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象之年——我的高中时代(十二)与王木同骑

96
爱一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6.09.29 22:37* 字数 1458

“滨滨,你准备怎么办?”王木坐在摩托车后座上问道。

“还没和我爸商量。”秋风呼呼地吹着,淹没了我地声音:“大概是要学美术了。”

不知道是阿木没听到还是没了话,我俩沉默了一阵。

"王木,你饿不饿?"我问道。

"不饿。"王木道。

"今天中午去我家吃吧。"我提议道。

"不去了,怪麻烦的。"王木说道。

"那我们买些东西到公园耍耍。"我又提议道。

"好。"王木应声道。

我们买了啤酒、面包和零食,在公园里的长凳上边吃东西,边聊天。

"阿木,放假那天好像是你表姐生日。"我敞开话茬说道,王木的表姐就是副校长的千金。

"嗯,她生日过得太排场了,朋友送的礼物填满了整间卧室。"王木羡慕地说道。

"我没送她礼物,我没钱。"我直言不讳地说道,"你送她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送了她一件毛绒玩具,然后给她买了个蛋糕。"王木说道。

"不错嘛!"我说道。

"最近你和周雯玲怎么样了?"王木说道。

"还是老样子,平时没事儿找事儿,有事儿就吵架。"我说道,"你呢?"

"和一个女的差点儿成了。"王木说道,不过王木口中的差点儿,在现实生活中就是差远了,不过他倒是从未放弃过,骚扰完一个,被拒绝了,接着骚扰下一个,此时的他完全是一个“单身公害”。

"又有新目标?"我进一步问道。

"目标挺多,就是还没发动进攻。"王木此言已是把自己坎坷的恋爱经历当作了战争,然而不知道哪个女孩子是他的最后的战役,又或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战争贩子,就是喜欢在恋爱里,“虐”或者“被虐”。

啤酒喝光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两点,一天最热的时段。

"从这里到市区有多远?"王木问道。

"骑摩托车大概二十五分钟。"我说道。

"咱们到市区逛逛去,我正想买条裤子。"王木看看我。

"走。"我二话没说抬脚跨上了摩托车。

炽热的阳光打在我和王木的脸上,公路两旁绿荫葱茏,知了在惹人烦躁地叫个不停。我曾经无数地幻想过自己骑着拉风的摩托车,载着一位长发披肩的美女,飞驰在家乡的这条林荫大道上,她双手搂着我的腰,头发贴在我的背上,这样我回过头便可以嗅到她洗发水香波的味道。可当下的景象却是我骑着一辆快要散架的旧摩托,载着体重超过两百斤,满身臭汗的王木,慢腾腾地行驶在去往市区的路上。

大约四十分钟后,我和王木到了市中心的购物广场,我将摩托车停在购物广场的一角,可能是胖人爱出汗,王木一下车就叫唤着口渴,而我一下车就想找厕所放水,于是我们广场里的某炸鸡专卖店里解决了我们的所有需求。

我从厕所里出来之后,王木捧了两杯冰镇可乐在门口等着我,"咱们去扫荡一下专卖店。"王木一边递给了我一杯可乐,一边鬼笑。

仲夏商场里的人们都各有特色,有一个帅哥搂了一蜂窝头非主流女从我们面前晃过。有一个痞子敞着怀漏出肚皮上的龙头纹身,手里还牵着一个仿佛从远古穿越过来的恐龙女,招摇过市的从我们前面掠起一阵风。还有一个老男人肩膀搭在一个妙龄姑娘的身上,两个人坐在角落的一处长椅上细语呢喃。然后我一转头,身边擦肩而过一位背着吉他的少女,我从她的侧脸看到了她那遥远的明星梦。

我陪王木逛遍了附近各大品牌服饰专卖店,期间王木看上了一套某NBA篮球巨星代言的一套球衣,可惜王木带的钱只够买其中的一条裤衩的,于是王木放下狠话,改日一定来买。而王木口中的改日,我估计要么是遥遥无期,要么是世界末日。

逛街真是消磨时间,似乎眨眼之间已经是傍晚七点,王木要从市区坐车回去了,他家住在距离市区一个半小时的临近县城。

我骑着踏板摩托将王木送到了市区的汽车站,他潇洒地冲着我扬手挥别,"傅滨,学校见。"话毕,他踏上归途的汽车。

而我借着夕阳,将摩托车的油门开到底,到家已是灯火阑珊时分。

下一篇:舞象之年(十三)班花的选择

上一篇:舞象之年(十一)时光在她身上停驻

推荐:   舞象之年——我的高中时代(一)年华如水,高中如尿

PS:

坏孩子的天空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