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赛宁-----诗集

我记得

我记得,亲爱的,记得

你那柔发的闪光;

命运使我离开了你,

我的心沉重而悲伤。

我记得那些秋夜,

白桦树叶簌簌响;

愿白昼变得短暂,

愿月光光照得时间更长。

我记得你对我说过:

"美好的年华就要变成以往,

你会忘记我,亲爱的,

和别的女友成对成双。"

今天菩提树又开花了,

引起我心中无限惆怅;

那时我是何等的温柔,

把花瓣撒落到你的鬈发上。

啊,爱恋别人心中愁烦,

我的心不会变凉,

它会从别人身上想起你,

像读本心爱的小说那样欢畅。



河水悄悄流入梦乡,

幽暗的松林失去喧响。

夜莺的歌声沉寂了,

长脚秧鸡不再欢嚷。

夜来临,四下一片静,

只听得溪水轻轻地歌唱。

明月撒下它的光辉,

给周围的一切披上银装。

大河银星万点,

小溪银波微漾。

浸水的原野上的青草,

也闪着银色光芒。

夜来临,四下一片寂静,

大自然沉浸在梦乡。

明月撒下它的光辉,

给周围的一切披上银装。

(此诗已被选入《外国名诗三百首》(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并已选入人民教育出版社九年级上册语文课本中)


狗之歌

清晨,在黑麦秆搭的狗窝里,

在草席闪着金光的地方:

一条母狗生下了七只狗崽--

七条小狗啊,毛色都一样棕黄。

母狗从早到晚抚爱着它的小狗,

用舌头舔梳它们身上的茸毛,

雪花熔化成一滴滴的水,

在它温暖的肚皮下流过。

傍晚,当一群公鸡,

栖落在暖和的炉台,

主人愁眉不展的走过来,

一股脑把七只小狗装进麻袋。

母狗沿着雪堆奔跑,

跟着主人的脚迹追踪,

而那没有结冻的水面,

长久地,长久地颤动。

当它踉跄往回返时已无精打采;

边走边舔着两肋的汗水,

那牛栏上空悬挂的月牙,

好像是它的小宝贝。

它望着蓝色的天空,

悲伤的大声哀叫,

纤细的月牙滑过去了,

引入小丘后田野的怀抱。

当人们嘲笑地向它扔掷石块,

像是扔过一串串赏钱,

有两只狗眼在无声的滚动,

宛若闪亮的金星跌落雪面。

(此诗已被选入长春出版社八年级下册语文课本《外国诗歌两首》中)


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我无法召回那凉爽之夜,

我无法重见女友的倩影,

我无法听到那只夜莺

在花园里唱出快乐的歌声。

那迷人的春夜飞逝而去

你无法叫它再度降临。

萧瑟的秋天已经来到,

愁雨绵绵,无止无境。

坟墓中的女友正在酣睡,

把爱情的火焰埋葬在内心,

秋天的暴雨惊不醒她的梦幻,

也无法使她的血液重新沸腾。

那支夜莺的歌儿已经沉寂,

因为夜莺已经飞向海外,

响彻在清凉夜空的动听的歌声,

也已永远地平静了下来。

昔日在生活中体验的欢欣,

早就已经不冀而飞,

心中只剩下冷却的感情,

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拉起来,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美丽的姑娘到牧场上会情人。

燃烧在心中的苹果,闪出矢车菊的光色

我拉起手风琴,歌唱那双蓝色的眼睛。

闪动在湖中的缕缕波纹不是霞光,

那是山坡后面你那绣花的围巾。

拉起来,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让美丽的姑娘能听出情人的喉音。


可爱的家乡啊

可爱的家乡啊!心儿梦见了

江河摇曳看草垛似的众阳。

我真想藏身在绿荫深处.

藏到你百鸟争鸣的地方。

三叶草身上披着金袍,

和木樨草一道在田边生长。

柳树像一群温和的修女--

念珠发出清脆的音响。

沼泽的烟斗冒着烟云,

黑色的友烬飘在苍穹。

我悄悄地把一个人儿怀念,

将隐秘的思绪藏在我心中。

我欢迎一切.忍受一切,

历尽折磨也满杯欢悦。

我匆勿来到这片大地啊--

就为了更快地与它离别。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离开了天蓝的俄罗斯。

白桦林像三颗星临照水池

温暖着老母亲的愁思。

月亮像一只金色的蛙

扁扁地趴在安静的水面。

恰似那流云般的苹果花--

老父的胡须已花白一片。

我的归来呀,遥遥无期.

风雪将久久地歌唱不止,

唯有老枫树单脚独立,

守护着天蓝色的俄罗斯。

凡是爱吻落叶之雨的人,

见到那棵树肯定喜欢,

就因为那棵老枫树啊 --

它的容颜像我的容颜。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一切会消逝,如白苹果树的烟花,

金秋的衰色在笼盖着我,

我再也不会有芳春的年华。

我的被一股寒气袭过的心,

你如今不会再激越地跳荡,

白桦图案花布一般的国家,

你不复吸引我赤着脚游逛。

流浪汉的心魂,你越来越少

点然起我口中语言的烈焰。

啊,我的失却了的朝气、

狂暴的眼神、潮样的情感!

生活,如今我已倦于希冀了?

莫非你只是我的一场春梦?

仿佛在那空音犹响的春晨,

我骑着玫魂色的骏马驰骋。

在世上我们都难免枯朽,

黄铜色败叶悄然落下枫树……

生生不息的天下万物啊,

但愿你永远地美好幸福。

白桦叶赛宁《白桦》

在我的窗前,

有一棵白桦,

仿佛涂上银霜,

披了一身雪花。

毛茸茸的枝头,

雪绣的花边潇洒,

串串花穗齐绽,

洁白的流苏如画。

在朦胧的寂静中,

玉立着这棵白桦,

在灿灿的金辉里,

闪着晶亮的雪花。

白桦四周徜徉着,

姗姗来迟的朝霞,

它向白雪皑皑的树枝,

又抹一层银色的光华。

(此诗被选入人教版语文六年级上册第六单元综合性学习)

再见吧 我的朋友 再见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亲爱的,你永在我心间。

命中注定的互相离别

许诺我们在前方相见。

再见.朋友.不必握手诀别,

不必悲伤,不必愁容满面,--

人世间,死不算什么新鲜事,

可活着,也并不更为新鲜。

我是乡村最后一个诗人

我是乡村最后一个诗人,

简朴的木桥写进了我的歌声,

我伫立做告别的弥撒,

用白桦树叶来焚香拜灵。

点的蜡烛是肉体做的,

已在金色的火焰上渐渐耗尽。

月亮这座木制的挂钟,

使我的午夜发出嘶哑的声音。

在蔚蓝色田野的小径上,

很快会出现钢铁的客人。

朝霞浸染的燕麦,

只剩下一些干瘪的籽粒。

陌生的死气沉沉的打谷场,

给你唱的歌不会使你获得生命!

只有那些马匹和燕麦,

将为年老的主人忧伤。

风将吮吸尽马匹的嘶鸣,

像举办一次追悼性的跳舞。

啊,快了,快了,木制的挂钟就要

使我的午夜发出嘶哑的声音。

1919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