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刺客 | 燕狗屠传

字数 2497阅读 516

等狗屠知道刺秦的故事时,秦兵都要攻破蓟城了。

他在燕市听过各种各样的故事,说秦国的君王是嗜血的魔,能用昂贵的香料驱鬼招魂的楚王被他杀了,穿着胡服骑着骏马的百万赵国士兵被他活埋了。狗屠一直觉得,这些都只是故事,他只管杀他的狗卖他的酒。就算有一天,那魔把他也吞噬了,早已有无数王侯将相士卒百姓陪着他,他一个狗屠死了,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可如今秦兵真的来了,连燕王太子都逃到辽东了,狗屠才知道秦王伐燕是因为太子曾派人刺杀他,而那个失败的刺客是个卫人,姓荆名轲。

于是狗屠想起自己有两个很久没来的熟客,一个总沉默着击筑,一个总大笑大哭又大声唱歌。击筑的叫高渐离,唱歌的叫荆轲。

屠狗卖酒是很无趣的,所以狗屠一直喜欢听故事,可很少有人给他讲故事。多数人总是面色凄惶行色匆忙,那些关于秦王的故事,是他花了很久,才从来来去去的食客口中零零碎碎听到的。而荆轲和高渐离不一样,他们往往一坐就是一整天,说着各种遥远的神奇的事——虽然多数时说话的都是荆轲,高渐离时常附和两句便低头击筑,兴许击筑就是他说话的方式。

狗屠记得最清楚的,是荆轲说有人给楚王铸剑又被楚王杀了,铸剑师眉间广尺的儿子想报仇,却又被悬赏不能靠近楚王,所幸一名侠客愿替他行刺。侠客砍了眉间尺的头拿去见楚王,和楚王说这头要丢到锅里煮。人头煮了三天三夜没烂,从沸水里跳出来怒视着楚王。侠客把头捡起丢回锅里,说大王您过去看那人头一眼就烂了。楚王探头去看,侠客立马拔剑将楚王的头给砍了,之后回转过剑把自己的脑袋也砍了,三个人头在沸水里翻滚着烂成一摊,最后只剩一锅肉汤。

荆轲的语调本就高亢,又像说书人般抑扬顿挫,三伏天里狗屠听得一阵发冷。荆轲用那高亢的声音唱歌般大声感叹:

“此客乃真英雄!眉间尺能得此英雄相助何,幸之有!何幸之有!”

英雄?英雄就是要自己和别人的脑袋都掉到一锅汤里煮烂么?狗屠不清楚,不过他听不懂荆轲的话是常有的事。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锅里已煮烂的狗肉,仿佛就是眉间尺侠客和楚王三个人头烂在里面,手一抖,握着的刀“当”的一声掉在地上,荆轲转头对着他哈哈大笑。

“曹卿,你胆子也忒小了。”

我不姓曹,狗屠小声的嘟囔着。不过荆轲没有在意,于是狗屠也没怎么在意。他将早已煮烂的狗腿捞出来咬了一口,一嘴膻味,然而他就喜欢这种味道。燕国没有齐国的盐和楚国的香料,食物总是寡淡的。但狗肉和羊肉一样,本来就带着点臊味。这种臊味好比高粱酒,能刺激被北方的寒气冻得麻木的舌头和脑筋。荆轲的话也带着这种味道,所以狗屠虽然听不懂,但还是喜欢听荆轲说话。高渐离的击筑声也一样。听得入迷后,狗屠经常忘了收他们的饭钱,一来二去,他们就成了狗屠的熟客。

除此之外,狗屠没觉得高渐离荆轲和寻常人有什么不同。有时荆轲吃肉吃得高兴,说待自己成名之后,要予狗屠千金为报,但狗屠自然是不信的。这乱世就是一口大锅,他们都是烂在锅中的肉。所以在之后忽然不见了高渐离和荆轲,狗屠也自当他们死了。

可谁知道,荆轲竟是去刺秦了!

“他是带着樊於期的头去的?”

“是啊!我在宫里当侍卫的哥哥和我说的。他还说那时太子对他多好啊,千里马都杀了取肝给他吃。”

千里马的肝……似乎之前荆轲也和他说过。那是一个下午,荆轲又在说什么“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之类的话。

“我还在卫国曾游说卫元君,说了三天三夜,那老儿正眼都不看我,我呸!活该一年后给秦国灭了。”荆轲忽而转身指着一旁的狗屠,“燕市的狗屠都比他要强!”

狗屠听到荆轲这句突然的夸奖吓了一跳,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又斟了一碗酒到荆轲面前。

“哈哈!多谢多谢。”荆轲接过酒一饮而尽,把碗一放重重拍了拍狗屠的肩,“当年苏秦到燕国时有人借他百钱路费,待苏秦佩六国相印后还以百金。聂卿,待我一朝成名,定当宰千里马取其肝为脍,报你如今狗肉之恩!”

我也不姓聂。狗屠心道,不过没有再说出来。不过狗屠本来就没有姓的,普通人都没有姓名。本来想顺着荆轲随便取一个姓,谁知荆轲喊过他曹卿专卿豫卿聂卿(*注)一个月不重样,也只能就此作罢。反正一个燕市狗屠本来就不该有名字,更何况被尊为“卿”。

“听说荆卿此前拜会过田光先生?”本在击筑的高渐离一手抚上弦,止住琴音。

“的确……田先生也对荆某有恩啊,只待我一日扬名……”

荆轲说到一半停了,短暂的一阵沉默。随即高渐离继续击筑,而荆轲也和着琴声高歌起来。

“据说太子之前找的不是荆轲?”

“是啊,先找的是一个姓田的,他推荐的荆轲,后来他还为了不泄密自杀了。荆轲也真是混蛋。我哥哥说,他原本还推辞着不愿走,说要等一个朋友。问他那朋友是谁,他只说是燕市中的,姓曹还是聂。这不明显是在坑人嘛,难道他还想找曹沫聂政来帮他?”

此时一阵巨大的声响将一切都盖过了。

“秦兵来了!秦兵来了!”

人群乱成一团,狗屠的摊子自然也被被掀翻了。已有黑衣的秦兵用利剑长矛向着人砍去,人们尖叫着,奔跑着。有人在他摊子前几尺被绊倒了,人们直接从他身上踩过,又被锋利的长矛逼得后退。不知哪来的一只断手飞到狗屠的案板上,殷红的血还在,就像之前狗屠杀狗一样。

“呔!竟还敢议论那荆轲逆贼,你们难道也是那逆贼同党?”

有秦兵朝这里走来。

狗屠脑子依然一片混沌。田光死了,樊於期死了,荆轲死了,自己如今也要死了,反正人迟早都是要死的。何况秦王和刺了秦王的荆轲都是大人物,而狗屠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人,他的生死也理应被大人物左右着。

长矛的矛尖已经快刺到食客的喉咙了。

不过……荆轲曾说过他要等一个姓曹还是聂的燕市中的朋友?难道指的是自己?他将荆轲当作寻常朋友,而荆轲竟将自己当作不一般的人物?

仿佛被闪电劈过,狗屠一直混沌的脑子忽然从未有过的清明,他大喝一声,拿起菜刀格住了秦兵的矛,他看到食客的脸色由惊恐到狂喜又到惊恐,随即手脚并用跑开了。他看到持矛的秦兵愤懑甚至惊恐的神色。一瞬间狗屠觉得自己就像是吃了很多肉喝了很多酒的荆轲,几乎也要高歌起来了。

他一手抓住秦兵的领口,就像在那天秦王的宫殿中荆轲抓住秦王的领口一样。

然而此时另一个持剑的秦兵跑过来直接朝他喉咙捅了一剑,于是狗屠死了,就像当天蓟城无数被杀的燕国百姓一样。


*注:《史记·刺客列传》于荆轲前有曹沫、专诸、豫让、聂政传,均为春秋战国时著名刺客。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三十八期:刺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专诸刺王僚 专诸者,春秋吴国人也。伍子胥在其父被楚国加害以后逃往吴国,知道专诸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侠士,便用心与...
  • (上篇)等待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句慷慨悲歌的诗句让被誉为中国古代六大刺客之一的荆轲人气爆棚,...
  • 所谓江湖,皆在人心。白山黑水滚滚红尘实为外象,诡谲多舛善变无定正是内因。 江湖行走,匹马西风,剑胆琴心,古之武之众...
  • 在城市,她们有个独特的名字,叫做“农民工”群体,他们每日困饱两餐,开始奔忙,蜗居在这个城市,来去匆忙,她们也有一个...
  • 我从事的工作经常要到各个地方去处理缺陷,于是我们准备的备品通常针对不同的地方贴有不同的地名,一些通用的备品就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