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号当铺——薄荷女孩

96
w再睡一夏
2017.04.26 21:38* 字数 2908
图片来源于网络
楔子#####

清晨,天刚蒙蒙亮,一辆浅绿色的出租车缓缓的停在了12号当铺门前。

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胖女孩推门下车,抬头望了望这悠长而破败的街道,转身走了进去。

当铺不大,刚刚好放下一张桌子作为前台招待之用,仅有的两把木制椅子静静的躺在角落,落满尘土,后墙挡着一块刺着金边的大红绸缎,上面的鬼神图案显得狰狞且清晰可见。

吧台前只有一位老者,高高的颧骨顶着一张满是褶子的脸,像是被抽干血肉骨髓的千年干尸,一动不动的闭目养神,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

“你…你好…”女孩试探性的打声招呼,不知道这样的人还能不能发出声音。

“有屁就放!”一阵不耐烦的声音呼的发出,就像直接从胸腔里抽出来一样刺耳。

“你!……哼,我是来租“故事”的,我有“酒”。”女孩说着,便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在这一行里,你如果是来典当,则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如果是来租,则说,我租“故事”,我有酒。如果没酒想租“故事”,就要把自己放“故事”典当出去。

那褶皮老者睁开混浊的双眼,瞄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东西,“规矩知道吧!”

“知道,午夜取“尸”正午还,不留一丝在心间。”

这一行有个规律,租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品,都要在半夜十二点拿走,意为取时正点,也为防止隔墙有耳。正午十二点还,意为完璧归赵,所有使用过的都将消散。不留一丝在心间,就是要彻底忘记这段记忆。

老者一看这个胖女孩是懂规矩的人,便伸手从面前那不知道有多久远年份的木桌里掏出来一个厚厚的账本,里面都所有“故事”的简介。

女孩翻看半天,指了下书中内容,“这一个!”

老者看了她一眼,收起账本,“午夜来取,过时不候!”

正文

小诗坐在大大的落地窗旁,不停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14:30,自己提前了半小时。

咖啡店里面播放着缓缓的音乐,与小诗的紧张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端起桌上的红茶,右手有些不听使唤地微微发抖。不就是个男人吗?又不是没见过。小诗暗骂自己没出息。深深吸了口气,心情渐渐平缓下来。

小诗是个资深的宅女,不喜欢交际,朋友也不多。辗转在各大社交网站上是她最大的兴趣,网络上大家互不相识,天南地北,侃天说地,不必像生活中,日日带着个面具生活,互相之间虚与委蛇。小诗每天下班回到家,都觉得累极,倒不是工作有多辛苦,更多的是人情交往之间的虚伪。

木易杨,是小诗在某平台上认识的一个网友,也是她今天约会的对象。是的,小诗网恋了,就在网恋被大多数人吐槽落后,不靠谱的今天,小诗依然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那个每当她难过时,总是开导她,晚上失眠时,给她发语音唱歌哄她睡觉的温柔男子。

互动两个月后,小诗终于鼓起勇气提出了见面,木易杨一口答应,她差点高兴地在屏幕这边跳起来。好在两人在同一座城市的一南一北,相见,也并不是件难事。

手表上的指针指到14:50,小诗右手撑着下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门外。一身穿黑色西服,打着蓝色领带的男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挺拔的身形,恰好阳光落在他的侧脸上,温柔了他脸上的轮廓,他看向小诗的方向,微微地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玫瑰。是他,小诗红了脸。

趁男人进门的时候,小诗迅速从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匆匆打量着自己今天的打扮,早上特意去做的头发,精致的妆容,为了方便辨识,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红色裙子,以及,手边小小的一盆薄荷。一切都很完美,除了,自己有些发胖的身体。

小诗微笑着掩饰内心的自卑,看着木易杨渐渐向她走近。

“你好,木易杨,周木杨。薄荷女孩?”

“你好,薄荷女孩,孙小诗!”

两人纷纷落座,服务员拿着菜单递给周木杨,他低头认真看了起来。老实说,周木杨的长相并不是小诗喜欢的那一型,然而他笑起来的温柔,就像他的声音一样,干净,让人心安。

“小诗,小诗?”

“啊啊?怎么了?”沉思中的小诗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你还需不需要点什么?”

“哦哦,不用了,我不饿!”

“那我也和她一样,来一杯红茶吧!”

安静。两人之间谜一样的氛围让小诗有些尴尬,她想说些什么,但本就不善言辞的她绞尽脑汁,都不知道第一句话说些什么才能显得自然。

“你……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呢!我以为,喜欢薄荷的女生,应该是比较冷淡,你,很可爱!”

小诗低头喝了一口手中的红茶,发丝落下来,遮住红了的脸庞。

打破了僵局的两人很快聊得热络起来,就像平日里在网络上一样,他谈吐幽默,进退有度,每当一个话题完结时,很快又能重新起一个话题,在小诗的心里,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2分。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

周木杨提议去吃晚餐,再去看电影,小诗没有拒绝,内心里,她还是希望能多和他呆一会儿的。

晚餐好不好吃,电影好不好看,小诗全然没有在意,她一直都在想他们现在算什么关系。朋友?似乎多了一点点。情侣?感觉又不像。

当分开时,小诗终于提出了这个问题。周木杨轻轻搂了她,“就像以前一样吧!”然后朝她挥挥手,送她上了地铁。

像以前一样?以前是什么样?小诗第一次感到迷茫了。

在那之后,两人依然天天在网上聊天,偶尔也会约出来见面。他们牵手,他们接吻,他们做着普通情侣做的事,然而周木杨一直没有正式表白,也从未带她去见过他身边的朋友,小诗不知道他们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

小诗总是忧伤地捏捏自己身上的肉,问周木杨自己是不是很胖,周木杨往往是哈哈大笑着捏她肉肉的脸,说圆圆的她很可爱。小诗知道他在安慰她,有时候看着他的笑颜,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到底是自己矫情了。

他们买了好多好多的薄荷种在小诗的家里。千娇百媚的花那么多,小诗却爱极了这清凉淡淡的薄荷,可驱蚊,可泡水,可以使整个人都如同这空气一般清爽。

周木杨还是带小诗去见了他的朋友,他的家人,小诗高兴地紧紧搂住了他,这下,她再也不用患得患失。

周木杨向小诗求了婚,小诗哭成了泪人,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十分的愿意。当身着婚纱的小诗站在众人的面前,捧着带有薄荷的捧花,缓缓走向前方温柔的男人,一如初见时,周木杨走向小诗那样。大家纷纷起立鼓掌,给予了新人最大的祝福。

幸福,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哎,哎,小姐,时间到了,快醒醒,快醒醒!”

一道陌生的男声突然响起,孙小诗疑惑地睁开了眼,看着四周。吧台,桌子,木椅,有神鬼图案的大红绸子,她想起来了,这是自己昨晚上去到的当铺。她摸了摸脸上未干的泪水,那一切的幸福,原来都是黄粱一梦吗?

她看了看手表,11:50 。

“您的时间快到了,您可以稍作休息一下离开。”

孙小诗顺着声音看到了那人的长相,俊秀,优雅的男人,自己应该不曾见过。

“你是?昨晚上的老人呢?”

“我是这里的东家,老人是我们的管家,福伯!”男人礼貌地回答着小诗的问题,让她如沐清风。

“我刚刚梦里的一切……为什么如此真实?”

“我们只负责故事,其他的,就不在我们的服务范围内。不过出于责任,我还是得给您说一下,梦终究是梦,人还是要回到现实!言尽于此,其余,请您自己好好决定。”

小诗苦笑,对啊,梦醒了,还是得面对现实。周木杨已经结婚,新娘也不是我。梦里的不安原来一直有缘由,而自己又何必苦苦抓着不放。罢了,罢了,生活还是得继续啊!

她捏了捏身上香囊里面的薄荷,薄荷花箴言,让人看清现实。她起身,伸了伸懒腰,竟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坦,她踏出大堂,看着正在接待下一位客户的男人,突然产生了好奇。

“能冒昧地问一句,您叫什么名字吗?”

男人抬头,微笑看着他,嘴唇轻启:

“我叫情话。”

12号当铺