大时,格蕾丝的身份及其出逃的目的,才让人明白,才感觉真实。因为她的道德体系同她父亲的道德体系,存在太大的差异。她厌恶父亲的杀戮,暴力,因此才要远离父亲,她觉得人应该友爱,仁慈,怜悯,宽恕一切。而格蕾丝的父亲认为,必须给恶人以教训,必须以暴治暴。原来格蕾丝的傲慢在于她也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衡量与约束自己。她一直遭受,一直善良,一直隐忍,一直宽恕……都是因为她的道德体系层次太高,因为人不仅有人性,也因为人总也有兽性。她忽略了,正是因为她用这样的道德体系来面对生活,她才没彻底的意识到狗村人们的邪恶,也才使村们的邪恶进一步推进,她因为道德上的傲慢需要担负责任。在那个晚上,月光突然亮起来,使格蕾丝清楚的看到狗村建筑上的坑疤与裂痕,才看清了狗村人的丑陋,因为如果她站在村人的立场,她也会软弱,会……但是她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她终于明白,狗村人不可原谅,因为狗村如果存在,悲剧也依然会发生。她必须清理狗村,让世界比较美好。她用权力血洗了狗村,也用枪直接杀害了她曾爱过的汤姆。她还嘱咐让有孩子的那一家,先杀孩子,如果杀了孩子后妈妈没哭,那么就停手;如果哭了,继续。因为这一家曾经摔了她七个瓷人(其中有两个瓷人是汤姆送的,那曾是爱情的见证)用的是同一种方式,结果她哭了,接着她的瓷器也全被孩子的妈妈摔了。我可以理解或者从某种层面来说认同格蕾丝最后的选择。但是也正是这一选择,让我看到了格蕾丝人性的一面消失了。不管她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同目的,毕竟血洗狗村,这是不人性的。于是,一个最有人性的人,最后也丧失了人性。

格蕾丝的最后举动,是报复?还是反思之后的理性抉择,在完成一种更符合需要,更高尚的使命?或许都可以说是。影片中的格蕾丝,汤姆等人,都像是被做了一次人性(道德测试)测试,迫使他们来面对自己生命中最深刻,最隐秘的真实。汤姆在测试中最终无处伪装,格蕾丝在测试中,看清了自己。村们是人性测试中,最薄弱的环节,他们似乎没有免疫力。看完最后,这部影片给我最深刻而又无法忘记的印象,便是“人性沦丧”这样的隐喻世界。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