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的小事儿——村儿里图家生活

夜里,窗外静悄悄的,繁星满天,却怎么也照不亮那漆黑透顶的大地。

灯火阑珊下,洋炉子正烧的通红。炕上,图宝躺在炕中间,头部正好靠近火炉,烤得很,便掉了个头睡觉,这下脚正好烤着火炉子,舒服地刷着手机网页。

旁边,图父盖着被子躺着,偏黑的脸庞和脖子下白皙的皮肤成鲜明的对比,脸上纵横交错着独属于农民劳动者的深深皱纹,花白的头发在在25瓦的昏黄灯泡下隐隐发亮,图父起身捏着一张银行三年定期存款利息凭证,裹着被子向灯泡的地方凑了又凑,眯着眼睛一遍一遍的看着,嘴里念念有词:“四千八,咱吃了四千八的利息,等再养养羊挣些钱,就可以吃更多利息,再过几年也跟退休干部似的领工资,嘿嘿……”

图妈躺在炕的另一边,五十多岁的年纪,岁月让她的大双眼皮有些耷拉,褐色的瞳孔怔怔的看着房顶,春天里,她的咽喉炎更严重了,像喉咙卡着痰,不停地“哼哼”着,她咬牙哼哼道:“这下怎么挣啊,连住的地方都要没了,可咋活呀。”

图宝听着父母的话,垂下眼帘,觉得心酸,更多的是愧疚。

图宝家自打移民后,就去了图妈娘家养羊种地,一家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活了半辈子,去城里的次数都能用指头数得过来,虽然移民了,却是不敢住城里楼房的,进了城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按图爸的话说:“进了城只能干吃石头。”

自打移民至今已过去七八年载了,如今,图妈娘家住不成了。灯关了,在一片漆黑中,图家老夫妻思虑万千,儿子还没毕业,还没娶媳妇啊……

“叮咚”一声,图父老旧的诺基亚手机闪烁着微弱的黄光,在一片漆黑中一明一灭,十多年的使用,使图家人见证了诺基亚的顽固,却是缺失了见证智能手机风采的机会。更是不知当代智能手机更新换代的速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