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栈

​文/时间细流

十一月底的上海,傍晚天暗的特别早,在下午四点半时,已基本看不清外面的马路。天空飘着一丝细雨,断断续续。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已排起了长龙,谁也不愿在马路上多呆一分钟,卯足了劲的抢占位置,哪怕往前移动十厘米也好。

我坐在房间里抓紧时间做着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忙碌了一个晚上,口渴想给自己倒杯水喝,借此机会正好休息一会。突然想起还有快递在小区的E栈里。摇了摇头,无奈。看了下时间,才八点一刻,还有一些空余时间拿包裹。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寒风吹来,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低着头,拖着黑色棉鞋走在小区的红砖上。

E栈设在2号房,离自己住的房子有十分钟路程,“啪哒啪哒”一路小跑到目的地,快速输入号码,屏幕显示号码不对,再重新输入,还是不对,看着屏幕显示的数字跟手机信息里的号码认真比对着,确定自己没有输错。怎么回事呢?再瞧屏幕边上显示,小区有多个E栈。查看信息才认识到自己原来没有阅读仔细。

唉,都怪自己,心里埋怨自己,对着自己发着牢骚,以前多次包裹达到都是在这里,这次也没注意很自然认为就是这里。配电房边上的E栈,离这里不远,就隔壁一幢房子旁边,脑子里浮现出哪边的情景。沿着小区马路走到3号房旁边的配电房,看到只有绿化,没有E栈。它不在这里,会在那里呢?

有些小焦急,拿出手机拨打住在3号房的朋友。“喂,大哥,你家楼下有没有E栈啊?

“没有啊!它不是在2号房边上嘛?”

“我去了,没有,信息显示是在配电房边上的E栈,我记得你们这幢房子就跟配电房连在一起的,我以为就在你家楼下了。”

“配电房,他嘀咕着。在小区东边,也就是小区最新开发的三期哪里你去找找,我记得哪里有一个配电站,可能在那边。”

好,我去找找。挂完电话,天空飘落的细雨开始密集起来,小跑回家,拿了把雨伞,从小区会所前面小道穿梭过去,走楼梯,过小桥,一路走过去,没有心思观赏小区晚上美好的景色。来到三期马路上,仰望高楼,发现房间灯亮的很少,多数都没有入住,可能有些房子还没卖出去。

看着配电房边堆满了装修垃圾,环顾四周根本没有发现E栈,它到底在那里呢。失望,焦急,心里不断祈祷着,快点让我找到啊!我没有多余时间拿包裹的,还有好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呢。打着伞,沿着小区主路往一期的家走去。不经意间发现在我的右边,靠围墙边有黄色的亮光。太好了,是这里了,发现E栈心里高兴极了。

沿着小道往里走,走着,前面没有了路,这条小道是走向房子的。要往里走只能顺着这幢房子主人们,在绿化带上踩出来的路上走,啪嗒,一脚踩下去,泥水飞溅,低头看着拖鞋,四周全是泥水,鞋面上沾满了泥水。心里真的痛苦万分,叹着气,只能小心的踩过去。

终于找到你了,真高兴。快速按下数字,屏幕显示,你输入的号码不正确。请重新输入,怎么会不对呢,奇怪了。莫非失效了,可我记得二十四小时候才会失效,我收到信息是下午三点多,到现在也就几个小时。

他妈的,什么事情嘛?嘴里骂出了脏话。尝试着用微信扫码取件。关注他们的公众号,查看信息。扫码,显示没有我的包裹。可他们的公众号里明明显示我还有一个包裹未取,这是什么事情嘛?会不会快递员在玩我啊!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决定打给快递员问问情况,到底怎么回事,他到底把我的东西放什么地方了。电话里传来客服的声音:“不好意思,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妈的,脏话不断的从我口里传出。

站在E栈边,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操作失误,把E栈所有箱门重新关了一边,发现还是没有。

不找了,回家,我要退货,在心里恶狠狠的想到。

心里气着,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到底在那里呢,莫非小区还有配电房吗?沿着路继续往北走,看着二期马路边的篮球场,停驻回忆着。望着熟悉的景色,回忆起11号房边上好像有一幢小房子,莫非在那里。大踏步的走过去,正好看到两个快递员在在投放快递。

太好了,终于被自己找到,兴奋的收掉雨伞,快速按下号码,为了找这个快递,从西北角的一期走到东南角三期,然后一路寻找,结果在东北角的二期才找到,找的我心累。也怪自己,每天只宅在家里,时间久了,小区坏境都不熟悉。

回到家,看着时间,已经是九点四十分。坐在椅子上沮丧,完蛋了,晚上又要熬夜 了,死快递,臭快递,心里恶狠狠的骂了几句,又重新投入到未完成的事情上去。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801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870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593评论 0 239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71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142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86评论 1 215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7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61评论 0 196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81评论 1 240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50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71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0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52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3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89评论 0 19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19评论 2 27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10评论 2 26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