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方的雪混着雨冒冒失失的滴落在湿滑的地面,不似北方大雪纷飞只剩下肃静。

莲是北方人,自她有记忆之时,便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镇。在很多年前,她有一个温暖的家,但是那段记忆总是模糊着,可能时间太久她有些忘记。她成绩很好,高考前她和哥哥说要去南方,去看看四季的变化,看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是的,莲有个哥哥长她5岁,在另外一个国家上研究生,他曾说在那里等她。但是莲说要去南方,哥哥说好,他们一起南下,莲一直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但是高考前,她的家一下就消失了,父母经商失败,在逃债的过程中出车祸而亡,哥哥远在国外,家中只剩下她。她放学回家,家里坐了一大堆人,都是追债的,问她要钱,她有什么办法呢?只得逃,逃也没用。总有人来偿。邻里看着心疼,帮那一堆人赶走,三言两语安慰莲,也终究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只是呆呆的坐着,想起父母前一天晚上在房间里说的话,原来她只是他们捡来的,他们打算去哥哥读书的国家,一起生活,却从未想过带走莲,莲甚至恶毒的想着这是老天有眼,但是她又觉得愧疚,毕竟他们曾给过温暖。可能他们也未曾想半路会出车祸,而就此永别吧。莲很感激他们养了她这么多年,却也憎恶他们又一次抛弃她。但是没办法不是吗?生活得继续,她还想参加高考,她还想去看看南方的世界。

第二天下午,哥哥回来了。莲看着他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没有说话。莲想,他肯定很伤心吧,从今以后他就是孤儿了,没有父母没有家人,真可怜。哥哥慢慢朝她走过来,抱着她在她耳边说“莲,以后我来保护你。”莲没有说话,只是肩头湿了一大片,她并非无动于衷,只是在想这么多的债,他要如何还,她还能去南方吗?或许他天生就是强者,他把房子卖了还有他父母给他的财产也全部变卖,终于还清一部分债,其余的债主答应可以让他2年内还清。等他处理好这些的时候,莲也高考完了,但是在填志愿的时候她却犹豫了,她还有机会吗?有机会去南方吗?他走过来说“莲,我们一起南下”“你不是要去国外吗?”“不去了,去南方吧,我们一起生活。”

就这样,他们毫无牵绊的离开北方前往南方。初到南方,莲很不适应,闷热的夏天让她有点呼吸不过来,哥哥一直在找工作,他说从此以后他来养她。他们租在一个快要拆迁的小区里,成堆的建筑垃圾还有随处可见的生活垃圾,这些都让莲有些不欢喜,不过莲知道以后都会好的。就这样很快到了开学的时间了,但是莲的学费却还没有着落,哥哥说要她再等等,莲说好。在报道前一晚,哥哥把钱给她了,莲默默接过哥哥手中的钱,没有说话。她心里想,可能欠他的这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莲终于开始了她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她努力学习想要尽自己所能帮哥哥分担债务,她也不想他那么辛苦。所以她开始去家教,当然是瞒着哥哥去的,当她拿到自己的第一笔工资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所以想去选个礼物送给哥哥。但是在商场的时候,却不巧碰到了哥哥和另外一个女孩。哥哥介绍说那是他在国外的同学,那个女孩笑起来真美,眉眼弯弯的。很热情的朝莲打招呼“你好呀,我叫李好,正在追求你哥哥绍之~”莲连忙说“姐姐,你好。”事后,哥哥跟她解释“只是同学,不过刚好碰上了。”莲没有说话,默默的攥紧了手中的钱。但是让莲意外的是,李好竟然约她去逛街,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莲并没有拒绝。途中李好说了很多他们在国外的回忆,这些让莲羡慕。她说“莲,你想去国外吗?听绍之说你成绩很好,要不我们送你去国外?”莲没有回答,她脑海中只有“我们,你,还有那些属于他们的美好”。分开的时候,李好说“我和绍之决定结婚,你到时候要当我们的伴娘呀。”莲听到这个几乎落荒而逃,原来他们有一天是会分离的,而她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那天晚上,她和他说了很多他们的小时候,他很诧异但依旧含笑听完。他说“莲,我们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你再给我点时间吧。”莲没说话,沉默之后说“哥哥,我相信你呀。但是我们以后都会分开的,你会有自己的家庭-----”还没来得及说完,他就打断了“我和你说了,我和李好只是同学,没有其他关系,你不要多想,我不会舍下你。最近联系的比较多,是因为我刚好在她家的公司上班,如果你不喜欢,我辞职再换家公司,好吗?”莲盯着他,说不出话。

和以往一样的晚上,莲家教完后回家。却没想碰上了之前追债的人,他认出了莲,言语调戏过后便迫不及待的扑向莲,而莲在大声呼救后终于绝望了。是的,她没有等来救她的人,她只能用防身的武器伤了他们。她满身是血的跑回家,可是哥哥不在家。她真的开始害怕了,害怕那些人会突然追上,害怕自己会被警察追,害怕哥哥结婚,害怕自己又是一个人。绍之回来后,看到她这样,吓了一跳。问清来龙去脉之后,他安抚莲“你这是属于正当防卫,没事。有哥哥在,不害怕。”待莲睡着了后,他按照莲说的那条小路走去,才发现那个人躺在地上,走过去看才发现早已没有了呼吸。绍之也开始慌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但是他想肯定不能让莲再担惊受怕。于是他报警,说是由于自己正当防卫而失手伤人。莲在天亮的时候才发现绍之不见了,她无处可寻只得求助李好,而李好此时正在警察局,绍之示意要她不要告诉莲,于是李好只能说他被派去出差要几天才会回,这个点应该在飞机上。莲隐约觉得不对劲,但是又不断告诉自己这才是正常的轨迹。

“你打算怎么办?”李好问绍之,他没说话。“绍之,你和我结婚吧,这个我可以叫我爸爸帮你摆平。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身份。”绍之沉默,“你要莲一直一个人吗?她的人生才开始,没有你,她的生活怎么办?”绍之开始抬眼看她,“你和我结婚,我们还是可以和莲一起生活,我知道你喜欢她,不,应该是爱。我都不在乎,只要我们结婚。”绍之说“让我考虑一下。”“好,但是你考虑的时间有限,你知道的瞒不了莲那么久的。”“嗯。”绍之开始回忆他们以前的时光,莲从小就内敛,不爱说话。初见她是在北方的街上,大冬天的她穿的很少,嘴巴冻成了乌青色。她说她在等妈妈,但是天快黑了,她还是没看到。绍之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他说先和我回家,我们明天再来等。好吗?莲拒绝了,于是绍之和她一起等。结果却等来了绍之的父母,他求他们带她回家,不忍心拒绝的父母答应了。但是莲却病了一场,虽无大碍却也有点不太清楚之前的回忆了,于是她就这样成了绍之的妹妹。绍之特别心疼她,一直都是,从来不忍心让她受苦。却不知为何每次让她受苦的罪魁祸首也是他,他什么也不在意,只要和她一起生活就好,不离开她就好。

那年深秋,绍之和李好结婚了。莲没有意外,也没有惊讶,很平静的说了恭喜。但是拒绝了做伴娘这个要求,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幸福的背影,竟然留下了眼泪。是的,莲明白这可能是离别。后来,莲以要努力学习为由,和绍之说要住学校。他没拒绝,只是说“莲,我从未想要离开你,我也未曾要留你一人。你不要先离开我,我会每周来学校见你。”莲没有回答,只是说“哥哥,再见。”然后转身离开。绍之果然说到做到,每周在固定的时间来学校见莲,尽管他们总是沉默,更多的是绍之在说莲在听。或许不说更好,他们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寻找 到对方,好似连呼吸都一致。有一天,莲突然说想回北方,绍之说好,哪天陪她一起去。她说不是的,她想留在北方。绍之慌了,他说“莲,这不公平。你还记得当初怎么和我说的吗?你不是喜欢南方吗?现在我们的家都定在南方了,怎么又想着回去呢?”“绍之,你很早就和我说过这世界无所谓公平的。你当初也和我说过不会和李好结婚的,而如今李好已经成为我的嫂子;家?你知道我是没有家的,无论在南方还是北方。”绍之沉默,但是他知道可能有些事变了,具体什么他也说不出来。那天后,他开始准备离婚手续,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太无能了,明明这么爱莲他却不能护她周全。他和李好说“我净身出户就好。”李好面无表情道“为了莲?”绍之沉默。李好说“好,祝你们幸福。”

等手续办妥之后,绍之对李好说“对不起,我耽误了你这么多年。我只是想给莲一个家,这是我从小就承诺她的,但是一直没有兑现。”李好没说话,只是抱了抱他,然后开车走了。绍之被车轮卷起的那一片落叶分了神,心想可能这可能是最好的安排,但是愧对李好。李好的闺蜜都替她抱不平“凭什么为这一对渣男怨女付出这么多。”李好只是笑了笑,她想可能这就是自己的爱情吧,其实爱情无所谓好坏,爱的时候尽力爱就好,结果顺其自然就很好了。她依然很感谢绍之,在这段婚姻里护她周全保她无恙。

莲看着绍之给他的证件,依旧是沉默。绍之说“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我就是你的家。”莲说“绍之,我们开个咖啡馆吧?”绍之满眼含笑说“好。”几年后,他们在一个南方的一个小镇开了一个咖啡馆,但是绍之偶尔还是会进城办公,不过莲都会在家等他。她开始爱上这种等待的感觉,她知道会有人盼归也会有人恋家念她。那是往常的一个夏日,知了和着风声有节奏的吹到莲的耳边,这让她有些不悦,不过没关系因为绍之说好今天下午回,这让她的心情又迅速回暖。但是等到只剩安静的风声传来的夜晚也没有等到绍之回来,却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航空公司。她不信,他说过不会离开她的,他也说过不会再让她一个人的,他们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家的,好不容易才一起过了江南的春夏秋冬,他是骗人的还是他们是骗人的。她谁也不信,她只信自己。她知道他会回来,所以她要在家等他,无论多久。

很多年以后,莲才知道原来自己姓黄,似乎注定此生都会以苦为伴。他们说,习惯等待幸福的女子安然去世后,江南会下一场雨。那年春天,莲梦见绍之撑着雨伞来接她回北方,回他们初遇的那条街,也等到了莲的母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